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贼美人 > 第2章 大哥!你何不故自己一个长假

第2章 大哥!你何不故自己一个长假

“唉!没想到龙家失散多年的彩虹之舞,今日还是回到原地。”

“彩虹之舞?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我这嫡传长女一点都不知情?”青妮一脸迷惑。

七叔公将眼光移到青妮左手上,那泛着紫光的紫晶手链,一令人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些什么?“青丫头,你母亲生前可有告知你手上这条‘紫晶圣女’的故事?”

青妮晃着头回想母亲幼时将手链套进她手上时所说的话,“此乃你外曾奶奶留下的遗物,传女不传子,传长不传幼,由于它是上古之仙物,具有灵性,佩戴者如果能与其灵气相通,它会是一个最佳的守护者,保护主人远离危险。”她说。

七叔公听了之后,摇头又点头,大夥全围了过来,知道老人家又有故事可提了。

只见他吐了一口气,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半眯着眼回忆着老一辈流传的一则传奇故事。

“在很久以前,传说龙家的祖先是龙王后裔,所以龙女出嫁之日,五帝的七位女儿下凡为她送嫁,由放七位仙女在天庭的职位是织女,所以每人各织了一匹布送给龙女当嫁妆。但天凡两界毕竟不相同,所以七仙女所织的布就化成天上一道七彩弦月,龙女感念七位姊妹盛情,就将这七彩织布收藏在七颗晶石之中,当作珍宝流传了下来。”七叔公顿了一下,又喝了口茶。

“后来流传到龙家的某一代祖先手里,由于龙家有龙王的庇佑,所以南来北往的水运一向比其他商船顺畅,遂成为水上霸主,那年时局不安,龙家又只单传一个女儿,所以当时龙家主母当机立断地将女儿由水运方式,送到国外暂避风险。年仅七岁的小女孩被送往英国的寄宿学院,在几个忠心的弟子照顾下习武,她也就是你外曾祖母。龙家的女孩从小就好胜,个性倔强,更好打抱不平,所以在那个种族歧视的土地上,结交了六名和她一样来自异国,不受礼教约束的女孩,彼此深交之后便结为异姓妹妹,而这七颗彩色晶石,则为你外曾祖母送给她们结拜之礼。”

“那后来又为什么失散了?它怎么会被做成手链?”蜜儿迫不及待地发问。

“蜜儿!闭嘴。”凯石敲了小妹一下。

“可是好景不常,你外曾祖母长大之后,居然和一个英国贵族相恋,在当时的社会,不管是以英国人或中国人的眼光来看,都是备受议论,是没有结果的,尤其是男方的家人更是想尽办法拆散这一对恋人。后来在有心人故意挑拨之下,两人大吵了一顿,你骄傲的外曾祖母一时气昏了头,离开英国回到了家,并立刻下嫁龙家从小抚养长大的义子;向英国的情人表不她并非要赖着他不可。”七叔公又叹了,口气,再倒了杯茶止渴。

“几个月之后又因战乱,怀着身孕的龙家小姐在姑爷的安排下离开故乡,来到台湾,我父亲当年也是随待大小姐来到这陌生土地的弟子之一,姑爷留在老家,保护祖宅。”

“大小姐生下一女后,当时结拜的姊妹们也相继结婚生子。由于当初结识于英国,所以大家就相约旧地重游,也巧遇当年相爱的英国贵族,曾经沧海难为水,那名英国贵族不对伊人已另嫁,抛弃贵族的头衔及财产,坚持跟随大小姐家到台湾。大小姐深受感动,两人重拾旧情,而另一方面深爱大小姐的姑爷得知此事,不想为难她,自愿退让独守龙家故宅。”

“哇!好伟大的男人哦!”蜜儿在一旁陶醉着。

“有什么好浪漫。结局可不好,那名英国贵族来到台湾不久之后就急病死亡,大小姐受不了爱人去世的打击,也跟着忧郁而亡,他们生前相约来世再相守,死后不上坟,所以弟子依其意愿将身躯火化,随风飘往大海。大小姐死后,姑爷也将龙家迁往美国,并成立了专为华人利益的龙门。”

“她的姊妹们得此恶讯,相偕来此吊丧,并解下各自收藏的晶石放在阳光之下,连续七天,天上的彩虹不停地放射架丽的光芒,看傻了路经此地的人们,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会的一次,我看到完整盛开的彩虹之舞。”

“不久,在那群姊妹回到各自的国家后,就传出她们相继死亡的消息,有人说是姊妹情深,也有的说是当初立下的生不同时死同日的誓言,所以自杀死了,从此七颗晶石则各自流散了。”

七叔公又揣起茶杯想喝口茶,才知杯已见底,青妮馅媚地提壶倒茶,眼神中闪着一丝兴奋的狡黠,和其他听完故事的人的表情相较真是不可言喻。

“七叔公,那剩余的五颗晶石不知流落何方?真可惜耶!应该让它们相亲相爱在一起才对。”

七叔公抬起头来盯着青妮看,心里直叹气,真是不安分的娃儿,本身该做的事不做,迳自扔给那些忠心的堂主们去扛,然后几个妹妹们倒落得清闲。

“手又痒了?正事不干想走偏门,真不知你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青妮撒娇地赖在七叔公的身旁,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嘴甜得像沾了蜜似地,什么好爱你、最爱是你、还有全世界、全宇宙最聪明的英俊小子、最帅的超级男人……等等,教人恶心得想吐,而旁边的小鬼也跟着起哄帮腔。

在这么多侄孙当中,就龙家三个丫头最讨他喜欢,尤其是青妮最得他欢心,也只有她敢跟他老人家要要嘴皮子、逗他开心,这么多年来,这丫头大大小小的锁也不知开了多少,也从未失手,反正她也只是爱玩小偷的游戏,就让她去玩一下也无妨。

“据我比较清楚和中一位名叫兰达·欧布雷的爱尔兰女巫,她所拥有的是绿色晶石,本来住在爱尔兰,后来跟着丈夫回去美国了,至于其他晶石,可就得好好调查了。”

“没关系,这是小事一件,龙门弟子分布广泛,只要下道龙门令,各堂口加堂主自然会努力地去查。“”青妮扬着嘴,喜孜孜地说着。

“是哦!教你回龙门总坛去处理门务,总要三催四请,再加上威胁利诱才肯挪一下玉腿,屁股还没坐热,就急着想溜,这要人跑腿帮忙办事,你倒转得真快。”凯文讽道。

“蓝凯文,你则惹我,嘿!嘿!小心我会多提拔提拔你,让你拥有更大的权力。”蓝家的人最怕责任加身,因为他们本身的事业就做得满大的,再加上龙家的事务繁重,早就压得他们快喘不过气来,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事,这是他们的至理名言。”

“哦!对了,我听说兰达·欧布雷已将手中的绿色晶石传组了她的孙子,好像叫什么杰斯·欧布雷,这个人不好惹哦,小心点。”

青妮朝着众人打了个胜利的v字型手势,眼神中透出胜利的光芒,杰斯·欧布雷,准备接招吧!不,是准备受苦受难了,阿门!

※※※

云淡淡地从东方飘了过来,浅青色的雾顺风而飘……

浅青色的雾?!

雾怎么会有浅青色的呢?杰斯·欧布雷皱眉,啊!原来是雾里头居然有穿着浅青色衣衫的女孩。

就见那女孩衣裳在风中飘扬,宛如出尘的圣女,清纯的模样仿佛是暴露在初阳中的香莲花,更像受尽露水洗净的雪白玫瑰。

雾慢慢地往前飘浮,忽然它不再移动了,女孩用着明亮清澈的双眸向他诉说着无限情意,顿时使他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4

那一头及腰的秀发看起来是那么乌黑亮眼,如黑色的瀑布倾泻而下,似缎般的柔软细致,不知摸起来的感觉是否如他所想的一样?

咦!雾里的女孩对他笑了耶!她的眼神在对他笑,唉!

眼前着这雾就要散了,而她身影也渐渐淡了。

“喂!雾里的小姐,喂!你叫什么名字?别走嘛,至少把面纱也下嘛,为什么而来?喂、喂!别走、别走,你回来呀!”

杰斯眼睛一张,什么都没有,他所在的地方是自己的房间。该死,又作梦了!可是怎么老是梦见这一位东方女子呢?没错,那眼神。那身影。那秀发十那气质,的确是一位东方女子没错,但她到底是谁?为何总出现在他梦中,却不肯与他交谈即离去呢?

那种熟悉又自然的感觉,心好像被撩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想去拥抱,对!深深地、用力地,用生命去拥抱。

“嘿!老哥,昨夜又没睡好吗’!怎么一脸无精打彩的模样?昨晚宴会你可是一早就走,别一副怨男似的表情,笑一个嘛!欲求不满的家伙。”

梳洗完才来用餐的杰斯斜跟着小弟马特·欧布雷,他可是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连反驳的力量都懒得回应。

“又是那个奇怪的梦呀?”马特明知故问。

杰斯拿起桌上的咖啡大大地喝了一口,吐了一口气说:“是啊!真奇怪,这几个月来,她至少出现了二十几次,每一次来只是看着我而不发一言,问她叫什么名字,她总是消失得比谁都快,还用面纱遮住了脸。不过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还真美,仿佛可以穿透一个人的心灵,净化一切世间的俗气,真的很美。”

一旁的爱莎·欧布雷头一次看见大哥这表情,居然会被一个所不认识的梦中女子述得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以前的他总是把事业摆在前头,从未见他对任何女人动过真心,公司里的职员私底下还给他取了个“冰人”的绰号,谁教他老是摆着一张没有喜怒哀乐的脸,看起来永远是那么冷酷无情,更甚至还有人打赌他从出生就不会笑,而这些都是来自马特哥哥的马路消息。

不过,这也难怪,父亲早逝,母亲又改嫁,二十岁就得挑起照料公司的一切事务,一方面还要顾及两名弟妹的生活起居,也真苦了他,如今过了十四年,该是放松一下,为自己作点打算。

“大哥!你何不故自己一个长假,好好地休息一下?要不然到爱尔兰找奶奶好了,几年前爷爷去世后,奶奶就一个人国爱尔兰上,干脆你去陪奶奶顺便度假,一举两得。”

她提议着。

“是啊。是啊!老哥,顺便请奶奶帮你看看相,说不定你的姻缘就……嘿嘿嘿,怎样?”马特在一旁瞎起哄。

“饶了我吧!两位,我走了公司谁负责呀?你们吗?想公司垮也用不着这么费心。”

爱莎很不服气,“大哥!你就这么看不起人呀?”

“是啊!老哥,你几天不在,公司不会真的垮掉的,不然花那么多钱请人干么,当花瓶摆着好看?”马特也抗议。

“就是你这种态度,我才不放心把公司交给你。”

“大哥!奶奶回爱尔兰的时候,不是留下一块绿色晶石给你”听说用心祈祷可以心想事成,把它拿出来试试看好不好?一定很好玩。”

爱莎道突来奇想的怪点子,倒教杰斯苦笑不已,这只不过是一个骗小孩的童话,岂可亨利现实生活来试?

爱莎,你是不是刚从佛罗里达的海滩回来,一时给晒昏了头?还是被海滩上的俊男肌肉给迷失了魂,居然连这种骗小孩的童话故事也搬上抬面来谈,需不需要找个心理医生来看看?”

“唉哟!大哥,我这是为了你好,真是不知好歹,谁教奶奶留给你那块绿色晶石,而不是留给我,不然我早就自己问了,何必劳烦你?”

马特也不受气地说:“奶奶偏心啦!说什么只能传长孙,谁规定只有绿眸的人才能与晶石沟通?还偏偏交给一个不信邪的人,真是糟蹋好东西。”

杰斯懒得跟这两个宝贝弟妹闲磕牙,拿起公事包和车钥匙,穿上外套就往外走,“马特,快迟到了别偷懒,走吧!”

“哦!老哥饶了我吧!这么一大早就要上班,用得着这么拚命吗?”

“一大早?你有没有搞错?请抬抬手看看你的表,快七点三十分了,到公司也差不多八点了,还早?股市都开盘了。”一他说完就顺手带上门。

马特转身看着爱莎,交换了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然后就见爱莎神清气突地把电话字起来,接了几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在连响了几声后,终于被人接起。

“喂,班斯特爷爷,我是爱莎啦!奶奶在不在……哦!在呀,可不可以请她听一下电话?谢谢!”

“是因为杰斯吧!”对方一接起电话劈头就道。

“哇!奶奶,你好准喔,真不愧是一级女巫!”

“我搭后天那班飞机去美国,叫马特九点来接我吧!”

“是的奶奶,遵命。”说完挂上电话,爱莎向身旁的二号眨眨眼,“奶奶叫你们后天早上九点接机。”

马特狡侩地露出一笑。“得令,后天早上九点。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两兄妹的嘴角扬起一个小弧形,均想道,不知奶奶这次来又会有怎样的结果?

第二章

云淡淡地从东方飘了过来,浅青色的雾顺风飘流,又是浅青色的雾,有这种颜色的雾吗?

那个女孩依然穿着那件浅青色的衣服站在雾里。咦!

不对云雾散了她怎么没有消失,反而向他走来?

“嗨!”

她开口了,她真的开口了!杰斯的眼睛睁得好大,喉咙突然觉得好干,好像回应她的问候,可是她却笑着转身,虽然如昔地看不见她的脸,可是那双眼睛真的笑得很开心。

“不——别走,告诉我你是谁?”杰斯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一丝干涩的声音。

女孩回过头来看着他,轻柔地说着着:“我就是我。”

“但是你总有个名字吧?”

“我的名字写在雾里。”

“雾里?”他抬头春看已消散的雾,什么都没有,而雾中的女孩也正在消逝当中,“等等,雾里没有!”

“那名字被风吹散了。”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难道只能在梦中吗?女孩的身模已经渐渐模糊不清了,于是杰斯急得大喊。

“不,最是最后一次你在梦中见到我了。”

杰斯听了以后开始恐慌,这怎么可以?不,不行,不可以失去她,绝对不行,“你不可以走,回来,我命令你回来!”

女孩的身影已完全消失,他的心好像被撕裂开般疼痛,就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杰斯伸手去捉,可却什么也捉不到,然后他听到好像野兽受伤时的低吼的自己的身体发出,“为什么?”

在醒来之前,杰斯似乎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女孩的声音,她说:“因为我将亲自来取回属于我的一切。”

“什么是你的?”

“你!”

缓缓地张开眼睛,杰斯对刚才的梦已经有点模糊了,好像后面有句非常重要的话,虽有些模不着边,但心清却很舒畅。

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八点半了,槽了,这该死的梦害他睡过头,不,不是该死的梦,这应该是什么?啊!算了,不想了。

甩甩头,杰斯正想要下床时,马特却像龙卷风一样地跑进来,“哥!快点,来不及了啦!”

杰斯愣愣地看着马特,心想弟弟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坏了?平常三催四请的人,居然会怕他迟到而来催他,今天准会刮大风下冰雹。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

马特看大哥还傻愣愣地躺在床上,遂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接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急忙走向衣橱,拿了件深蓝色的西装出来,“大哥!快点换衣服,去晚了奶奶会骂人白勺。”

“奶奶?上班跟奶奶有什么关系?去晚了?什么意思?”

马特苦笑地摇着头说:“奶奶今日早上九点的飞机要来咱们家。”

“什么?!”杰斯大吼着,接着赶紧跳下床进浴室梳洗,他一边刮胡子一边骂马特,“你这个大混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一定要火烧眉毛才大叫救命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