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情与谁共 > 第2章 不用

第2章 不用

重要宴会走不开,特别吩咐我将您带回去。”

辛辰垂着眼睛不说话。

“陆总说了,要是您不愿意回去的话,这几个先跟着您,”他抬了抬手,身后四个黑超魁梧男上前了一步,荆特助继续说:“其实陆总也知道您一向不喜欢这样,但是眼下还没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还是小心些为好。”

“跟着就跟着吧。”辛辰打断他,“只是我那里地方小,你们四个晚上只好在客厅里打地铺了。”

那四个面面相觑,荆特助则嘴角抽搐,“二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真要是让四个男人在二小姐那里睡一晚,恐怕连他在内都要被陆伯尧活剐了。

恰好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荆特助一看来电,顿时如逢大赦,接起来说了几句,笑容满面的递给辛辰:“是三少爷,要和您说话。”

“姐姐,我是舜舜……”陆仲舜甜糯含糊的童声传来,辛辰的面部神情顿时柔和下来,荆特助松了口气,三两步站到一边去了。等辛辰讲完电话,他笑眯眯的过来说:“二小姐,已经很晚了,不如您先跟着司机回去吧,我在这里照看魏紫小姐,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您。”

辛辰知道今晚就算拖也会被拖到陆伯尧面前的,索性不罗嗦,跟司机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观系列史上最……男二即将登场

ps:你们太凶残了,昨晚开群没多久就满群了……今晚增场,狼牙棒:76024361敲门砖是这一章下面留言的名字。

pps:喂!记得收藏我啊你们!一二小说 www.12xs.com}

4第三章

**

陆家。

四岁的陆仲舜被抱在大人手里还不老实,不停的扭来扭去,挣着要去摘陆伯尧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陆伯尧不耐的瞪了他一眼,小男孩肩膀一缩,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委屈的扁扁嘴:“妈妈……”

陆太太宁馨此时却顾不上宝贝儿子,她一进门就旋风一样卷上了二楼,惊动了全家的保姆阿姨,大呼小叫的整理早就给辛辰准备好了的房间,那架势,仿佛连墙上的壁纸都撕下来重新贴才好。

陆震伸手抱过小儿子,低声问长子:“刚才人多我没问你,辰辰怎么了?”

陆伯尧一根根掰开弟弟白胖的手指,取回自己的袖扣扣好,声音低低似乎漫不经心的:“还能怎么?一天到晚的闯祸。”

舜舜在爸爸怀里拍着手笑,稚声稚气的重复:“闯祸!”

陆震看了眼楼上的爱妻,低声对陆伯尧说:“待会儿她回来你别训她,好不容易她肯回来住一晚,你看你阿姨多高兴。最好能说服她搬回家里住下,她一个小姑娘独自住在外面,叫人怎么放心?”

“爸,我心里有数。”陆伯尧有些不耐的皱眉,扯松了领带,说了声回房洗澡。最后那几杯酒喝的急了些,他有些不舒服。

等他洗完澡换了身衣服下来,辛辰已经到了,陆氏夫妇陪在餐桌旁,满桌摆着她爱吃的菜,小仲舜含着手指正绕着餐桌撒腿跑圈圈。

看到他下来辛辰倒是抬了抬眼,可等他站定看过来,她立刻埋头大吃,站着的人那双狭长的眼难免闪了闪,转了脚步走去客厅沙发里坐下。

小仲舜像只球一样滚到脚边要他抱,陆伯尧弯腰捏了捏他脸,把他抱起来交给陆震夫妇,“爸和阿姨上去洗个澡早点休息,这里有我。”

陆震看了眼妻子,宁馨一双眼睛黏在女儿脸上,明显的不想走,辛辰却忽然说:“放心,他一个人顶俩,你们不用怕我跑了。”

她这么说他俩倒不好再留下了。

楼下只剩他们两个,陆伯尧在她身旁坐下,打量她身上宽宽荡荡的男装外套,眸色暗了暗,辛辰似有所察觉,驼着背缩了缩肩,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一点。陆伯尧的目光往下移到她裂了口子的裙摆,神色愈加冷厉起来,辛辰受不住他酷刑一样的目光,转头对他说:“看够了没?!”

陆伯尧就冷笑。

过了一会儿,他静静点了支烟,抽了一口又掐掉,开口时声音有些哑:“那个女孩叫周素,在g大念金融系,今年大二,背景……一片空白。你知不知道,在g市这里我查不出背景的人,她的背景该有多么深?”

辛辰吸溜着猪脚米线,若无其事的说:“我以后不会再管魏紫夫妻的事情,那姑娘背景多深也和我没关系。”

陆伯尧冷眼看着她的侧脸。

他和崔舜华是同学是世交曾经还是发小,眼看着辛辰当年那么喜欢在乎这个初恋,可眼下才几年,语气已经这样云淡风轻了。

他扯了扯嘴角。

这丫头有多狠心洒脱,他其实再清楚不过。

“那好,别的我不和你多说,你明天就搬回来住,”陆伯尧又点了根烟,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调去‘陆氏’,二十四小时待在我眼皮子底下。”

他话音未落,那边已摔了筷子,辛辰“呼”站起来,被他猛的扣了手腕,“坐下!”

陆伯尧生气的时候绝不能惹,这点辛辰十六岁的时候就明白了。但她依旧很不爽,把面碗推出去老远,人却坐了下来。“你凭什么管我?我妈嫁给你爸,我又没嫁给你家!”她恼起来就会口不择言,“陆伯尧你敢不敢不要这么自以为是!烦人!我就不搬!”

陆伯尧气的笑出声来:“那你等着下礼拜一来‘陆氏’报道吧。”

辛辰气极他这副冷冷嘴脸,简直想扑上去挠花他,她一生气腮帮子就鼓鼓的,眼睛格外明亮,又黑又亮的眼珠子蒙了一层水汽,清清粼粼仿若有光一般,陆伯尧看了几眼偏开了目光,手里忍不住又去摸烟,却被她一把抢了烟盒,扬手扔出去老远。

这下真的糟糕了。

宁馨从二楼探着头,见一向淡薄克制的继子额角青筋直跳,吓的不轻,猛用手肘捅丈夫,陆震看着那两个也不是办法,就在小儿子耳边嘱咐了几句话,放了下去。

整个陆家能让辛辰看得上且给几分面子的,也就这个同母异父的小弟弟。

舜舜已经洗了澡换过了衣服,蹬蹬蹬下楼跑过去抱住辛辰的椅背,胖胖的短胳膊伸过来够辛辰:“姐姐姐姐抱抱我!”

陆伯尧转开了脸。辛辰抱起了舜舜,语气里还带着不畅快:“你怎么还不睡觉?”

“姐姐给舜舜讲故事!”舜舜揪着她头发,提要求,“舜舜要和姐姐睡觉觉!”

辛辰被拽的头皮发紧,哄着他亲了一口,舜舜咯咯笑仍不松手,陆伯尧这时站起来往楼上去,走到两人身旁停了停,皱着眉一言不发的掰陆仲舜的手指头,辛辰被他解救出来,却连看他一眼都懒得。

舜舜见陆伯尧黑着脸明显不高兴,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一转,软软的讨好冷面大哥:“哥哥,舜舜晚上和哥哥一起睡觉觉!”

见风使舵的坏小子,辛辰在舜舜屁股上“啪”的一掌,舜舜连忙安抚:“哥哥、舜舜、姐姐,三个人一起睡觉觉!”

辛辰眼前一黑。

陆伯尧倒是镇定的很,从她怀里抱过舜舜,再拎起她上楼。

第二章、

裴扬县的养殖基地试点项目成绩斐然,大大的带动了今年整个县的经济,项目负责人林泽生是个难得的出色红三代,因此省里的有心人十分重视这件事,市里更是当做了今年全市的重点项目,一批又一批的派人下去考察。都市晚报这次被选中了随访报道,主编高兴的不得了,钦点了版花张明明。

张明明一听是要去乡下,花容失色:“乡下好多蚊子!人家不想去!让辛辰去啦!”

辛辰猛点头,“主编我愿意去!”

主编大人神情复杂的看了辛辰一眼,“我不是不愿意派你去,”事实上王秘书点名辛辰工作不错,但是——他叹了口气,“可你要是去了,广告部那群就没活路了。”

“陆氏”一支广告够他们晚报广告部吃一年,况且得罪了陆伯尧整个报社都要倒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主编大人又叹了口气,拍拍辛辰,“还有,从今天起,你负责版十。”

版十……辛辰风中凌乱,xx百货三八节折上折、yy电影院刷zz信用卡五折、小核桃团购价惊爆19.9元……的版十!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张明明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狂扫辛辰,辛辰也泪眼汪汪的回看她。

言峻一上来就看到这一幕携手相看泪眼,笑着问怎么了?

主编大人叹气连连:“言峻你来的正好,后天下乡,我们这小姑娘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他把张明明推到言峻面前,“这是小张,你们之前应该也见过的吧?”

言峻笑着点点头。年轻的男人身量高大,颜容清俊,张明明顿时将百货公司折扣和团购统统抛诸脑后,连暴晒和蚊虫也不那么可怕了,一双美目笑得发亮。辛辰在旁看看她再看看言峻,心里郁闷的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

阻人姻缘被马踢。陆伯尧这个□自大狂,还有崔舜华那个罪魁祸首,被马踢!

那厢言峻把下乡报道的几份材料拿给主编,又和张明明确定了出发时间与碰头地点,离开时他经过辛辰的位置,见辛辰仄仄的趴在桌上,没精打采的盯着电脑发呆,那闷闷不乐的表情,让言峻眼底蕴起一丝笑意。

他停在她身边,轻敲了敲桌子,“你朋友的手怎么样了?”

辛辰抬眼看了他一下,“扭伤了,在家养着呢。”她兴致不怎么高的说,“对了她让我给你带个话:有空请你吃饭谢谢你。”

“不用,”言峻嘴角一勾,“你不是谢过了么?我领你情就够了。”

这个人说话句句有机锋似地,不由得辛辰多想,可细想,又觉得好像是她想多了……看着辛辰眉头舒展又皱起,使劲琢磨的样子,让人简直想捏捏她的脸。“辛辰?”言峻轻声叫她。

辛辰回神,“哦对了,你等一下,”她起身从角落储物柜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他,“这个是给你的。”

言峻打开,是件外套,男式的。他挑眉看她。

“你那件外套我不小心弄不见了,买了这件新的赔给你。”辛辰落落大方的对他说。其实言峻的外套此刻就在她衣柜里挂着,但她不想还。

幸好他并未起疑,笑笑收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为啥,每回我动心思想要扶正陆伯尧,都会产生一种类似小三上位的愧疚感……言峻你气场还未全开就霸气侧漏了……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四章

**

陆震和宁馨是大学同学,早年各自婚嫁后一直有联系,辛辰小时候曾经很喜欢陆震叔叔,陆伯尧在她的成长过程中也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就连她的初恋男友、那时候种马特征还不明显的崔舜华,都是因为陆伯尧才结识的。

所以辛辰太了解陆伯尧的独断专行与心狠手辣,虽然不情不愿,第二天她还是搬去了陆家住。

宁馨自然高兴万分,自从辛辰爸爸因公牺牲、她再嫁之后,辛辰就没怎么理过她,像现在这样住在一起、天天见到面,对她来说想都不敢想。

爱妻高兴,陆震的心情也就不坏,加上陆仲舜活泼可爱、童言天真,陆家这一阵每天欢声笑语,可谓合家欢乐。

但私底下只有辛辰和陆伯尧时,气氛依然剑拔弩张。

这天陆伯尧下巴上忽然多了一块淤青,辛辰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出言讽刺:“这草莓种的可真别致。”

陆伯尧淡淡的,“想来一颗吗?我勉强愿意效劳。”

“我没你这么变态。”辛辰手一伸,“喂,手机还我。”他不仅威胁她搬进陆家,干预调动她的工作,还没收了她的手机!

“用我给你那部。”陆伯尧拨开她的手。

“我不喜欢!”

“再给你买部新的,你要什么型号?”

“陆伯尧!”辛辰气势汹汹的挡在他面前。

陆伯尧盯着她看了一眼,辛辰原本是要好好说几句狠话的,被他看得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转而说:“把□卡还我,我有好多照片视频在里面。”

“我检查之后会拷给你。”陆伯尧耐心很好的回答。

“那是我的**,你敢看我就告你!”辛辰恶狠狠的,“说什么我手机被监听了,压根是骗人的!你就是想窥探我**,变态!”

陆伯尧被她气的笑起来,伸手想去拎她过来,可还未碰到她,她就一脸戒备的往后退,他心里咯噔一下。手插回裤袋里,冷冷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稀罕看?你一天到晚在外面拍那些乱七八糟,闯了祸也不知道,还敢跟我胡搅蛮缠。趁我眼下还不想和你算账,乖乖回房间去。”

说完用手指不屑的推开她。

辛辰气的要死,对着他的背影一阵拳打脚踢,忽然他声音淡淡的:“有个叫言峻的——”

辛辰顿住。

陆伯尧已经走到了走廊的最尽头,站在那里远远看着她,神色看不甚清楚,“是你的最新任男朋友?”

“果然还是那副花痴死德性,是个男人就抓来谈场恋爱。”不等辛辰回答,他飞快的说:“他给你打过几次电话。”

说完他推开房间门,身影一闪而没。辛辰愣在那里,半晌气的手指都发抖,狠狠跺了跺脚。

**

晚上,辛辰在床上翻了半晌,咬着手指编了条短信:“这是辛辰的新号码,烦请更替旧号。”

发给了言峻。想了想,又发了一条给张明明和其他几个去裴扬县的同事。

没过多久言峻的电话就来了,辛辰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闷在枕头里尖叫了几声,接通后换了一副镇定的嗓音说:“喂?”。

“换号码了?”

辛辰“恩”了声,“手机被偷了,”她撒了个小谎,“你们已经到裴扬了吧?今晚住那里吧?”

言峻把白天的行程说给她听,闲聊了几句忽然说:“我一个人住一间房。”

这是在向她报备吗?辛辰捂着半边脸,按耐着噗通噗通跳不停的心,声音里控制不住一丝颤:“你跟我说这个干嘛啊?”

“免得有人担心。”他在那头低低的笑。

啊!

辛辰丢了手机在枕边,双手紧紧捂住脸,开心极了快乐极了。

就像是春风初拂大地,胸口鼻端充盈着草木复苏的清冽气息,她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发芽,破土而出,嫩生生的,迎风招展。

“辛辰?”她许久无声,言峻叫她名字。

“恩,”辛辰拾起电话,甜又内敛的答应了声。忽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就问:“什么时候回来啊?”

“后天。”

“哦……”辛辰掐着手指,“那……那你还有事吗?我要睡了。”

那头言峻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张明明的声音,远远的、娇滴滴的:“言峻!你好了吗?准备出发了哦!”

顿时辛辰脑袋里“嗡”了一下,那刚刚破土的小嫩芽,“哗”被浇了一杯滚水。

不等言峻说什么,她果断掐断了电话。

**

第二天.

早餐桌上,辛辰垂着眼喝豆浆,无精打采的。陆伯尧坐在她对面,翻过一页报纸看她一眼,终于开口问:“昨晚没睡好?”

辛辰咬了口三明治,懒懒的:“和你没关系。”

陆伯尧皱了皱眉,就听她又说:“我是说我是在想别的事情没睡好,和你没关系。”解释完大概又觉得不甘心,又说:“但是你必须尽快把□卡还给我,不然咱俩没完!”

宁馨和陆震都看向陆伯尧,眼神里都是指责,陆伯尧懒得解释,合了报纸扔桌上,起身走了。

舜舜在后面喊“哥哥”,宁馨也叫他:“怎么又只喝咖啡?你好歹吃点东西再去公司啊!”

“没胃口。”

辛辰慢吞吞的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说:“我吃饱了。”

从家里出去刚走了一段,大块头x7经过她时狠狠别了一下,吓了她一大跳,车停下她追上去,一打开车门就怒吼他。陆伯尧冷眼看着她手脚并用的爬上来,语气鄙夷:“好歹在美国吃了两年的黄油,怎么还是一点没长高?”

辛辰白他一眼,扣好安全带。

“也没长大。”他的目光在安全带划过的地方停留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

辛辰怒的想吃人,却只敢霍霍的磨牙。

陆伯尧和崔舜华看起来是一类人:良好的出身、俊逸的外貌、出色的能力(任何方面)、以及墨黑墨黑的心肝肚肠。

但辛辰敢对崔舜华任意放肆,却从来不敢真的向陆伯尧动手,哪怕陆伯尧一贯照顾她可谓周到细致,她潜意识里面就知道他是危险的,有些事她如果超过了他的那根线,是会倒大霉的。

十六岁那年那件事情,就足以证明。

“到了。”陆伯尧稳稳的停下车,“今天大概会下雨,晚上我没空的话司机来接你。”他解开她身上的安全带,又叮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