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林先生家的小甜酒 > 第1章 车子回到警察局

第1章 车子回到警察局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林先生家的小甜酒》

作者:易珂棠

内容简介:

传闻,T市分局刑侦队队长林曦长得妖孽,手段狠厉,是不法分子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就这样的警界“一枝花”人前酷似无情,人后……知晓内幕的同事们简直可以出一本书来吐槽当代恶臭妻奴的丑恶嘴脸。下班回家,卫尘婉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佯装愠怒:“你是不是在外面抽烟了?”林大队长秒怂:“早上抽了……半支。”“那你今天不许亲我。”“别啊,我辛苦一天了,抱抱也不行吗?”……再后来,队里同事们说要出去喝一杯,林大队长却只愿意去老婆的酒吧。“不好意思,我老婆只让我在她眼皮子底下玩儿。”众人:在外手段狠辣,对内绝对听话,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林队在这位小娇娇的面前,真的栽了。他自知,重逢后的深情远比初见来得更珍贵,他乐在其中。

第1章重逢

t市,白天是一个令人向往,朝气蓬勃的城市。而晚上,在华丽风光的背后显露出了它纸醉金迷的一面。

这个地方,沾染黑白两道的大有人在,关系网拉出来都让人瞠目结舌,但是在这里你要习以为常。“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老大,我们都蹲了三天了,你怎么就能保证今天能抓到人?”金墨轩在副驾驶实在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监控扒了两天,要不是昨天打草惊蛇了,早就可以抓了,现在这个地方是除了他常住地另一个去过的地方。”林曦通过暗色的车窗玻璃向外看着,虽然他也有点疲惫,墨色的眼睛里却看不出懈怠。

“老大,今天可是我轮休。”

林曦一巴掌打在金墨轩后脑勺上:“你小子觉悟也太不够高了吧,作为人民警察,你竟然在办案的时候想当咸鱼?欠造啊。”

其实这件事本不归他管,只是在第三次犯案中出现了恶意伤人,这才让他这个刑侦队出来加班了。

车上的对讲机滋滋冒了两声然后传来一个声音:“林曦,这地方他就来过一次,你确定?”

林曦白了一眼,他这个刑侦队长说的话现在怎么还被质疑了:“入室盗窃无非是想快速拢财,而他第三次犯案的时候遇到了这家的女主人,明明只要逃跑就好了,而他反倒把人捅伤卷钱逃逸,能说明两点,第一他内心根本不畏惧被发现,心理素质相对较强;第二他急需钱财。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没有这笔钱会威胁到他现在的生活,在这种急迫的情况下他还能外出去一个地方,那这个地方至关重要。”

对讲机那头沉默了几秒突然:“林队,好像是他,他出来了。”

“行动。”

林曦推开车门就往一个老式小区里跑。

那人把底楼的防盗门吱呀一声推开,刚掏出口袋里的烟就被黑暗中窜出来的人按倒在地。

“不许动,警察。”高隽把膝盖顶在他背后,苏小蒲拿出手铐。

“小心!”林曦边跑边吼。

嫌疑犯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硬是把高隽推翻,从腰中甩出一把匕首,眼看就要扎到高隽了。

林曦低骂,飞起踹了一脚,嫌疑犯摔倒在地上匕首也掉了,林曦上去就按着他脖子,对方的手臂别在背后明显都要变形了。

“还敢袭警,活得不耐烦了。”林曦干脆利落扣上手铐,一把拎起来,“高隽,小蒲,带回局里。墨轩,给局里打个电话,说人抓到了,让艾姐好好问候。”

“好的林队。”

林曦这才让自己放松下来,走到车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金墨轩跟艾芒报告完之后挂了电话走过来,眼前的画面让他不禁停下脚步欣赏。

他们的队长林曦,这个人第一次调到刑侦队的时候,给人第一感觉就是长得好看,刚来两天的时候他们还觉得不公平,为什么不内部提拔而是选择从别的地方调过来。但是仅一个月的时间,林曦的为人处事让他们心服口服,这人就像一朵罂粟一样,又美又毒,虽然这么形容一个男人不太合适。

但就是这么一个让局里称赞不已又高破案率的刑侦队长却成为不了每个警察的标杆,因为此人品性不良啊。

金墨轩觉得普通辞藻都无法形容林曦,就像现在,指尖夹着一根烟,嘴里吐出缭绕的烟雾,竟没有一丝不和谐,林曦本来就高,加上肩宽腿长的身材比例,站在那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模特,真不愧是警界“一枝花”。

金墨轩撇撇嘴,别吧,他还不想喜欢男人呢,“老大,走吧。”

“嗯。”随后掐了烟上车。

林曦开出去不少路,大晚上的只有夜场还灯红酒绿着,行人已经是不多了。

“前面这是……”林曦看了眼左前方。

“是伽莱。”金墨轩就瞄了一眼补充到,这可是t市的地标。

“我知道,我是说前面这么多人……”在干嘛呢。

可能金墨轩是习惯了这一片区域夜晚的样子,没看出什么来,倒是林曦靠边停车了。

“怎么了老大,咱不回局里了来这儿玩耍?”金墨轩还露出一丝坏笑,队长的本性这么快就暴露出来了?

林曦没理他,推开车门,外面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听不清的喧闹,音乐和人声。

金墨轩不知所以然地跟着。

酒吧里的人群熙熙攘攘,穿着暴露的女人们拿着酒杯靠在身边的男人身上,见到林曦进来,还抛去了不少媚眼。

“卧槽,是fox。”金墨轩不敢置信地叫到。

“什么?”林曦没听明白。

“是fox啊,伽莱最神秘的调酒师,就在那里。”金墨轩示意他朝前看去。

林曦只见到坐拥在中间的吧台处有一个女人,头发遮住了她小半张脸,他皱眉。

“老大,你到底是不是t市人啊,连fox都不知道。”

伽莱酒吧的fox是十年前出名的,而他正好在部队当兵,简单来说退役之后他在t市算是已经工作了三年多,fox这个名字有所耳闻,却未曾见过。

“韩少,请您不要再闹了。”穿这酒吧制服的青年背着手告诫。

靠近吧台处,本应该是男男女女暧昧寒暄的地方,此刻却显得有些混乱。

“我在闹?你们伽莱对待客人就是这个态度?”

林曦走过去,拨开人群,见那客人竟然眼熟。

“诶?他是……”金墨轩自然也看到了。

林曦戏谑道:“诶呀,韩齐仁啊,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被叫韩少的男人转过头来,撇了下嘴:“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林队嘛,怎么今天有兴致来这里玩儿?”

“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是警察,刚有人报警说这里聚众闹事。”林曦就这么笑着看着他。

金墨轩内心一万只草泥马,老大可真会编故事。

“什么事还要林队亲自跑一趟的。”韩齐仁推开旁边的服务生。

“可不是你韩大少爷的事么。”

“我可没闹事。”

林曦环顾了一圈,吧台的一角有打碎的酒瓶,桌上还有凌乱的调酒工具,一旁还站着一个沉默不语的女人,这张脸。

他问旁边的服务生:“怎么回事?”

服务生机械的回答着:“韩少企图骚扰fox。”

“诶诶诶,这你情我愿的怎么能叫骚扰,我这是在跟她做交流。”韩齐仁狡辩。

“去你丫的,看看人家那样子,像是你情我愿的嘛。”金墨轩忍不住点穿他。

“请吧韩少爷,回局里做个笔录,尝尝办公室的咖啡是不是还和前两个礼拜味道一样啊。”林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金墨轩挠了挠下巴,其实只要双方协调解决问题就好了,带回去做笔录也有点小题大做了,看样子队长的不良品性又来了,刚才说的话傻子都知道这韩齐仁两个礼拜前进过局子。

“你要不要这样啊,我犯什么事儿了?”韩齐仁心里不服。

林曦个子高,韩齐仁不服归不服,可不还得抬头挺胸看着他。

林曦没理,转头对着那个女人说:“不好意思,还请您也一起去一下了。”

旁边也不免有人看热闹的,一些人觉得按照韩少的背景,就算是伽莱酒吧的狐狸,得罪了他之后可能也不会好过,而知道内幕的人却不这么认为。

事情只发生在酒吧的一角,丝毫不影响这花天酒地的夜晚。

车后排尤其得挤,金墨轩夹在韩齐仁和fox的当中,林曦美其名曰让他可以跟fox聊聊天,其实是让韩齐仁不能再骚扰的fox。

呵,这夹板气。

……

车子回到警察局,办公室还有人没下班呢。

实习生杨佩漫刚泡完一杯咖啡,就看见远处走来四个人:“回来啦林队。”

金墨轩走进办公室就把杨佩漫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的咖啡端走猛喝一口,“不好意思啊漫漫,口渴口渴。”

“师哥,你怎么又欺负我?”杨佩漫忍不住指控。

“哎呀,咱们漫漫最漂亮最善良了。”金墨轩眨眨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苏小蒲抬头看了一眼,一蹬腿,把凳子滑向旁边的办公桌:“高隽,那不是韩齐仁吗,前两个星期人刚走,怎么又被我们队长带回来了。”

“不知道,又犯事儿了吧。”

高隽只觉得另个一女人有一些眼熟。

“各位,里面那间房间给我用来做下笔录。”林曦道,“小蒲,这里安排一下。”意思是让苏小蒲倒杯水给狐狸,让她先等一下。

林曦一走出办公室,所有人都瞅着金墨轩,大眼瞪小眼。

“说说呗,怎么回事?”小蒲安排好狐狸之后,抱胸坐在那里。

“看看你们一个个八卦的,要不要等艾姐结束了一起说?”金墨轩翻了个白眼。

“不说滚。”

过了半分钟,办公室传来一声“卧槽”。

伽莱酒吧的fox,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冷静点,人家还在这儿呢,激动什么。”金墨轩一副“坐下,基操”的样子。

苏小蒲看着那坐在沙发上喝水的女人,虽说是画着比较浓艳的妆,带着夸张的首饰,但是丝毫遮掩不掉她精致的面容。

过了会儿,艾芒走了进来,看到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问了句“怎么了?”,金墨轩就知道,得嘞,自己又得说一遍。

最后笔录也就做了十分钟,最后让韩齐仁给狐狸道歉告终,韩齐仁骂骂咧咧地走出警察局。

林曦简单地问了一下刚刚那案子的审问情况,然后让他们赶紧下班回家好好休息,拿着车钥匙就跑了出去。

“老大,干嘛去呀?”

林曦没应,一心往外跑,想是去追什么人。

fox在警察局门口打车,时间也比较晚,路上也没什么车了。

“上车,我送你回去。”林曦的黑色jeep开到了她面前,停了下来。

fox也是没拒绝,上了车。

“都市家园?”林曦侧头问道。

“嗯。”

“还住在那里呢。”

“嗯。”

“你知道我是谁吗?”林曦忍不住发问。

“就算这t市满城风雨,也不会有人不认识你啊,林队。”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许久。

“好久不见,林曦。”女人转过头,算是正式打了招呼。

第2章过去的故事

林曦车子一路开到她小区楼下,都市家园是个说新不新,说旧不旧的小区。

车子熄了火。

“要上去喝杯茶吗?”她主动邀请。

“好。”

上次来这里,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了,也没机会到她家坐坐。

这次,林曦反倒有些拘束了。

fox拿出钥匙开门,把客厅的灯打开,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男士拖鞋给了他。

林曦看着地上灰色的男士拖鞋,皱了皱眉头,没有立马换鞋。

“不好意思,先穿我哥的拖鞋吧。”

林曦一下舒展开眉头:“你哥不在家?”

“哥哥有女朋友,快要结婚了,所以我早就不跟他一起住了,你随便坐。”

趁林曦换鞋的时候,fox走到客厅的一边,她点了三根香插进了香炉,烛台上有两张照片。

“嗯……奶茶喝吗?我自己做的。”

“好。”林曦拉出了餐桌边的凳子坐下。

fox调了两杯奶茶,一杯递给了他,“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洗个脸。”

“没事。”

等fox走进卫生间,林曦这才敢大胆地环顾她的家,家里很干净,东西也不多,从他的角度可以隐隐地看到烛台上上的香和后面的两张照片。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凳子下有一只小猫咪正蹭着他的裤脚。

过了一会儿,林曦听到拖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来人抽了两张面巾纸把脸上的水擦了干净,一副素净的样子,这才是她没有修饰的外貌。

fox见他杯子中的奶茶一口未动。

“有什么事,你就问吧。”

蹲下身把小猫咪抱了起来,随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林曦也没客气:“你现在一直在伽莱?这是你的工作吗?”

“不是,不常去,平时我教艺考的孩子们画画。”

“那为何十年前突然去了伽莱?”

她抬眼看着他,四目对视着:“林曦,我姓卫,那你也应该知道那片区域,都姓卫。”

“我知道,卫尘婉,那你也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些,看来我走之前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说到这里,他有些激动了。

“我没有忘,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懂吗。”她喝了口奶茶,“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纷纷扰扰一辈子的准备了,林曦,你管不了。”

林曦沉默了许久,将杯子中的奶茶一饮而尽,站起身,“我走了。”

卫尘婉没能抬头看他,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小猫奶奶地叫着,似乎在安慰她。

她也想做个普通人,可没人给她这个机会。

……

林曦关上车门,右手捂着上半张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说的没错,她姓卫,这是从她出生起就没法选择的。他不能感同身受她的身不由己,这件事连他的父亲都管不了,他又要怎么办。

林曦闭着眼睛,脑海中却满满的都是她的音容笑貌,要说认识她,这件事可能要从少年时期说起了。

十四年前。

林曦作为市中学的一大“恶霸”,长期在不良学生名单上榜上有名,老师对他也是又爱又恨,虽说经常逃课捣蛋,但每次大考的成绩不能说很好,但也不错,让人生气不起来。

都说棍棒底下出孝子,在市局的林科长可没少下功夫,只可惜林曦这小兔崽子化悲愤为叛逆,叛逆期不仅早,持续时间还特别长。

而林曦的妈妈则是援藏医生,救死扶伤无数,只是常年不在家。

不少人感叹,根正苗红的林家小树苗究竟是怎么长歪的。

一下课,他的狐朋狗友小兄弟张琪搭着他的肩膀问:“阿曦,今天放学还去玩吗?”

“怎么不去,上周还没玩够就被我爸逮回家了,今天当然要去玩。”

“林曦,今年初三了,要中考的,你不要总是跟张琪出去混。”班长义正言辞的警告他。

“班长大人,林曦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别跟着我混啊,他跟着别人混中考也一定能考上。”

“那你呢?你这个倒数!”班长不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