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情与谁共 > 第1章 王秘书!辛辰看到他

第1章 王秘书!辛辰看到他

《情与谁共》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2第一章

情与谁共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著

文案:春风十里,不如你——冯唐。

第一章、

从小到大,辛辰念书打架样样比不上魏紫,没想到连抓|奸这回事都不例外。

想当年崔舜华还是辛辰的男朋友的时候,辛辰边哭边叫狠踹门几十脚,最后还是裹着白浴巾的魏紫主动从里面打开门的。如今被抓的还是崔舜华,踹门的轮到了魏紫,只见她掏出一张房卡,“嘀”一下就打开了酒店房间的门。

辛辰抖了一下,握紧手持摄像机跟在她后头。

六星级酒店厚厚的羊毛地毯消去了所有脚步声,转过灯火通明的客厅,卧室门大开着,里头那张大床上,一对男女正激战。

崔舜华这厮身材更胜当年,修长结实的四肢,一身汗津津的肌肉,指节分明的大手用力掐着一把小细腰。那小细腰的主人又白又软,软若无骨的被他折在身下,眼角含春,小嘴咬着手指放荡又满足的娇哼着。

魏紫顿时就血红了双眼,一个箭步冲上前,揪着那小妖精头发拖下床来,两记结结实实的大耳光,抬脚照着心口一顿死命猛踩。

崔舜华立即裹着床单跳下地,分开缠斗的两女,百忙中转头吼辛辰:“把你手上那玩意儿关掉!”

辛辰将镜头拉的更近。

崔舜华拉了床上被子兜头蒙住小妖精,边套裤子边拦老婆:“魏紫你别闹了!”

魏紫不理他,一门心思要挠花地上那妖精的脸。

“别闹了!”崔舜华总算穿上了长裤,拧眉赤着精壮胸膛大吼,怒目横对,魏紫红了眼圈怔在那里。辛辰眉毛一挑,“啪!”合了机器,拽过她,“魏紫,走!”

抓奸在床,证据在手,还废什么话!

魏紫却一把甩开她的手,反而指着地上捧心的小妖精对丈夫说:“舜华,你当着我面甩了她,我就原谅你。”

辛辰顿时一怔。

崔舜华沉默了。倒是那小妖精,趁他们说话的时候缓过神来了,裹着被子捂着胸口站起来,抬手拨了拨头发,露出一张精致妖娆的小脸来。

“你们……”纤纤食指戳向魏紫和辛辰,刚想说两句狠话,心口一阵疼,弯腰咳嗽了起来。

辛辰冷笑扬眉,“我说这位姑娘,俗话说进庙先拜佛,趁着他老婆在呢,赶紧跪下磕头喊声姐姐——你上赶着给人睡了,总得讨个说法吧?两腿一张就得了几张人民币的话,成什么了?”

小妖精脸“刷”的白了,崔舜华尴尬的咳了声:“辰辰……”

“轮得到你这个只会配种的混蛋跟我说话么!”辛辰眼都没抬他一下。

崔舜华果真闭紧了嘴。魏紫哭着推了他一把,转身跑出房间,辛辰也追出去,崔舜华“哎”了声欲追,却被后头小妖精紧紧抱住了腰……

**

从酒店出来辛辰没有追上魏紫,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肚子空空的,胃上方那个地方也是空空的。

华灯初起,夜色下的g市光怪陆离,空气浮躁又热闹,她在路边小店吃面条的时候接到了魏紫的电话,放下手里的热汤面赶了过去。

赶到酒吧时魏紫面前已空了几瓶芝华士,辛辰叫了啤酒,顺手将自己面前的小零食推了过去,“垫垫肚子再喝。”

“你别管我。”魏紫红着眼睛,清纯秀丽的脸庞浮着酒醉的红,“麻烦你就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边,安安静静,尽情的看我笑话吧!”

“你叫我来是为这事儿?”辛辰看了她一眼,“那我先走了。”

“你不许走!”

魏紫忽然发疯,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拉住辛辰又猛的伸手一推,辛辰向后跌去,左手臂狠狠磕在大理石吧台上。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辛辰忍的一身冷汗才没骂出声来。

魏紫眼睛血红,“辛辰,你现在心里很高兴吧?!”她的眼神像要吃人一样,“我从你手里抢来的男人,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得到报应了,你看了很高兴对吧?!”

辛辰低声爆了句粗,咬着牙站到她面前,四目相对,她眼底仿佛似埋了皑皑冬雪一般,那神色看得魏紫心里一阵凉。

“辰辰,”她瞬时软了声,眼里也泛起了水光。

“你打住!”辛辰声音不大但清晰的盖过酒吧里的音乐:“什么也别说了!你不就迁怒我么?我受着!”她从地下捡起自己的包,“但我告诉你魏紫:谁要是看你热闹高兴谁死一户口本;你和崔舜华那个混蛋的事情,我要是再管我就不是人!”

她抓了自己的包就要走,魏紫死死扯住包带,一瞬间泪如雨下:“我道歉,我喝醉了……辰辰,是我对不起你!”

“放手。”辛辰硬着声音说。魏紫不肯放,拉扯中辛辰左手又被推了好几下,疼的她脑袋里紧绷的线一根根断掉,松了包就给了她一巴:“你他妈给我放手!”

以魏紫的身手,这一下完全可以避开,偏偏她却没有,且如遭重击,踉跄两步,捂着头倒在椅子上,时间掐的刚刚好——崔舜华分开人群赶到。

“哟,两位女侠这是在演哪一出?”崔舜华开心的笑着问,魏紫哭的梨花带雨,扑过来伏在他怀里,一抽一抽的说不出话来了。

辛辰冷冷的笑,左手垂着刚转身走出去几步,盯着她背影看的崔舜华眼睛一闪,推开怀里的魏紫追上去,拉住了她,“你手怎么了?!”

辛辰一脚踢开了他。

**

辛辰走的飞快,崔舜华追到地下停车场才又追上她,强行把她按进自己车里,不由分说往医院开去。

一路上辛辰倔着脖子看窗外,始终不和他说一句话。崔舜华趁着红灯瞄了她两眼,“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联系?”

这丫头去了美国两年,就只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辛辰还在气头上:“人都没联系遍呢,顾不上畜生。”

崔舜华贱笑起来,又一个红灯,车停下,他手伸过来亲昵的捏捏她脸,语气柔和又轻佻的说:“爷还就爱你这张小嘴不饶人。”

医生上药的时候,脸上印着新鲜巴掌印的崔舜华躲在一旁窗帘后面打电话,贼声贼气的,一听就是在哄女人,辛辰心里这会儿平静了,他挂了电话过来她就皱着眉问他:“魏紫还在那里吗?”

“啊?你没有给她打电话吗?”崔舜华顿了顿,又说:“……她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敢情不是打给魏紫的!敢情都这时候了他还在联系小姘头!

辛辰噎了一下,拎起手边一卷绷带就砸他,“我们刚刚吵成那样,这个时候她怎么还会接我电话!”

“那更不会接我的。”崔舜华歪头躲过,嘟囔着说。

医生呵斥辛辰“别动!”,崔舜华冒着被揍的风险跑过来安抚她:“她现在一定去我爸那儿告状呢……你还不了解她吗?她不去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素素被她打的都住院了。”

那个肤白貌美□的小妖精叫做素素。

辛辰眼睛里嗖嗖直飞刀子:“你滚!”

崔舜华往外走了两步,想想又退回来:“这么晚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辛辰白他一眼,“我和魏紫一起学的截拳道,战斗力不比她弱,你滚去陪你的素素吧。”

其实崔舜华的心也早飞到了腰软腿开的新欢那里,闻言笑的眼角含媚,荡漾不已的感叹:“辰辰你不知道,她有多么的迷人!她和我的身体契合度,堪称完美,每当在床上在我身下叫起来的时候……”

辛辰:“……”

“……喂辰辰你想干什么?!把剪刀放下!救命啊……”

**

崔舜华找的那个医生脾气大下手也重,充其量是个扭伤,居然包的跟骨折一样。社会版吉祥物左手打绷带的消息插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报社,大家分组轮流围观了一次,白色绷带上留满了“xx到此一游”,辛辰晚上回去就把绷带给扯了。

魏紫打过一个电话道歉,说自己那晚确实喝多了,请辛辰别和她计较,辛辰懒得和她扯。

期间她住的地方失窃,抽屉里的现金和几件珠宝首饰没丢,却少了两只数码摄像机,其中有一只是主编出借的心爱之物,主编气的跳脚,公报私仇,把报道市政下乡的苦差事派给了她。

辛辰于是苦逼逼的天天跑市政大楼,成副书记那个机要王秘书看见她就笑,市里几家晚报都派了记者来,可哪个不是三天来一次点个卯,蹲等通稿的,只有这姑娘认死理。

“王秘书!”辛辰看到他,跑过来问:“今天有几个会?”

二十岁的小姑娘笑起来跟朵花似地,又漂亮又干净,王秘书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儿,不由得语气和善:“下午两点半有一个,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报道。”

辛辰往手里本子上记,一旁认识的摄影记者闲得无聊,抢了她本子举高不给,辛辰人矮但嘴皮子利索,夹枪带棒把个人高马大的男记者气的直跺脚,周围人都大笑。

王秘书看着那鲜泼泼的姑娘都觉得心情好。

“言峻,”他叫来那个刚调来秘书办不久的年轻人,“今晚裴扬县小林上来吧?安排谁招待了?”

“怎么了?”

“叫上都市晚报的小辛一起去吧,回头如果需要记者跟下乡实地报道,就给她们报了。”

叫言峻的年轻男人“哦”了声,看了眼不远处的辛辰,正谈笑风生,活色生香的,不由得心头一动,转头便说:“今晚我去。”

王秘书笑着看了他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三观系列的第二本,狗血啊欢快啊真爱啊什么都有,希望我写的轻松,你们看得也轻松。

今天开群,狼牙山:8447989,敲门砖是你在这一章下面留言的名字。一二小说 www.12xs.com

3第二章

**

言峻来g市没有多久,是从最基层一路过关斩将被提拔上来的,年纪轻轻人却很沉稳,办事谨慎周密。最初辛辰听主编提起这个人,后来有几次在饭局上遇见,话不多却次次给她留下了印象。得知今晚是他代表市里做东,回家换衣服的时候她特地在小黑裙外面搭了件嫩黄色小开衫。

落座时言峻恰好坐在她对面,推杯换盏中,有意又似无意多看了她几眼,辛辰心头小鹿乱撞。

魏紫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进来,辛辰神魂颠倒的问她怎么了。

“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魏紫声音很尖,“再怎么说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你居然帮着那个小贱人对付我!”

顿时辛辰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压低声音恶狠狠的:“你把话说清楚!”

“你说清楚!为什么你的摄像机为什么在那个小贱人手里?!”魏紫也不甘示弱的吼,抓|奸的摄像她有大用处,但现在连机子都落到了素素手里,也难怪她跳脚。“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你!”

辛辰把这里的地址告诉她,“我等着你!”

魏紫冷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辛辰生气极了,和言峻说了声就出去了。魏紫到的很快,不等辛辰说话拉了她就走,走廊几转找到一个包厢门口,魏紫气势十足的踢开门,但是两人刚进去就被人按在了墙上。

辛辰左手的旧伤未愈,这会儿被人扭在身后,疼的钻心,一脑门冷汗伏在墙上动不了。魏紫动上了手,情况却不太妙——平常以她的身手,三五个成年壮汉不在话下,但今天那个容貌平平的黑西装男招式凌厉,竟然几下就制住了她。

辛辰眼见魏紫吃亏,牙一咬右腿忽向后踹去,扭着她的人微一侧身,轻松闪过,辛辰收力不及撞到他腰间,磕到了明显的金属状物体,她眼角余光飞快的一掠。

是枪。

辛辰重被按在墙上,扭的更死,浑身都僵硬。

崔舜华那个混蛋……到底上了个什么来头女人?!

“放开她们。”

舒适的小牛皮沙发上靠着**的精致美人,发了话。

魏紫和辛辰便被往前用力一推,在地上摔做一堆。

“你,”素素下巴抬了抬,问脚边的魏紫:“约我来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

魏紫右手脱了臼,疼的白了脸,头抵着地毯微闭着眼睛,不说话。

辛辰心里清楚,魏紫恐怕是打错了算盘,原本想教训素素,眼下反倒被人教训了。

见魏紫不说话,素素冲那两个黑西装男使了个眼色,辛辰大骇,情急中冲着素素大吼:“是你闯进我家偷东西的?!”

素素愣了愣,然后似乎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懒懒一伸手掷下张卡,“拿着吧,算我买了你的摄像机。”

辛辰心中大定,看来不会被杀人灭口。

魏紫这时忽然抬起头,语气平静的问素素:“你见过崔舜华耳垂上纹的那颗星星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却让沙发上的人美目精光一闪。

魏紫的声音更加幽凉:“你知道她是谁吗?”她转脸看着身旁的辛辰,“她一通电话,就能说服崔舜华娶我,那颗星星代表了她的姓氏……我告诉你:不管崔舜华娶谁,或者睡了多少人,辛辰才是他最爱的人。”

辛辰早在她开口之际就如遭雷击。魏紫说完,那素素的目光扫过来,再也不是原先的漫不经心。她知道要糟了,背上的冷汗已湿透了小黑裙。

素素站起来向她走来。

她走近,魏紫忽的从地上跳起来,一脚踢向她后背。

两个黑西装男俱都变色,再也管不了辛辰,双双向素素扑过去,魏紫大喝一声“走!”。

辛辰头也不回的往外拔腿狂奔。

**

刚转过一个弯,身后隐隐有稳健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辛辰拼命跑,居然误打误撞,跑回了言峻订的那个包厢,只见年轻的男人正推门出来,修长指间火光一闪,一偏头点了根烟。

他也看到了她,顺手熄了烟抬腿向她走来,辛辰冲到他面前急声低低告诉他:“有人追杀我!”

言峻抬眼看了看她身后。

“喂,你这样跑进去躲不掉的。”他拉住欲窜进包厢的辛辰,辛辰被他拖的转了个圈撞进他怀里,不解抬头,眉目俊朗的年轻男子,要笑不笑的神情,一双黑眸映了走廊迷离的灯光,愈加明亮。

像低垂星空,漫无边际的亮与光。

辛辰眼睁睁看着他低下头来吻住自己。

新鲜烟草的微辣在唇舌之间弥漫,牙关被强行撬开,柔软又蛮横的舌长驱直入……辛辰表情迷惘的脸浮起动人的红,舌根被吮的发疼,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含着她唇瓣的男声,含含糊糊低笑:“走了。”

辛辰木木的看着他,傻了一样。言峻松开她转身往后看,果然已空无一人。

辛辰回过神来,脸上腾的大热,连忙伸手捂住。

“咳,你是在回味吗?”

辛辰放下手骂了句:“呸!”

言峻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肩上,辛辰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的小黑裙下摆开了一道挺长的口子,想来是刚才打斗时撕裂的,她穿上还带着他体温的外套,又伸手向他借手机:“我要报警,我朋友还被扣着。”

言峻问:“对方是谁你知道吗?”辛辰欲言又止的摇头,他拍拍她,“带我去看看。能上这层楼都是有身份的,你不用担心你朋友。”

他神情自若,辛辰也不自觉安定了些,将刚才门上的包厢名字告诉他,他倒是熟,七绕八绕找过去,将辛辰护在身后,他推开虚掩的门,只见房间里魏紫一个人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脸色发白,神情却还算镇定。

辛辰把她扶起来,从她包里掏了手机就要报警,魏紫和言峻双双出声阻止,一个抢走了手机一个拉过她。

“能在这里进出的人,警察管不了。”言峻声音低低的,“先把你朋友送到医院去,她的手好像脱臼了。”

辛辰这时也镇定下来,想了想说:“你走不开,我送魏紫去医院,你回去代我向林局长他们说声抱歉。”

言峻点头说也好,“我叫司机送你们。”

“谢谢你帮忙。”辛辰说。

言峻摸了摸自己唇,嘴角一勾。扶着魏紫的辛辰,顿时红了脸。

**

医院里,辛辰等在ct室外面走廊上,没多久电梯“叮”一声,涌出来一群人,好几个穿着白大褂,身后跟着几个穿西装的人很面熟,打头那个是陆伯尧最得力的特助。

“二小姐,”荆特助走到她面前,“你没事吧?”

辛辰摇头,又说:“我朋友手受伤了,在里面拍片呢。”

荆特助松了口气,示意身后那些主任医师进去看看情况,他对辛辰说:“陆总今晚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