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应该(只为爱) > 第2章 容磊极力的克制自己

第2章 容磊极力的克制自己

子,根本看都不看容岩一眼。剩下几个小的,李微然和秦宋在饶有兴致的看纪南收集的各式各样情报,纪南自己正窝在沙发里睡觉。

容岩所谓的“美色”,是指昏君梁飞凡的宠妃顾烟,顾明珠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是梁飞凡的软肋。但凡这位烟小姐开口,梁总裁绝对是一口答应二话不说无恶不作的。而让容岩他们兄弟几个倍感痛苦的是,烟小姐骑在梁飞凡的头上作威作福,却居然对顾明珠那个敲竹杠女王言听计从毕恭毕敬!

容岩继续撒泼,梁飞凡终于给了点反应,转向一边对陈遇白说:“老三,给你二哥结算工资。”

陈遇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稳稳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划拉过笔记本,修长的十指翻飞,忙里偷闲还问容岩:“辞职信呢?要我帮你打吗?你那些股票是不动呢转让呢还是兑现?小五小六你们谁去接容二的位子?”

李微然和秦宋还没来得及落井下石,容岩猛的站起来,越过桌子“啪”一下合下了陈遇白的笔记本,骂骂咧咧的跌坐了回去,郁闷的抱胸皱眉。

梁飞凡看差不多了,悠悠的安慰起容岩来:“容磊被顾明珠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你丢了这个项目,安心看容磊被她折磨,有什么不好。顾明珠的能耐你清楚,大事或许做不成,耍些手段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是很能够的。”

李微然在一边认可的点头,“这次竞标的不止有容集团一个,路氏娱乐也看中了这块地,”他扬了扬手里的情报,“而据可靠消息,方非池也跃跃欲试。顾明珠如果要帮容磊拿下这块地,就算摆平了梁氏,她也还是腹背受敌。”

“而且那块地情势那么复杂,容磊初来乍到,接了过来会很吃力。”秦宋接上去说。当初容岩做预估的时候,他也参与过。政府建大学城时,考虑到c市寸土寸金,就把整个大学城划在了c市边缘。那块地在大学城的外围,城乡结合,地处交界,情况非常复杂。容岩是仗着梁氏黑白通吃,才毫不犹豫的想接过来做的。

“我不明白顾明珠要干什么?”秦宋不解,“如果是梁氏出面标下了那块地,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干嘛还要叫哥把地让给容磊?要是说她想借送个人情给容磊,按照她的个性,会敲锣打鼓的让容磊知道梁氏退出是她干的好事吧?她到底是要赚钱呢,还是要借此机会和容磊重修旧好?”

陈遇白很客观的替他解惑:“按照顾明珠的个性,我估计两者兼有。”

“她做梦。”容岩一脸鄙视。

当年的事情他也算全程参与——顾明珠以不耽误容磊的前途为名,伸手向容家要了一大笔的钱。而后甩了容磊的同时,附赠容老爷子一个惊喜——硬生生把个建筑艺术设计系的大好青年逼的弃文从商,伤心远走出国读mba去了。

现在事情过去了,想再续前缘?当真以为她自己是神,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是不是?

容岩想起昨晚经过容磊房间时,听到他用英语讲电话时的温柔语气,就忍不住一再的冷笑,好,他就安坐一边,坐等鹬蚌相争。

捆绑

几乎是同一时间,容磊脑海里浮现的也是那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等的是路氏和宏基互相抬高标价,翻脸之后两败俱伤。有容趁虚而入,将那块地一举拿下。

他回来之后,小项目启动了不少,可毕竟风声大雨点小。而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招标是政府出面,如果有容集团夺标,对于有容的形象和容家在政界的地位都有帮助。况且,那是个利润还算丰厚的项目。

容磊手里夹着一支黑色签字笔,沉思的时候,笔尖无意识的在纸上涂涂抹抹。其实很凑巧的是,他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在那一区住过。

就当他由那块地而陷入深深回忆之时,秘书敲门进来,说韦博建筑的顾总特地来拜访。

容磊心头的律动猛的掉了一拍。

顾明珠正等在小会议室。

容磊推门进去,窗边站着的姣好女子,踏着一双金色细高跟鞋子,小腿纤长笔直,包裹在黑色丝袜里,在灯光下闪着诱惑的丝光。她穿着一套银色的职业装,染成亚麻色的卷发莹润亮泽,顺服的散在她背后。

顾明珠的长相是艳丽型的,年少轻狂的时候,她说自己长的太好看了,不该被衣服的设计感夺去焦点,所以她总是固执的穿纯白色的衣服,柔顺的黑发服帖的束在脑后,素面朝天。她说,那样才能衬托出她清水出芙蓉的美貌。

那时的顾明珠真的是眼高于顶,孤傲自恋的。容磊至今都还记得,哪个班的男生能成功和她说上一会儿的话,回到男生宿舍都会沾沾自喜多时。

容磊眼神几变,在门口稍稍站了一会儿,稳住心神,走到会议桌的主位上坐了下来,敲了敲桌面示意顾明珠。

顾明珠好像也正陷在回忆里,容磊清楚的看到,她的背部线条微微一僵。

转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明艳艳微笑着的了。拿过一边的公文包打开,她递给容磊一厚沓的文件。

她不说话,他也就冷冷的。大致翻阅了一下,容磊很平静的问:“你想干嘛?”

顾明珠“噗哧”一笑,“果然是大家风范,容总真是直截了当。”

容磊勾了勾嘴角,等她继续说下去。

“好吧,既然容总开门见山,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知道你想要那块地,我可以帮你。”顾明珠说。

容磊点点头,很诚恳,“多谢。”

顾明珠皱眉,“不用谢,我也是要拿好处的。”

“说说看。”

“政府招标的标底我来负责,标书你看着办,我知道你已经有想法了。其余的包括前期拆迁、中期设计,韦博建筑会倾力为您效劳。后期的销售,如果你有需要我也可以帮忙造势。”顾明珠娓娓道来,“一句话——琐事我来处理,大头你拿,我要最终纯利润的两个点作为报酬,以及一份有容集团与韦博建筑的长期合作意向书。”

顾明珠简明扼要的把条件都开了出来,她说话时容磊不断点头,态度良好。她说完了,他笑了。

“顾总,韦博建筑连一支有资格证的建筑团队都没有,这上亿的工程给那几十个员工的空壳公司吃下去,你倒不担心撑死?”

容磊缓缓的说,伸手点了一支烟,冷笑着透过烟雾看着坐在下首的顾明珠。

韦博早些年是顾博云用来洗黑钱的空头公司,后来顾家倒了,顾明珠站了出来,不知怎么就把它折腾成了建筑公司。打着正牌公司的名号,成天正事不做,带着几十个和她一样的怪人投机取巧,哪方面的活都接,整个一万金油公司。上个礼拜,调查韦博公司这几年状况的报告送上来,他足足看了一整天才看完。

顾明珠听了他的话也不恼,只是向他伸出了手。容磊一愣,下意识的掐了手里的烟。她的手却是伸向桌上的烟盒的,径自拿了一根,又从搭在椅背上的大衣口袋里掏了一只小巧漂亮的打火机出来,“啪”的给自己点上了。

“这些不需要容总操心,到时候自然有人保质保量的把房子盖起来。”顾明珠熟练的吐出烟圈,脸上的笑容自信而成熟,“我只问容总一句,要不要和我合作?”

容磊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掐她的脖子问她几时学会的抽烟。她看他抿着唇不说话,俯身过来翻开了他面前的那份文件,“这是梁氏的机密标书,作者是你能干可爱聪明伶俐的弟弟容岩先生,我想容总应该很清楚他的能力。他在这几个地方亲笔标注的内容都显示了这块地的复杂性。当然,我相信容总自己以及有容集团团队的预估能力。而容总应该也对我们韦博有所了解,我顾明珠,绝对能解决那些你正在隐隐担心的问题。”

她一一指出需要注意的地方给容磊看,容磊的目光却很少停在标书上,等到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了,不由得一声嗤笑,“吓唬我呢?”

他语气里带了些调侃,气氛一下子放松下来。顾明珠有些放空的看着他的笑,心里一紧,忽然发现多年修炼自认已经成精,再遇到他,却还是会被他的情绪带着跑。

“吓唬你的不是我,是现实。你完全可以分辨得出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再加个码——方非池和路信林,我也可以替你摆平。”顾明珠出身黑道之家,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她自己身手也不错。说话的语气里一直带点江湖之气。

容磊脚尖轻踢桌子,可以滑动的椅子带着他的人往后了一点,离的顾明珠远了些,他神色沉沉,“为什么不和方非池合作?他在背景和资金上比我更有优势。况且——你们关系匪浅不是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找你。”顾明珠回位置上坐好,笑的很坦然,“梁氏太大,如果梁飞凡标下了地,那么即使韦博与他合作,他交给我的事情也很有限。至于方非池和路信林,他们两个在c市的背景太深了。我要赚钱的以及打响韦博的招牌,‘有容’更适合。你看,你刚刚回来,大家都等着看容家的太子爷立功登基。这单工程如果成功了,作为你的合作方,韦博受到的瞩目会比与方非池或者路氏娱乐合作大很多。”

容磊很淡的笑了,点点头表示赞同。

接下来的谈话颇为顺畅,在怎样逼退方非池和路信林这一块,两人甚至相谈甚欢。

顾明珠离开的时候,就快要到晚饭时间。容磊貌似不经意的挽留了一句:“不如一起吃个晚饭?”

“哎呀,真抱歉,我约了人了。”顾明珠停在门口,一双漂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颇为惋惜的样子,“下次吧,我来做东。本来容总回来,作为朋友我也该为你摆酒洗尘。”

容磊客气的道谢,她却浅浅一笑,又是话锋一转,“其实——我不去找方非池合作还有一个原因,”她轻而笃定的对着他说,“他是商人,那块地到了他手里,没有可能盖出你要的效果来。”

“石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记着的。”

白森森的灯光里,顾明珠的笑容忽然一如往昔。容磊紧咬牙,目光深深。

路欣楠在听顾明珠复述到这些话的时候,郁闷的肚子都痛了。

“容磊当时的表情是不是恨不得掐死你?”程光也在,一边忙着给两位大小姐添菜、倒酒、点烟,时不时的插一句嘴。

路欣楠一把搂过程光,爱怜的掐掐他的小脸蛋,赞同的点头,“顾明珠你太可怕了!重逢之时拿方非池试探他的反应,重逢之后处心积虑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绑在一起了还欲擒故纵,时不时的又似真似假的刺激他一下,啧啧,我现在超级同情容磊的哇!”

程光小鸟依人的靠在路欣楠肩头,两人一起鄙视顾明珠。顾明珠掐了手里的烟,四十五度角明媚忧伤的吐着烟圈,“我也是没办法,你以为我想这样。刺他一下,我比他还痛十倍。”

“呸!”路欣楠模仿祖玛里被睿睿操控的那只青蛙吐珠的模样,这边喷一口烟,那边又喷一口烟,不以为然,“你当初和方非池那骚货一搭一唱演了那么一出大戏,容磊心里肯定得有阴影。照我说,明珠你就该重新出发,找个好男人过安稳日子。”

“安稳日子么不适合我这样的女人,况且,哪里会有男人比我的石头更好?”顾明珠媚媚的笑,一脸自得。被两个死党呸了一脸的唾沫。

“反正我是要定他了,”顾明珠摆出犯贱的表情来,“说正事儿,光六六,你把那带的情况给我摸清楚了,钉子户什么的早点调查好,别到时候拆迁了还有人闹事。还有你——我的路家大小姐,”拉过猛翻白眼的路欣楠,她嘟着嘴装可爱,“欣楠姐姐,帮帮人家啦!”

路欣楠知道堂哥也看中了大学城附近那块地,是容磊的有力竞争对手。她不屑的扭过头去,不吃顾明珠这一套。

“你把你堂哥搞定,只要他不再添乱,等我家石头夺了标,杰西卡和小璇就借给你做模特一个礼拜。”顾明珠坏笑着说。

作者有话要说:《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写到七十章的时候,我重读前面的内容,觉得写的好幼稚。想了好久,我想我需要沉淀。所以《应该》不日更,保持一天隔着一天的更新速度,我慢慢的写,大家细细的品,好不好?

应该

路欣楠正带着公司的主力设计贺岁系列,却总找不到感觉对的模特。某次偶然看到顾明珠的男助理杰西卡挽着女助理小璇的胳膊,亲亲热热的说着闺房密语,她忽然就来了灵感。

可是杰西卡比孔雀还骄傲,兼有一颗脆弱的芳心。小璇走中性风,冷酷英气堪比梁氏四少爷,除了顾明珠,谁也驯服不了这两人。

“成交!”

路欣楠闻言眼睛雪亮雪亮的,毫不犹豫的和顾明珠干杯,两个美艳相当的女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毫无形象可言。

程光想到楚楚动人的杰西卡翘着兰花指,挽着酷爱重型机车的帅气小璇,两人穿着火红喜气的唐装,笑容满面的对着镜头拜年……他顿时决定明天一大早亲自带人去那块地看一下,把情况了解清楚,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顾明珠,真的不是人。

繁华的c市依旧每天日升日落,在十二月的第一个周末,它平静的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

睿睿在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里感冒了,趴在宽大的书桌上一面咳嗽一面玩拼图。程光照例一边看顾着他,一边听着手下报告一些打家劫舍乱七八糟的事情。

睿睿的眉清目秀大概是来自他的妈妈高幸。

高幸是c市排的上号的大美女,就职于顾明珠那个只有二十多人的建筑公司,和顾明珠一样也是个女强人。睿睿认人,所以顾明珠的公司一接到大案子,程光和路欣楠就被迫轮流二十四小时看着这小子。

还好,睿睿是个安静的孩子。这个四岁的小男孩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把自己画的图画用小巧的美工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再重新拼起来。而让程光肃然起敬的是,小睿睿选择的画纸通常比他人还大,而撕成的那些一小块,比他的小手还要小。最后拼成的图画,令人惊悚的一块不差。

程光最得力的手下阿三曾经就这一现象很文艺很深沉的说过:睿睿,拥有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绚丽世界。

雪下的不大,却是寒气逼人。早上起床时,顾明珠把睿睿裹成一只小粽子,小男孩不耐烦的扯着围巾,不肯就范。大概是好几天没看见妈妈了,小睿睿心情有些糟糕。顾明珠急着去上班,就哄他说今晚把幸幸揪回来吃饭,他这才乖顺了一点。

然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夜色沉沉的压下来,幸幸和顾明珠都迟迟不见影子,睿睿炸毛了,饭碗推的老远,小脸涨的通红,闭着眼不停的尖叫。

阿三跪在椅子旁,抱着睿睿的腰直喊“睿哥!”。一帮砍人如砍西瓜的大汉,拿着各式各样的玩具糖果,你推我我推你,笨拙的哄着这个超高智商的小子。程光一手捂着耳朵,连续拨了几十通电话给顾明珠。

那时顾明珠正在一个重要的饭局上,和幸幸双剑合璧,轮流的使美人计车轮那个土财主。土财主的爪子已经按上了幸幸的翘臀,幸幸鱼一样滑溜的对付着。

看幸幸笑的勉强,明珠有些窝火,可是对方财大气粗,她们得罪不起。程光催命一样的催,她想想实在没办法,只好让他把睿睿送过来,到楼下开个小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