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 > 第2章 所以风四娘就很大方地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跟他说了:我还没说完呢

第2章 所以风四娘就很大方地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跟他说了:我还没说完呢

当做了消遣调侃了几次、付给梅二先生诊费浪费了银子的陆小凤觉得自己亏大了,没有再继续和这对姐弟纠缠下去,赶紧离开了。

而萧十一郎和风四娘在谢过梅二先生之后,也都离开了。

“四娘你差点惹上大麻烦啊。”萧十一郎的声音还带着笑意,语气轻松,“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两人虽然一起长大,但是在能独立生活之后早就各自过各自的,也就是遇上麻烦的时候,两人会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立马找到另外一个。

通常这个时候,风四娘都会说他啰嗦,然后骑上自己的马扬尘而去。

她是绝对不会做先被抛下的那个的。

而今天的风四娘和平时不太一样。

她突然拉住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弟弟的手,一脸凝重道:“十一郎,你相信命运么?”

萧十一郎:“……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一种预感……而且我自信我比大智大通更准。”风四娘按着自己的胸口,神色越来越凝重,“你会喜欢上一个叫沈璧君的女子,对方是天下第一美人,但是却不能在一起。不过不用担心,对方是爱着你的,即使对方嫁给了别人,和你相爱的时候还怀着孩子。”

萧十一郎大惊失色:“什么?!孩子是我的么?!”

风四娘摇头:“啊,不是,是她丈夫的。”

萧十一郎:“……哦。”

风四娘:“我说真的,我的脑子告诉我这个。”

萧十一郎:“……姐,你是不是喝多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看着风四娘信誓旦旦的样子,萧十一郎……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而且对方说的命运让他还有点……小期待。

天下第一美人啊……

然后萧十一郎怀着好奇去查了查……得知了,沈家庄的大小姐、“金针”沈太君的孙女,沈璧君。

然后,沈璧君她,今年,十岁。

还是个掉门牙要换牙的年纪呢。

……我姐果然是喝多了吧。不对,姐她到底是怎么看我的?——萧十一郎冷漠地想着。

——

并不知道萧十一郎那边的事情,风四娘在吃喝玩乐了几天把身上的钱都挥霍地差不多了之后,感觉脑子里杂乱的记忆总算能规整了一部分了,虽然还是有些混乱。

正因为这份混乱,让她在经过一间开满鲜花的小楼的时候,觉得有几分熟悉,不自觉地走了上去。

第3章风半仙(二)

风四娘慢悠悠地踏着楼梯迈上小楼之后,就见到了坐在窗前的温润公子。

对方头转向她这边,微笑着,声音也是温柔的,并没有被她这个突然的陌生人拜访而有所不悦。

“姑娘是遇上了什么事了么?”

“事儿么……倒是没有。”风四娘打量了一下周围,接着叹了口气,“不过如果手头没钱算是事的话,我倒是遇上事了。”

这种直白的要钱的话,换做其他人的话可能要开始感慨她的厚脸皮了,而眼前的这位公子却没有露出任何不满,只是笑了笑,依旧用他那柔和的语调说着话:“不知道姑娘缺多少钱?”

“也不用太多……一百两就足够了。”风四娘毫不犹豫地狮子开大口,在她以为对方会生气的时候,对方确是不紧不慢地拿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来。

风四娘呆愣了一下,虽然接过了银票,心里却不是很满意:“花公子,你这样子的手笔,纵然是花家也会被你败光的啊。”

风四娘无意识地进入的小楼不是别人的地方,而是花满楼的小楼。

花满楼是江南花家第七子。

提到江南花家,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富。

江南花家是极其富裕的世家,身为小贼的风四娘也曾在手头紧张的时候悄咪咪打劫过他们家,次数还不少,自然对花家颇为了解。

而花满楼不像是那种巨富人家出来的公子,他自己一个人住,住所虽然说不上简陋但是绝对不一眼就能看出富裕的人家。

风四娘对于这位人物早就有所耳闻,她原本的话是会选择远远避开的,但是因为她脑子里多出来的杂乱的信息驱使她来到了这里。

而花满楼听到她的称呼,也没有意外,而是笑了起来:“因为我相信姑娘你会还钱的。”

“如果我不还呢?”

花满楼也回得挺快,没有什么犹豫:“那在下只能自认倒霉了。”

风四娘也笑了:“你比陆小凤有趣多了。”

听到熟悉的友人的名字,花满楼愣了一下,声音也多了一丝暖意:“你认识陆小凤。”

“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对于自己的朋友招惹女人的本事还是很了解的,不过花满楼还是产生了几分好奇:“姑娘倒是第一个那么说的。”

“嗯?”

“说我比陆小凤有趣。在他人看来,必定是他有趣得多。”

“他不行啊。”风四娘皱了皱眉,摇头叹息道,“除了胡子长得有趣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有趣的。”

花满楼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姑娘说得我更好奇了。”

“之前遇到的那次啊,他不长眼地把我认成红鞋子那伙人了。”风四娘说起这个就来气,“我不过就是本命年想要辟邪才穿了红鞋,没想到反而更倒霉了!”

花满楼也没有打断她,而是微笑着倾听她的抱怨。

“忘记自我介绍了……在下风四娘。”风四娘很自来熟地拉开凳子坐下,“不提这件事了……俗话说破财消灾,你态度那么好,我就来给你算一卦吧。”

花满楼语带惊奇:“风姑娘是替人算命的么?”

“是啊,我从五天前突然有的新本事。”对于自己脑内多出的信息自信不已的风四娘语重心长地说着,“相信我,我比大智大通还要准。”

五天前突然有的本事……花满楼一边想着,一边还是很给人面子,一颔首表示自己正在听。

见对方那么配合,风四娘也很满意,然后露出了认真的表情来:“你要记住,你的弱点,是女人,还是个漂亮女人。”

花满楼:“……”哎?等等?这个算命是不是算错了?是不是弄错人选了?怎么听都感觉更符合自己的好友一些啊?

“听姐姐一句劝,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咳咳……风姑娘,我应该比你年长。”

“这不重要!我说的话你记牢了么?”

“咳……记住了。”花满楼显得有点么尴尬,“可是风姑娘也在这个范围内么?”

“自然,我可会骗人了。”风四娘说话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得意,她瞥了对方那略显无神的双眼,按捺住了自己想问对方明明看不到怎么判断美丑的冲动。

她的记忆告诉她对于这样子的盲人最好的态度是把他们当普通人。

因为对方这耿直的回答,花满楼都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来:“可是我觉得风姑娘的话还是可信的。”

“因为我不骗好人啊,良心会痛的。但是有些人不一样啊。”风四娘笑起来,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无论是哪个女人,听到别人真诚地夸自己漂亮并且还信任自己的样子,都是会很高兴的。

如果这个人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那就更高兴了。

所以风四娘就很大方地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跟他说了:“我还没说完呢,你会遇到了一个叫上官飞燕的女孩子,对方看起来单纯可爱但实际上是骗你的,利用你把陆小凤也扯进来去处理一个金鹏王朝的骗局。”

对方说的有模有样,而且还指名道姓了,花满楼也认真了几分:“金鹏王朝?”

“是啊。这个金鹏王朝呢,是一个西域的一个没落了的王朝。到时候上官飞燕还会一人分饰两角,一边骗你吊着你然后一边易容成另一个女人自称西域公主上官丹凤和陆小凤谈情说爱发生肉体关系……”

花满楼:“咳咳咳——”

风四娘不明所以:“怎么了?风寒了?”

花满楼:“……不,没什么。”

风四娘一点头:“好的,那我继续……然后她们会让你和陆小凤去调查,说是要追回金鹏王朝的财产。目前财产是在昔日的三个叛臣手中,而这三个叛臣,已经成为了现在特别有权势的三个人。”

花满楼的神色变得肃然起来,他直觉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关键。

然而另一头,风四娘却有点卡壳了。

她想了想,接着用肯定的语气道:“那三个人分别是一个很有钱的珠宝老板!一个什么楼的总瓢把子!然后还有一个,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峨眉派的掌门人!灭绝师太!”

刚刚还在想那个珠宝老板是不是珠宝最多、拥有珠光宝气阁的阎铁珊的花满楼:“……那个,风姑娘,峨眉派的掌门人并非灭绝师太,而是独孤一鹤。”

“哎是么?可是我记得那三个叛臣中有一个是太监掩藏身份来着……我还以为他男扮女装呢……啊,那万一他是女扮男装呢!”

花满楼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纠正那个女伴男装的说法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给峨眉派掌门人正一下名:“我觉得应该也不是女扮男装……”

“这样子的话,那就排除了独孤一鹤是那个太监的嫌疑……啊,我知道了!那就是那个剩下的我记不太清的总瓢把子!”风四娘肯定道,“他开的那个什么楼,一定就是青楼吧!我记得有个青字的!那个太监假扮老鸨混在其中了!”

花满楼:“……”怎么办?他要怎么说才能在不拂了风姑娘的面子的情况下还把自己的意见给表达出来呢?

第4章风半仙(三)

花满楼的贴心并没有被风四娘接收到,自然她也不会领情。

风四娘把自以为的真相说了之后,觉得自己很棒棒,对得起自己得到的一百两了,就打算告辞了。

她站起来之后,才注意起旁人第一下就会注意的问题:“你看不到的情况下会有什么不方便么?”

她的语气里是单纯的好奇,没有任何怜悯同情。

花满楼愣了一下,笑着用温和的语气回道:“并无。”

“你真厉害。”风四娘真心夸赞道,“除了海伦·凯勒之外,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

“海伦?”骤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花满楼有些好奇地重复念了一声。他只是下意识的举动,等感觉对方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的时候,一时之间内心有些微妙。他不知道自己这一举动到底是好是坏,毕竟上次他的一时好奇,已经让峨眉派掌门人独孤一鹤变成了灭绝师太了。

而且,灭绝师太到底是谁啊。

“海伦是个外邦人。”风四娘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对号入座完毕后兴致勃勃地解释道,“她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一场重病让她变得又聋又瞎,可谓是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陷入了黑暗无声的世界。”

花满楼原本还在想写别的,听到这里忍不住入了神,问道:“后来呢?”

“因为失去听觉,即使她喉咙没有问题也无法正常地开口说话。”风四娘带着点遗憾说道,“她的父母虽然爱她但是并不知道如何正确教导她,用的办法是在她做错的时候惩罚她做对的时候给糖吃。所以海伦小时候脾气暴躁易怒。”

花满楼皱了皱眉头,显然也带上几分忧心。当瞎子那么多年的他自然更能理解对方口中的海伦的处境。

好在风四娘也没有多卖关子,很快地切入了主题。

“但是海伦很快遇到了改变她一生的女人——她的夫子安妮!她的夫子也是基本看不到东西的,但是她温和可亲,耐心教导了海伦,带着海伦去感受一切,教会她手语,让她摸着自己的口型来教导她说话。”风四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神神秘秘地问道,“海伦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水】,你知道安妮是怎么教她的么?”

“嗯?”花满楼侧耳倾听着对方的故事,思索了一下,笑道,“应该是……让其触摸着流水,然后再她的手心写字吧?”

“……嗯,是这样子。”没能卖弄成功,风四娘悻悻地摸摸鼻子,继续说下去,“安妮教导了海伦,也改变了海伦的一生。海伦后来去了她们当地最好的书院学习,并且写了不少书,还被翻译成了多种国家文字流传来开,成为了一代才女。”

花满楼脸上泛起了笑容,是衷心的喜悦:“那真是太好了。”

他没有问对方是怎么知道这样子的一个故事的,因为对方说话的语气很真挚,像是花满楼这样子的人,是不会无端去怀疑一个人的。

而风四娘已经在交谈中再度坐了下来。

“啊,对了,我说的这些故事,都是从海伦先生的著作《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看来的。”

花满楼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风姑娘可有保留这位海伦先生的著作?”

“很遗憾,没有留下来。”风四娘摇了摇头,也带着一丝遗憾,她只记得自己是早年读过的……而且是必读?

……咦?等等?为什么她的脑子里会冒出一句“阅读并且背诵全文”?

花满楼也很遗憾,但是他不是个强求的人,在失落了一瞬之后也就坦然接受了。

“不过我还记得一些内容呢。”风四娘摸了摸自己的一百两,觉得可以和花满楼展开友好的长期合作,所以也是格外有耐心,努力回忆了一下,在好词好句相关记忆里找到了一些内容,“海伦先生说过,黑暗将使人更加珍惜光明,寂静将使人更加喜爱声音。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要靠心灵去感受。”

花满楼一笑,语气是不自觉的赞同:“正是如此。”

接着,他那原本的遗憾又重新冒头了一些:“只是可惜无缘拜读海伦先生的大作了。”

“没关系,我记起什么的时候一定立马告诉你!”风四娘豪迈地拍拍胸脯承诺道。

“好!”能察觉到对方本性如此,花满楼也没有多做推辞,“那就麻烦风姑娘你了。”

“花公子不必客气!”

“风姑娘你说记起什么……莫非之前忘记了什么?”

“唉!别提了!都是你那个四条眉毛的朋友害的!弄得我最近记忆都有些混乱了!”风四娘毫不犹豫地推锅给陆小凤之后,站起来,“这次是真的告辞了!我走了!”

“风姑娘慢走。”花满楼温声道。

伴随着爽朗的轻笑声的远去,小楼再度恢复了宁静。

——

“什么!?是我害的?!风四娘真的那么说的?!”——前来找老友唠嗑的陆小凤听到好友的复述,一口酒水全部喷了出来。

花满楼微笑着反问:“难道不是?”

“虽然是我撞到了她然后她在我面前晕过去了……但是压根不是那么一回事啊!”陆小凤有口难言,毕竟当时的情况没有第三个人,怎么都是风四娘一张嘴说了算了。

偏偏她还的确真的晕过去了。

“花满楼,你今天怎么满嘴风四娘啊。”陆小凤说着笑容也带上了几分调笑的意味,“我可是第一次听你口中提起一个姑娘那么多次。”

调笑完之后他就想起了风四娘的“艹最野的汉”的发言,一时之间,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小眼神在自己对面的好友身上打量了一番,迟疑着开口道,“那个……不是我说啊,你们可能有点不合适。”

“看样子你真的和风姑娘有过节。”花满楼笑道,“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如此躲着一个和你没有关系的漂亮女人。”

“也不是躲……但是她有点邪门。”陆小凤说完之后补充道,“不是坏的那种邪门,是真的,为人比较邪门。就像是那种光明正大地给人下降头,而被下降头的人知道自己在被下降头,觉得自己不可能真的中计,却还是会受到影响的类型。”

花满楼晃了晃手中的扇子,悠悠道:“看样子你在她那里吃亏了。”

“……”陆小凤摇了摇头,悻悻道,“你怎么一直在帮风四娘说话?你是我的朋友吧?”

花满楼一笑:“风姑娘也是我的朋友。”

陆小凤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这可真是稀奇——快和我说说,那女人怎么给你下降头了?”

“……你这样子说话,被风姑娘针对真是一点都不无辜。”

花满楼没有卖关子,将自己和风四娘的第一次见面都说了。

包括被对方的“独孤一鹤是灭绝师太”、“金鹏王朝的旧臣哪个才是太监之谜”,至于对方说的自己会被一个叫上官飞燕的女人骗、而且这个女人还假扮金鹏王朝的前朝公主勾引陆小凤什么的……咳咳咳,他觉得没必要说。

陆小凤听得笑到拿筷子敲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