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王的男人 > 第1章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

第1章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

《王的男人》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正文序言

韩流当前。一时间,很大一批国人争相哈韩,关于韩国的文化、饮食、影视、产品纷纷登陆中国。对这一现象,我们可以从好坏两个方面去理解。好的一方面,是加强了国内与诸如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交流与合作,促进了国际和地区经济的发展和共荣;但从坏的方面来讲,这又是一种变相的追星和图腾崇拜,中国人,特别是正处思想成型期的年轻人一旦养成这种文化的盲从和对某种流行因素的依赖和崇拜,将对中国的文化建设和民间思维独立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当然,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矛盾的两面,我们的生活也正是因为万花筒般的变化和边缘性而显得有声有色。哈韩过分固然不好,但现在的流行元素,缺少韩国和日本等国度的贡献,或许又会略显单调。基于此,我们就秉持批判和汇纳百川的态度,有所选择地接受一些来自日韩的精华作品吧。欧美的《指环王》、《泰坦尼克号》、《哈利波特》可以在中国风靡一时,那么我们也应该让《大长今》、《野蛮女友》、《王的男人》拥有大放光芒的场所和机会吧。只是我们惟一的希望,就是中国的文化作品能够在国际市场上赢得实质意义上的轰动,而不是为了国内市场的风光而嘴头吹嘘的奖项荣耀。

大制作的作品固然动人心魄,但事实上,真正能让人记住的作品,是那些有着探索精神和深刻蕴意的东西。落伍的大制作,除了放到库房里睡大觉,或许只能成为某些贴金者政绩上的一条履历吧,关注文化市场的人是不会记得它的。

近来《王的男人》受到强烈的追捧,其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小丑和王权阴谋的故事。它受到如此广泛的认可,或许就是因为它挖掘到了人性中某种瑰丽而绚烂的东西吧。据说现在中国的小资阶层,言必谈论《王的男人》,它给了他们什么呢?这简直就是一个谜,如果想走近中国小资阶层的内心世界,那就开始阅读这本我们为你准备的《王的男人》(汉译版)吧。

故事讲述的是李氏朝鲜燕山王当政时,男寺堂派长生厌倦了被贵族取乐的生活,更是对自己所处的生活状态极度地不满,为了逃避、亦是为了开启全新的、自己愿意过的生活,他与自己深爱的朋友——孔吉一起来到了汉阳。

长生靠不凡的领导才能成为一个街头游艺团伙的首领,并在此基础上自组剧团。长生和孔吉一起演出讽刺燕山王及其爱妾绿水的剧目,成为汉阳的名人。演出虽然取得了成功,但却因此触怒燕山王,并以以下犯上的罪名将二人抓进了议禁府。

长生在议禁府受尽折磨,夸下海口自称能让燕山王笑,如果王不笑剧团成员将被处以极刑。但是等到正式表演时,所有的演员都因为恐惧而紧张发抖。虽然长生尽最大的努力表演,但是燕山王却依旧无动于衷。正在这时,平时沉默少语的孔吉却急中生智在演出中超常发挥,终于让王忍俊不禁。满意的燕山王将他们安排住入“戏乐园”,而孔吉更因为天生的美貌备受王的宠爱,被燕山王任命为戏乐园的官吏。

进入王宫的演员们表演讽刺贪官的节目,燕山王龙颜大悦,一同观看的大臣们却异常紧张,王非常扫兴,更兼剧情影射了部分臣僚的不法行为,震怒之下,遂将一名大臣以贪官的罪名处决,这一举动使得众大臣个个提心吊胆、人人自危。

此后长生和孔吉排演了一出女人们因嫉妒而相互残害的剧目,燕山王突然联想起被先王以同样的理由以毒酒赐死的生母,立刻勃然大怒,并下令处决伺奉先王的所有妻妾。从此以后,杀戮接连发生,每次有新剧目上演时,王宫内总会有相关的人因此而丧命。孔吉日渐受到王的宠幸,让绿水妒火中烧,遂伪造了一本记录燕山王坏话的书册并企图栽赃孔吉。

燕山王残暴的统治终于让朝廷上下处于水火之中,曾经掌权的和现在当权的贵族们开始酝酿政变摆脱燕山王的统治,朝政开始分崩离析,而燕山王亦众叛亲离。作为戏乐园众小丑的领袖,长生早已萌生了离开王宫的念头,但孔吉却坚持要留下来。

面对多厄的命运、未卜的前程以及朋友的厌恶,孔吉会作何种抉择呢?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正文第一章耻辱与逃亡

韩国的燕山王朝,建于14世纪末,这个朝鲜族裔的邦国之王延续了其00余年的统治,一直到20世纪,历经了27任国王。我们的故事发生在16世纪初,故事最初的发生地点是燕山王治下的朝鲜小城,这是一个近似于南方小镇的地方,或许是因为碰上了什么喜事吧,只见这一天,鼎沸的人声和喧天的锣鼓声把这个小小的地方震得似乎都要翻了天一般。

逃离战乱和瘟疫的人们,在平静的国土上快活地生活了数十年了,富足的贵族和地主们正在他们的领地上尽情地享用着人生的盛宴,他们食前方丈、拥云拢翠。即便如此,贪婪者犹觉不足,他们为了满足自己日渐挑剔的感官刺激,往往不惜工本、费尽心思去搜罗全天下各色杂耍戏子,别无他图,但求一乐耳。

瞧,又一出热闹的把戏在地主家宽敞的庭院里上演了。只见戴着各色面具的小丑背插着五色旗帜,随着鼓点的节奏,敏捷地在场上表演着各自的绝活。来往行人无不被这热闹有趣的表演吸引,纷纷进院驻足观看,只听得赞叹声、鼓掌声响成一片。

忽然,场上小丑的动作越来越快,伴奏的鼓点也变得越来越紧凑,表演的难度越来越高,围观人们的掌声也被小丑们夸张的表演撩拨得越发起劲。喧闹声把地主家正在举办的露天宴会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不远处坐北朝南的主台上,端坐着形色萎靡的地主,地主身穿精工制作的长袍,虽然服饰色泽鲜艳、选料上乘,可是配上他那满脸油脂和浑浊的眼珠,使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贪心不足、令人恶心的癞蛤蟆。此刻,这只癞蛤蟆正用无精打采的鼠豆目光看着眼皮底下的小丑表演,似睡非睡。与地主的神情相映衬的,却是他面前宴桌上,那些密密麻麻地摆满着的各色各样的水果和菜肴,看起来新鲜艳丽,满当当的桌子上简直再也放不下任何一样东西了。远远看去,就像是美丽的花圃中趴着一只癞皮狗。

随着鼓点的骤然密集,有经验的观众知道,该是“象帽”出场的时候了。在这里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象帽”。“象帽”指的是那种帽子顶端有一个长短不一横杆的舞者,舞者会将横杆的一轴固定在帽顶的旋转螺丝上,而将横杆的另一端拴上一条彩带。当跳“象帽”舞时,舞者自然地摇晃起头和脖子,于是头上象帽的横杆开始摆动,把上面的彩带挥动起来。这在当时的朝鲜是一项非常受老百姓喜爱的表演活动。它之所以得名“象帽”,或许是因为表演时所用的那根彩带与大象的鼻子有点相像的原因吧。

地主的庭院里,小丑们排成两列,一边转着头上的象帽,一边击打着手中的小鼓,步伐缓慢地走进场内,来时就如一阵潮水,正当人们猜想着这么多的小丑将会集体表演一个什么样的节目时,却令人意想不到地,只在顷刻之间,这些小丑又如潮水般地向后退了开去。就如沙滩上的海浪潮汐过后会留下一两颗晶莹的贝壳,而这些小丑如潮水般退开后,庭院当中却留下了一位小丑,只见这位小丑头上戴着的象帽比任何人的都长。没有半刻的犹豫和停留,那名最受人瞩目的小丑就向周围的人们展示起了自己的绝艺。

在这个时候,村落中的那些小孩们无疑是最开心的,他们无忧无虑地围着榻榻米,嬉皮笑脸地看着场上小丑的表演。小孩们之所以那么开心,一是因为他们生性爱热闹,看表演简直就像过年一样令他们乐不可支;而第二个开心的理由,则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抓着一个显得特别大的熟土豆。也只有在这样喜庆和“隆重”的日子里,孩子们才能吃到这个地主赏给他们的土豆。孩子们一边伸出舌头把粘在嘴角的土豆屑舔干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小丑的表演。

场内的小丑仿佛到了目空一切的地步,又仿佛若大个院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似的,忘我地摇动着身体,摆出各种各样的舞姿。而散去的那些小丑们,则忽聚忽散,有时是伴着欢快的音乐集体而舞,有时则偃旗息鼓一动不动,但惟一不变的一点就是场地中心的那一个有如精灵般的小丑丝毫不受影响和阻碍地自由发挥着。

忽然,那些头戴象帽的小丑们又如涨潮涌聚过来,紧紧地围成一圈,其中的五六个小丑开始集体转动起头上的象帽。院子里的人们无不用稀罕的眼光望着他们,他们显然都在好奇:这些小丑那么紧贴着转动象帽,长长的象帽怎么会不缠在一起呢?

虽然很多地方的玩法都不一样,不过”南寺堂”的表演却风格迥异。”南寺堂”比较受欢迎的节目有以下几个:其一是小丑把木偶套在手上表演木偶剧;其二是用细长的木棒举着圆盘、脸盆、小碟等圆形物品,然后将这些物品自如地在空中转圈或抛落。还有直接在坚硬的地面上进行翻跟斗等表演的玩法,以及小丑直接戴着面具出来表演节目和在吊绳行走等等。像刚才小丑们表演的象帽舞就是“南寺堂”常见的玩法之一。

普通老百姓当然分不清哪些戏班是“南寺堂”,哪些戏班是“北寺堂”,但只要有热闹,他们是从来都不会错过的。瞧,这会地主家门前的空地上,前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连一些害羞的妇女也随意地坐在场外,连连拍手叫好。

这样大规模的露天宴会,在这种偏远的山区是难得一见的,更何况这一次的表演还是由大名鼎鼎的”南寺堂”表演的。此时此刻所有的人们都被场内欢乐的气氛所感染,暂时忘记了生活的艰辛、疲劳和饥饿。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丰盛的餐桌和小丑们精彩的表演,足以使人们忘记一切烦恼。

随着鼓声不断加剧,人们忽然发现一个穿着妖艳的小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一条高高悬起的绳子上。只见吊绳上那个小丑戴着一个女人的笑脸面具,也就是人们俗称的新娘面具,面具上面涂满了脂粉。更让人感兴趣的是,这个小丑上身穿着韩国传统的服装——彩色坎肩,下摆微微露出了他那纤细如柳的腰肢,苗条的曲线似乎比女人的还要美丽百倍。正在人们看得出神的时候,这个貌似美人的小丑却妩媚地抬手整理了一下发饰,只听那浓妆艳抹的新娘面具下,传出娇媚而迷人的声音。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我都感觉我的下身好凉爽啊!”

吊绳上的小丑掀开脸上戴着的新娘面具,露出睡莲般白皙而美丽的脸庞。原来是这个戏班里专门负责演女人角色的孔吉。他不仅年纪小、长得漂亮,就连平时的一些行为举止也有些类似于女人,因此戏班里的班头往往安排他在表演的时候扮演女人的角色。

此刻,孔吉正妖媚动人地用她那纤纤秀手轻捏合竹扇,荡来荡去地在吊绳上走着。虽然他是一个男人,但他似乎有一种魔力,只见他用手拿着合竹扇徐徐一指,已让整个庭院里所有的观众都感觉到呼吸紧张、面红耳赤。在场者无论男的、女的;还是老的、少的,无不被眼前这个天生尤物的丽质仙颜给震撼住了,看着他那动人的容颜、妩媚的身姿、勾人的眼神,都让人不由得产生一亲芳泽的冲动。

虽然孔吉手中合竹扇的扇纸已经破烂不堪,可是却丝毫也没有影响孔吉的心情,他依然兴致勃勃地在那里摇着合竹扇,颤巍巍地在离地足有数米高的吊绳上来回地走着。正当众人看得如痴如狂的时候,不曾想场外却有一个戴着红脸面具的小丑大摇大摆地走进场内。

红脸小丑一来,场边乐师的鼓声也随即一变,合着他的脚步变化起来。刚刚出场的红脸小丑动作无比娴熟,在满场的小丑中明显可以看出他的演技无人能及,他的舞步犹如鹤立鸡群,即便他与众小丑一样蒙着脸,也会显得与众不同,让人第一个认出他来。

只见戴着红脸面具的小丑用手中的扇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停住了脚步,随即收拢扇子指着吊绳上的小丑,面带惊色,对一旁伴鼓的小丑问道:

“喂,梅虎。上面盛开的那朵花是什么花?”

“梅虎”是主角小丑与那些在旁边伴奏的人聊天时的俗称。一般来说,“梅虎”二字一出,绳上行走的情景剧表演就马上要拉开帷幕了。

在吊绳上行走是比较危险的玩法之一。小丑不仅要在一条绳子上行走自如,还要随时和旁边的“梅虎”进行交谈。如果他一不小心从绳子上滑落的话,轻则断手断足,重则危及到生命。

这句红脸小丑本名叫做长生,在他刚出场的时候,本来是戴着红脸面具扮演地主的角色的,现在他借着和“梅虎”说话的时机,逐渐地把观众的注意力从刚才比较热烈奔放的象帽舞蹈引向场地中央走吊绳的节目中来。

观众们看到如此新奇的玩法,自然无比兴奋,在众多观众的起哄声中,“梅虎”故意嘲笑长生道:

“啊?你竟然连梅香都不知道?”

长生瞪着圆圆的眼睛,惊讶地说道:

“哦呵,难道是开城里名声远扬,无人不晓的第一名妓梅香?还真妖艳啊,姿色也够妩媚。”

长生一边把满脸麻子的红脸面具向上推开,一边信口开河地说道。只见面具下露出的脸虽然黑黝黝的,嘴角处也有一个大疤痕,可是却并不让人觉得凶恶,反而更增加了几分男子汉的魅力。长生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表示他对这个梅香妓女垂涎三尺,那吞口水的声音极其之响,就连旁观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喂,听着,我来调戏调戏她,你给我来一段鼓声助兴。”

场边的“梅虎”闻声高高地举起手中的鼓棒,狠狠地击打着大鼓。随着震耳欲聋的鼓声,其余的小丑也随即喊道:

“嘿呀!”

听到众小丑的哄叫,长生显然受到了鼓舞,他洋洋得意地从吊绳的另一端踏了上去,摇摇晃晃地向上走去。他脚下的绳子似乎非常有弹性,随着他的脚步一上一下地晃动着,周围的人们看到这一幕都深吸一口气,仿佛心跳也跟着他脚下的绳子颤动起来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长生已然走完了这段危险的路程,踏上了高高竖立着的一根柱子上。这里与孔吉站立着的柱子之间,只有一根绳子相连接。

长生远远望去,只见孔吉站在两根交叉的柱子之间,调皮地收拢扇子,轻轻拍打着自己的下颚。随即抬起他那白皙的下颚,娇声说道:

“你们快来看那胆大包天的家伙。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敢随随便便爬上来?”

他的下颚涂上了厚厚的脂粉,把本不明显的胡须掩饰得一丝不露。

“哦呵,这丫头的话怎么这么难听。我就是这个大房子的主人,小丫头!”

长生径自站在原地,对着嘲笑他的孔吉大吼道。孔吉的双眼极为细长,仿佛是用一根细笔描上去的一般。忽然,孔吉的双眼中露出调皮的目光,指着晃晃荡荡的长生说道:

“看你那长相,明显就是副贱民的模样。难道以为随便找身道袍披在身上,就能变成一位大人吗,你个臭小子。”

长生大怒,又一次大吼道:

“你这丫头的眼睛难道是长着吃饭的吗?不信的话看我给你露一手大人们走路的姿势,你给我好好看着吧。”

长生用被太阳晒黑的右手紧紧地抓住扇子,随着伴奏的太平箫声,大步地在绳子上行走着。趁这个时候,孔吉卷起裙子,沿着下垂到地面的绳子滑落到地上。看到这个情景,长生似乎非常生气和着急了,只见他用一只脚弯曲着踩在绳子上支撑着身体,另一只脚朝着天空高高举起,立在绳上发呆。随即,他的身形立即变得摇摇晃晃起来,异常危险,仿佛随时都会从绳子上掉落一般。

观众们都惊得大声呼喊起来,看来长生是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