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贼美人 > 第1章 貌比嫦娥、比芙蓉花儿美

第1章 貌比嫦娥、比芙蓉花儿美

《贼美人》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成长之路

虽说这是我第二本出版的书,但却是我创作的第一本书,影响我日后对写作的兴致。

大致来说,我是个很“晚熟”的人。

由于乡下孩子接触面少,在我念国二以前甚至连什么是漫画都不懂。

但一旦中了毒,有如吸毒者一般沉迷,彻夜“苦读”。进而痴迷到悉数买入,至今家中有上千本漫画。

不过后来迷上翻译小说,漫画就沦为次等国民,偶尔翻搅一下解馋。

直到著作权法成立之后,国外的翻译小说从我常去翻阅的小说店匿踪,无聊之下在老板的推荐接触到国内的小说。

起先不怎么喜欢看,但看久了之后有如倒吃甘蔗般愈吃愈甜,欲罢不能。

慢慢地,菜乌变成老鸟,书架上谁的作品最值得一看,谁的作品最耐人寻味,就不停地从以前的作品一路看到现在的作品,连老板都尽量帮我把那些老作品找出来。

学生时代,导师及国文老师鼓励朝文学方面发展,只是一直有心无力。总归一句就是“懒”。

不过我必须谢谢我的国文老师,虽然他常打我手心,可是从离开学校到现在,他是唯一受我尊敬的老师,也是唯一我认为真心爱护学生的老师。

老师,谢谢你!

第一章

这夜正沉沉,没有风,而街上也阴沉沉的,只有偶尔呼啸而去的车声,空气似乎也停止了流动,月光从云层中淡淡的采出一丝微光。

云层下方的艾克斯大楼顶端,垂下一条微细的银色结绳,有个小小的黑色身影,用著熟练的手法滑向三十七楼的阳台。

哎呀!窗户居然没关,真是的,这是哪一家的保全设施?这些安全主管其是太自傲了,简直不把行家看在眼里,三流的货色也混得进来。算了,美丽的宝贝正在向我抬手,则耽误时间了。

屋内没有一点光线,她慢慢地住眼睛适应屋内的黑暗。呀!看到了,就是墙上那只水晶鹦鹉。小心地用很轻的力量拉开鹦鹉的红色长鼻子,一道暗柜从鹦鹉的尾端滑出,她谨慎地将手指探人,躲开红外线的警戒,然后将那发著蓝光的项链纳入手掌,离开之后再顺手关上窗户。

此时楼下停车场里,有位中年男子端坐在黑色跑车里,神态清闲地抽着雪茄,忽然咻地一声,一个黑色人影窜入半开的驾驶座上。

“三叔,东西到手了,咱们可以回家睡觉。”

男子收起手中的马表,一脸笑意的表情“宝贝,有进步哦,时间缩短之下七秒。”

女子一点也不谦虚地说:“哪里,我是天生的好手。”

“小心点,自大是失败的关键。”男子提醒。

她笑了笑,举起左手把脸上的面罩掀开,一头及腰的秀发立即奔流而下,如同一道美丽的黑色瀑布,灵慧的黑色眼眸里闪着水般的自傲,为这夜盗之学又添了一页佳话。

而三十七楼的暗柜里,躺着一朵鲜艳的黄玫瑰,一旁的字笺上则留有这么几段话——

多谢阁下将这美丽的宝贝放置在如此方便之所,真是容易得教人汗颜,一点技巧也用不上。对了,贵所的安全措施有待改进,也许该换家保全公司吧!顺手替各位关上门窗,小心门户啊!哈、哈、哈!

公主,l.c.n.

※※※

中午的阳光从飞扬的窗帘渗透过来,而床上的人却把被子拉高,盖住了整个娇小的身躯,编成一团像多水的面团似地,而此时楼下传来轻缓的脚步声,接着刷地一声,房门就被打开了,跃进眼中的是一位美丽温婉的古典仕女。

“拜托!我的公主殿下,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还舍不得起床呀?快起来了,七叔公从乡下来看你喽!”说着,龙青妮的三婶——丁晴云就把被子掀开。

只见床上的人咕哝一声,又把被子抢回去,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她整个人像被鬼打到似地跳了起来。

“你说谁来看?该不是那讨债的七叔公又来了?哦,好讨厌,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青妮说完又顺手捉了捉头发。“唉哟!头发又打结了,今日不利出门,黄历上也说今日诸事不宜,尤忌外出,所以我要效法古代传统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晴云轻敲著她的小脑袋。“迈你的大头鬼,以你的个性若活在古代,早就犯了七出被休了,更别提什么三从四德,快下去吧!别找藉口。”

“好嘛!好嘛!敲头会变笨的。人家昨晚几乎都没睡耶!

都是二叔啦!”她随便找个替死鬼顶罪。

晴云宠爱地看着这个爱赖床的小女孩,虽然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可是在自己眼里,总认为她还是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娃,喜欢宠溺她,不,更正,是每个人都愿意宠她,这个小妖精。

“是吗?你确定是三叔害你赖床的。怎么他八点不到就出门了,而你还窝在床上孵蛋,难道是床头上的钟比别人慢?哦!怎么才两点而已?”晴云故意拉长了音,嘲笑床上的青妮。

“那不一样,女孩子要多睡一点,睡眠充足才不会老得快,而且男女荷尔蒙有别,再加上女性皮上脂肪需要用睡眠来补充,所以……”

“够了,够了,你这个爱辩的小孩,净是瞎扯这一堆有的没的,你要是在……”

楼下传来一阵故意的咳嗽声,打断了晴云的咦叨。“睛云呀!那青丫头到底起床了没,要不要七叔上去帮忙叫醒她?”

青妮匆匆忙忙地跳下床,急促的脚步声直往浴室里跑,边跑还边回话,“七叔公,青丫头起床了,真的起床了,人家马上就下去。”

听闻楼下传来一阵笑声,晴云不禁芜尔,大夥儿都知道这丫头谁都不怕,就怕七叔公缠,只要七叔公一缠起人来,那真是没完没了,唉!真是一物克一物,她摇着头笑着走下楼。

前院停著一辆宝蓝色的宝士、一辆银色的流线型跑车和一部红色法拉利。屋内围着一群人,有的端起酒杯,品尝淡淡的酒香,有的正站在落地窗前观赏园中飞舞的彩蝶,而这时七叔公正闻著早春的碧螺春,神情恰然自得。

“七叔公,你觉得这茶的味道如何?不错吧!这可是青丫头从某些人身上拐来的哦!”青妮的二堂哥蓝凯文在一旁说着,生怕他人不知这茶的来历。

“味道还不错啦!闻起来香味入脾,尝起来香甜甘滑,只是茶叶的火候还差一点,如果用早春的甘露水来泡,晚秋的枫叶来烧,那就更完美了。”

窗边的蓝凯奇一听,回过头来说:“七叔公,做人则太挑剔了,小心青妮堂姊的脾气可不怎么好,要知道你批评她的茶哟,下回可得自备了。”

这时在酒柜旁品酒的蓝凯石,拿了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走过来,坐在七叔公椅子的把手上。“没关系,七叔公,堂姊若不让你喝茶,咱们改喝酒嘛!所谓酒中自有杜康啊!”

“你们这些小鬼,小心堂姊从楼上下来听到,你们就等着挨拳头吧!”刚从楼上下来的晴云,听到宝贝儿子。侄子们的瞎起哄,故意板起脸说教。

凯石、凯奇一见到母亲大人的来到,就一脸馅媚的靠过去撒娇,左一何妈。右一句母亲的,还有什么美若天仙。

貌比嫦娥、比芙蓉花儿美,更胜牡丹十分,逗得晴云不知是该笑还是骂。”

凯文打趣着说:“三婶呀!你是不是从小就喂我这两位小堂弟吃蜜呀?不然怎么满口甜言蜜语?”

这时一旁的小女生连忙说:“才不是呢!凯文哥哥,哥哥他们是吃黑糖长大的,所以才会那么黑。我才是吃蜜长大的,所以爸爸妈妈叫我小蜜儿。”蓝蜜儿抬高下巴,很神气地说着,顺便数落那两个不懂爱护妹妹的人,而旁边的人闻言莫不笑成一团。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我怎么生出一堆甜娃娃呢院妈我可是忌吃糖的。八成是你青妹妹的错,她最爱吃甜食了。所以你们三个人呀,也满便成了个小甜娃了。”

“三婶,这话你可说错了,你看凯奇、凯石的皮肤那么黑,准是巧克力、可可之类吃多了,而咱们的宝贝公主可是最恨巧克力的,所以这应该是遗传基因。”凯文分析着。

在一旁一直不吭声的蓝亚石,这会儿可开了金口,“凯文,你说的这是啥话,难道你认为三叔我的皮肤黑得像巧克力吗?我这可是最健康的肤色呢!不信问你三婶,她就是爱我的黑呀!”看到儿子、侄子们眼中怀疑的眼神,他只得向太座求救了,“晴云,你倒是说说话啊!”

看着老公求救的目光,晴云一本正经地说:“一我当初认识你们老爸时,他可是个风度翩翩的白面书生,怎知天会突然下起大红雨,这一转身回头一看,白面书生倒成了黑面包公了。”

从孩子们又笑得不可开交,蓝亚石板起的脸也跟着笑开了。

而这会儿在楼上梳洗完毕下来的青妮,听到大家笑成一堆、心情就愉快不起来,尤其又想到讨人厌的七叔公,想着想着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这时七叔公一眼就看到那个珊珊来迟的公主,于是扯着喉咙消遣地大喊着,“青丫头,是不是又牙疼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呀?还是咋夜失风被逮了,没关系,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失败为成功之母嘛,继续努力。”

青妮一听到七叔公的声音,好像换了一张脸似的,马上笑脸迎人地跑到他跟前,又亲又吻地搞得地满脸口水,然后再用嗲得令人发麻的声音喊着,“七——叔——公,我好想你哦!你好久都没出山,哦,不,是下山了,身体怎么还好得连卡车都撞不死?真是可怕呀!”

大伙看着这丫头摇头晃脑的,心想八成又有一场老少斗的好戏可看,果不其然,老的起音了。

“说得可不是嘛!昨儿个有个浑小子从三十七楼往下跳都没事儿,我把这老骨头算得了什么呀?”

“人家不是常说嘛!老而不死谓之贼,怎么有人老是占着活人位呢?”青妮不饶人地说道。

“现在可不流行什么老人贼了,现在流行美人贼,喜欢把人家的变成自己的。”

“什么叫美人贼?我是觉得好东西应该换人观赏,一人独赏太没公德了。”青妮振振有辞地说。

“是啊!是啊!人家都不像你那么有‘公德心’。”

“当然喽,而且只要是咱们族谱上记载的族人都能看。”

“错了。”七叔公反驳她。

“错在哪里?”

“凡人看不到。”“你这是无理取闹嘛!三婶,你快把这个老妖怪赶出去啦!干嘛要让他进来你家?”

“晴云呀!我老人家从大老远地赶来,你竟好意思赶我走人?这可真是没天良,唉,天理何在呀?”七叔公故意感叹道。

晴云被这一老一少夹在中间,她都还没开口,话就被青妮截了去。

“你为老不等,倚老卖老,如果你这叫老骨头,那恐龙就不会绝迹了。”她气道。

“谁倚老卖老了?你妈死得早,没人教,要不然现在地球到处是恐龙在那飞来飞去。”

“人老就要服老,视力不好就把老花眼镜给戴上,可别神经衰弱气血不顺,错把头上的星星当恐龙了。”

一晴云在一旁看着这一老一少闹个不停,而身旁的丈夫、孩子们却看得兴味十足,一点也不当回事,自己再不出声,只怕到天黑他们还有得闹呢!

“七叔呀!你就别跟个后生小辈闹个没完,那多难看,且会教坏小孩子的,还有你这个丫头也该检讨检讨,一副没大设小的模样,再怎么说七叔公也算是长辈。”

青妮把脸一转哼了一声。

一旁的凯文戏看得正热,可不想让它停歇,加油添火可是他专长,只见他道:“三婶,所谓没大没小是咱们老祖宗的规矩,欺君犯上更是人类史上至高无上的光荣,你怎可抹灭咱们家公主殿下这与生俱来的天赋?斗牛不上场,难不成真要她当绵羊?”

“死凯文,你说谁是斗牛来着?活得有点不耐烦了是吧!嘿!嘿!看来你是不想追叶伯伯家里的那朵解语花,反正晓雯呀!唉!就是耳根子软,如果旁边多个好朋友兼死党的话,后果可想而知哦!”青妮凉凉地道。

凯文一向深知这个小堂妹是一等一的捣蛋鬼,满脑子的整人怪招令人防不胜防,晓雯跟她父是好得没话说的手帕交,看来自己也只有低头认错陪笑脸的份了,“是,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口不择言,老是喜欢把事实说得太白,下次一定多练习说谎的技巧。”

眼看又要有一场口舌之争,在一分气定神闲的蓝亚石开了口,“好了,老的闹完换小的闹,今儿个七叔来是想看看昨儿个那誉满天下的‘泪天堂’,你们这些孩子哪个下去拿上来?”

结果五个孩子站的站、坐的坐、靠的靠、躺的躺,就是不见一人出身,每个表情就是没听到的赖着,晴云看了也只有认命的当老妈子,自己动手还比较快。

拉开桌上丘比特手上的弓,一本福尔摩斯微微地向前;倾四十五度、然后再把亚森罗苹传技出四十五度角,就见书桌旁的镜子缓缓地向一分移动,一条长长的大理石阶梯枕出现在眼前。

走到密道尽头一扇叫“玉之吟”的门口,轻轻地转动装饰在门上方的黄金葛,门边就出现三道按钮,晴云按下她生辰八字的密码,大门就向内开启,下了三个阶梯,走向放置“泪天堂”的方位,把手放在外罩玻璃上,经由电脑指纹鉴定无误后,玻璃才慢慢升起,然后转动下方的数位表,这才将“泪天堂”取出。

青妮的父亲生前是个电脑奇才,所以这家中的一切安卡设施都是由电脑控制,除了自家族人以外,其他的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家呢!

这时客厅传来淡淡的琴音,歌声也由两个男孩口中轻泄而出,凯奇和凯石是台湾年轻一代的超人气偶像歌手,当时窜红的一首成名曲是青妮在母亲周年的忌日上无心的作品,直到现在还在众人口中传唱。而这会听到这琴声的青妮,不自觉地泛红了眼眶。

“好了、好了,唱什么歌嘛!看青丫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唱?来青春宝贝好了,别再制造噪音。”晴云打断他们的琴声说。

青妮不好意思地把眼泪眨掉,凯奇和凯石则不平地抗议着。

晴云重重地咳了一下以示警告,然后恭敬小心地把“泪天堂”放在七叔面前。“七叔,你老仔细瞧瞧,这可是我家老头于和青丫头忙了一夜的成果。”

七叔公仔细地端详,眉头不由得一皱,“嗯、嗯、嗯!”

“嗯什么嗯嘛!七叔公,有意见就说,如果不通的话,请到洗手闲上嗯,免得臭气通天,要是再不通,可用通乐,一通就乐。”

蓝亚石听到侄女这话真想笑出来,不过看到几个孩子和妻子想笑又不敢笑的情况下,自然不好笑出声,毕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总要有长者的威严。他望向七叔时,身体不由得坐正。

“七叔,你脸色怎么怪怪的?有什么不对吗?这应该不是赝品,我相信青丫头的眼光。”

七叔公一句话也不说,眼神专注地盯着“泪天堂”,眉间有一抹微微的思索,而几个后生小辈也静静地站在一旁不出声。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3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七叔公这么一声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