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十全小村长 >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第2章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十全小村长》

蝴蝶不会飞

第1章,被放在火上烤

骄阳似火,就算是有一台破空调疯狂的吹着,屋子里的气温依旧很沉闷。

杜宇坐在破烂的椅子上点上一支烟,皱着眉头思考着一些问题。

今天是他转业,考了三支一扶,走马上任兰林村村长的第七天,一段时间地工作和考察下来,他终于清楚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门门道道。

从早晨九点到现在差不过过了两个小时,通知开会的村委书记赵凯阳和村主任李德明到现在还不见人影,一种被无视了的感觉悠然而生,平淡之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去年村委会在相应发改委的号召,在县政府的帮助下筹资建立的养殖场出现了偌大问题,摆设一样地建筑物里,让他很不舒服地是连一根鸡毛都没。从会计扔给他的那份所谓的账目里,杜宇只看到了一行话:鸡瘟,所有的鸡都死了。

是不是鸡瘟死了鸡,杜宇不知道,看着村民们像是防贼一样防着自己,再通过哪些窃窃私语就能听得出来,养殖场是盖起来了,估计十多万专款,压根没有买一颗鸡蛋才是真的,甚至明察暗访的时候听闻一个老丈说:“为了应付上一次的检查,家家户户的鸡被征用了去糊弄县里的领导。”

是!他得承认这种糊弄地中饱私囊屡见不鲜,可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总得有人给他个说法,天生讨厌被糊弄的杜宇没来由的就有一股子怒火,现在他不是来追究责任的,只是想着把这事情给解决掉,他可不希望自己这位五好青年一辈子窝在这山旮旯里,过一辈子与世无争的生活。

杜宇这边在寻求解决之道,村书记赵凯阳偌大明亮的寨子里,主任李德明坐在沙发上,阴寒着一张脸,狠狠的抽烟,一边喝茶一边牢骚:“老赵,我真没有想到一个屁大点的孩子竟然走马上任第一时间就翻了这旧账,这事情必须要解决,不然我们吃下去地那点款子,非要吐出来不可。”

赵凯阳四十多岁的脸上有些清明未定,随手弹了弹烟灰,放在嘴上狠狠的吸了一口,道:“虽说国家为了支持农村的发展,让大学生们下乡建设,可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做事怎么着都少了一根筋,这事情他既然要调查,就让他查得了,不过你还是去封住他的嘴,实在不行,就把他从那里拉下来。”

李德明微胖的脸肥肉明显的抖了一抖,心里那种憋火的滋味非常不好受。自己在这位子上混了好些年,眼看老村长时任已满,这村长的职位成了囊中之物,没想到平白无故的多出来这么个愣头青抢了自己的位置不说,还将成芝麻烂谷子都给翻出来,所谓的发展村子的经济?

纯属扯犊子,地理位置深居大山之中,四下连路都修不出去的贫穷小山村里,压根就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做村主任的,当村书记的,不过都是名义上的玩意,每个月发得几百块钱补贴,连抽烟走礼都不够,还指望他们去振兴一方经济?

白日做梦到是差不多,好不容易捞了这么一笔,现在就被一个刚上任的小屁孩揪着小辫子不放,心里别提多别扭了,这一个不好,将这事情给捅出去,乡里的那些人,自然会来分这一杯羹。

赵凯阳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的脸色阴郁的李德明,最后呵呵轻笑出来,道:“老李啊,看把你急的,咱们自己家里的事情关起门来再说,这杜宇就是个转业军人,不知道走了哪门子的****运过了三支一扶这一关就被安插了过来,其实咱们应该要理解一下,人家好歹也是科班出生,窝在这山村里出不去肯定心里不舒服,那像你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到老死也就这样!”

李德明貌似对此也提不起多少的兴趣,不过让吃下去吐出来的道理绝对是没有!自然明白赵凯阳的意思,想要让这日子过的安稳,就必须要让那小屁孩往后听自己的,再说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兰林村人,乡里乡亲的多少会买点面子,这点破事只要他们一口咬定,怎么着都不会出现什么漏子。

……

村长办公室里杜宇显得有些无聊,烟抽了两根之后吐出了一口憋在心里的浊气。凭借着自己在队伍里的“良好表现”在领导们的“关怀”下勉为其难的得到了这么个好差事,暗暗的发誓要做一个好官。

可貌似进村的第一件事,第一个计划就被这两家伙给打乱了。

兰林村深处大山深处,周边环境荒芜,没有先天性的资源供他利用,政府下拨的专款的确是救命的稻草,若不这样,这里朴实的农民们靠着面朝黄土背朝天,庄稼地里那点收成想要致富,那充数扯淡。

想致富,少生孩子多修路!连钱都没有,你拿什么去修路?想要集资而行,这连一点的可能都没,从村子里走了一圈,三百人的村庄里大部分都是土墙和少许砖瓦的建筑,大人们的衣服早就磨去了原有的颜色,大夏天连鞋子都省了,别提孩子们了,甚至杜宇发现有少数孩子穿的裤子都是露锭的。

这笔钱,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两个人给吐出来,若不然他往后的工作寸步难行,甚至他也明白,李德明和赵凯阳两人必然也会百般刁难,而且还会针对性的和自己为难,俗称下马威。

要是不将这一次的事情给继续到底了,让两人明白他杜宇绝对不是好惹的,那么往后肯定会被两个人压着打。

想明白这些后杜宇便出了门,既然两个人不来找他,那么他就去找他们。

羊肠小道两旁的庄稼地里还不足一米多的玉米苗子呈现出病态的黄色,今年天不佑勤,自打四月以来没有一滴雨降落,对于这靠天吃饭的村庄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十年九旱,交通不便,导致这里的经济状况奇差。

李德明的家是为数不多一砖到底的虎抱头,前后房檐突出,红瓦崭新发亮,看的杜宇的眉头又是一阵紧锁,他怕李德明是把这钱给花了。

人还没到李德明家的大门口,意外的遇到了李德明的老婆吴庆华给猪喂食,一看见杜宇就像是看见了瘟神,那张胖脸上就不乐呵的皱起了浓眉。

“我家老李不在,村长你这可是白跑一趟了。”也不用人家杜宇问,吴庆华就不满的唠叨,道:“您也不嫌烦啊,天天来这里一趟,知道的人还说您是为了工作,不知情的还以为你图我家闺女的美色哩,往后您可稍微的注意点自己的形象。”

“大嫂子你这是什么话?既然你都知道我是来工作的,干嘛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这不是人言可畏嘛,提个醒,就是让村长您呢注意些。”

她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将杜宇晾在哪里不管不问,一时之间也让杜宇有些难为情了。

“你还愣在这里干啥?别以为你是村长就能天天矗在我家门口打我家妹子的注意,实话告诉你,我家妹子往后要进大城市的人,就你这个破烂玩意儿,还不够资格呢。”

很不客气的话从他的身后传来,杜宇不悦的回头就看见李德明的儿子李欣泽扛着铁锹从那边的小路上走来。他不像吴庆华那样含沙射影,单刀直入的直白表现了自己的不爽。

李欣泽貌似对于杜宇的目光视而不见,恶狠狠的回瞪着,呸的一声就在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骂骂咧咧的说道:“灌了几天墨水,真把自己还当成了个玩意,你要是再在小爷我面前晃悠,信不信一铁锹拍死你。”

“你没那个胆!”杜宇的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了,这一家子人不待见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被人这么威胁,貌似是个人都有些脾气,杜宇只是为了工作,只是想将这事情在不伤害大家和气的情况下解决。

可貌似自己忍让的多,人家就选择得寸进尺,今日个和李欣泽对上,还真想看看他能怎么着。

“麻痹的,一个外乡人跑这里来撒野,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这德行,今日个小爷我教你做人。”李欣泽那愤怒的脸上带着一抹扭曲的冷笑,二话不说就举起了抗在肩膀上的铁锹,对着杜宇就劈了下来。

杜宇万万没想到人家说动手就动手,山野莽夫冥顽不化他倒是见过,可林兰村并不是真穷的连孩子都不能上学的地步,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么浅显的道理他李欣泽要是不懂,那就是他妈养的那头猪。

这一铁锹要是砸在杜宇的身上,估计他也吃不消。眼看就要落在了他的身上,杜宇微微的侧身躲开,铁锹哐啷一声落在地上,一脚就踩在了铁锹上面,道:“李欣泽,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现在这已经不是怒不怒的问题,而是李欣泽真有要他命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杜宇就绝对不能让步了。

第2章,众怒

杜宇没有让步的意思,李欣泽瞪大了铜铃一样的眼睛快喷出了火,呲牙咧嘴地喘气如牛。

气氛有些争锋相对,杜宇也没有做什么,皱着眉头还是放开了脚。

“小崽,我今日个要是不拾掇拾掇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怒喝声中他又抡起了铁锹,劈头盖脸的往杜宇的脸上砸,这种不要命的狠劲让杜宇微微的皱眉,后退之间一脚就踹在了李欣泽的肚子上。

怎么说都是部队上下来的,怎么不会打架斗殴?蛇打三寸,这一脚也是非常的果断,也让李欣泽的铁锹重重的拍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声,铁锹的前端折了,飞了出去。

李欣泽一米七过点,长相随了李德明,浓眉大眼,嘴唇厚实,大手大脚的展现出了庄家人的体魄,一身的蛮力也决不能小看,打起架来这股子不要命的狠,的确也很难让人吃得消,眼看他又要从地方翻起来,杜宇急忙冲过去将他给踢翻。

“啊,打人了,打人了……”吴庆华本来站在墙旮旯里瞅着,压根就不在乎李欣泽会不会真一铁锹拍死杜宇。可是现在看着儿子吃亏,立马就不干了,扯开了嗓子就喊了起来。

兰林村本来就巴掌大一块地,东边狗叫西边就能听见,还没容杜宇做出什么反应,村里的汉子们,女人们,匆匆的就往这边赶了过来。

“你们看看,你们都看看,村长打人了,村长打人了……”吴庆华害怕天下不乱,一边慌乱的过来拉扯杜宇,一边哭天喊地的,热闹的程度不亚于集市上叫喊的小摊小贩。

很多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李欣泽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狠狠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尘土飞扬的,口不择言地破口大骂起来。

“嘿,这村长还真牛皮,敢在兰林村打人,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谁他妈敢在这里撒野?今日个老子就让你娃看看马王爷张几只眼。”

杜宇好不容易挣脱了吴庆华的纠缠,强壮的二柱碎了一口吐沫,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挽着衣袖就要上来动手,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都是村子里的青壮,平日里和李欣泽也走得近。

杜宇抓住了他的手臂,沉声说道:“最起码,你也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杜宇的想象,作为兰林村的村长,往后的工作离不开乡里乡亲们支持,和李欣泽动手,无非是李德明早就把和自己那点破事给家里人说了,可和二柱子这愣头青一旦拉开了架势,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最起码肯定是得罪了一票的青壮年,往后这帮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和杜宇对着干,这工作还怎么能进行下去?

领导难当,穷山僻壤地方的领导更难当,你一旦真把人家逼急了,他们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二柱子连忙抽手,发现杜宇这抓着自己的手像是个铁钳子,捏的胳膊生疼,挣扎了一会愣是没个结果。

他身后的几个青壮年早就把杜宇围在了中间。

女人们围在外面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山里生活简单,好些年也遇不到什么事情,今天大伙儿和村长冲突,不但没人上来解围,反而都端起了看热闹的姿态。

……

李德明和赵凯阳从屋子里闻声走了出来,隔着一块庄稼地看了过来,李德明重重的哼了一声。声音是自己家的婆娘发出来的,一看自己家的场上站着那么多人,就清楚是怎么回事,迈开步子就要过去,赵凯阳却拉住了他。

“老李你先别急,咱不是合计着往后怎么才能把这娃赶走嘛,现在看来简单的很。”老狐狸似的招牌笑容,就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合计着怎么才能在火上浇点油。

李德明恼火的说道:“那可是我家。”

“你还以为他真敢在那里动手?也不看看情况,现在大伙儿都在,他要是敢出手,今日个躺着出去。”

李德明闻言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妥协,攥紧了拳头带着恨意,冷冷的看着那边。

杜宇没有动手,只是抓着二柱子的手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李欣泽的脸上,语气极度的平淡:“你要是再敢拿铁锹来敲我,我大不了把你打个半死,就算你不懂啥叫个法律,可你应该听过自卫。”

“还有你,二柱子。义字当先没错,今日个我杜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敢保证这黑锅你得背,不要以为你平日里和李欣泽好的穿一条裤子,可事到临头,他要是不把你卖了,我特么这杜字倒过来写。”

二柱子明显是不信杜宇的话,随口就要吐痰,杜宇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让那还没出口的浓痰就给生生的憋了回去,冷哼一声,道:“这里就算是农村,你也的稍微的注意点卫生。”

“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家里的活都干完了?饭做好了?都闲着没事干,凑什么热闹?”

本来一帮青壮们看着杜宇类似于挑衅的动作一个个的脸色涨红,恨不得扑上去找他玩命,可忽然传来的声音,让他们所有的身影都钉在了原地。

兰林村人口不多也不杂,这个村子不是姓李的就是姓赵,归根溯源大概是赵家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李家的祖上传闻是百年前搬来的,不管怎么说,这个村子就是属于他们两家。

这种类似于家族的村落可以愚昧,可以无知,可以因为贫穷而变的懒惰,可依旧秉承了华夏悠久地美德,尊老。

人群里走进来一个一米六多的清瘦老人,山羊胡子灰白相兼,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要不是手里的拐杖支撑着,给人的感觉是一股风儿就能将他吹到。

所有人闻言都不说话,大伙儿貌似看见了老人显得不自在。

“李五爷……您这是?”杜宇见来人,眉头皱成了川字,心想:要是这老爷子搀和一棍子,今天真没办法完事了。

“杜村长你先别忙着发火,听老头子一句话,把二柱子给放了吧。”李五爷声音不大,可具有威严。杜宇思考了一下,既然李五爷来了,就算二柱子和李欣泽再浑,也不敢当着老人的面对自己动手。

放开了二柱子,这家伙愤怒的瞪着杜宇,最后看着李五爷,很是憋屈。

“散了,都散了,天儿凉了,该干嘛干嘛去。”老爷子挥了挥手,对着周围吆喝了一嗓子,随即对上了二柱子,骂道:“你二柱子也就不是个东西,跑这场上耍什么浑?滚……”

“五爷,我……”

“还不滚?”老爷子举起了手里的拐杖,二柱子这才缩了一下脖子,撒开了脚丫子就跑。

李欣泽本来是要看好戏,可能是刚才真被杜宇三下五除二给放翻在地,心里多少的有些发毛,自打救兵来了反而没动手,这回看着李五爷来了,就要走。

“还有你,出去在外面鬼混了几年,就以为长本事了?敢对着里面的人耍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