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1%的恋爱机会 > 第1章 当然不是

第1章 当然不是

《1%的恋爱机会》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正文1.游戏对象:一个没礼貌的坏小子

在一座简洁朴素的韩式老房子里,两位老人——其中一位目光深邃,短短的白发给人以很深的印象,另一位则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西装,看起来十分和善,模样大概比前一位小三四岁左右——一边喝早餐粥,一边低声谈笑。

“非得那么做吗,会长先生?”

“当然,你不也知道嘛,那小子还欠我一笔账。”

“这么说,会长先生这次是胸有成竹喽?”

“你的意思是要站在那小子那边?”

“……”

此刻与李奎哲会长对话的这位老先生,既是李会长相交多年的老友,又是30多年来一直站在李会长身后,以秘书的身份默默支持李会长事业成功的知己。面对他的沉默,老会长仿佛有些不满似的皱了皱眉,只可惜他的老秘书仍旧紧闭着嘴唇、不说一句话。

“喂,不管事情最后是什么样子,你该一直站在我这边,坚持到最后才是嘛!”

“他可是个不好对付的对象啊,您的后脑勺还被他打过一次呢。”

“所以说这笔账我这次得讨回来,别人欠我的我从来都不会忘记。”

一回想起当初那件事,老会长仍然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与会长愤愤的表情不同的是,他的朋友则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忧虑重重。

“他的反应肯定很激烈,您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这次我绝对不会输的,肯定赢。”

“我也知道会长的用意之所在,只是我担心这样会把他推得更远。”

“其实我也很了解那小子,不过这次我肯定不会输!所以站在我这边对你更有利。”

会长神情很是得意,似乎在说:哼,看你不支持我以后该怎么办!

“我不是一直都站在您这边嘛,不过这次……”

“我已经说过我会赢,你就放心吧。”

“您可千万要赢啊!否则我很难做的。”

金秘书边笑边说完这句话,然后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多贤端着咖啡杯坐在妈妈对面,心里一个劲儿地叹气:美好的周六下午啊,干吗这么早回家听妈妈唠叨呢。早知如此,就跟贤贞去看电影了。不想去首尔就要忍受这番煎熬。唉,不喜欢听也得乖乖听啊。

妈妈那慢条斯理、语重心长的的话……好吧,那就乖乖地听好啦。想到这里,多贤干脆平静下来,从容不迫地啜了一小口咖啡。

“多多呀,这人工作真的很不错哟。”

不知女儿心思的妈妈把屁股搭在沙发沿上,膝盖几乎碰到多贤的膝盖了。

“人家说,这么好条件的人再也没有啦。”

妈妈苦口婆心地劝道。

对妈妈的游说早就习以为常的多贤这会儿一点都不着急,她端着茶杯,面带微笑,耐着性子听妈妈下一步怎么说。

“乖女儿,这次可是个医生啊!你说,到哪儿找这么好的新郎人选哪?”

“医生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不就有两个医生嘛!”

“就算不看这个,听说小伙子长得也蛮好的!家庭条件也不错,还是老二哪!好得简直挑不出毛病来。”

“哎呀,老二也算是好条件?我大哥是老大,难道还娶不着媳妇了?”

妈妈说一句多贤顶一句。多贤越是这样答非所问,妈妈就越不想放过这个新郎人选。万一女儿一不留神,错过各方面条件都这么好的小伙子,那以后想后悔都来不及。一想到这,妈妈就不厌其烦地劝女儿去相亲,劝得连咖啡都忘喝了。

多贤才不理这一套呢,反正这事儿又不是一两次了。她心里明白着呢:现在对她最有利的对策就是耐着性子等下去,一直等到妈妈说累为止。

“那孩子你玉熙阿姨从小看到大,人品可靠,家里条件也好,马上就要自己开医院啦。”

“哎哟,这么好的条件一直不谈恋爱都干吗了呀?真是奇怪啊。”

“人家不是一直忙着学习,没工夫谈恋爱嘛。”

妈妈都没有见过他,怎么现在就开始袒护起他来了?对妈妈这种态度,多贤颇不以为然。

“大哥学习也好呀,大哥怎么就没耽误谈恋爱?”

“乖女儿,你大哥不一样嘛。”

多贤的弟弟俊贤坐在一旁听妈妈和姐姐你一句我一句,心里一个劲儿地叹气。每次姐姐都耍同样的手腕蒙混过关,每次妈妈都看不出来!唉,真不知道是姐姐太狡诈了呢,还是妈妈太简单!按照以往经验来看,俊贤此刻已经能猜出下一步结果了。

妈妈说得兴致勃勃,姐姐听得无精打采。真是奇怪,姐姐的态度直到去年还很顽强。记得当时,只要妈妈一催促姐姐快点儿嫁人,姐姐就不依不饶地表示强烈反对,说什么结婚多没意思呀、一个人多自由啊之类的话搪塞妈妈。可是不知为什么,姐姐的态度从今年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不仅按照妈妈的意思去相亲,还关心起妈妈推荐的新郎人选来。看到姐姐的实际行动,妈妈理所当然地以为女儿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俊贤起初也那样以为。是啊,天底下有哪个女人最后不嫁人哪,姐姐当然也不例外。可是渐渐地,俊贤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原来姐姐答应妈妈去相亲,只是在敷衍妈妈而已。唉,也是,就凭妈妈那一丁点聪明劲儿,怎么可能“斗”得过鬼头鬼脑的姐姐啊!在俊贤看来,姐姐每次相亲全都失败的原因,归根到底都是她故意所为,只是妈妈觉察不出来罢了,所以才一直坚持做这些令她郁闷不已的事情。

多贤发觉弟弟一直从旁偷偷观察她,于是趁妈妈不注意,狠狠瞪了弟弟两眼。

你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吧?那就管好你的嘴巴!不许妨碍我呀!

你就当一眼是警告、另一眼是拉拢关系吧。哼哼,现在你已经是同犯啦,要是让妈妈知道怪罪下来,你也脱不了干系哦!至少你也是“纵容他人犯罪”,嘿嘿。

俊贤从姐姐不怀好意的笑容里明确读懂了这层意思,他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厉害呀厉害!姐姐简直太厉害了!一句话:高手中的高手!

多贤算是听懂了弟弟那声无奈的叹息。她把目光转向妈妈,似乎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好了啦,妈妈,那我就抽空去看看吧。只不过,我好像没有能穿出手的衣服哦。”

“这才乖嘛,衣服好办,妈这礼拜之前给你买一套就是了。”

妈妈生怕女儿改变主意,立即痛快地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唉,早料到会是这个样子!太没新意了!听到这里,俊贤干脆转过头不理会她们说话。

“嘿嘿,妈妈一定要记得买哦!”

姐姐一脸纯真地撒娇道。

哎呀哎呀,姐姐声音里那份得意劲儿,妈妈怎么一点儿都听不出来呢?

“知道啦,知道啦!”

就像这个称心如意的女婿已经到手了似的,妈妈一脸笑容,心满意足地结束了对话,然后迫不及待地起身去给介绍人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去了。

看着姐姐正要回二楼房间,俊贤追问道:“姐姐,你又要去相亲哪?”

“妈让去就去呗,反正可以美美地吃一顿。”

“就为了这个?”

果然不出我所料!俊贤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

“当然不是,还能混一套新衣服哦!”姐姐得意地笑着说。

啊,真是服了姐姐了!俊贤这下是彻彻底底地无话可说了。担心终于变成事实!现在倒是没什么,反正姐姐又不想嫁人。可问题是:要是姐姐真变成像现在这么狡猾的“小狐狸”,那以后想嫁都嫁不出去了!不对,姐姐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嫁人。

李在仁的秘书柔京小姐暗想道:要是性格暴戾的室长在离开办公室之前不把一肚子怒气爆发出来,真是不敢想像他出去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柔京26岁那年第一次看见室长,当时的感觉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他就是女人梦想中的白马王子。英俊和气的长相、彬彬有礼的气质,加上即使脱离显赫的家族背景也被众人一致认可的卓越能力——当这些因素融合在一个人身上时,这个人无疑就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完美无缺。记得当时,当柔京得知30岁的男上司还是单身时,曾经暗自欢喜了好一阵子。她相信碰上这样的上司一定是老天的安排,心里面不知道有多感激呢。

至今为止,柔京已经做了两年秘书工作。两年后的今天,她仍然为上司未婚心存深深的“感激”:感谢世界上又有一个不幸的女孩得到了救赎!阿门!哪个女孩要是跟那样的家伙结婚,无疑是进了黑暗无边的恐怖地狱!如果可以的话,但愿那个家伙永远都不要结婚……那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呢,柔京暗想。总之,柔京现在是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室长为何至今未婚的原因!火一般的性格,冰一般的心——试问天下有哪一个女人能承受得了这样的男人!

“对不起……室长,您的电话……”

正因为柔京比任何人都了解上司的脾气,所以才更清楚地知道:在室长的气头上找他接听电话,自己将会遭到怎样一番训斥!偏偏不凑巧的是,这个电话又是私人专用电话,柔京实在不敢含糊,只好硬着头皮挨训。

“韩柔京小姐,难道你的脑子坏掉了?不是吩咐过你说我不在吗?”

果然不出所料!室长问都不问就抛过来一块“板砖”!唉,看来他的坏脾气只能带进棺材里了!

“是李律师电话,blackcall。”

blackcall是室长跟圣贤集团会长室连接的专用电话线,因为使用一部黑色电话机,所以室长给起了这个特殊的名称。这部电话不仅严禁公司职员用于私人通话,而且只能和会长室以及社长室通话。只是奇怪的是,本来应该由李在仁室长直接接听的电话,通常都是由身为室长秘书的柔京转接。

室长满脸不高兴地接过电话,嘟嘟囔囔道:“破律师还打blackcall?”

柔京暗自叫苦:这话对方不听见才怪!

“我是李在仁……好的……哎!我现在正忙着呢……今天?好了知道了,算了,还是我去你那边好了,嗯。”

这是怎么回事儿?开头还一本正经的,后来干脆不用敬语了。哎,现在可好了,连接电话都不讲什么礼貌了!今天真不走运,看来午饭又要泡汤了!

www.12xs.com

正文2.缘分这东西:谁都不能预料哦

在妈妈恳切的请求和隐隐约约的“威胁”下,多贤终于决定去见见那个男人。此时正是春末夏初之际,多贤穿着那套妈妈刚为她买的漂亮的套装跑来首尔,然后又辗转打听了好半天才“千辛万苦”地找到了这个地方——sh大酒店。

一想起两小时以前妈妈那心满意足的表情,多贤就无奈地叹了口气。见女儿打扮得如此漂亮,妈妈开心得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像女儿立刻就要嫁人,当妈妈的生怕错过好日子似的。唉,要是今晚回去得再晚一些,说不定妈妈明天就要张罗好日子呢。

6月的热热的阳光已经变得有些耀眼,多贤相亲的地点,正是这座18层五星级大酒店。正如外界盛传的那样,这的确是一座豪华雄伟的大酒店。

“真不错呀。”

多贤抬头仰望sh大酒店,发出由衷的赞叹。虽然以前也常听人说起sh大酒店,不过自己还是头一次来这里哦。

嗯,要是这儿的饭菜也像酒店外表一样就更棒啦,多贤暗想,那可就真的不辜负她这个“美食家”辛辛苦苦地跑一趟了,嘿嘿。

走到门口,感应门自动打开。多贤往里一看,哇,周六下午的人可真多呀。

嗯,感觉不错。

大厅里好凉快,看来6月的热浪还没有吹到这里。多贤左顾右盼刚一站稳,就见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走过来问道:

“请问您在找什么地方吗?服务台在那边。”

多贤迅速瞥了对方一眼,发现一个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男人正含笑注视着她,多贤见状,急忙低头报以微笑。

真英俊啊,嗯,看来这个大酒店是挺招人哦。

“你说什么?啊,不是,我想去咖啡厅。”

“男职员”听罢微微低头,用手指了指休息室左侧方向。

“咖啡厅请往那边走。”

“谢谢。”

不错呀,员工培训得蛮有素质嘛。

多贤一边想着一边微笑着致谢,在她身后,男人正目送着她离开。

嗯,肯定又是一个来相亲的,男人心想。

隐隐约约的香水味缓缓袭来,当这个女孩掠过在仁身边时。

“李在仁室长,请您这边走。”

或许是周六下午的缘故吧,律师事务所的走廊里显得十分清净悠闲。在仁走进律师办公室,沉着脸大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儿?”

一位年轻律师见在仁揪着脸的样子,“噗哧”一笑道:“哥,我是律师在执行公务哎。”

“什么公务,连blackcall都用上了?”

在仁随便坐下之后,在善倒了杯咖啡给他。

“破律师还……?”在善用调侃的语调把刚从电话里听到的话重复了一遍。

在仁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接道:“都听到了?那好,破律师干吗支使我这个酒店室长跑来跑去?”

在善收敛起笑容,正色道:“会长先生修改了遗嘱。”

听了这话,在仁一脸不高兴。

“又跟我没关系,这就是重要内容?”

在仁生硬的态度,在善打心眼儿表示赞许。我早就知道大哥李在仁绝不是贪婪之辈,他的人生目标绝不是家族世袭经营权,他对王位世袭制似的集团权力交接根本没兴趣。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真有那份心思反而好了,至少自己处理起遗嘱这件事会容易许多,在善心想。

“内容当然跟你有关,所以爷爷特意吩咐必须让你知道。”

“别告诉我遗嘱里提到我了。”

在仁说这句话是有含义的,当初在仁爷爷即圣贤集团的李会长首次公开的遗嘱继承人里竟然没有提到直系长孙李在仁,虽然这是李会长故意所为,可是所有不知内情的人都为这个消息震惊不已,只有在仁一人对此无动于衷。事实上,作为会长爷爷的第一直系继承人,在仁即使分不到遗产,他的钱也已经足够多了。因为在仁过世的父亲以及外婆家留给他的家产,已经足够让在仁成为一名大股东了。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事实如此,可是当时周围人还是被这个意外的消息搅得坐立不安。

因为在此之前,李会长将孙子在仁定为集团继承人的事情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可没想到李会长竟然在首次公开的遗嘱里漏掉了最看重的孙子,这种做法不禁令人匪夷所思。一时之间集团内部明争暗斗,几乎成了权力争夺的角斗场。虽然到现在为止,那些觊觎权力宝座的人们因为忌讳德高望重的李会长而不敢轻举妄动,暴露一丝一毫野心,但是大家整天都在脑海里打着各自的如意小算盘,这种状况众人心里都清清楚楚。

“也不像你说的那样,”在善摇头说道。

“既然跟上次没什么不一样,那还找我干吗?”

“嗯……”在善犹犹豫豫地不知如何开口。

性格急躁的在仁指尖夹着香烟,表情冷漠地催促道:“别耽误时间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再也不会被吓倒了。”

我不是已经让那老头儿吓过一回了吗?所以,无论他再做什么都不会吓到我!我也绝不会再把人生托付给他——这些话清清楚楚写在他的脸上,如今他已经对爷爷不抱任何希望了。

“嗯,是这样……会长附加了条件,让你拥有继承权。”

在仁好像不相信似的沉着脸问道:“什么?附加了条件让我继承?”

“哦不,具体说,不是让你继承,是那个……”

“你快说呀!一提条件我就心烦,上次不就是那样吗?”

“嗯……嗯……准确说,是让嫂子……”

说到这里,在善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说真的,他可真担心在仁有什么过激反应。

果然不出所料,正低头点烟的在仁一听到“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