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火焰琥珀 > 第2章 打扫过后的客厅焕然一新

第2章 打扫过后的客厅焕然一新

母亲笑得很开心地:“你们真像一对情侣。”

“跟他?”紫琥珀一脸轻蔑错愕的表情,等她哪天发高烧变成白痴还可能。

“跟她?”上官日飞一副被鬼打到的夸张模样,他又不是撞坏了脑袋才往地狱里钻。

小说-

page3

“你们的表情好逗。”

“我是被吓到了。”两人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在紫琥珀的怒视下,上官日飞自动地闭上嘴。

“你们是新搬来的?怎么以前没见过?”年轻母亲抱起小女孩,关心地询问。

“今天才刚搬来。”

“真的呀!你们住哪里?有空我可以去串串门子,借酱油、醋什么的。”年轻母亲俏皮地说。

“街尾向左转的那幢老房子。”

当她话一出口,不仅年轻母亲当场愣在那里,连店里的员工和客人,都一副颤抖难受的表情。紫琥珀心里想,她想得没错,那幢老房子有问题。

“你……你……你真的住在那里?”一位欧巴桑提着菜篮走过来。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紫琥珀好奇地问,婆婆妈妈的消息最灵通了。

另一位老婆婆也围上来,小声地说:“那房子有鬼,不干净。”

“鬼……”上官日飞一听有那“玩意儿”,三魂七魄都快飞光了。

“胖嘟嘟,安静!”她从没看过像那么没胆的男人。

“听说晚上的灯会莫名其妙地亮起来,还有一个影子飘来飘去。”一提那幢老房子,所有人都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说着,每个人眼中都闪着戒慎恐惧的光。

“是吗?还有呢?”她要多知道一些那玩意儿的“历史”,才好摆平啊。

“听说以前搬进去住的人,晚上都被鬼坐床。”

“还有阁楼会有叹息声,明明有脚步声却看不到半点人影。”

“那幢房子空在那里很久了,没人敢买。”一位老婆婆同情地望着他们!

便宜没好货!上官日飞在心里暗骂自己。幸好他买的时候是登记在紫琥珀名下,就当送她一份礼物好了,反正她又不怕那玩意儿。

紫琥珀低忖了一下:“你们知不知道那幢房子最早的主人是谁?”

大家看来看去,最后推了一位老者出来,大概他是地方上的十老土地吧!

“我是以前的村长,那幢老房子是我一位父执辈长者,送给他儿子的结婚礼物。”

“后来发生什么事吗?不然怎么会有闹鬼的说?”

“也没发生什么事,后来那家的主人病逝,夫人怕触景伤情就把它卖了,带了一个十来岁的儿子到美国去了。”

八成是一个舍不得离去的幽魂,生前太重感情,死后在旧地徘徊不去。“一个笨鬼”,这是紫琥珀为“他”下的定义。

“小姐,那房子住不得,你们还是早点搬家。”年轻母亲好心对她说。

“没关系,我不怕。”鬼才要怕她身上的灵气呢!

“这不太好吧!哪!查某囡仔,这条王爷庙求来的符,你带在身上避邪吧!”一位老婆婆好心的放了一个符包在她手上。

“谢谢。”虽然用不上,但是紫琥珀不想拂逆一位老人家的关心。

“要是有事记得立刻离开哦。”老者这么叮嘱着。

“我知道。”对紫琥珀来说,有鬼才安静,那儿真是个好地方。

“琥珀,你还要不要买东西?”上官日飞被大家冷落一旁,心中有些不快。

紫琥珀看透他的心,玩味地笑着。“对不起,各位,我还要采购一些食物。”

众人猜想他们大概也住不久,可惜这镇上难得来个标致的女娃儿,偏偏买下街尾的鬼屋。

“有人陪你喽!”上官日飞压低着声音,以嘲笑的口吻说。

“有没有兴趣当同居人?”

上官日飞一副“你杀了我吧!”的表情。“寂寞也是一种享受。”

“哇,企鹅也懂哲学了。”紫琥珀反讽他的怯懦。

在结帐时,店长还特别打了个折扣,并送给她一些避邪的小玩意。

“付帐。”紫琥珀干脆地把帐单递给他。

“为什么是我付帐?”他非常不平。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哥哥付帐,妹妹享受。”她摆明了要老大他付钱。

上官日飞苦着一张脸,拿出信用卡,“倒楣呀!”

“错了,是幸运——我。”紫琥珀笑着回车上等候。

店员帮着上官日飞把东西全搬上车,在行经一个转弯路口时,紫琥珀放下车窗,准确的把善心人士刚刚捐赠给她的符纸丢入路旁的一个垃圾筒,而且空心进篮。

“拿去。”一枝扫把放在上官日飞来不及反应的手上。

“干么?”他疑惑地看着手上的扫把。

“废活,当然是给你打扫用的。”紫琥珀一副“你白痴呀!”的表情。

“什么?你要我帮你打扫。”

“国父说:物尽其用。小女子不过是遵循伟人的指示行事而已。”

“你还真懂得利用我。”上官日飞非常无奈的用那枝扫把扫天花板上的蜘蛛网。由搬运工人降为菲佣,现在更伦落为清洁工,悲惨呀!

“算计是女人的天性。”紫琥珀理直气壮地说。

“是哦。”算计别人是你的天性,他想。

“你好像不太赞同。”紫琥珀正擦着窗户。

“你的话我从不敢反对。”他还不想找死呢!

紫琥珀当然知道他话中的意思:“瞧你说得多委屈,好像我有多虐待你。”

“真是知音。琥珀,你打算住下来吗?”有鬼的屋子让上官日飞颇不自在。

“我喜欢这幢老房子,还有围绕四周的大草皮。”

尤其是绿油油的草地,她爱死了光着脚丫踏在上面的感觉,好温暖好感动,看着缓缓移动的冉冉白云,再多的烦闷无聊也会一扫而空。

“可是你很怕吵,万一他来找你聊天泡茶怎办?”

“很简单,眼不见,随他去闹。”她见多了自然不稀奇。

“万一他坚持要赶你出去呢?”上官日飞朝最坏的结果设想。

紫琥珀丢给他一条抹布,“陪他玩玩喽!”

他接过抹布,在水里浸泡一下,拨弄了两下后拧干,开始擦洗墙壁家具。和其他不做家事的男人一样,一条抹布用到底。幸好屋内的灰尘不算太厚,轻轻擦拭就回复原来该有的光泽。

“你哦!永远就是这调调儿。”上官日飞的笑谑中带着宠爱。这其实他自己也要负些责任,因为他太纵容这对姊妹。

“说实在的,鬼有什么好怕?看你战战兢兢随时想逃的样子。鬼也不过是人的另一种形体。”

他胆虚地笑笑说:“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太优秀会遭天谴的,所以我不想去招惹它。”

“要不要留下来住一晚?也许你的胆子会大点。”

上官日飞叉腰斜睨着紫琥珀说:“小鬼,信不信我会弃你而去?”

“说说而已,何必当真。”懂得见风转舵才是真女子。不然她一个人要清到何时。

“哼!”每次都来这一套,他撇撇嘴地想。

打扫过后的客厅焕然一新,光洁明亮的地板几可照人,正午的阳光从明净的玻璃穿透,反射在地板上,淡淡的虹影忽隐忽现。

“真美。”紫琥珀满意地看着光线变化。

“来吧!先吃点面包止饥。”上官日飞体贴地递上一块面包。

由于厨具尚未摆好,两人克难地坐在矮椅上品尝刚出炉的新鲜面包,喝着咖啡。

“你这几天通告忙不忙?”

“喂!做人别太过分。”他一眼就看穿她的诡计,真当他是闲着无事可做的游民吗?“

紫琥珀睁着一双小狗般惹人怜爱的清澈眼眸,“你舍得看我累死?也许一个不小心被掉落的木板打到!”

上官日飞挣扎地说:“我最近正值唱片宣传期,很忙的。”

“谁晓得我会不会失足从屋顶上跌下来。”她用着迂回战术。

“你没事跑到屋顶上干什么?”他觉得她可真能扯。

“看看风景啦,听听小鸟唱歌,享受一下日光浴。”紫琥珀愈说愈觉得这主意不错。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4

“你可以在草坪上做这些事。”

“这主意不错,可是庭院的大树杂乱不堪,又没人帮我修剪,看起来好不协调哦!”

“打电话叫园艺师傅来修剪,顺便将草皮修整齐一点。”上官日飞非常得意地说着。

紫琥珀唇角一勾,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说:“第一,我这里没电话;第二,你认为镇上有人敢替鬼屋修剪树木吗?”

他真是愚蠢的单细胞生物,她想。

上官日飞愣了一下,当初为了保持这幢老房子的安宁,所以没有装设电话,现在倒成了一项缺失,而且从超市那些人的眼光得知,敢来鬼屋工作的意愿是零。

“这……可是……嗯!我有通告要赶。”这是好借口,他相当满意自己的反应。

紫琥珀可不想放过他这个免费佣工。“无所谓,白天归我,晚上你自行安排。”

她的意思是你晚上怕鬼,那就白天来帮忙,至于唱片宣传的广告就到晚上,看她为他设想得多周到。

“哇!你比土匪还恶质。”她真存心拖垮他。

“还在努力当中。”她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真服了你。”遇上这女人,除了竖起白旗投降他想不出什么法子。

“开始工作喽!”紫琥珀神采奕奕地喊着。

上官日飞就这样提着干净的水,肩扛着一枝扫把胸前挂着清洁剂头上绑着可笑的头巾,开始他清洁工的第一天。

第二章

今天真是个搬家的好天气!一大早送走了一位灾星,现在整栋房子归她所管。原本是想睡个回笼觉,补眠一下,可是这会儿精神却好得要命,半晌睡不成。

嘿!既然睡不着,就拖个夜猫族的家伙来作伴吧!反正闲着也挺无聊的,找个免费佣工来帮捆行李。

才想着,紫琥珀马上就拿起话筒,拨下熟悉的号码。

“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二十几次,床上的男人低咒着滚下床,一看夜光表的指针走在八点二十七分,他发誓不管是谁都要他死得很难看!

“喂!你……”他嘶哑的嗓音还来不及出口,就被对方的声音给打断了。

“天晴气爽,风和日丽,小鸟唱歌,胖嘟嘟睡懒觉,愈睡愈胖。”

只有一个不怕死的女人敢这么叫他,胖嘟嘟。这是小时候的绰号,现在他可是个英俊高挺的大帅哥,满街少女为之疯狂的偶像歌手。

他倒回床上,将电话筒夹在耳旁:“琥珀妹子,你存心扰人,哈——梦呀!”上官日飞打个大哈欠。

“水晶天才亮就吵醒我了,身为你的青梅竹马兼邻居兼直系学妹的我,当然是和你有福同享喽!”

可想而知绿水晶是用什么方法吵醒她的,上官日飞不由得放声大笑,他没有姐妹,所以邻居这两位令人头疼又心疼的小丫头,顺理成章地变成他的恶魔妹妹,专门来克他。

“笑!笑死你好了。”紫琥珀在电话那头发火。

“好,好!呃!不笑就是了。”这小妮子脾气一发,比火山爆发还可怕,水晶就好应付得多了。

“你醒了没?”紫琥珀多此一举的问候。

“难不成你又见鬼了?”上官日飞没好气地说着。小时候他最怕鬼了,偏偏隔壁住了一对可以与鬼沟通的小姊妹,在她们的潜移默化之下,胆子才稍微长大一点点,只要不让他亲眼看到鬼的样子就好了。

“要不要我送几只去陪你玩玩?”她平淡的语气中有一丝笑意。

上官日飞顿时觉得房内冷了几度。“你……你留着自己玩吧!”讲话的声音都颤抖着,可见他有多怕呀!

“过来吧!帮我捆行李。”她暗自带笑着。

“干么!离家出家还是和情郎私奔?”上官日飞和她闹着玩。

“我打算搬去和你同居。”紫琥珀非常严肃地说。

“好呀!我的床随时欢迎你用。”他一本正经地欢迎她。

接着两人都爆笑出来,因为这是他们一贯的笑话。虽然他们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可是后院是相连的,彼此拥有对方的钥匙,早就不分你我,等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被你的歌迷乱刀砍死在街头水沟旁。”紫琥珀装出很害怕的声音说。

“是呀!这些歌迷连我都怕,太疯狂了,现在的年轻女孩子都这样吗?”上官日飞揉揉眉头语气困扰地。

“别问我,小姐我从不迷恋偶像。”

“唉!你也给我们这些偶像一点活下去的机会嘛,我好伤心哦!”在电话中发出呜咽声。

“你打算跨行去演戏吗?小心会饿死。”她嘲笑他演技非常非常地烂;“没良心的小鬼,亏我从小这么疼你”

“没良心?别忘了你上张专辑主打歌的电脑动画是谁帮你设计的。可怜哦,把人推上了榜首还挨骂,下次我……”

“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不管是上刀山或下油锅,老哥绝不敢有二言。”

上官日飞可不敢轻视紫琥珀的能力,上次那张专辑经过她的巧手变装后,销售量大增,歌迷都爱死他在音乐录影带中电脑合成的酷相,纷纷要求重播mtv.“来吧,过来吧!我需要你,”紫琥珀用她那迷死男人的嗓音,轻柔地蛊惑着。

上官日飞打个冷颤,“幸好我认识你太久,否则一定像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少男一样喷鼻血,太煽情了。”

“少罗唆,限你五分钟后到我家报到!”紫琥珀一声令下。

“这才像你嘛!听起来真习惯。”

“犯贱。”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上了。

“喂!喂!真是个不礼貌的小鬼。”

上官日飞慵懒地伸伸腰,随便找套最不显眼的衣服穿上,戴上拙拙的黑框眼镜,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白灰,一顶丑丑的棒球帽,刻意伪装成书呆子的蠢样。

他打开后门,随手一甩门自然关上。翻过低矮的百里香树丛,五分钟整他刚好打开隔壁家的冰箱,熟练地拿出两颗蛋和火腿,从容自在地准备好两人份的早餐。

“嗯!好香,将来嫁给你的女人非常有福哦!”闻香客紫琥珀不客气地来到厨房吃起早餐。

“有没有兴趣报名?我允许你插队”上官日飞眨眨眼睛,表示她很有希望入选。

“谢了,我宁可饿死。”她边吃边语带不屑地回答。

他帮她倒了一杯冰牛奶,拿着自己那一份早餐坐在她对面,嘻皮笑脸地扮鬼脸:“看来,我这当红的偶像歌手,在你眼中是一文不值,所以你宁可饿死也不愿当个有福的小女人。”

紫琥珀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从小看着一只胖企鹅,顶着胖肚子走路,就算他长大再俊,那完美的形象也会幻灭的。”

“你好毒哦!幸好老天有眼,还我高瘦长的标准身材,不然我可要哭死了。”

“肤浅的人看皮相。睿智的人看内在。我很聪明,早预料到有一天你会有强壮的身躯可供利用。”她一副老学究的表情,边说还边点头……

上官日飞怜爱地轻敲她脑袋瓜,“利用?小心被我的歌迷们踹死!”

“你这身打扮很好看。”好看得像白痴,待会儿出门要和他保持距离,她在心中打定主意。

“违心之论,小心被割舌头。”他早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