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94章 叶云敬早就猜到慕晚晚不会赶走他

第94章 叶云敬早就猜到慕晚晚不会赶走他

是一本奇书,小阁老听了怒从中来额,一定要办他呢。”

“事情因我而起,都是我给他送书惹的祸,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的把他揪出来,但是小阁老睚眦必报又心胸狭窄,我怕他不会卖我这个面子,又偷偷对顾旭动手脚。”

钱守业被说的云里雾里,问道:“什么书?《西游记?》?那我知道是谁写的啊,我还跟他一起坐过牢呢,怎么跟顾旭有关?”

也难怪钱守业会想到是《西游记》,因为它是禁书。

只因为书中写道,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资在一个车迟国的国王修道,请了妖怪当国事却排挤和尚。

很冥想实在爱映射嘉丰帝的。

这书刚上市就被禁了,但是钱守业看过。

钱锦棠惊讶的张大了嘴,她想过千万种理由,没想到是因为《金瓶梅》那本书。

是了,庆儿不就是小阁老的小名吗?小阁老又妻妾成群,脑袋大,拨子粗的,简直就是在写小阁老的日常,肯定对号入座了。

这是这也太倒霉了吧?

一本书而已。

要轮起来,这书还跟她有关的,如果不是她要买书,陆巡也碰不到《金瓶梅》就不用拿给顾旭看了。

真是倒霉啊。

钱锦棠把事情的经过刨除不能说的,都说给钱守业听了。

钱守业惊讶道:“又出《金瓶梅》?潘金莲不是《水浒传》里的吗,这到底什么书,我竟然都没听说。”

钱锦棠深深的看着钱守业一眼,祖父一开口就是老江湖了,看来没时候看啊。

好在祖父还不知道内容,还以为她看的事普通画本子。

钱锦棠看向钱守业道:“如果是《西游记》兴许还好办点,毕竟皇帝又不知道到底是谁,也没想过彻查,得罪小阁老就不行了,不死也要退一层皮。”

严党父子残害忠良无数,他们不会放过跟他们有仇的人的。

所以说宁可得罪阎王不得罪小鬼呢。

钱守业点头,眉头拧在一起的担心,可最后还是摇头道:“有点难办。”

他确实还有一点人脉,可是用在这种事上非常不直值得。

可话反过来说,有什么东西比一个成才的学生的生命还重要?

钱守业有些为难。

陆巡看钱锦棠一脸深沉的样子,他更加内疚了。

钱锦棠看重顾旭他是知道的,而且祖父嗨呀靠着顾旭配药呢,他不能舍弃顾旭。

陆巡语气带着紧张道:“我祖父进宫陪皇上去了,你放心,他一出宫门我就找他,他去找严阁老父子求情,小阁老应该会卖这个面子了。”

可是面子是越用越薄的,按道理说陆昂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皇上根本都离不开他。

可是他还是干不过严党父子,没有成为朝廷掌权第一人。

这就能说明点问题,严党父子有种高深莫测的能力,能让皇上信任他们,这种能力,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灾难,反正是陆昂都及不上的能力,会让陆昂很难办,

钱锦棠冷笑道:“求他们父子?算了吧。严氏在朝堂上一手遮天十几二十年,如果求情有用会死那么多有骨气的读书人吗?我觉得不值得争取了,严党祸国殃民,也该倒了。”

钱守业和陆巡都用略微震惊的目光看着钱锦棠,谁都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

钱守业欲言又止,后不赞同道:“这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小心招来杀身之祸。”

在他心里,严氏父子简在帝心,是参天大树,根本不可撼动。

钱锦棠心里盘算着,觉得这是个好时机。

严少夫人不是想害她挑拨她和陆巡之间的关系吗?

问题是她都打击过这个女人一次,她为什么不依不饶还要出招第二次呢?

直接推翻她的靠山,让她落入泥潭兴许这位少夫人就会安分了。

钱锦棠看向陆巡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在倒严这件事上,您应该出大力量才对。”

严家和陆家是姻亲,上辈子严家抄家,陆家收留了闫少婷夫妇。

就是严少夫人和她丈夫。

本来姻亲之家,陆家收留自家女儿女婿无可厚非,可是嘉靖帝死后陆家很快被清算,人家说的原因就是这个,这辈子,陆家不能再走上辈子的老路,钱锦棠想让陆巡第一个推到严党,这样往后就算有人想用这个理由来挤兑陆家,陆巡也能全身而退。

陆巡摇头,他可真的没有想到如何铲除严家。

说实在的,皇帝那么喜欢严阁老,只要皇帝在,谁敢动严家?

钱锦棠不以为然,上辈子她见证了严加倒台,严党全部被踢走,起因就是严阁老嗑药嗑迷糊了,开始阻止皇帝办事,要知道他能上位正是因为嘴甜什么事都迁就皇帝的。

突然想当重重臣了,他一个奸相不是自找死路吗?

这辈子,只要让严阁老提前“抽风找死”就行了。

------题外话------

困,明天修改错别字。

第二百四十五章我脾气不好吗

宫伊晚能够感受到叶云敬眼底的温柔,一颗心像是充满了水蜜桃气泡,让她的唇角不受控制的露出了笑容“是啊,我们真的很有缘。晚晚,刚才我遇到了一点麻烦,还是多亏了你叶叔叔,我才能化险为夷。”

其实,叶云敬即使那个时候不出现,宫伊晚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付的了那几个小混混。

毕竟,她从前二十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不能指望任何人主动站出来保护她,在这个危险的岛屿上,她只能靠着自身力量自保。

她本以为,她足够坚强,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也可以过的很好,而这么多年来,她也是一直这样坚持的。

可刚才叶云敬出现的瞬间,她的所有固执都烟消云散。

她忽然发现,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令她第一次有一种漂浮的内心,得到了依靠的感觉。

她不是没有被男性示好过,可她从来不想依赖任何人。

但是,叶云敬不一样。

他的存在,令她安心。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卡莎岛上犯罪组织大部分都已经被销毁,可岛上还有很多残留下来的残党,你们都要小心一些。”叶云敬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既然人已经给你们送到了,那我就不继续打扰了。”

“叶叔叔,你要是再说这么生分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司寒,快拉着叶叔叔坐下,我们一起吃,玩够了再回去。”慕晚晚连忙说道。

叶云敬对她的照顾,她都看在眼里,也早已经将他和叶家老夫妻两人一样,都看做是她的家人。

不过……

慕晚晚看向了宫伊晚。

她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出,她在开口留下叶云敬的时候,她的母上大人露出了满脸遮掩不住开心。

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慕晚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宫伊晚看着叶云敬的眼神充满了眷恋和依赖。

自然,叶云敬这边也是一样。

他每当注视着宫伊晚,眼神都会柔和到几乎融化,和他往日冰冷严肃的模样截然不同。

淡淡的暧昧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慕晚晚很确定她不会看错。

这一下,她更加确定她之前的猜测了。

叶叔叔和她妈妈之间,以前肯定是有一段特殊的感情。

叶云敬早就猜到慕晚晚不会赶走他,但当亲口听到了慕晚晚所言,他还是下意识的感到了开心。

“云敬,快坐下吧。”宫伊晚说完,拉开了自己身边的凳子。

薄司寒伸手接过了叶云敬提着的饮料,同样招呼道“我也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

“其实吃什么都好,关键还要看和什么人一起吃。伊伊,你最了解岛上的吃的,不如你来给我们讲解一下吧?”叶云敬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宫伊晚,眼底暗藏着遮掩不住的宠溺之色。

宫伊晚同样笑的眉眼弯弯“好呀。我最推荐的还是这条烤鮻梭鱼,这种鱼是卡莎岛附近海域独有的一种鱼,肉质鲜美,去掉鱼皮,把鱼肉挖出来蘸取酱料,再包着紫苏叶一起吃。”

第二百四十六章于家人出现了

宫伊晚能够感受到叶云敬眼底的温柔,一颗心像是充满了水蜜桃气泡,让她的唇角不受控制的露出了笑容“是啊,我们真的很有缘。晚晚,刚才我遇到了一点麻烦,还是多亏了你叶叔叔,我才能化险为夷。”

其实,叶云敬即使那个时候不出现,宫伊晚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付的了那几个小混混。

毕竟,她从前二十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不能指望任何人主动站出来保护她,在这个危险的岛屿上,她只能靠着自身力量自保。

她本以为,她足够坚强,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也可以过的很好,而这么多年来,她也是一直这样坚持的。

可刚才叶云敬出现的瞬间,她的所有固执都烟消云散。

她忽然发现,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令她第一次有一种漂浮的内心,得到了依靠的感觉。

她不是没有被男性示好过,可她从来不想依赖任何人。

但是,叶云敬不一样。

他的存在,令她安心。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卡莎岛上犯罪组织大部分都已经被销毁,可岛上还有很多残留下来的残党,你们都要小心一些。”叶云敬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既然人已经给你们送到了,那我就不继续打扰了。”

“叶叔叔,你要是再说这么生分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司寒,快拉着叶叔叔坐下,我们一起吃,玩够了再回去。”慕晚晚连忙说道。

叶云敬对她的照顾,她都看在眼里,也早已经将他和叶家老夫妻两人一样,都看做是她的家人。

不过……

慕晚晚看向了宫伊晚。

她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出,她在开口留下叶云敬的时候,她的母上大人露出了满脸遮掩不住开心。

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慕晚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宫伊晚看着叶云敬的眼神充满了眷恋和依赖。

自然,叶云敬这边也是一样。

他每当注视着宫伊晚,眼神都会柔和到几乎融化,和他往日冰冷严肃的模样截然不同。

淡淡的暧昧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慕晚晚很确定她不会看错。

这一下,她更加确定她之前的猜测了。

叶叔叔和她妈妈之间,以前肯定是有一段特殊的感情。

叶云敬早就猜到慕晚晚不会赶走他,但当亲口听到了慕晚晚所言,他还是下意识的感到了开心。

“云敬,快坐下吧。”宫伊晚说完,拉开了自己身边的凳子。

薄司寒伸手接过了叶云敬提着的饮料,同样招呼道“我也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

“其实吃什么都好,关键还要看和什么人一起吃。伊伊,你最了解岛上的吃的,不如你来给我们讲解一下吧?”叶云敬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宫伊晚,眼底暗藏着遮掩不住的宠溺之色。

宫伊晚同样笑的眉眼弯弯“好呀。我最推荐的还是这条烤鮻梭鱼,这种鱼是卡莎岛附近海域独有的一种鱼,肉质鲜美,去掉鱼皮,把鱼肉挖出来蘸取酱料,再包着紫苏叶一起吃。”

第二百四十七章总是占不到便宜

钱锦棠笑笑没接话。

吴清许避免尴尬想说什么,这时候来路有些骚动,于月婷兴奋道:“是慕云县主到了。”

说着看向钱锦棠道:“才想起来钱姐姐也是县主,你们是亲戚啊,关系一定很好吧?”

钱锦棠抬起头,就见慕云县主穿了一身水粉色浮光锦,投上珠光宝气,脸上笑意盈盈,陆远的事情根本没有影响到她一样。

她显然是这种场合的主导者,被众人众星捧月围在中间说话。

很快的,她看见了钱锦棠,眼里有一股冷光一闪即逝,随后她走向钱锦棠叫道:“归云妹妹,你在这里怎么不叫你姐姐妹妹啊,我来的时候看见你姐姐妹妹正在找你,你是县主身份,他们却什么都不是,你不带着他们,他们都找不到地方。”

听话听音,这家伙的意思分明是在跟众人说,钱锦棠当了县主就自视甚高,不和姐姐妹妹们亲近了。

世人都很讨厌一朝得道就变了嘴脸的小人。

此刻在大家心里,钱锦棠或许就是这样的小人形象了。

钱锦棠微眯着眼笑道:“应该不会啊,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进来就有丫鬟婆子领路,我就是这么被人领过来的,怎么没人领我姐我和妹吗?我去找少夫人问一问他们在那里。”

慕云县主:“……”

钱锦棠这意思分明在说严家人办事不力,或者故意给她难堪。

算起来,这是慕云县主第一次和钱锦棠正面针锋相对,她之前吃过钱锦棠几次亏,可她都觉得是因为钱锦棠有男人榜样的愿意,根本就是狐媚子,从来没想到,这个草包的脑子这么灵活,说话也可以滴水不漏就别别人装里面。

慕云忍着心中的怒气道:“那可能是我误会了吧,我让人去把大小姐和三小姐带过来把。”

钱锦棠怕钱美宜和钱多多作妖,已经拍了苹苹何梨梨时刻监视两个人。

她不想牵扯太多的人力在两个人身上,毕竟她的心腹不多。

钱锦棠回头叫了一个严家下人,道:“去帮我叫一下我姐姐和妹妹。”

那下人福身到是就退下了,钱锦棠再次笑道:“还是严家人更熟悉自家,慕云县主您说是吧,您来了是客人,找地方坐。”

又在讽刺慕云县主多管闲事。

慕云再次吃亏,狠死了钱锦棠。

她给闺蜜使了个眼色,她闺蜜立即转身,不一会,人群中再一次热闹起来,原始是有人把严家两位云英待嫁的小姐请出来了。

一个叫严朵,一个小名小花。

都是小阁老小女儿,因为是严家姑娘,向来肆意,性格跋扈很不好相处。

钱锦棠早些年就听过严家姑娘的大名了。

二人显然跟慕云县主关系是极好的,又不会看人脸上,他们一件慕云县主就道:“我们还以为县主姐姐不会来了呢,陆五哥到底怎么回事啊,都给县主姐姐订婚了竟然还是狎妓,真是有辱斯文,我们还以为姐姐因为这件事要沉浸一段时间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领真是到了家,气的慕云脸当时就绿了。

慕云立即转移话题道:“你们不是没有见过云归县主吗?来我给你们解释。”

两个小姑娘自小锦衣玉食,都傲气的很。

小花整理了下苏绣小丝巾,抬起头喜四顾,语气傲慢的道:“来了吗?我还真相看看这云归县主长得什么样呢。”

语气是审视的,如果钱锦棠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显然就不配跟他们往来了。

慕云县主热情的叫着钱锦棠:“归云快过来,严家两位小姐要见你呢。”

钱锦棠目光沉了沉,脸上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真的很想问问慕云县主,手段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啊,总是暗搓搓的像遍地她的人格,她就不鞥你来真格的吗?

真当她是听不懂吧,今天她如果过去了,京城闺女圈肯定要流传她像个下人,什么都不懂就把着着要见严加小姐。

本来很多人都觉得她不配当县主,这么走出去,那就正实了人家的想法。

钱锦棠自问之前跟慕云无冤无仇,这女人却三番五次的害她,还总是躲在暗处,她如果不给这狗东西一个比未婚夫狎妓更难堪的教训,慕云还是不会长记性的。

钱锦棠用指使下人的语气叫道:“慕云县主真热情,你把姐妹们带过来我瞅瞅,我也没见过姐妹们呢。”

慕云一噎,愤怒的看向钱锦棠,她是她的下人吗?

她自己要认识人还要她带着去,把她当什么吗?

可是不管她说什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