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1章 行了啊徐菲

第1章 行了啊徐菲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作者:辛巴树

内容简介:

别人家的穿越要么是美好的高中青春,要么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大学时代,尚富海就发现他的重生格外的特别……老婆刚生完孩子才半年,你让我怎么办?

第1章他从山脚下仰望着峰顶

找到回家的路!

23年11月23号深夜,博城高新区未来城3栋2单元201号主卧里,老婆早已经睡下了,尚富海还是愁眉不展。

“三年了,贵州茅台被套在山顶上已经三年了,迟迟没有解套的苗头,可怎么办?”

“唉”

尚富海唉声叹气,生怕闹出动静来惊醒了他老婆,便揣着一包泰山去了卫生间,点上一只烟深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

许是受了心情的影响,这一口烟吸进去直接顶住了肺,一阵猛咳,牵引到胸部阵阵隐痛,这让他想起前几天公司统一去医院体检时,医生说他脂肪肝、轻度肺炎,就更惆怅了。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被困在珠穆朗玛峰顶上的贵州茅台,被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崩给埋在了山脚下,这一埋就是三年过去了,他娘的,真可笑的价值投资。

“畜生,还国酒,狗屎都不如的玩意儿,赶明儿就卖了你”中年老牤牛咬牙切齿,老婆三令五申的让想办法筹点钱,家里头小舅子眼看就30了,结婚买房要用,实在没办法了,赔了就赔了吧,好歹的还能剩点。

也不知道怎么了,头疼的要命,一手揉着眉心太阳穴,一手把手里还剩下大半盒的烟给揉吧烂了,啪的一下扔到了卫生间的垃圾筐里,都肺炎了,还抽什么烟,不要命了。

有人说,这人生吧其实很简单,一闭眼再一睁眼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也记不清到底是谁说的了,可尚富海此时此刻却非常的认同。

还是博城未来城3栋2单元201号楼,尚富海站在客厅墙上挂着的镜子里左看看再又看看,眼神深邃,神色诡异,而后又抬手摸摸这张脸,掀起衣服看看还有4块腹肌的腹部,最后看一眼老款联想智能机里显示出来的时间,2014年11月22号。

“靠”

他竟然重生了,明明记得上一个闭眼的时间节点是2023年11月23号的,结果睁开眼就少了10年光景,找谁说理去。

尚富海还竖中指鄙视着老天爷,冷不丁“哇”的一声哭嚎把他溜号的思维给拽了回来。

“元宝,我的闺女哎,咋又哭了,快让爸看看。”尚富海啥也不想了。

得,眼瞅着把小祖宗给伺候成了漂亮的小公主,这一眨眼的功夫又成了奶娃子,该死的老天爷是真的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想想那些年奶孩子的经历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

徐菲也很懊恼:“又拉了,你看你闺女才刚换了一会儿的纸尿裤,她又拉了,三块钱一片,很贵的好吧。”

“哎呦喂”尚富海怪声怪气的摇摇头:“老婆,可别心疼那仨瓜俩枣的了,你先给撕了纸尿裤,我去接水”

一听这话,徐菲不乐意了:“姓尚的,你什么意思,啥就叫仨瓜俩枣的,你闺女她一天要换六七片的,二十多块钱哪,你拿钱来啊。成天的瞎忙活也没见挣多少。”

“呵呵”

尚富海这时候傻了才接话,麻溜的对好了温水,接过他老婆手里的活,三两下给闺女把小屁股给洗吧干净了,奶娃子也不哭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那眼神,真干净,真美!

好不容易把半岁的闺女给伺候好,转眼又到了中午饭店。

知道刚才惹老婆不高兴的尚富海二话不说进厨房施展了他十几年的厨艺,肉末豆腐,莲藕花生排骨汤。

“哎呦,老尚,还是不是你啊,我以前咋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手,给我说说,什么时候偷学的”徐菲还有点古灵精怪的娇俏样,丝毫没有因为当了母亲而稍减半分。

尚富海才不会告诉他,眼前的你老公早已经不是原来的你老公了,你男人脑袋里充斥着往后10年的智慧,你知道不知道!

徐菲吃饭的功夫,小元宝便横躺在他怀里,黑亮黑亮的俩小眼珠子来回的乱看,可你要认为她小鬼灵精的眼观八方,那就太天真了,才半岁的奶娃子,她知道个球。

“尚富海,你个死人,没看到你闺女饿的转眼珠子了,还不快去泡奶粉。”徐菲又吼了起来。

吼归吼,她屁股都没动一下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继续吃的不亦乐乎。

得,你是孩他娘,身上还带着孩儿的口粮,咱惹不起,尚富海把闺女往沙发上放好就屁颠屁颠的忙活开了。

40毫升热水混合60毫升的凉开兑成了温开,顺着瓶口倒一滴到手腕上,温度正好,再加上三平勺半的合生元奶粉,压紧了瓶盖,双手来回搓动。

这个浸泡奶粉的熟练劲,也是没谁了。

边喂着闺女喝奶粉,尚富海心里还起伏不平,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行,得往前捋一捋。

记着那晚上发愁钱的事儿,发愁被套了三年的贵州茅台,好像心情不好还去厕所吸烟了,然后

咳嗽?

接着又想起来体检的时候医生说过的肺炎!

“没这么玄吧,我就抽了一根烟而已,这么突然就嗝了?”尚富海脑袋瓜疼。

他明明烟瘾不大的,就当下这个年代,他都不吸烟的。也就是后来买茅台股被套了,那三年心情一天比一天郁闷,才抽上烟的。

可话说回来,重生就重生吧,为啥就不能一步到位到高中或者大学,我特么的还有好多暗恋的女同学哪,为啥偏偏还是结了婚生了娃的这一段。

“老天爷啊,你玩我”尚富海忿忿不平,真心累。

半年的小娃娃还处在吃了睡、睡了吃的阶段。

闺女元宝100多毫升奶粉下去,小小的身子就撑不住又呼呼轻喘着睡了过去,把小人儿放床上躺好,顺手又习惯性的把两边的被角给塞严实了。

回到客厅里,徐菲正很不情愿的端起盘子再放下,再端起盘子再放下

十多年夫妻,尚富海哪还不知道他老婆懒癌又发作了,还不好意思直接指使他刷碗洗盘子,还非得做做样子,就这动作,她一做就是十多个年头,丝毫没有悔改,咱哪怕换个套路也成啊。

“行了啊徐菲,我娶你可不是让你刷碗洗盘子的,老老实实躺沙发上安歇着吧,这家伙什我来拾掇就行了。”尚富海嬉皮笑脸的说着俏皮话,三两步就从桌面上夺走了几个空空的盘碗。

徐菲乐了:“嘿,我说尚富海,你今天的觉悟可以啊,考虑问题也有深度了,之前怎么就那么死板。”

“哗哗”的水流混合着橙味的白猫洗洁精一冲而下,把几个碗碟冲洗干净,又撕几片纸把手上的水给擦干净了,尚富海一屁股坐在了徐菲身边的沙发空隙里,紧挨着她的身子也躺下了。

鼻息间嗅着飘散开的阵阵洗发水的香味,尚富海是真的有些迷醉了,究竟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分不清,但攥着徐菲还没生茧子的手,摸着细嫩柔滑,全没有那么粗糙干,却又让他无比的依恋。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辈子就这样吧,再不让你为了生计去下车间挣那仨瓜俩枣的,上辈子亏欠你的,让我这辈子好好弥补了。”

还有那曾经站在峰顶上的茅台,此时它还在山脚下一路颠簸,还没被群起而攻之,最主要的是自己没买它,那就不用再从山脚下抬脖仰望三年的峰顶喽!

小人报仇不隔夜,老子这辈子要从山脚下就踩住了它,等到了山顶就坐滑道跑了。

第2章那些年

找到回家的路!

上午还好好的天,到了下午就由晴转阴了,还有轻度雾霾。

尚富海的心里也像是被塞了一团雾霾,刚才还顶好的心情,可他老婆徐菲的一句话,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大海,这眼瞅着再有仨月就要过年了,你说咱家什么时候能买辆车,元宝今年还小,这天寒地冻的,可是不能坐长途客车回老家过年的吧。”徐菲窝在他怀里,掰着细长的手指头慢慢絮叨,娘们的嘴大抵也就那点家长里短的事儿了。

“这天寒地冻的,万一元宝到时候冻着感冒了,可就太不值当了,就算没冻着吧,可万一她拉了尿了,咱在长途客车上换纸尿裤,费事巴拉的不方便不说,又臊又臭的人家车上人能愿意?”徐菲巴拉巴拉的继续说,最后重重的强调:“大海,我可提前给你说好啊,要真是这样,我宁可今年不回家过年。你要是觉得过年不回去不好看,那到时候你自己回去,顶多转过年来天暖和了,我们娘俩再单独回去一趟”

尚富海放空心思听着,左耳进右耳出的也不觉得烦,五个手指头一遍遍的梳理着她的头发,缠手指上再解开,然后再缠上,仿佛手指与青丝之间有无穷搭配的乐趣。

老娘们家的瞎叨叨,不对,小娘们瞎比比的吐槽,你要当真了就真傻。

尚福海心里这么想,嘴里又是另一番说辞:“你就把心稳当当的放肚子里,车子肯定是要买的”

“当初和你刚认识的时候,我说买房,你看咱现在房子有了吧。”

徐菲听他这么一说,就笑了,有些小窃喜:“这倒是,算你还有良心。”

紧接着她又跟着说道:“大海,我可真不是想攀比啥,你看我高中同学王玉霞家刚结婚公公婆婆就给买了车,吴艳敏家前段时间也是买了一辆二手的先开着,实在不行,咱也先买辆二手的,最主要出门办个事也方便。”

“这还不是攀比?”尚富海脑门都拧巴了,但嘴上却说:“对对对,谁敢说我老婆攀比,我弄死他狗日的。”

看他挥舞拳头霍霍生风的样,惹得徐菲笑的很欢快。

好听的话自然是张口就来,可他没记错的话,现在兜里好像没几个钱,老尚就又犯愁了。

他现在外企工作,每个月都能有个5000多块,在博城这座三线尾巴上的小城市里还算不错的,可搁不住每个月还要还1000多的房贷,再加上闺女的奶粉纸尿裤等硬性消费也得1000多,剩下不到3000块钱才是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常消费,一个月下来能剩几个子?

闺女一觉三个多小时,中间又饿醒了一回吃了点母乳又继续睡了过去,尚富海又忙活着做了俩菜一汤,吃过晚饭,尚富海就穿着黑色加绒的外套出门了。

尽管闺女从十多岁的青春小公主变成了牙牙学语的奶娃子,老婆也从中年妇女变成了贼靓的小少妇,他还是有些恍惚,这事怎么就透着邪乎,让老子心里好生不安。

14年11月底的温度已经很接近零度了,飕飕的小风使劲朝身上吹,如同一把把带着寒气的刀子,寒气刺骨。

又抖擞了一下身子,步履轻快的出了小区。

他们这小区在博城最北端,南边200多米的地方就是途径这座城市的高速公路,来往高速奔驰的车辆一次次穿破了空气屏障,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嗖嗖破风声。

种植杂乱无序的树木,枯萎泛黄的草叶子,花是直接没有的。最惹眼的是小区路北边还有一块方方正正的庄稼地,远没有后来参差林立的高层和成片的商务楼。

“不过也快了,好像是再有两年吧,新一届的高新区领导班子就开始做惠民工程了。”尚富海凝眉想了一会儿,不是很确定的喃喃自语。

南边没什么可去的,他就一路往北溜达。

在这片地上一住就是10几个年头,不管好的坏的,很多东西都看的厌了,可他还是想走走看看,想着印证那些消失了的繁花簇锦,他即将再一次面对脏乱差的起居环境,然后随着历史进程和政府的大量惠民政策而一步步改变了周边的宜居环境。

“我应该早点从这里搬走的,最起码给闺女找个重点小学,一步落后再追起来就累了。”他想到了闺女背着小书包去学校的不易。

“我还要买辆好点的代步车,至少得是途观以上的,再买一辆出了6年的二手破晶锐就腻歪了”他想到了国六以后,每年年审要花钱找黄牛,想到了对他这个大个头来说憋屈的驾驶室。

“也不能再让那娘们图省钱,只是逛淘宝买些便宜的服装鞋包了,那10年已经愧对她了,这回重来,怎么也得带她去品牌店里逛一逛,买它一堆。”他想到了他老婆身上没见过几件上档次的衣服鞋帽,也就徐菲没计较过那些,但他不能装眼瞎。

“”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齐赵大街,也不知道谁起名这么没水准,说是大街,街道南北也没见有个上档次的铺面,倒是街角这边有个叫金科学府的新小区正在施工,几栋高楼还处在打地基的程度,塔吊上下起伏的如磕头虫,修的豪奢华美的售楼处里正有几个穿着OL装的小姐姐忙的脚不沾地,逮着几个路过驻足的就当客户使出吃奶的劲忽悠。

那么问题来了,吃奶的劲到底有多大哪,印象里老婆刚生产后第一次开奶,奶水挤不出来啊,老尚当时帮忙吸得腮帮子肿了两天

周边搭起来的围墙上绘着大幅的墙体广告,广告上明确的写着38004300平米超钜惠回馈广大购房消费者。

尚富海看的一阵眼热,便宜啊,太他娘的便宜了。

别的没记清,但这个小区他记住了,再过两年价格就涨到了8000打底,之后再过1年,博城市中心房价16000起步的时候,高新区这一块的房价也顺势迈上了10000的新台阶。

而金科学府因为小区北门修建了高新区重点实验中学附属二小,落实了伪学区房这一概念,均价瞬间跑到了13000起步了。

记忆里他有10几个同事在明年预售的时候交了定金的,是4月份还是5月份开始预售来着?

尚富海想着想着又迷糊了,10多年的记忆里,哪还记得那些让他嫉妒眼红到要发狂的破事。

“啪”

右手握拳狠狠的捶在了左手心里,捶的手掌心疼的发麻,老尚还在咬牙切齿:“不行,我得关注着,重来一回都让我碰上了,就是卖了现在的破房子,我也得把这一万的差价给赚到手。”

居家中年老男人心思的尚富海也是发了狠了,三年每平赚一万啊。

也怨不得他这样,实在是和他现在买的这套二手房有很大的关系。

去年上半年达成交易,算上纳税购房均价合计5000平,哪怕3年后高新区大部分房价基本都10000起步的时候,小区的房价还在7500上下荡悠着,最高8300,每平,想想人家都是两三倍的往上涨,它竟然没翻倍,没翻倍,没翻倍!

气死老子了!

为了这事,他老婆徐菲后来可没少数落他,说他瞎了眼,一点眼光都没有。

“臭娘们,你给老子等着,就让你看看你男人的眼光”尚富海眼睛狠的发亮了。

继续加深着周边的印象,天已经黑了,路灯还不怎么亮,回去的路上,又去就近的超市买了几样蔬菜,去活鸡活鱼店里杀了条黑鱼,他琢磨着明早给徐菲做个黑鱼豆腐汤补一补。

一夜相安无事,两口子在被窝里说着话,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自始至终,尚富海没给老婆说这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下午溜达的时候就把重来一回的悸动给彻底镇压了下去,至于说把现在这套房子给卖了再换一套的想法也憋在了肚子里,娘们家家的头发长见识短,说了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哪。

第3章那个奇葩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