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19,22岁 > 第2章 ——什么所以啊

第2章 ——什么所以啊

着这一切,振宇的心猛烈地跳动着,像是呼吸困难,又像是吞了一个大火球似的,心里是一种被灼烧的感觉。

就在振宇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时候,突然,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了!那一望到底的清澈无比的眼神,使振宇不得不屏住了呼吸,像银河系流动般黑亮深邃的眼睛,又好似小鹿般的纯真无暇……

咚咚……咚咚……

心,越跳越快!!!

就像战场上的战鼓声一样,心跳声不断刺激着他的耳膜。小女生马上低着头转了过去。短短的那一瞬间,却让振宇感觉到了永恒。

“振宇来了啊?!”

“哦……?嗯。”

丢了魂似的振宇,向对自己打招呼的亨弼淡淡地点了点头,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眼神始终游离在她的周围,迟迟不肯移开。

“呵~!你这家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你要是买一整只的烧鸡来的话,我想我马上会把你赶走的。你哥哥我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真没少吃那些便宜的烧鸡啊,所以现在已经吃腻了!!呵呵。”

亨弼满足地笑着,拍了一下振宇这个大帅哥的脑袋。被那厚实的大手打了一下,振宇才得以从刚才无尽的遐想中清醒过来……

“做好自我防卫不就好了,发什么呆呢?!”

振宇揉着刚刚被袭击的后脑勺,迅猛地扑向了亨弼。两个男人就这样打在了一起,他们总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心中的默契。

在一个自制的一米多高的架子上,有一张粗糙的复合板材料的

台面,铺满了振宇买来的小吃。而在一张长椅上并排坐着的振宇和亨弼把那些学生们都叫了过来。

“来,大家先吃点东西再画吧!”

学生们欢呼雀跃着,一个个拽着自己的椅子凑了过来。

她也跟着一个圆嘟嘟的小女生一起围坐到了桌子旁。

被头发挡住一小部分的脸颊,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

振宇总是下意识地看着她,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振宇炽热的眼神,红着脸小心抬头看了一眼振宇。

两个人再一次的眼神交汇~~

咚咚——咚咚——

心跳得比第一次剧烈还不算,振宇的脸也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儿上。

觉得尴尬的振宇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

怎么了?!姜振宇!!你都二十二岁了,怎么这么……看看她,她还小!!最多也就高二吧?这女孩儿和跟你接触过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根本就比不了嘛!!再说你是成年人,她还是小孩子啊!!!

振宇偷看着她那稚气的脸,努力说服着自己。

看起来透着稚气的那种女孩儿,真的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话虽这么说……但自己一直坚持的那种感觉此刻却是这么的陌生,让他连气都透不过来!该死!!

解释不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振宇无奈地皱了皱眉头……跳动异常的脉搏和无法平静下来的呼吸,让他十分懊恼。

“她叫什么名字啊?”

终于忍不住的振宇,佯装平静地用下巴指了指她。

“谁?秀璇?”

看了看振宇指过去的方向,亨弼指着正在吃鸡翅的秀璇,反问了一句。

“秀璇?……啊,叫秀璇……!”

连名字也格外美丽!心脏跳得更加剧烈起来~~。

仅仅是嘴里咀嚼了一下她的名字,也让振宇高兴得快要疯掉了!!!

“几岁……啊?”

“哦?看你这小子,不是说不感兴趣么?真是个狼外婆!!哈哈哈……”

亨弼很是新奇地看着丢了魂似的盯着秀璇看的振宇。

也是,这小子看起来也很不错啊。亨弼用很理解的表情笑了笑,然后自己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可别想歪了,我只是觉得她长得很小而已!!”

“她是长得很小,不过你别看她这个样子,可也是高三的学生了呢,我正考虑重点培养呢!!!呵呵呵……”

提起秀璇的亨弼,嘴边露出得意的微笑。

“心地善良、聪明、画画又好、再加上长得也漂亮,这可是我百里挑一、几近完美的爱徒呢!!”亨弼一边满足地笑着,一边摆弄起绑在断腿眼镜上的胶布来。

“呵!你这个淫贼!他们的家长肯定不知道你这样,才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这些孩子也真够可怜的,遇见你这个变态大色魔!!坏家伙!!”

突然不知道有什么不顺心,振宇顺手拍了一下亨弼的后脑勺。

“啊!你这死小子,干吗打人?!”

揉着自己被打疼的后脑勺,亨弼狠狠地瞪了振宇一眼。

以此为契机的两个男人就这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正文第二章

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直射着卧室的大理石地板。

伴随着楼门的开启声,刚从健身房做完晨练的振宇,身着灰色运动服,出现在楼门口。

刚一进屋,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好像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似的。

振宇用手捋了捋自己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大步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拿起了茶几上的电话。

“我是姜振宇。”

——“振宇么?这里是平昌洞。”

听到对方电话传来的小心翼翼的声音,振宇顿时皱起了眉头。

是她?户口本上的母亲——一个他应该称之为爸爸的人的糟糠之妻,友成集团的老板娘金仁玉女士。

该死!皱着眉头的振宇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粗话生生咽了回去。——“按时吃饭了吗?”

金女士坐在阳光充足的会客室里,双臂支撑在精美的核桃木桌上,小心翼翼地对儿子说。

虽然她这样问着,但并不期待能得到什么回答。

“请少说无关紧要的话,有什么事情尽快说吧?!”

振宇的语气里习惯性地夹带着不耐烦。

电话那边传来了深深的叹息声,振宇随之想到了电话那一端女人的表情——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脸,他突然涌起了一阵厌恶。

——“知道明天是你爸爸的生日吧?格林宾馆、钻石大厅,六点。不要忘记了,一定要来啊!我说是一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用这么说,请转告老头子,和以前一样,我会照做的!”

当然要照做。振宇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无所谓的微笑。

——“不要晚了,经济社记者也会参加,所以要特别注意着装。‘皇帝拉斯’会在明天中午之前送去一套衣服。拜托了!还有,振宇……”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挂了。”

打断了母亲的话,振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tmd!”

振宇又说脏话了,然后捂着难受的胸口躺在了沙发上。

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振宇用忧郁的眼神看了看茶几上的照片。

已经褪了色的照片上,一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美丽女子,笑得十分开心。

“呵,是这样的吧?妈妈所希望的我的未来就是这样的吧?”

伸手拿着相框,对着旧照片里依旧很年轻的妈妈,振宇伤感地笑了一下。友成集团姜泰锡会长的唯一继承者、运气很好的私生子——振宇回想了一下自己头上的名衔。

“像糖似的,老头子是,那个女人也是,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腻了!特别是你!像白痴一样总是笑着的妈妈,你最让人受不了了!你知道吗?”

对着相片吐出这些话,振宇一下子扣上了照片,像木桩一样倒向了沙发。躺在沙发上望了天棚好一会儿,然后窝着身体闭上了眼睛,与这洒满了客厅的阳光毫不相称,振宇走进了黑暗的睡梦中。

划破寂静的铃声吵醒了振宇。

他好不容易坐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好长时间,呆呆地望着四周。

睡了多久啊?客厅已经笼罩在黑暗当中,窗外天色也黑了。

打起精神,振宇轻轻地摇了摇头,拿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仁俊的声音。

——“哥们儿,我在老代吾(地名)那边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地方,特棒!”

“所以呢?……”

——“什么所以啊?狩猎场开业了,自然等待猎手的光临了!”

“你自己去吧。我心情像糨糊糖一样,对世间万物都腻了。”

又重新倒在了沙发上,振宇淡淡地嘟囔了一句。

——“你这家伙!越是那样越要出来啊。忘掉郁闷,能够疯掉才是英雄嘛!对不对?!”

能忘掉吗?像寄生虫般的生存,也能忘掉吗……?用手捋着额前的头发,振宇脸上掠过一丝无奈的笑容。

——“你会来吧?!”

“知道了!你这家伙,再陪你疯一次吧。话说回来,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话你就死定了!”

——“少啰嗦!反正你出来吧。我是谁?!还不相信我的眼光?!”

放下电话,振宇简单冲了个澡,选了一套和心情完全不一样的粉色衬衫和有点夸张的西裤,急忙走出了屋子。

热情奔放的酒吧里,面无表情的振宇一直坐在一旁。在这里待的时间比在家里住的时间还要多吧,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感觉特别陌生。

仁俊已经横扫了舞池。

190cm的修长身材,穿起来不逊模特的正装,使仁俊显得鹤立鸡群。和着音乐熟练地跳着舞,还不时地向振宇做着让他快下来的手势。振宇很不耐烦地忽略掉他,自己喝着闷酒。

“连这个也开始腻了吗?”

他自言自语。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座位的仁俊,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双手搭在了二楼的栏杆上。

“她们怎么样?刚才就看好了!”

仁俊指着舞池中央,像密谋什么似的,诡异地笑了一下。

顺着仁俊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旋转的灯光下,两个女人剧烈地扭动着身体。

两个人一样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

进入振宇眼帘的是那个穿着超短迷你裙,露出修长美腿的女人。每一次扭动身体,像珍珠一般黑亮的长发也随之舞动着。

若有所思的振宇看着那个女人,嘴角出现了一丝满意的微笑。

“喂,那个黑头发是我的,红头发就交给你了!”

“好家伙!这样才是姜振宇嘛!ok!”

仁俊很高兴地打了个响指,振宇也随即松开衣领走下楼梯,跳进了舞池。

他走向黑发女人,伴着音乐跳起了舞。不耐烦地抬起头的黑头发女人,看到眼前的俊帅男人,露出了似有似无的微笑。就这样,他们开始了互相打探的舞步。

女人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以此为信号,两个人像恋人般默契地配合着跳起了舞。

“我们,去兜风啊?”

振宇伴着慢下来的舞曲,靠近黑头发女人,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

“好呀。”

女人点着小小的脑袋,爽快地答应了。

“很火辣嘛……?”

振宇对着女人满意地笑了一下,搂着她的蛮腰走出了酒吧。

走到出口的时候,振宇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舞池里的仁俊,不禁苦笑了一下。仁俊和那个染着火红头发的女人纠缠在一起,既不是爱抚,也并非舞蹈地扭动着身体。呵呵,你我都是一样的,都是糨糊糖般的人生啊!!振宇的嘴角歪了歪。

转过头,振宇搂着紧靠过来的女人,走出了那个“是非之地”。

他的黑色跑车停靠在一片空地上。

连路灯也没有的这个地方,已经成了这些汽车族的“俱乐部”。这里已经开始出现了那些公然的风景:汽车车窗上满是雾气,上面印着很多惹人遐想的手印,而某些车体还在微微晃动着……振宇茫然地看着这些赤裸裸的场面发了呆。

女人的手熟练地摸索着振宇结实的胸膛,修长漂亮的指甲顺着振宇的脖子滑下,伸进了他的衬衫里面。借着酒意,顿时感觉到传来的欲望,振宇也低头狂热地吻着女人修长的脖子,女人颤抖着开始呻吟。振宇愉快地享受着女人诱惑似的呻吟,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

“吻……我……!!”

从衬衫下伸过来的手搂着振宇的脖子,女人喃喃地说。振宇也配合地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振宇从充满欲望的女人眼里看见了另一种眼神——

那像质问着自己的眼神,像小鹿一样清澈见底的眼神……

他的心突然沉了一下,酒意顿消,头脑也清晰了起来。

振宇打了一个冷颤,粗鲁地甩掉了大胆摸索着自己胸膛的女人的手,匆忙走出车外,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喂!下车!!”

“不要!!”

女人也不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倔强地坐在车上。振宇看着还残留着狂热气息的女人,感觉有点狼狈。

呼~~用嘴吹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振宇强制性地拽出了那个女人,然后又像施舍乞丐似的扔出了两张支票。

“打车走吧!”

撇下气得跺脚的女人,振宇匆忙逃离了那个地方。

“喂!你给我站住!!”

女人的尖叫声迅速消失在这个夜空中。

“真是个糨糊糖啊!!”

振宇大概感觉到有些愧疚,扶着脑袋自语道。突然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似的一阵狂跳,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燥热不安??为什么偏偏这么想她??

在急切想见秀璇这个事实面前,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服自己了。

天啊!那道温暖的光——秀璇……想得都透不过气来了!!

在无法忍受的冲动面前,振宇突然把方向盘转至了画室方向。轮胎和地面的磨擦声再次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快到放学的时间了,秀璇的小嘴里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

这一晚上,秀璇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门口,连微小的声音都要注意一下,几乎坐不下去了。

真是很奇妙,也许就是一个普通的照面,可嵌在心里竟然这么深!!那透着冷漠的褐色眼睛、像受了伤的野兽般忧郁的眼神……

想起那个眼神,秀璇的心不禁又颤动了一下。

昨天是模拟考试的日子,因为没有考出理想中的好成绩,秀璇有点儿不高兴。

那些每天都要看的图画作品,今天看起来却异常讨厌。这个成绩,连宏仁大学的志愿书都很危险了。

这个年龄,有些人都开始为生活而苦恼了……而她,却还在为考试成绩担心……秀璇小小的嘴巴里又发出了一连串的叹息声。

然而,胡思乱想的她,手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地游走在画板上。

马上就要完成的图画作品,虽然细腻但却富有力量。

有人戳戳秀璇的腰间,回头一看,是她的死党智友——一个除了名字和明星“崔智友”相像以外,其他没有一处相像的圆脸女孩。

“怎么了?”

秀璇暂时停下了手中的笔,好奇地看着好朋友放光的眼睛。这丫头的眼神总是灰溜溜的,很久没有放出这样的光彩了。

“看那里,真正的帅哥哦~~~帅呆了!!!”

“切!在你眼里还有几个不帅的?!”

“不是那样的,先看看再说嘛!!就在那里!!”

终于拗不过智友,秀璇回过头随便看了一眼窗外,一下子呆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高的个头,宽阔的胸膛,模特一般的男人,就好像从杂志封面跳出来一样,活生生地站在眼前。

稍稍晒黑的雕刻般的脸庞、浓而有型的眉毛、挺直漂亮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哀伤的眼神……就像是传说中的太阳神阿波罗!!!

就这样的几秒钟,秀璇和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对视着,空气好像凝滞般地沉重。可因为突然涌出的眼泪,她马上又转过了头——这个男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悲伤……

真是奇怪,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忧郁的眼神,为什么会让我的心如此疼痛……真的很痛!!秀璇长叹了一口气……

“你说是不是太帅了?!像个模特吧?有点像元彬吧?真的是个白马王子呢!!”

“你这丫头,小声点!人家会听见的!!”

秀璇提醒了一下兴奋得声音越来越大的智友,顺便偷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现在他已经和亨弼缠在一起嬉闹着,脸上的所有表情都显得魅力十足。

“振宇?叫振宇啊……”

把刚刚不远处传来的名字重复了一下,感觉那么的亲切!!

真的像王子呢!虽然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种男孩子,而是冷酷王子……秀璇在画板的一角,小小地记下了他的名字。

振宇……振宇……

伴着沙沙作响的铅笔声,她的心里也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