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子时 > 第1章 子时昏厥了过去

第1章 子时昏厥了过去

《子时》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

《子时》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著

尝过这世上最好的感情,此后死去也不可惜。

**

c市。

梁氏旗下的私人医院拥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顶尖的医疗人才,妇产科尤其。梁氏那几个传奇的高层都曾将自己的夫人安置在这里生产,可像今天这种所有科室大主任齐聚产房的状况,也只有当初梁夫人生三胞胎的时候才发生过。

产房外,长长的走廊上等着七八个人,俱都安静坐在靠墙长椅上,神色平常。只有一个年轻男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盯着产房的门,他的眉眼长得极为出色,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岁左右,实在不像快要做父亲的人。

护士这时从产房推门出来,走到他面前说:“盛齐光先生是吗?麻烦您在这里签个字。”

盛齐光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还没有合过眼,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本就无法承受过多的劳累,这会儿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俊秀眉眼间满是疲惫。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是礼貌而周到的,接过知情书签了字、双手递回去,轻声温和的问:“里面情况怎么样?”

“到目前为止很正常。宫口已经开了四指,正要上产床。”护士对这个英俊又温和的年轻人很有好感,笑着问:“盛先生要不要进去陪着?换无菌服消毒后就可以进去。”

盛齐光听了这建议着实心动,只不过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不了,我还要等人。”

他话音未落,身旁的电梯“叮”一声,随后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行人。

走在最前头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铁灰色正装,像是刚从一个正式场合过来,质料极好的手工西装裹着修长结实的身体,更显得人高大俊朗。他眉目与盛齐光有几分像,都是俊朗英挺的长相,只是相比之下盛齐光的英俊显得温和多了,这个男人神情淡淡的,走近时却令护士忍不住退开了一步。

盛齐光却心情很好,向来人笑着摆摆手:“哥!”

神情淡淡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蹙眉不悦的对他说:“你什么身体也敢这样熬?立刻去休息!”

盛齐光手指揉向眉心,笑着叹气说:“我也知道,可是你不来我怎么敢休息啊?”

男人脚步未停,径直向前,盛齐光在他背后指指他,示意护士赶紧去准备无菌服。

**

此刻产房里,子时正疼的生不如死。

她是一个很习惯忍耐的人,从小到大,她从来也没有发过一次脾气。眼下这种从身体里被撕裂开的疼痛虽然很可怕,但她咬着牙忍耐着,没有哭、也没有尖叫出声。

忍的太痛苦了,汗一层层的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头发也已经湿透了,黏成一缕一缕的,她起先有一阵恨不得伸手把头发全部扯光,再后来却疼的连这点恨不得的心都没有了。

生孩子这么疼,所以不会有哪个妈妈忘记自己的小孩,对吧?

她心里模模糊糊却又坚定的想。

医生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生孩子不哭不叫的,往日里最热闹的产房这时一片安静,诡异急了。

看着子时十指紧紧揪着床单、忍的唇色都发白,护士于心不忍,安抚提醒她说:“你疼的话就说出来啊,不要硬忍着……别觉得丢脸,都是这么过来的。”

子时听见了她的话,心里头轻松了一些。可跃跃欲试的想要尖叫一声,却发现怎么也张不开嘴。

已经疼到极点了,她开始分不清现实与幻觉,许多的画面在她眼前混乱的跳过,一帧一帧。

最多的是她的漫画:有着圆鼓鼓肚子的熊小姐,在草地上快乐的打滚、在湖边捧水喝、在夜晚追逐星光、在晨曦中奔向即将升起的太阳……一切都是狂乱的,所以一切都变得合理——否则,要不是她已经疼的疯掉了,怎么他的脸会如此的逼真呢?

逼真到并不是记忆中完全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他瘦了一些,眼睛更明亮,此时站在产床边低着头专注的望着自己,那目光令她身上的疼一瞬间变得远……疼痛依然存在,但被另一种更为迫切的感受优先了——

她非常、非常、非常的想念他。

子时终于松开了紧紧咬着的牙关,张了张嘴:“……好、疼……”几乎发不出声音的两个字,对他说。

他眼中神情柔和,伸手捧住了她的脸,像很久以前的从前那般,俯身温柔怜爱的亲吻她的额头。

被他碰触的肌肤每一寸都在颤抖,子时在他的气息环抱里哆哆嗦嗦的哭了起来。

这么美好的幻觉,令她受宠若惊。

“不要怕,”幻觉里的人附身抱住她,在她耳边沉稳有力的重复着医生的命令:“子时,听我话——来,吸气、屏住:一、二、三、用力!”

子时胡乱点头,完全的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她都愿意照做,屏气时仿佛她根本不需要呼吸,用力时丝毫不担心哪怕会撕碎自己……混乱的幻觉与真实画面交错里,一切都是影影绰绰,只有他的声音和气息是清晰的,整颗心都被他驾驭着,疼已经变成别人的事情、一点儿也不重要。

他来了,即便是在幻觉里。子时幸福的一直流眼泪,喃喃的叫他的名字。这个即便是在一个人的夜晚她不曾敢叫出口的名字,此时是她唯一的勇气:“承光……盛承光!”

“是,我在。”子时听到耳边他低低的回答,忽觉得她正遭遇的这点痛苦太不够了,她想要更多的疼,或者更长久的折磨——这样他是不是就会待久一点?

颠乱的一切随着下身突如其来的一阵热流而结束,子时在他怀抱里直挺挺的昂起头,痛苦又解脱的尖叫了一声,感觉到他用力的回抱,她浑身都变得很轻,飘飘然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却又感觉十分舒服……婴儿响亮的哭声像是从深深的梦里传来的,子时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幻觉中的人低低沉沉的声音说:“……是女儿!”

**

子时昏厥了过去。她一昏过去,她以为的那个幻觉抱着昏厥的她、猛然抬头望向产床旁的众医生——都是历经生死如寻常的资深医生,却都被这个眼神惊的冒了冷汗。

妇科主任医师连忙说:“没事没事,她只是太累了,就让她睡吧。”

“你确定?”盛承光皱着眉问。

主任想了想,谨慎的反问:“要不……叫醒她给你看看?”

男人皱眉不语,低头看着怀里人半晌,默默的将她放在床上,手指轻轻抚着她苍白汗湿的脸颊。“孩子呢?”他声音低了几分,问。

护士把秤完体重的小女婴抱过来给他看——是个五斤八两的小家伙,健康活泼,头上脸上都还黏糊糊的,闭着眼睛哇哇大哭着。

盛承光接过她,小家伙忽然将一只小手伸出来,小拳头在他面前有力的挥了挥。

抱着她的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那样英俊的眉眼,笑起来自然是格外好看,一时产房里气氛温馨了许多。

他将小家伙放到昏睡过去的人身旁,让那一大一小挨着。他目光深深的,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骄傲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小家伙气息充沛,一直在哭,他轻轻刮刮她圆圆的小鼻头。

“你好,”低沉的男声沙哑不已,“宝贝……”

**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第2章

两年前。

子时昨晚通宵画画,中午的时候接到漫画网编辑电话,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只听电话那头她家编辑的声音十分愁苦:“呜呜呜子时!救命!”

“哦……怎么啦?”子时从床上坐起来,困顿的揉眼睛,“你别着急啊,慢慢说。”

冯一一颠三倒四的说:子时的漫画《如果你是一只熊》卖出了影视版权,买下版权的天辰动漫是一家大公司,冯一一所在的漫画网作为子时的代理方,十分重视这项合作……

“这个事情你之前告诉过我啦。是好事啊。”子时脾气好,被吵醒听了这么久废话也没发火,语气还是软软的。

“可是刚才我们老板把我叫过去——你当初和我们网站签约的时候用的是我的身份证啊!老板说什么会引起版权纠纷,还说如果那样的话就要追究我的法律责任……呜呜呜我不要去坐牢啊好可怕呜呜呜……”

“……你别急,我过来一趟好吗?我现在就过来,和你们老板解释清楚。”

子时和冯一一合作两年多了,冯一一胆小怕事,子时却很喜欢她。当即子时安慰了她几句,迅速起床梳洗后出门,去了漫画网所在的写字楼。

冯一一等在楼下,一见子时下车她就奔了过来,圆圆的小脸上神情委屈又激动:“你造吗!老板他怀疑我哄骗手下作者、从中获取非法利益!太过分了好吗!居然这样高估我的胆量!”

子时听得想笑,轻拍她,安慰:“我去向他解释。”

冯一一点头,凄凉的叮嘱:“你一定要解释清楚!我绝对没那个胆子的!”

**

漫画网在行业内只能算中等规模,整个网站连老板带员工不过三十个多个人,租了写字楼二十七层一间办公室,员工们都在各自的格子间里办公,总经理办公室在茶水间隔壁。

子时在漫画网连载也有三年多了,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冯一一领着她到总经理办公室前,敲了门进去。

子时抬眼便望见窗边站着一个男人,这么高的楼层,干净的玻璃窗外只有蓝天白云,那个男人站在蓝天白云之前,半侧着脸,已令整片晴空失色。

子时被冯一一推进去,门一关上,子时脸“蹭”的红了。

十八岁的女孩子正是容貌最好的时候,又是那样的乌发红颜,红着脸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盛承光转身看到时也愣住了。

“请坐。”他很快回神,招呼子时坐下。“我姓盛,是这里的负责人。我该称呼你什么?”他笑起来比他背后蓝天里的白云更闪耀,“你的读者们都叫你‘子时大大’。”

子时脸更红,“我叫子时。”

“子时,”盛承光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男人低沉的声音令子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的,子时,我们来谈一谈这次的事情——我刚刚发现影视改编的合同上作者签名一栏是冯一一的名字,据我所知她并不是作者,我查了你之前和我们网站签约的合同,那上面的身份信息也是冯一一的。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事关冯一一,子时回答的很是谨慎诚恳:“当时签约时编辑很明确的告诉过我签约注意事项,但是我不方便用自己的身份信息签约,所以请编辑以个人身份帮忙。是我要求这样做的,我愿意再签一个放弃追究的声明,保证以后不会对版权追究。”

盛承光听了这番话难免有些意外,他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片刻后他说:“你不追究不代表这件事就是对的。但是如果你愿意参与剧本改编事项,我答应这次不追究冯一一编辑的违规操作。”

“好。”子时没有二话,立刻答应了。

盛承光目光中更添了几分不明意味,微笑着说:“我还没谈到报酬,你就答应了?”

子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关系的。”

年轻小姑娘纯真的简直如一张白纸,盛承光觉得再多说自己都变得没意思了,他微微有些无奈的神情摇了摇头,站起来向她伸出手,“我刚刚接手这个网站不久,这次与天辰的合作对网站很重要,天辰很看好你的作品,而我很看好你。”微笑着的盛承光简直是从少女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子时,合作愉快。”他微笑着对她说。

子时伸手与他相握,心扑通扑通狂跳,手指轻轻握住他的。

**

冯一一对于一切危险事物都退避三舍,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里,她做过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将身份证借给子时签约。

当时冯一一刚刚毕业找到漫画网这份工作,带她的老编辑教她挖掘有潜力的作者、趁早签约,她挖啊挖,挖到了当时刚刚开始画《如果我是一只熊》的子时。可是子时那时候才十五岁,没有身份证、也不肯把监护人的身份证拿来签约,还在试用期的冯一一矛盾犹豫了一个月,把身份证借了出去。

新人编辑和新人画手误打误撞、如火如荼的合作到了今天。目前《如果我是一只熊》已经连载到第六本,收藏人数过万,点击破亿,子时已经是冯一一手下最红的作者,靠子时一个人的收益冯一一就能轻松完成每个月的指标任务。

两个女孩子都天真,又合作的好,这两年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子时为了保住冯一一痛快的答应了盛承光的要求,参与到《如果你是一只熊》的动漫改编中。

反正她在家除了画画也是闲着,有的是时间。

冯一一“劫后余生”,又因为子时要来上班而开心不已,中午午休时她拉着子时去吃好吃的。在写字楼不远的百货大楼甜品店里,两个人叫了四人份的下午茶。

点餐的服务生走开后,冯一一偷偷摸摸的从包里拿出一块报纸包着的东西,从桌下塞给对面的子时。

子时接过打开一看:一沓一沓的人民币,一共五万。

“收起来收起来!”冯一一急急的压低声音催促,生怕被人看见了打劫。

子时连个银行卡账号都没给,每个月的收益都是冯一一取现金给她,不过平时每个月也就几千块钱,这次也太多了。

“这是?”子时问。

“是《熊》的影视改编的版税,这里是一半。”冯一一小声解释,“其实天辰还没有把钱打给我们呢,这是老板特意叫会计提前支付给你的——你快收好!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子时依言把巨款包好放进包里,耳边听冯一一感慨着:“我们老板为人就是如此潇洒大方、土豪作风~听说他家原本挺有钱的,妥妥的高、帅、富,后来有个黑道老大看上他了,非要强上他,我们老板坚贞不二、抵死不从啊!于是被那个黑道老大搞得家破人亡……”漫画网除了子时这种小清新卡通漫画,最热的版块是**,这种威武霸气攻与冰山冷淡受的戏码很受欢迎,盛承光的脸蛋身材气质绝对完爆最热门漫画男主,公司里一众腐女天天yy老板,都是专业人士,一点小道消息都能加工成精彩绝伦的完整故事。

冯一一喝一口香醇奶茶,可爱的圆脸鼓了鼓,“……老板历经千难万险,遍体鳞伤的从黑道老大手里逃走,用仅剩的钱买下我们网站……所以他才这么在乎这次和天辰的合作,我们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子时才十八岁,是象牙塔里的长发公主,经历有限,这种落难王子的言情桥段对她来说依然是这个人世间可能发生的事情,更何况……刚才盛承光握住她手的时候笑得那么好看,说“而我很看好你”。

“我会好好工作的!”子时心中满满的感动,认真的说。

冯一一下午还要上班,风卷残云一顿后先走了。子时重新点了红茶和曲奇小饼干,在店里消磨了一下午才回去。

临走收拾东西,她发现今天带的包有点小,五万的现金装在里面拉链都拉不上了,她抽了两沓出来,在楼下专柜买了个大包,把自己的包和剩下的钱装了进去。

从专柜出来她打算直接回家,路过一楼时,看到大厅里有一家慈善组织正在办活动,大大的立牌上贴着许多照片:小孩子们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走在泥地里,一双双黝黑天真的眼睛,生机勃勃的快乐。子时站住看了一会儿,见有人捐钱,她也从包里抽了一沓钱放进桌上的募捐箱。

那募捐箱前面是一块透明的塑料,整整齐齐的厚厚一沓人民币投下去,人群“嗡”的一声,活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而一旁被派来采访的记者正好闲得无聊,这时候立刻抄家伙过来。

子时见他举起相机对着自己就慌了,连忙扭头就走,可那记者两三步就上前拦住了她,“这位小姐,采访一下好吗?”

记者一边问一边举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拍,子时拿包挡住脸,慌乱的低声拒绝:“对不起、请让开……”

她压根是一时心血来潮,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止那记者追着她不放,围观的人也越聚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