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88章 家人不敢隐瞒

第88章 家人不敢隐瞒

接住旺财抱在怀里,拆掉旺财脖子上的绳索,看旺财脑袋垂在他手背上不安来回蹭着,发出虚弱的叫声,他杀了所有人的心都有了,眼珠子顿时红了。

他把狗子交给抱狗的小厮,然后抽出刀就往培家的身上坎。

第一刀不偏不倚,直接砍断了裴家的一根手指。

裴家的疼的尖叫,差点晕过去。

可她不能晕倒,她在婆子的搀扶下站好,声音因为疼痛而痛苦沙哑,可她依然正气凛然的样子,站在制高点说话都气势十足。

“你有本事就杀了奴婢,奴婢是三夫人的人,打骂母亲的下人你忤逆不孝。”

到了此时陆巡怎么可能不知道冯氏打的什么算盘?

他冷笑道:“很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我,那我必须接受邀请,不就是想我给陆远腾吗?门都没有。

你回去告诉她,三天之内不把小三房的钥匙给我,就等着让路远打一辈子光棍吧。”

裴家的想说什么,陆巡再次削掉了她一根手指。

并且道:“走狗一个,打你就打你了,打狗还能扯到忤逆不孝?你痴人说梦吧!滚!”

第二百二十九章不服气(明早修改先不要看)

大家明早再看。

全是错别字,你们看不懂。

不是我不改,是眼睛睁不开了改不动,明早八点之前改好。

到时候大家再看。

裴家的被三房的下人抬下去的。

她一走,元宝和抱狗的小厮都哭了。

陆巡低头看着旺财蔫吧的样子,慢慢将旺财笼在怀里,他的下巴轻轻放在的旺财脑袋上,用手轻轻安抚旺财。

元宝擦干了眼泪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今日这是一个老婆子,如果三夫人自己直接冲进来,接小的十个胆子,小的也不敢拦着她啊,那旺财岂不是凶多吉少?”

抱狗的小厮听了哭的更厉害了。

陆巡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抱狗的小厮道:“是六爷给我们一口饭吃,还待我们极好。”

陆巡摇着头道:“她恨我,非常的恨我,你们和旺财都是被我连累的。”

抱狗的小厮后来,他跟陆巡比较熟悉,忍不住问道:“爷,您也是夫人亲生的吧,她为什么这么对你啊?同样都是夫人的儿子,夫人这么做自己都不觉得过分吗?”

“说什么呢?”元宝让抱狗的小厮闭嘴。

小厮急忙低下头。

陆巡看着前方,语气平静道:“不光是祖母的原因,因为我亲手杀了表弟,你想想,加入你父母的亲人,你直接给杀了,你父母会怎么看你?她觉得我不把她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额,觉得我污泥她,从此就成了仇人。”

“那六爷为什么要杀表少爷?”抱狗小厮攥了攥拳头,问道:“小的相信您肯定有正当理由。”

不然他们家六爷连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每次点灯都要说“扫地勿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这样的人如果去杀人,那肯定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陆巡重重的点头道:“你说的对,是他该死,做到了才能维持人间的正义,所以我从来都不后悔。”

何婉诗大哥仗着有陆家这么好亲,吃喝嫖赌,五毒俱全。

如果只是安安静静做一个纨绔子弟,不许你也不会和表哥作对,他还有一个特殊爱好,喜欢幼女,之前有几次陆巡根本就不知道,何家平犯了事都是冯氏帮他摆平,最后一次是何家平强暴了一个7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儿长得冰雪可爱,陆巡之前是见过的,郭家平将小女孩强奸致死,如果是旁的人家扔几粒银子说几句好话,那些人家拿了钱还能继续生儿子,反而会开心。

照顾人家情况就不同,家里的男主人是个勤快的帐篷先生,女主人善良美丽,一家四口非常和睦,积极幸福,小女孩也是父母宠爱长大的。

因为女孩的死之时也有人疯了,男主人什么都不会要,只想讨个公道,却被冯氏叫人打了一顿。

逢时把人打残,回家竟到处炫耀自己的功绩,却不说还跑的人,还跑到人家家里当着班主任的面欺负人家唯一的儿子。

差点将男主人活活气死。

男主人说什么都要继续告状,不要命也要何家平去死。

陆续本来没想插手,可是无意间听完冯氏又要替何家庆出头,竟然把当地的官员叫来施压,

陆群实在气不过,釜底抽薪直接将表哥杀了。

何家平死后,陆巡也曾想着跪在姨母面前,以死谢罪。

可是你母后母亲并不想让他死,他们不依不饶,只想让他娶了何婉诗。

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杀了表哥,不用偿命不熟还可以娶妻生子,这人生也太美好了吧?

后来他就明白了,人命在他们眼里从来都不是重要的东西,利益最大化,才是母亲一直追求的东西。

既如此,他就更不能去何婉莹了。

果然他不肯让何家的女儿嫁到陆家了,这才是母亲真正生气的地方。

儿女的婚事,竟然成了有些人追求利益的筹码。

既如此大家都只这么冷血不讲感情,那他也不讲感情好了。

从此后同时一直想控制他的人生,他说什么也不同意,两个人的矛盾由此而来,日益加深到现在,不可调和。

“我打算把旺财放在外面养一段时间。”陆巡转移话题,说道。

元宝没事,抱狗小厮哭了:“六爷那小子怎么办?小子不能和旺仔分开,觉得和旺财是有感情的。”

这个陆巡相信,他不会让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抱他的狗的,既然能成为抱狗小子,肯定是他信任的人。

当然也会信任他。

“你也跟着旺财过去吧,就是有一点过去之后,你可能没办法时刻跟旺财待在一起,旺财我会找人专门照顾的,用不到你了。”

抱狗小厮马上要哭出来,元宝低声道:“只是说可能不会让你时刻伺候着了,但不是照样能看见吗?你哭什么?”

抱狗小厮摸着眼泪道:“你的旺财,我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也心甘情愿。六爷我同意去旺财到哪我就到哪,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陆巡将旺财交给抱狗的小厮,并让元宝挑几件旺财特别喜欢的玩具拿着,再交代元宝你也一并跟着去吧,都留在家里,他不放心。

这次可能是狗,下次说不定就是人了,就算不是人,没有几次是今天这么幸运的,刚好他回来碰见这一幕。

下次如果换成是元宝他们,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赶过来,他更怕看见有人拿着绳子勒元宝他们的脖子,那边的人冷血,万一救不下来就是活生生的人命。

他无法拿出兄弟们的命来换取自己利息,反观他们,为了一点点小事就要人命,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元宝的头摇的像个波浪鼓一样:“小的是您的小厮,你现在把我们都赶走了,那谁来照顾你呢?”

“安心去吧,你们在反而扯我的后腿,等我把这边安排好了,马上接你们回来。”

元宝问道:“六爷,您是不是也要做什么行动呢?这样小的更不想走了,你就让小的留下来伺候您吧。”

陆巡摇头:“你是不知道我的,不然我不理他们,只要我理他们,就一定要让他们服为止,你现在这个情况不仅帮不了我,只能牵我的后腿,快去快去。”

第二百三十章复仇(明早修改先不要看)

陆巡把元宝他们送走之后又回到院子里,萧逸尘来找他办公,他都没去,并对萧逸尘道:“我要在家等三天时间,我给了对方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他们让我满意,大家还都是兄弟,如果让我不满意,我说让路远没办法结婚他就结不成这个婚。”

萧逸尘知道他是要跟冯氏等人死磕到底了,可冯氏和陆远都是陆巡的亲人,圣人以孝道治国,萧逸尘害怕陆逊做的太过了,被人抓到把柄和口实,要知道忤逆之事坐实了是要腰斩的。

冯氏是个疯婆子,如果陆巡把她惹急了,她状告陆巡忤逆犯上怎么办?

陆巡笑了笑,没做解释。

直道:“三天就能见胜负,你若是呆着没事就观望三天吧。”

萧逸尘却觉得别说三天,就是十三冯氏也不会答应陆巡的任何条件。

三天过后不会要动真格的动枪动刀吧?

陆巡还是很冷漠的笑了笑,没做解释。

冯氏那边,裴家的被人抬着送到她的院子里。

她本来在窗下晒新染的指甲,叫了走出去。

当听见裴家的痛苦的呻吟,在看裴家的血肉模糊的手,难以置信的问下人:“怎么回事?谁干的是不是陆寻那个畜生?”

一声比一声高,最后那一句是建立的喊出来的。

家人不敢隐瞒,也不能隐瞒,也无需隐瞒。

直接就说清楚了经过。

气的冯氏攥着帕子的手抖个不停:“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这个小畜生他有没有一点人性?我也不过是让人去勒死他的狗,他却出手伤人,难道人命还不如一条狗?简直岂有此理。”

裴家的听了,躺在那里哼哼。

不是让人先请大夫来,当裴家的的包扎完伤口,就迫不及待的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裴家的自然先为自己说好话,讲他是怎么辛苦替主人办事的,又讲陆巡的下人是多么的可恶。

后说的陆迅回来了。

“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不管奴婢说什么好听话,六爷回来都不问,只说我是您的人,他想打想杀都随他的便。”

“他还说”别叫他说一半留一半。

同事是个急脾气,当时就问道:“说了什么你倒是快点说呀,难道让我亲自去问他?”

“夫人您别生气”裴家的道:“他就是说如果三天之内你不把五爷这战绩交给他,他就让我也打一辈子光棍,说到做到!”

冯氏气的厉声道:“反了天了我们就不动,别说三天,他给我十三天时间我也不动。我看他到底能把我怎么样!”

想了想,同时叫了另外的下人:“去把六郎君做过的事情宣扬出去,我就想看看三天后我们就不搬,他能把我们怎么样?我想他是不能怎么样的,所以帮她宣传一下吧,到时候没面子的只有他一个人。”

“是。”

下人陆续都退下忙着去了。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三天服饰没有去找陆续麻烦陆续也没有来找他。

很多人都在等着三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吧。

这一天天气有点阴。

房事心里有事,睡得不踏实,很早就起来上床。

问别的下人:“六郎现在在什么地方?”

今天是陆轩的下人告诉他还在家里没有动,这三天都没有出门。

冯氏冷笑:“门都没出,我都要看看他怎么让自己的哥哥一辈子娶不到老婆的。”

这说着,外面传来哭声。

房事放下,正在往头上钻花的时候。

是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只有外面下人匆匆跑进来喊了。

“夫人大事不好了,五爷只在花开富贵宝箱中被人打了,如今下体全是血,不知道能不能好。

下体全身是血,

一个大男人下身都是血是什么意思呢?

佛事不敢往下想,只觉得头一阵阵眩晕。

破声的喊着下人:“都露了干什么?还不把人抬起来?”

又喊道:“请大夫请带一把京城最好的大夫,赶紧给我找过来。”

不一会的功夫,前台是昏迷不醒的陆远回来了。

冯氏简陋园面如金纸,嘴唇发干,身上的血红色已经凝固成黑褐色,站在身上有姓游。

他心疼的深吸两口气,可依然抵挡不住听到这消息的震惊。

具体的儿子到底哪里受伤,他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只要儿子活下来你,不管是谁家的老婆她都会同意。

看着这样的路远,寝室颤巍巍的想去抱人,可是又怕动了骨头,收放在空中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也是快要成亲的人,怎么会去那种地方?跟着去的人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为什么会跟人打架?”

“难道那些打人的不知道他们打的是陆家的公子吗?”

没人能回答的肯定失误。

冯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前方的虚空眼睛瞪大。

“是他我知道了,就是他,不行,这个畜生,他之前说三天之内如果我们不从院子里搬出来,他就要断了他的亲哥哥。”

“我就说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畜生看吧,果然就是畜生。”

“可怜大儿子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能让他下如此重的黑手。”

不是另外的心腹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如果我的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要让她陪葬。”

上路也就是上到了司藤跟大夫没说一定会废,这也没说马上会好,就让再观察观察。

有钱人的人都知道,大夫如果说这种话代表这情况很严重。

冯氏算是个有经验的人。

其实就算他也不跟他说实话,他也感觉到了。儿子这次被打的有些严重。

冯氏再也忍不住了,坐在儿子床边,和大儿子说说知心话。

“不需要结婚,你只想喜欢要不我叫人来给你送去。”

陆远躺在床上痛苦的喘气,叫道:“大娘的嘴你们。”

总是眼泪嗖嗖的往下掉,我让他站起来到我一定会给你讨公道的。

陆巡。感觉和上一次就是不一样。

冯氏怒气冲冲去了陆巡的院子,陆巡的院子门飞镖。

第二百三十一章陆昂来了

陆巡当时正在个旺财编蛐蛐笼子。

这是祖母交给他的,他十分擅长,编好后还要在上面系上一朵小花,旺财很喜欢。

他低头琢磨笼子,没有理会冯氏。

冯氏一巴掌把他的笼子打掉,落在地上用脚踩碎。

陆巡看着蛐蛐笼子,心里一片平静。

冯氏对她做过太多不尊重的事情,这点小事,他知觉都不会有的。

他从台阶上站起来,直接高了冯氏半个身子,居高临下问道:“三夫人这是来道歉的?”

“找你道歉?”冯氏红着眼睛抬起手,她是来打人的好不好。

可是她巴掌落下的同时,陆巡房里的下人冲出来拦住了她的胳膊:“夫人息怒。”

冯氏气的要死,陆巡是人子,她打了也就打了,陆巡是不能反抗,一个下人却敢拦着她。

冯氏一巴掌打在下人脸上:“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拦我?”

下人是个老婆子,一直照顾陆巡的饮食,跟陆巡的长辈一样,他跪下来不亢不卑道:“六爷平时还要去衙门,偶尔还要面圣,夫人说打就打,留下手印丢脸的是整个陆家,指挥使大人若是知道,不知道会不会训斥夫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冯氏一双好看的眼睛立起,她前面的人顿时压力倍增。

那下人没出声。

冯氏又看向陆巡道:“你不要敢做不敢当躲在别人后面,你做了什么丑事自己站出来说。”

陆巡眼神无波,神色淡然道:“原来夫人不是来道歉的,而是来兴师问罪的,那我做了什么丑事呢,我还真不知道。”

冯氏气的胸前起伏不定道:“你敢说远儿的事与你无关,不是你说的,要让你大哥打一辈子光棍吗?你的亲哥哥,你就真下得去手。”

陆巡不出声。

冯氏叫道:“怎么样,你无话可说了吧。”

陆巡看向身后的下人道:“看看太爷在不在家,把太爷请过来。”

炖了下又道:“三老爷如果在的话,就一并请过来吧。”

冯氏冷笑道:“你什么意思,想要你祖父过来替你撑腰?我告诉你,手足相残你罪该万死,就算你祖父过来了,他也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