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78章 安宁公主笑道:我们家慕云要成亲了

第78章 安宁公主笑道:我们家慕云要成亲了

达官贵人,还聚集全国各地的商人名流,他们从来不缺钱,却缺可以凸显地位的商品。

钱锦棠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她知道一定会大卖特卖的。

那样就会树大招风。

钱锦棠想了想,让下人去送名帖,得到回信,几日后亲自去了一趟誉王府,这次找的不是誉王,她是来见李侧妃了。

李侧妃正陪着小皇子在厢房中写大字,钱锦棠进来的时候,看见一个面白无须男生女相却因为气质正派一点不见阴柔之气的男人立在小皇子身后。

赵昼袖子底下捏紧了手,一股激动之情瞬间跃上心头。

小皇子不用说了,等誉王登记,小皇子作为长子必定就是太子。

上辈子也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小阴阳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他身后的太监不出所料应该是以为位极人臣的大伴徐成辉。

李侧妃,徐成辉,张相公,日后帝国的治国铁三角。

如此跺跺脚就要影响历史的三人,今日她就见到了两,她能不激动吗?

“给侧妃娘娘请安。”钱锦棠屈膝行礼。

十几岁的小姑娘,动作行云流水,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李侧妃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道:“快坐,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誉王对钱锦棠照顾有加。

誉王知道钱锦棠的身份,李侧妃是誉王的宠妃,自然也就知道钱锦棠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钱锦棠现在是县主,李侧妃说一家人才不会有错。

钱锦棠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道谢之后拿出了香粉送给李侧妃。

“云归有心了。”侧妃娘娘收起胭脂,笑容却没方才那么真诚热络了。

好像知道钱锦棠接下来的话是什么,她用不亲近的态度表达自己的抗议。

钱锦棠很想笑,李侧妃拒绝她也要说,必须拉着她强势入伙,毕竟以后店铺赚钱会很打眼,李侧妃或许不会坐小人,可是足够她眼红也是罪过。

何况还有李伟夫妇,李家一家子都是贪得无厌的人,与其将来会被吃的渣都不剩,不如她现在就给李侧妃一些好处。

“舅舅对云归那么好,侧妃娘娘于王爷夫妻一体,云归对娘娘感激不尽,今日云归来,是想跟娘娘说一笔生意。”钱锦棠不喜欢拐弯,直接说了。

徐成辉识趣的抱着开始调皮的小皇子出去。

人一走,钱锦棠态度越发恭敬起来,认真的道:“我这里要开个胭脂水粉铺子,肯定赚钱,娘娘要不要入个干股?”

侧妃娘娘嘴角的笑容如流星一样,明明有十分不高兴,可稍纵即逝,马上她又是个好妻子想想了。

她道:“什么干股不股的,孩子需要钱就跟我说,我给你拿着就是,不然王爷知道我怠慢了你,就不高兴了。”

虽然是温温柔柔说的,可任何人都能听出梳离来。

不是当时那个死命也要维护她,欣赏她的那个李侧妃了。

钱锦棠心中暗笑,不要紧,很快的侧妃娘娘就会爱她爱到不得了了。

钱锦棠拿了李侧妃两千两银子后写了干股书给她,承诺如果是赔了,本钱她全部还回去,不拖累李侧妃。

如果盈利了就是干股,她不借钱。

她一走,李侧妃把徐成辉叫进来。

小皇子也要娘亲了,李侧妃接过徐成辉手里的孩子,徐成辉顺势语气温和问道:“娘娘好像不开心。”

李侧妃将干股书随便塞在柜子里,不怎么高兴道:“倒也没什么,才两千两。”

她的零花钱而已。

就是这钱锦棠有些不会看脸色。

“也不用特意跟王爷说,只是希望这两千两本宫拿出去了,已经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仁至义尽了往后别再来要钱了。”

显然是当钱锦棠没脸没皮贴上来就要钱的,连店铺是什么名字都没问。

徐成辉看娘娘一脸不高兴,那盒香粉也没收,直接打发给下人了。

而钱锦棠从誉王府回去后就把她的新商品全部都推出去的,意料之中的,反应良好。

有大家闺秀为了集齐十二生肖在他们家买了很多货,原本就盈利的胭脂铺立即日进斗金。

四千两的铺子没用上十天就回本了。

还招来了不少红眼病。

寿昌伯李伟去找女儿谈话:“这个胭脂铺本来是就是我相中的,莫名其妙出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给买走了,你说气人不气人,你让王爷打听打听,到底是什么买走了。”

第二百零四章我的铺子

寿昌侯说着话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语气轻飘飘的,好似打听消息像放屁那么容易。

李侧妃顿时就生了气,她扶着宝座身子前倾道:“爹啊,我只是个侧妃,是个妾,王妃才是王府的女主人,你不要以为整个王府都是我说了算的,做生意这种东西能做就做,不能做你就找别的出路,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惦记别人家的铺子啊。”

侧妃自打生了孩子之后越发有派头了。

李伟早些年就有点怵这个女儿,他忙做好了,脸上涌现一丝尴尬,期期艾艾的道;“这不是为了咱家小皇孙攒钱吗?孩子现在小,以后用钱的地方。”

李侧妃一哼,不接他这个茬。

李伟也知道自己的借口很拙劣,赔笑道:“大凤,你是不知道那铺子到底多赚钱,不止我一个盯着呢,凡是有点门道的都想弄到手,你不下手寿王他们那些认也会下手,这年头谁还怕钱咬手啊?”

又道:“你弟弟整天不务正业又接了个小妾进门,你嫂子娘家就知道吸咱们家的血,我还给你娘在白云观点了灯”

说到这里,他抬起袖子擦眼睛,眼泪一对一双的就下来了。

李侧妃想到了什么,道:“你不是想要胭脂水粉铺子吗?刚好我这里收到一份干股,我将我的股份给你成吧?”

“谁要你的啊。”李伟显然看不起李侧妃的经营能力,应该说女儿都什么家底他都知道,还不是她派人在打理。

哪有人家的铺子赚钱。

李伟继续哭。

李侧妃叹口气道:“好了好了,我帮你问问就是了,可是不管是谁家,你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不要给钧儿的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

“钧儿是我的亲外孙,我疼他还来不及呢。”李伟哽咽,忽然咧嘴一笑:“等铺子到手了,咱分干股给钧儿。”

李侧妃点着头,叫婢女道:“给伯爷上壶好茶,王爷书房的两包茶叶也给侯爷打包吧。”

婢女们应声下去了。

李伟之后又逗了小黄孙一会就出去了,送走了李伟,吴成辉回来继续哄小皇孙玩镂空球。

小皇孙如今十个月,可以一边扔球再爬着捡回来,忙乎的样子像属地吃竹子的小猫熊,憨态可掬煞是可爱。

吴成辉看的心都化了,一抬眼却看见李侧妃嘴角下沉,显然是生闷气呢。

想到李侧妃的担心,吴成辉心疼的道:“伯爷也不是总如此,可能外面的那个铺子确实让人眼红吧。”

对,就是眼红。

娘家并不缺钱。

李侧妃还不知道自己老爹什么德行吗?可是老爹一哭她就心软。

她自然也想天下的好东西都是她的,可万一捅了马蜂窝怎么办?

李侧妃不放心,叫着吴成辉道:“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伯爷没轻没重的,万一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不好了,你去给他把把关。”

吴成辉低头称是。

吴成辉半天内没有出消息,第二天却有大长公主,昭华公主等一些和李侧妃要好的命妇来誉王府串门。

誉王妃常年病恹恹的,李侧妃将众人带去王妃那边说了几句话,王妃就把他们打发出来了。

李侧妃主持府中中馈,直接带人去荷花池旁的敞厅中准备摆午宴。

大长公主有个很疼爱的外孙女叫希芸,大长公主搂着希芸笑道:“我们可不是来讨你的饭吃和酒吃,但是有一样你必须给我们,就是你店里那个十二生肖胭脂,给我凑齐了来一些,我也不要多,两套就够了。”

昭华公主道:“我要两套。”

安宁公主笑道:“我们家慕云要成亲了,肯定要送婆家大姑子小姑子,两套是不够的,侧妃娘娘没有五套是打发不走我的。”

皇帝外加福庆侯世子夫人年轻,又脸皮博,她红着脸道:“我不要十二生肖,娘娘若是能送我一套眼影刷就行了。”

李侧妃云里雾里的,看向身边的女官求助。

可是他们也一脸懵懂,好像今天来的客人都是外国使节,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大长公主见此情况用手指点点李侧妃的方向笑道:“看见没,这小抠,跟咱们装糊涂。”

李侧妃很无奈:“公主殿下请明示,我不是装糊涂,我是真糊涂,你们怎么都来管我要什么胭脂,我也不是开胭脂殿的啊。”

而且她从怀孕到现在已经长达两年没有涂抹胭脂了。

就怕天天接触孩子对孩子不好。

胭脂店自然也不去逛。

众人看她无辜的样子,好像是真的不知道。

昭华公主惊叹道:“不能吧,正阳街的青藤斋不是有你的干股吗?现在很多人打听那个店是谁的,都说和你有关。”

青藤斋?

不是爹爹昨天来说的那个吗?

怎么会与她有关?

太阳光如细密的金色光线落在敞厅靠南的大窗口。

李侧妃忽然想到,好像上些日子也是这样的好天气,钱锦棠来过家里,管她要了两千两银子,说是三个月一份红,她开的就是胭脂铺子啊,当时她有没有说那个铺子名字叫什么来着?

李侧妃手放在胸口,心有些不受控制的激动了,她回头叫着掌管财务的女官道:“去,去柜子里找找,把云归县主给我写的票据拿来。”

半盏茶的时间,女吏回来了。

她将契约双手呈上,李侧妃不识字,迫不及待让另外给她年佛金的婢女念。

只听上面写到:“青藤斋共一万股,一两银子一股,今收到李彩凤纹银两千两”

后面的话李侧妃已经听不太清楚了,青藤斋三个字足够抓她的耳膜。

原来是它。

原来如此。

竟然

她急忙将契约书收起来,抬头问众人道:“我的铺子生意很好吗?”

大长公主语气故意酸溜溜的道:“有人说,一天都能赚个三五百两,抵人家铺子大半年或者一年的收成,你说好不好?”

老天,那她真的错怪钱锦棠了,人家也不是来打秋风的,分明是给她送钱的。

李侧妃想到什么,忙叫来婢女而婢女耳边吩咐道:“快去告诉打伴,让他告诉我爹,不用查了。”

这铺子就是她的,老爹就别来捣乱了。

第二百零五章就不给你们

李侧妃只是干股,没有经营权,也没有货源。

但是为了面子,她还是一口应下,会把众人需要的货给他们送到府上。

之后李侧妃下了帖子,请钱锦棠过府。

跟上次像是打发打秋风的亲戚似的随意招待,这次李侧妃特意带钱锦棠去给誉王妃行礼,然后让厨房做了很多点心给钱锦棠端上来。

据说这是王妃侄女才会有的待遇。

钱锦棠表现的受宠若惊,赔笑道:“已经承蒙侧妃娘娘厚爱了,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寻,侧妃娘娘看得起我,信任我将钱投到我的店里,我真的十分感激不尽。”

说着从怀里拿出三强两的银票来,道:“之前说三个月一份红,但是这个月生意实在太好了,我给伙计们分了一些钱,所以顺便把娘娘的红利也带来了,让娘娘吃个喜庆,图个吉利。”

李侧妃看见这么多钱有些眼热。

脸上多了很多不好意思,当时她还当这丫头是来秋风的,其实是个她送钱的。

好在她也不是白拿钱,现在想来,这丫头是为了不被欺负,所以打着她的旗号压制人。

想及此,她心安理得的将银票收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自信,笑盈盈的道:“想不到云归小小年纪还是个经商的奇才,不瞒你说,这两天来找我的人特别多,都看中咱们店里的那个什么十二生肖盒子,你多拿几套给我,我帮你走走人情。”

钱锦棠听着这话不多,眉梢眼角爬上几不可查的笑意。

太祖皇帝定下里的规矩,为了避免外戚干政,皇家男子的妃嫔出身都不高。

这就导致那些女人就算身份再高贵都摆脱不了一股小家子气。

她有东西在手,为什么要别人帮忙走人情?

“因为盒子制比较叫复杂,一个月才能出那么几套,所以带标致的盒子都是限量的,我手头也没有,今天带来一套也是专门给娘娘您的,不然谁若是急用你把您这套给她,过些日子抽空了,我再给您送过来。”

李侧妃脸上明显舍不得了,她自己还没有呢,怎么能把唯一的一套送人吗?

“真的没办法了?就一套了?”

这也是,难怪大家都来找他了,原来是买不到啊。

钱锦棠心想棒子不大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疼,别人的东西就能随便拿着送人啊。

她捏着手心笑道:“我怎么敢欺瞒侧妃娘娘,您的朋友如果想要,您给我写个册子,我回去后让人再做出来的时候先给他们用。”

又道:“不过呢,既然是限量的,肯定是越少越值钱,我打算再做一个月就换版了,这也留在别人手里的就更之前,往后他们也更爱买店里的东西,咱们的利润就是这么来了。”

言外之意,你送越多给别人,损失的就都是店里的钱。

可店里的钱李侧妃已经尝到了甜头,知道也是她的钱。

眨着眼睛,李侧妃恍然大悟。

深深后悔昨天答应别人答应的太快了,那些人不是抢他的钱吗?

可已经答应了,她侧妃的面子也得要。

李侧妃道:“那你慢慢的催促伙计们打盒子,我给你个名单,你把重要的几个一人送一套过去,不要多。”

钱锦棠能看见她做了个肉疼的动作,然后她继续道:“当然,也不要太着急了,就按照正常进度,能做几套是几套吧把。”

钱锦棠答应着,不一会的功夫她就拿到了单子。

当看见有安宁和昭华公主要的东西的时候,用单子挡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这两家还想拿他的东西,她有那么不求上进会不记仇吗?

不可能的,就算砸烂了都不会卖给他们两家的,何况是药。

等下辈子吧。

慕云县主的婚事订在十月份,眼下她除了绣嫁衣就是在攒嫁妆,都没怎么出门。

被流言蜚语折磨的不敢见人的思思县主没意思,等风头小了之后来找慕云玩。

看着秀棚上的嫁衣,思思县主眼里涌过嫉妒的光,突然她发现,慕云要嫁的人竟然是陆远,虽然她不是陆巡,但是进的是陆家的门。

其实早些年陆三夫人跟他们家走到特别紧,听母亲说三夫人想跟她家联姻。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三夫人跟安庆公主走得近了,然后就定了慕云。

可惜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都要成亲了。

思思县主拧着帕子问道:“你都攒了什么稀罕物的嫁妆?给我瞧瞧。”

慕云听出这个表妹言语中的酸溜溜,她没有生气,反而更加高兴。

不被人嫉妒的女人就是垃圾女人,说明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也只有糙汉子娶不到老婆的才会娶回家。

她是不一样的,自然也就不怕。

“正好你帮我参详参详,是不是有什么缺的。”

当思思看见慕云箱子里那些琳琅满目的珍宝的时候,更是嫉妒的要发狂,等她冷静下来她很快想到一件事,安庆公主因为不受宠,还在破庙里住过呢,就算事情过去了,皇帝也给赏赐了。

可是短短几年时间,这安庆公主就敛了这么多财富,之前真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