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九叶芝兰 > 第1章 肉汤原本是灌进嘴里的

第1章 肉汤原本是灌进嘴里的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九叶芝兰》

作者:星耀乾坤

内容简介:

宋金玉,一个小小的药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勤奋励志,终于成长为傲视神医,拯救天下苍生!

第一章喜获掌珠

雪夜。

一户人家的明间里,七个人盘膝坐着,围着火盆,一边烤着火,一边吃着兔肉,不时从门缝里看着室外的漫天风雪,探讨着。

“明天出去捕猎个大家伙,送到清河镇上出售,给老二讨个媳妇,来年还能多生个帮手。”这是家主宋云海说着自己的家庭计划。

“最好顺带也给老三讨个媳妇,一家人都能成家立业,日子才能踏实。”老婆婆严晚晴接着说,她是宋云海的老伴。

“父亲,东山有个熊瞎子,现在冬眠了,去逮了它。”宋子金提出建议,他是家里的长子,也是想方设法发家致富的主儿。

“西山上有只白虎,毛皮金贵着呢!”宋子银笑着说。

“对,二哥的主意好!我们就去西山。”宋子玉很兴奋。只要有钱,媳妇还不是由自己挑选。

“明天,我们就去西山。”宋云海说完,就又拿了一只处理好的兔子放在火盆上烤。

“爷爷,我也要去?”宋金贵这个家中唯一的孙子搂着爷爷的脖子说。

“我娘家捎信说,妹妹们想过来玩玩,我年后把她们都带来?”赵玉娇轻声说着,就看向婆婆。

“哦——,你妹妹赵玉梅长得蛮漂亮的,我夏天在镇上遇着她了,当时她在卖河蚌,那双手雪白雪白的,叫人舍不得。”婆婆说着就看向自己的儿子们。

“大嫂,你放心,我一定会对玉梅妹妹好的!”宋子银立即说,眼里满是热切。

“大嫂,我会象大哥一样对妹妹好!”宋子玉跟着说,抬头看向赵玉娇。

赵玉娇搂着宋金贵玩耍,不置可否。

“好好休息,明天捕到白虎才好得起来。”宋云海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儿子去了东边的房间。

赵玉娇已经有了身孕,由婆婆陪护着,去了西边的房间。

宋子金带着儿子去了自己的家,就在房屋的东边,在同一个院子里,只是分开了。

半夜,赵玉娇肚子疼痛起来,很快全家人都起来了,帮忙着做事,最后看到出世的宝宝,高兴的话都说不完。

其实,女娃一声啼哭,哭醒了整个世界。

满天鹅毛般的雪花瞬间消失,明亮的启明星照耀苍穹,地面上气息流动,贴着积雪,向着唯一亮着灯光的屋子聚集,然后进入了女婴的体内。

气息消失了,女娃也停止了啼哭,睁开眼睛,四下张望着,看过每一个人的脸,然后就甜甜地笑了起来。

高兴过后就是严肃,添丁增口是家庭的大事,何况还生了一个女娃。

“子金啊!给女娃一个名字吧!”宋云海说着,就看着老婆婆怀里的孙女,真是清新淡雅,肤若凝肌,气似幽兰,乌珠顾盼,忍不住赞美着孙女漂亮,也是非常贴切。

男孩要强壮,女孩要漂亮,整个世界通行的法则。

没有长大,不知道男孩和女孩法则的重要性,等到知道了,已经迟了,这就是命运吗?

“宋金玉,爷爷觉得怎么样?”宋子金觉得有钱才是王道,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要有钱,成家才没有遗憾,他还是虚心地征询了父亲。

“名字来源于父母,你得问媳妇同意。”宋云海如此说,也是在教育另外两个儿子要重视家庭和睦。

女娃的名字也很重要,至少是一个让人开心的话题,而且跟着孩子一生,不可以不慎重。

一家人高兴地围在一起交流着,完全没有关注屋外翻天覆地的变化。

雪后的清晨分外明亮,一家人在欢乐的气息中迎来了晨曦。

宋子银拿着斧子,走在前面,宋子金拿着长矛和宋云海拿着弓箭,紧跟其后,宋子玉拿着铁铲背上网兜,走在后面,不时地挖上一铲,做个标志,四人一起前往西山。

西山离家有一百多里,基本都是山路,没有太危险的悬崖峭壁,但是也是沟沟坎坎的,平常也需要半天时间,积雪覆盖着的山路就更难行走了。

太阳落山了,宋云海们也没有到达西山,在满地积雪的深山是不能停下来休息的,夜里的气温降到极致,冻死路人的情形多了,他们只能冒着凛冽的夜风,继续向着西山走去。

整个山野寂静无声,就是刺骨的夜风都变得悄无声息。

寂静!一路的安静,竟然没有引起一个人的警觉,哪怕是一丝警觉?

虽然很多队伍出来了,却很早就回去了,甚至不到中午,就满载而归了。只有极少数队伍是在天黑前回去的,收获都是极大的。

宋云海不羡慕他们捕猎效率高,因为他们借助了猎狗和鹞鹰,而且很多都是野兔等小动物,不值钱,只有晚上回去的人,抬着野猪、老虎和白熊回去的,也不是太羡慕的,因为自己将带回去的是白虎,一张白虎的毛皮是有价无市的。

猎狗和鹞鹰对狩猎的作用太大了,猎狗能够嗅出地下洞穴里面的猎物,鹞鹰能够发现远处的猎物,特别是羊群等食草动物。

宋云海的队伍没有猎狗和鹞鹰,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捕猎,都是面对的凶猛的野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家人就是依靠团结,在整个山村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宋云海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白虎的洞穴外面,开始布置网兜,然后吸引白虎出来。

他们在外面叫喊,山谷回音,洞穴里没有丝毫反应。

宋子银说自己进去看下。

宋云海说自己进去,让他们在外面准备救援。

洞穴里光线有点暗,但是不影响视觉,一直探索到里面,才看到白虎躺在地上,嘴角都是血迹。

宋云海张弓搭箭,对着白虎射出一箭,没有反应,继续射箭,然后过去试探了几下,都是没有反应,才伸出手臂,把手放在白虎的鼻子旁,试探它有没有气息,最后确定白虎已经死了。

“白虎已经死了,大家都进来吧!”

宋子金们进来了,看到白虎已经死了,都很高兴,真是太幸运了!

为了毛皮的完美性,他们把白虎搭了出来,放在网兜里,一路抬回家。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整个山野积雪皑皑。

雪面上没有一丝动物的足迹,想顺便捕猎些小型的野兽做口粮,都无法寻找。没有足迹,寻找动物都是很困难的,晚上只能吃虎肉了。

白虎捕猎回来,自然会吸引四周的人们过来看稀奇,他们都称赞宋云海一家人捕猎本领高超。

虎皮已经剥下,然后就是分解老虎,一家人热情地分些虎肉给围观的人家,让他们带回家去尝尝白虎的肉味。

宋金玉被放在家里,鼻息微微翕动,乌珠顾盼,缕缕微粒样的光珠被她捕捉到了,吸进身体。

第二章喝白虎汤

赵玉娇端着一碗白虎肉汤进入西房,凑近床头,看着女儿宋金玉,拿起小巧的汤匙,调皮地喂汤给女儿喝。

“宝宝,快喝!”

宋金玉乌黑的眼睛盯着妈妈,哇地哭了。

“娘亲!你想不要宝宝吗?”

赵玉娇自我理解为宝宝饿了,连忙放下碗,汤匙在碗里清脆地响动。她抱起了女儿,逗着哄了起来,直到不哭了,才给她喂奶。

宋子金听到女儿哭声,也赶了过来,询问原因,知道是宝宝不喝肉汤,就瞪了妻子一眼,然后就出去了。

赵玉娇很不满地瞧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嘟囔着:“就是你们能吃,我女儿也能吃的。”

宋金玉刚喝了几口香甜的奶汁,就被妈妈妈妈强行断奶了,端起汤碗,继续喂起了肉汤,汤汁满脸都是,拒绝着也没有用。

“我的娘亲啊!你怎么这么犟呢?”

赵玉娇今天也是下了决心,如此难得的强筋壮骨的宝汤,你这个傻女不吃,就灌死你算了。

肉汤原本是灌进嘴里的,奈何自己的脸孔太小,都灌进了自己鼻孔里了。宋金玉也是醉了,不喝肯定会被灌得窒息去结交阎王老儿,遇着自己的娘亲,真是没有办法啊!生活想不逆天啦都困难啊!

宋金贵从外面跑进来,看着自己的妈妈给妹妹喂肉汤,高兴得拍手叫好。

“妹妹快喝白虎汤吆!喝了白虎汤吆,上山打虎心不慌吆!喝了白虎汤吆,见了神仙不磕头吆!喝了白虎汤吆,一人赶走阎王爷吆!”

嘭——!

宋子金从外面进来,拿着白虎股骨照着宋金贵的头脑上敲去,厉声吼道。

“胡说八道什么啊?白虎汤是神丹仙药吗?”

宋金玉彻底服了这家人了,赶紧地喝汤,万年难得的白虎汤啊!

脑袋虽小,却装着整个世界的济世奇方啊!知道白虎汤是天材地宝,对修仙有大补啊!

“天地间有四大神兽,白虎是其中之一,今生能够喝到白虎汤,日后还要吃了白虎骨,才能成就跌打损伤丸,留下一代神医声誉!”

宋金玉想着自己的归属就心疼,一生悬壶济世,最终还要因为医治他人而煨饱他人,舍己为人也不该这样残酷吧!

两行清泪从眼睛里流下。

赵玉娇责怪了丈夫后,不敢看他的眼睛,就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只见她的脸上留着泪水,就吃惊地说:“子金,宝宝哭了!”

宋子金过来看了一眼,也很奇怪,就说孩子一定是饿了。

宋金贵也凑过来看着,立即惊呼起来。

“碗都空了,妹妹要喝白虎汤!”

宋子金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只是疼妻子,拿着碗就出去,很快就端了过来,调皮地用汤匙盛汤喂着,只见孩子小嘴微微地动着,很快就吸完了汤汁。

“爷爷说,白虎是天地神兽,天帝见着都要九拜起身的。凡人吃了白虎肉,就是铁人了。”

“什么是铁人?”赵玉娇好奇地问。

“铁人,就是不生病的人,这是爷爷说的。”宋子金从来不说谎,也不说不切实际的话,最多转述一下。

“爷爷说,铁人就是不死的人。”宋金贵抢着说。

宋金玉忙着喝汤,没有空暇纠正他们的谬误。

“应该是真的,我还没有喝呢!哇!宝宝都知道白虎汤是好东西,都喝了两碗了?有没有了?”赵玉娇说着,满脸的惊慌。

“金贵,跟我过去端汤来,一定要让你妈妈和妹妹喝饱。”

宋子金带着宋金贵去了东南方的灶间。

“爷爷,金玉喝了两碗汤了,这是怎么回事?”宋子金说着,就来到灶上继续盛汤。

“爷爷,我妈还没有吃呢!”宋金贵跟着说。

“汤水又不是没有,个个吃饱了。老婆婆,你留在这里看着,我们去看下金玉。”

宋云海带着两个儿子过来了,看到孩子正在东张西望,巧笑嫣然。他特别高兴,从儿媳怀里抱过孙女,试了汤的口感,就继续喂着。

宋金玉真的开挂了,直接猛吸起来,吓得爷爷和叔叔们都惊呆了。

赵玉娇抱过女儿,气愤地说:“我女儿就是多喝了两碗汤,你们有必要这样害怕吗?”

宋云海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东西了,孤陋寡闻也不能小气啊!

“老婆婆,找个大盆盛汤过来。”

老婆婆端着大盆过来了,孙女已经睡着了,一家人都看着孙女甜甜的笑脸,别提有多开心了。

“能吃的宝宝都是好宝宝!如果是男孩,那么长大了肯定是武状元!女孩也不懒,做个女侠客,也能嫁给武状元。”爷爷说着,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金玉肯定要嫁给官老爷的,我们都跟着她去城里享福!”

“金玉肯定要嫁给王爷,我们去朝歌享福!”

“妹妹嫁给皇帝,我们都去朝歌当大官!”

轰——!轰——!轰——!

三声巨响,震动了整个房屋,人都摇晃起来。

老婆婆和赵玉娇跌坐在地上,五个男人也是满脸惊恐。

宋子金立即抓住宋金贵就打。

“我让你胡说八道,害得一家人心里犯堵。”

宋云海觉得不能责怪孙子,他不懂指桑骂槐,但是明白是自己为老不尊,带头乱说的,也不能说是胡说八道,就教育儿子要有梦想。

“我们想的都是对的,人就应该往高处想想,不要责怪孩子,跟我出去看下什么情况?”

门推开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满眼都是烟雾,什么也看不清楚,吓得立即关闭了大门。

冬天天气寒冷,积雪还没有消融,哪里来的烟雾和血腥味?

一家人都在思考,哪怕不太懂事的宋金贵都皱着眉头。

哇——,哇——,哇——。

宋金玉大哭起来!

爷爷连忙盛汤给她喝,只见她又喝了几碗,才笑眯眯地打着饱嗝,安静地睡觉。

赵玉娇低声说女儿喝了九碗!

“太神奇了!只是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出去看下,回来喊儿媳妹妹的名字开门,知道了吗?”

宋金玉静静地听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警惕性蛮高的,很好!只是这次没有必要了,妖怪都被自己打跑了。”

第三章瘟疫来临

宋云海来到屋外,看到满地的木桩,顿时明白了什么。他立即跑到外墙处,看到围墙都没有了,木桩全部被拔起,丢得乱七八糟的,顿时浑身发抖,艰难地挪回来,看到正屋安然无恙,其他房屋都不复存在了,顿时跌倒在地,哆哆嗦嗦地爬到大门处,含糊不清地喊着。

“赵玉梅,开门吧!”

里面一家子听着声音有点奇怪,就凑近门缝向外看,看到爷爷趴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大门,嘴巴张着,已经喊不出声音了。

屋里面的一家子听着声音有点奇怪,就凑近门缝向外一看,吓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看到爷爷趴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大门,嘴巴张着,已经喊不出声音了。

宋子金上前开门,出去把爷爷抱了进来。

宋子银随后就关紧了大门。

宋子玉不放心地搬来板凳顶着门,自己直接坐在凳子上,紧张地看着父亲。

“爷爷,你醒醒啊!我们怎么办啊?”老婆婆严晚晴哭喊着。

“你们都不要出去,外面有妖怪!”宋云海说着,就开始吐血了,再也说不出话来,随后就昏了过去。

外面有妖怪!?众人都懵了。虽然平时经常听说山上有妖怪,但是那也是人们的猜测,自己也从来没有看到啊!

“爷爷,我们都是喝了白虎汤的,都是不死的啊!”宋金贵哭喊着。

没有人说话,都是默默地坐着,在等什么呢?

等爷爷醒来,指挥他们劳动,过丰衣足食的日子。

远方的山道上,一个巨大的黑影蹒跚地走着,鲜血不断地跌落在洁白的雪地上。

“唉!白虎的肉也不好吃啊!大爷做孙子一万年,好不容易熬出头,想把自己进贡的东西吃回来一口,还被小气的娃娃给打伤了,太缺德了!”

第二天,太阳已经升高了,道路上还没有人出来。

宋子金不理解村民们都窝在家里,等待着什么?

谁也说不清楚,也没有人问起,只能等着爷爷醒来。

第三天,宋云海一家人的眼睛都熬红了,终于等醒了家主。

宋云海询问大家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说看到了妖怪,让我们不要出门的。”老婆婆严晚晴哭着说。

“也没有人来看望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