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天医嫡妃 > 第1章 叶清婉简直气疯了

第1章 叶清婉简直气疯了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天医嫡妃》

作者:雪枫

内容简介:

他灼热的气息喷洒,粗粝的手掌紧捏她的下颌“三年!你终于舍得回来了?都说齐盛帝国的摄政王嗜血如狂,又好美色。手掌一翻便是天地色变,一怒当是伏尸百万。然而无人知道他其实是超级奶爸,自从三年前喜提小包子后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只为等她回来。她本是华夏巴蜀医学世家女,穿越到兵部尚书嫡女身上,医手遮天,盛世封凰,受万人敬仰!恶毒后母和渣妹只是她脚下的铺路石,然而有一天居然多了一只小包子叫她娘!“爹爹,我想要个娘!”小包子嘟囔。“她就是你娘!”某王爷一脸的淡定。“爹爹,她说没有生过我!”小包子委屈。某男挑眉,下一刻将某女压在身下禁锢“女人,再给我生个一模一样的包子,证明你是他娘!”

第一章:好热

热……

肌肤就好似被烈火舔舐,浑身血液都随之沸腾。

叶清梨感觉身体被重物压着,下身传来撕裂的疼痛,她睁眼一看,居然是个男人!

灯光昏暗,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却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的冷血和强大的威压,还有一双邪肆深邃的黑眸,直逼她而来!似要将她烧融!

他的手臂结实用力,胸膛更是滚烫如火,任凭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推开。

“你是谁?放开我!”她用力挣扎,却是徒劳。

男人修长的五指紧捏她的下颌,嗓音暗哑低沉,仿佛能穿透灵魂“三年!你终于愿意回来了?你真的忍心?忍心抛下……”

他欲言又止,换来的是更加暴戾……

她想破口大骂,但男人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微凉的唇与她抵死缠绵,他身上纯男性的气息和龙涎香令她无法呼吸。

这种噬魂的疼痛让她很快再次失去知觉,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周围的环境,这是一座奢华至极的寝殿,顶端挂着琉璃玉雕刻的各种水晶珠光,空灵虚幻,墙壁上挂着一把暗金纹的龙腾宝剑,剑身上刻着两个字“圣皇”。

再度有知觉时,叶清梨头痛欲裂,她逆着光睁开双眸,居然是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他穿着小碎花的棉衣,小脸肉嘟嘟,白皙得就像刚出炉的包子,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小小的剑眉英挺漆黑,嘴唇就像樱花般粉嫩。

“你是?”叶清梨忍不住想要捏捏他的小脸蛋。

小男孩抬起小手指,做出禁声状,用好听又稚嫩的声音道“嘘!姨姨不要说话,我给你买糖糖吃!若是被爹爹的人发现了,他会打我屁股!”

“恩?爹爹的人?”夜清梨越来越糊涂,她先打量四周环境,这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她怎么在这里?这孩子是谁?昨夜发生的事是真还是假的?

“姨姨!有人!不过不是爹爹的人,我先躲起来了!”小男孩的手指向不远处,然后跨出小短腿,闪到了树干后面。

“大姐,一夜销魂的滋味不错吧?秦大人有没有满足你?不过没想到你居然逃了出来,若不是这些猎狼闻过你的气味,还真被你跑了!”如毒蛇般滑腻的少女声音钻进叶清梨的耳膜。

她抬头看去,见一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正朝着她走来,她的双眸如水,腰肢纤细,发间一枚新月型的珠钗散发出淡淡光晕。

叶清梨凝眉,这少女的穿着打扮是古代女子!难道她穿越了?

少女捂唇轻笑,眼底的毒汁像是要益出“既然秦大人已玩够了你!那你活着又有何用?”

言毕,她从衣侧取出一枚银色铃铛,轻轻摇晃。

“叮叮叮!”

清脆的铃声响起,狼吼骤然席卷而来,周遭空气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几十只体型巨大猎狼已将叶清梨围住。

也在这一瞬间,记忆如浪潮般涌入叶清梨的脑海。

她是华夏巴蜀山中一个神医世家女,为了保护父亲传给她的《九凤透骨心决》,被国际黑帮追杀,而她选择抱着心决跳下了悬崖。

天医嫡妃

第二章:小包子是谁

第二章小包子是谁

看来她的确穿越了,重生成了齐盛帝国兵部尚书的嫡长女,原主今年已有十八,原本性格明朗活泼,可三年前突然变得沉默寡言,左脸颊也无缘无故多了一道淡淡的疤痕,可即便如此,依旧遮盖不住浑然天成的绝美五官和诱人的身姿!

再过一个月她就要和未婚夫,当今二皇子帝少远完婚。可谁料昨夜被庶出三小姐叶清婉将骗她出府,在灌下迷药后想将她送给臣相秦正,然而却在路上和一辆赤金色的马车相撞,当场车仰马翻。

原主可能就是在那时失去的知觉,而她醒来时正被一个疯狂的男人欺辱!这男人应该就是秦正!可她又是怎么到了这片森林?难道是这小男孩带她逃出来的?这小男孩又是谁?

容不得她多思考,现在她要做的就是为自己先讨回公道,她缓缓站起身子,漂亮完美的唇角微勾,一双眸子清冽如水,又如烈焰般燃烧!直直落在眼前的少女——叶清婉。

“看什么看?”叶清婉一怒,小脸顿时变得有些扭曲,但很快又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大姐!我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其实二皇子早就和二姐两情相悦了。只要你一死,二姐就是皇子妃,她也是我们叶家唯一的嫡女。而我,在不久的将来就成为二皇子的平妻,不过你也不错,用身子给母亲换来了一个人情,满足了秦大人的要求!”

“很好!”叶清梨的清眸在刹那间明亮得惊人,同时闪过一道利芒。

“还不快撕烂她!”叶清婉急不可耐得再次发出命令。

十几只猎狼正张着血淋淋的大口,如钢刀般的利牙还沾着一些碎碎肉。

叶清梨丝毫不惧,背就如同松柏般挺直,脸色虽苍白如雪,但依旧遮盖不住五官的绝美,即便左脸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她的长发披散,青衣上沾满了斑斑血迹,就如同在雪地绽放的红梅。不过这是杀人的红梅,花瓣就是一把把比狼牙还要尖厉的刀子。

这样的叶清梨让叶清婉有些害怕,为何她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还有一丝傲视天地的漠然,她的脚步开始发颤“你,你别过来!”

叶清梨依旧浅浅笑着“三姐,你可知道,若人被四分五裂。她的灵魂会依附在哪里?”

叶清婉已经开始慌张“我,我不知道!”

“恩哼!”叶清梨微挑眉梢,红唇缓缓吐出几个字“那你很快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一翻,一枚小石子承载着强大的弑杀力对着叶清婉的脚踝击打而去。

“啊!”叶清婉发出一声惨叫,锥心之痛席卷全身,她开口痛骂“你,贱人!去死!去死!被咬死的人是你!”

她又开始疯狂得摇晃着手中的银铃。

“叮叮叮!”

这些猎狼后腿弯曲,做出扑杀之状,碧绿色的眼瞳死死盯住叶清梨,像是下一刻就要将她撕裂成碎片!

“姨姨!你的裙裙好漂亮!”

一个小男孩突然从树干后出现,跨着小短腿冲到了叶清婉身边,两只脏兮兮的小手一把抱住她的小腿,又使劲儿的擦了擦。

天医嫡妃

第三章:群狼反杀

第三章群狼反杀

白净如雪的裙身瞬间留下了几个黑乎乎的小手印!

“你!哪来的小畜牲!滚!”叶清婉凶狠得将小男孩推开,声音尖得刺耳,五官愤怒且扭曲。

“哇!蛇!蛇!”小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呜”得开始大哭,似是惊恐得指着叶清婉的脚边。

“蛇?哪里?”叶清婉的小脸一白,猛然转身,却什么都没发现。

“哈哈哈!傻子!傻子!姨姨又傻又丑!略略略!”小男孩破涕为笑,又做了个鬼脸。

叶清婉简直气疯了,她三两步上前揪起小男孩的领子。

小男孩也不跑,任由她像提小鸡般拎起。

“你是不是想死,那就和那贱人一起死吧!”叶清婉阴沉着脸,手臂用力,准备将他摔到狼群里。

小男孩怯怯得闪了闪乌溜溜的大眼睛,可就在下一刻,紧握着的小拳头突然松开,对着叶清婉的小脸一挥。

尘土飞扬,无数小颗粒钻进了那一双阴毒的水眸。

“啊!我的眼!”叶清婉松开了手,连同手里的银铃也掉落在地。

小男孩麻溜得从地上爬起,捡起银铃就跑到了叶清梨身边,丝毫不畏惧这些恶狼。

“姨姨!铃铃!”他抬起莲藕般胖嘟嘟的小手。

“不需要,后退。”叶清梨将他拉到了身后,同时张开双臂,为他挡住所有危险。

她的清眸血红,就如同来自地狱的鬼魅,在轻扫了一眼众狼后目光定格在体型巨大的白色狼王身上,开始慢慢移动脚步,她的步伐稳健缓慢,每踏一步,四周方圆的气息仿佛都随之变得稀薄。

也就在这一刻,她突然足尖轻点,如同轻燕般轻盈得跃起,摄人气势似要冲破黑夜,一双血瞳的杀气暴涨。

“嗖!”一颗石子以霸道之力正中狼王的眉心。

“嗷!”狼王碧绿色的瞳孔不偏不倚刚好和她的血瞳相视。

叶清梨这一回没有再扔石子,而是手腕微翻,做了个手势。

狼王似是看懂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碧绿的双瞳闪过一丝犹豫。

“我会治好你,放心。”叶清梨伸开双臂,将空空如也的手掌对着狼王,示意她没有要伤害它的意思。

狼王的双瞳彻底隐去了杀意,继而转头对着众狼嘶鸣了一声,众狼向后猛退两步。

“吞了她,那身穿白衣的女子。”叶清梨的声音温柔中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妖艳。

狼王得到了指令,碧绿的双瞳转向叶清婉,发出毛骨悚然的恐怖低吼。

叶清婉真的怕了,整个人就如同被抽了骨头般瘫软,瞪着眼珠子,连连摆手“别,别过来!我有训兽铃,你们要听我的!别过来!”

她想找银铃,可那银铃早已不见了踪影。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快杀了她!啃了她的骨头!否则该死的就是你们这群畜牲!”叶清婉铁青着脸,就像疯子般嘶喊。

可她的话音刚落,狼王的后腿立蹬,眼睛露出丝丝癫狂,气势更是惨烈如血,朝着她的方向扑去,紧接着其他十几只狼接二连三得跃过去,它们的动作只有一个字!快!

“嗷!”天地间传来阵阵震破神魂的狼吼。

天医嫡妃

第四章:当今摄政王

第四章当今摄政王

叶清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咽喉已被狼王撕开,血水噗嗤噗嗤得喷溅出来,四肢在一眨眼就被四分五裂,她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叶清梨。

她正在笑,性感艳红的唇角挑起一抹极其温柔的弧度,她的双眸清澈似水,不过眼瞳深处仿佛燃烧着来自地狱的烈火,无止无休!

“吼!吼!”那只狼王一步步走向叶清梨,最后竟在她面前屈起前腿跪下。

叶清梨先是抬手抚摸它的脑袋,随后取下发间的银簪,对准狼前腿内侧,髌骨之上两寸之地扎去。

“嗷呜!”狼王发出痛苦的悲鸣。

“我没有银针,用簪子是很痛,再忍忍,很快就好了!”叶清梨擦了擦额间的薄汗,集中心神为它疏通堵塞的血脉。

当簪子拔出后,狼王利索得站起,紧接着再次屈下前腿,附身对着叶清梨一拜。

“嗷呜!”它仰天长啸,带着众狼转身离开。

叶清梨看着它们离开的背影,这才松了口气,她医治好了它的前腿,它放过了她一条命,从此两不相欠。

“哒哒哒哒!”树林的另一端出来铁骑声,整齐有力,一听就是训练有素的队伍。

叶清梨在离开之前想要寻找小男孩,但他早已不见了踪影。更何况现在处境十分危险,若是这军队是秦正或者是方氏的死士,那情况就糟糕了,所以她选择了快速离开。

很快,这支气势浩荡的军队停留在了一具被撕裂的女尸前,只是这女尸早已面目全非,四肢残缺,根本看不出是谁。

“王爷!属下们已找遍了整个森林,依旧没有找到小世子的踪影。”一个身穿金甲铁衣的男子跪倒在黑马前。

这匹黑马体型健硕,毛色漆黑亮泽,优美的后颈曲线流泻着力和高贵,无一不显示着它主人无上的身份。

“废物。”马背上的男子轻轻吐出两个字,声音疏淡冷漠。

男子身形挺拔高大,身穿紫金王袍,乌发白玉冠随意束起,如丝如绸披在肩头,在晨光的笼罩下勾勒出他明艳灿烂的脸部轮廓。

他戴着银质面具,唯能看清的就是一双艳绝天下的凤眸,不过此时正是黑眸幽暗,潮汐涌动。

随着这两字的落下,近百个铁衣军士齐刷刷单膝跪地,底下头颅,无一人敢呼吸。

因为眼前人是这世间真正的主宰者,当今摄政王帝北羡。他的玄力逆天,手段狠辣。但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小世子!

可就在昨夜,小世子居然坐着翼虎劫走了他的“贡女”。

“贡女”丢了倒是小事,但小世子是王爷的心头肉,他若是丢了,别说昨夜执勤的侍卫要掉脑袋,连同他们的吃饭家伙也保不住!

帝北羡的黑色凤眸轻轻落在不远处的树干,抬起手臂探掌。

“嗖!”一枚月牙形的金锁捏在他的掌心。

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摩挲过锁身,凉薄的声音再次传来“将这方圆千里之地全部包围,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

“是!”众侍卫领命,声音响彻云端。

天医嫡妃

第五章:冷血亲情

第五章冷血亲情

另一厢,叶府

“呯!”

陶瓷茶盏被用力摔在跪在地面,砸成了碎片。

兵部尚书叶瑾天满脸铁青,厉声呵斥“若是你敢胡说一个字,老夫就一剑劈了你!”

那跪在地面的小厮吓得连连磕头“老爷,真的是小姐约奴才出去,她说耐不住漫漫长夜的寂寞,可就在昨夜翻墙的时候遇到了素凝,大小姐就……”

这小厮是叶府前几个月新买来的奴才,名为宁书,生得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特别是嘴唇,粉嫩如少女。而素凝则是老夫人的贴身丫头,老夫人这些日子去山上拜佛念经,若是回来发现最喜欢的丫头死了,那岂不是伤心欲绝?

“就什么?”叶瑾天的鹰目几乎要瞪出眼眶,拳头捏得咔咔作响,直直得看向躺在地面那具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女尸,素凝。

宁书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低着头回答“她就杀了素凝,又将尸体扔进了莲花池。”

“贱东西!咳咳!不知廉耻的东西!老夫要亲手杀了她!杀了她!”叶瑾天暴跳如雷,“砰”得一声,梨花木桌面瞬间开裂了几道口子。

“老爷,您可仔细着身子,若是气坏了,那该怎么使得?”主母方氏不断给她顺着气儿,眼眶里含着一汪清泪,叹息道“大丫头三年前从庄子回来以后就沉默寡言,即便妾身待她如亲女也紧不拢她那颗冰铁似的心……”

她越说越伤心,最后索性“扑通”跪下,锦帕轻拭眼泪,颤声道“若是她真犯了什么错,您还是先罚妾身,是妾身教导无方……”

“你能有什么错?是她自己不顾廉耻,深更半夜和其他男人私会!不仅如此,还心肠歹毒!这样的女子怎么嫁入皇室?要老夫如何和二皇子交代,怎么和陛下交代?”叶瑾天眉心紧皱,唇色发紫。

“爹,您就原谅大姐,也许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