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68章 毕竟冯氏很重视皇室

第68章 毕竟冯氏很重视皇室

子,一脸慈祥。

钱谦益离得老远就叫道:“爷爷,您别美了,陆巡把你孙女拐走了。”

钱守业:?

钱泽也放下文章不读了:“儿子你说啥呢?”

第一百七十八章祖父帮我提亲

“我说啥?陆经历当众宣布,说棠姐是他的未婚妻子。”钱谦益挠了挠眼皮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爷,这事你知道吗?你知道你孙女已经订婚了吗?”

钱守业张大了嘴的看向钱锦棠:“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啊,我什么时候跟陆家定亲了?”

钱锦棠心里暗暗叹口气,道:“当时是权宜之计,祖父,做不得数的。”

钱守业差点破口大骂:“什么做不得数,当众宣布,做不得数难道是坏你名声?是陆巡说做不得数?”

他挽着袖口道:“我去找他们家算账去,到底把我们钱家当什么啊?”

钱泽丢掉书卷,正好不爱读了。

挽着袖子道:“爹,我也跟你去。”

钱守业大嗓门喊着彪叔:“把那个窝囊废给我叫来,他也一起去,真是欺负我们钱家没人啊?”

I钱锦棠:“”

钱锦棠本来不想抬杠的,她挑眉道:“爷爷,那钱家有人有几个?”

钱守业看看大儿子和大孙子道:“你不会数数啊,我们爷四个,谁敢嘲笑我钱家没人?”

“可是陆家光孙子就八个,陆大人是六郎您晓得不?”钱锦棠背着手道:“更何况只会使大人是武双全,人家是考中的武状元啊,只需要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们全部捏死。”

说到后面她比划着,神色与有荣焉。

钱守业瞪大了眼睛,陡然间抄起旁边的扫把:“吃里扒外,你让他来捏死我,捏死我。”

钱锦棠:“”

最后他被祖父追的抱头鼠窜。

陆巡的脸红的想秋天熟透的苹果,并且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红到快要滴血,他恼羞成怒道:“还看,再看我就让旺财咬你们。”

说话间也到了陆家侧门,门子打开门,萧逸尘几个都下了马,跟着陆巡进院子。

陆巡想了想,倏然回头,竖着眉头道:“你们干什么跟着我?我已经回家了。”

他这样的防备,惹得萧逸尘等人奸诈的笑。

萧逸尘上前一步低声问道:“您真的要娶钱二小姐为妻了?”

“当然了,这还有假,难道你以为我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他既然能当众宣布,就是已经想好了。

顾旭说得对,他就是爱上她了,既然爱了,就争取过来,这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萧逸尘见头这样认真,啧啧啧道:“不得了不得了,看来您真的要娶钱二小姐了,可是您家里人会同意吗?”

陆巡抬起手让他们不要前进,都滚回去。

家里人还不知道,所以他得去找祖父。

陆巡问过门房的人,陆昂今天听到陆巡拿到了鸟铳出门所以特意回来了。

正在院子里呢。

陆巡小跑着过去,春季里,衣衫都跑出一身汗。

当时陆昂正在书房跟孙子们说话。

见陆巡来,陆昂招手道:“六郎过来了,你来的正好,你哥正好话要跟你说。”

陆巡看向陆远:“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必须要跟祖父说不能直接去找他?

因为母亲的原因,他们两兄弟关系实在不怎么好。

所以陆巡语气冷冰冰没什么温度。

陆远没想到祖父竟然不帮忙说项,要他自己说。

他忙笑道:“没什么大事,天气好了,想请你去赛马。”

陆昂肃然道:“你方才跟我说的可不是这些,你爹娘都来找过我了,你们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问他就是了,鬼鬼祟祟的惹人烦。”

陆远知道祖父是跟他们三口人生气了。

忙道:“六弟,娘给我定了亲事,我很快要成亲了,所以想让把碧青院让出一半给我。”

陆巡的碧清园是陆老夫人活着时候指给陆巡住的。

并不是院子有多大多阔气,就是跟老太太离的近一点。

碧清园左边就是陆远的蓬莱阁。

蓬莱阁也不算大,就是比碧清园大一点点。

陆巡冷声道:“不让!”

他问都不问,直接就俩字。

陆远;“”

“不是的,六弟是这样的,只要你让出一半,我把两个院子接成一片,就可以修一个不错的花园子,地方会大。”

“不让!”

陆远:“”

“我要成亲了。”

陆巡:“不让!”

其他兄弟都看着呢,陆远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

亲兄弟混成了这样,他叹口气念叨:“融四岁,能让梨,弟弟,我要成亲了,难道你愿意看我脸上无光吗?”

陆巡道:“我也要成亲了,为什么要让半个院子给你?”

陆昂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成亲?跟谁?钱守业吗?哈哈!

这小子不想让院子竟然这种的借口都想得出来。

陆远不以为然道:“你不想给我就算了,怎么着这么烂的借口,你跟谁成亲啊?”

就是知道他这辈子都别想成亲,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子干什么,不如给他。

陆巡看向陆昂道:“孙儿来正是要跟祖父说这件事的,孙儿要娶钱家二小姐,也就是钱守业的孙女,请祖父挑个黄道吉日帮孙儿去提亲。”

说的这样清楚,这样认真。

陆昂再不敢当笑话听,问道:“竟然真的是跟钱守业有关的?”

陆巡深深作揖:“多谢祖父了。”

陆昂:“”

他有话要说。

却被陆远给打断了,陆远站起来,神色诧异道:“你真的要成亲了?母亲知道吗?”

陆昂语气淡淡的:“母亲当时把我塞给祖母养的时候就说明白了,我的婚事祖父祖母做主,剩下的我自己做主。”唯一没有冯氏做主的份。

陆远心里有些生气,他不知道这个弟弟是什么意思,他成亲他竟然也抢着成亲,就为了跟他抢个院子,至于吗?

“你成亲也可以把院子让给我。”

陆巡依然态度干脆:“不让。”

“你”陆远看祖父在,话就说开吧:“你不让也得让了,因为不是我要用院子,我的未婚妻是慕云县主,县主身份高贵,院子住不开,只能委屈弟弟了。”

陆巡没看他,背着手道:“我的未婚妻是归云县主,不比你的少什么。”

怎么会这样?陆远皱眉,什么时候陆巡跟县主挂上钩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陆运真的生气了,沉下脸道:“六弟,你是不是在故意跟我作对啊,我跟慕云县主的婚事早就有提及,你早就知道我会尚主,怎么还跟我作对?”

陆巡的表情终于活拨起来了,他挑眉:“你的意思你准备的很充分?那不好意思,我孩子的名字都娶好了,女孩叫繁织,繁花织就,儿子叫云深,再生女儿就叫锦织,男孩叫莫停,你还想知道我第七个孩子叫什么吗?”

陆远:“”

陆巡要和钱锦棠订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了。

慕云县主听到消息的时候陆家正要给她下小订,派了媒婆来商量事情。

慕云所有好心情都没有了。

她去找母亲安宁公主说话,看母亲红光满面的,她就知道陆家来人跟母亲谈的很好。

毕竟冯氏很重视皇室,对她印象也很好,肯定亏待不了她。

这时候如果她泼冷水,不知道母亲会不会翻脸。

“你们都先下去吧。”慕云把下人都赶走。

安宁公主看女儿绷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招着手让女儿过来:“怎么了?谁惹我的宝贝不高兴了。”

慕云依偎在母亲怀里想哭。

安宁公主笑道:“怎么这么大了,都快成亲的人了,还跟娘亲撒娇呢?”

慕云直起身子看着母亲道:“娘,如果,我说如果,我不想嫁给陆五郎行吗?”

“你说什么傻话呢,马上要下下定了,陆家接下来开始修院子,明年就成亲了,怎么可能退婚?”

想了想又道;“嫁给陆远有什么不好的,离家近,你婆婆又注重长子,陆远可是三房嫡长,你嫁过去将来就是三房的小长房,是当家夫人。”

陆昂长子长孙都去的早,二房大人不是很出众,以后三房是陆家顶梁柱。

慕云则冷笑。

三房的当家夫人难道能当陆巡的家吗

真的以为三房家大业大吗?

陆昂偏心,陆巡这些年仗着陆昂敛财无数,比整个三房的财产都多。

他又不可能交出来。

“陆远并不那么出色。”慕云声音低低的。

“你呀”安宁公主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谨慎的审视这女儿,把慕云县主看的心虚别过头她低声问道:“你不会是对陆巡还没死心吧?”

她这个女儿的心事她是知道。

从小就喜欢相貌更为英气的陆巡,小时候就为了跟陆巡偶遇,听说陆巡出门她就站在侧门等陆巡轿子回来。

下着雪,大氅都吹透了,大病了一场。

那时候她也特意阻止女儿,直到陆巡杀了自己的亲表弟。

她就知道这小子心狠手辣,不是他自己喜欢的人,谁都不要嫁给他,不然只能被折磨死。

“那小子不行的,他心肠太很了。”

慕云忍不住哭出来道:“可他为什么可以娶别人,她要娶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野鸡,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钱二。”

安宁公主听得深深皱眉。

她早就猜到了钱锦棠是妹妹的女儿,不出她的碎料,果然哥哥给那个孩子请封号了。

那是亲妹妹的孩子啊。

“你怎么能张口闭口野鸡?”安宁公主想到那个相依为命的妹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教训慕云县主道:“没有任何一个大家闺秀能说出这种话,你是县主,你不是胡思思,不要跟她学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可是她抢走了陆巡。”慕云县主在母亲面前不需要什么掩饰,哭的很伤心。

人们都说陆巡再也不会成亲,她也以为是那样。

所以她才放心的嫁给陆远,她想着,虽然不能嫁给他,但是做他的大嫂,远远的看着他也行。

这个男人一辈子不成亲就一辈子是她的。

不,他不属于任何人,他或者属于大家的。

总之他不能定下来。

但是怎么会跟那个钱锦棠有瓜葛。

“我应该早一点把那个女人除掉。”贱人,贱人。

慕云县主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没骂人。

安庆公主皱眉道:“你又胡说什么,不可以,我说不可以。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以为是陆巡的嫂子,不要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你听见了没有?”

看慕云不说话。

安宁公主把女儿再次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道:“如意,娘虽然是公主可这一辈子不容易,尤其是前半辈子,我总共才得了你这么一个,你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你知道吗?你是娘的宝贝,天下所有女孩子加一起都不如你一个,不要再想陆巡了,安心出嫁好吗?”

“我知道了娘。我会好好的。”慕云下巴放在母亲肩头,望着前方凶光毕露。

慕云从安宁公主出出来后回到自己的书房,她写了一封信,想了想还是把信丢掉,让人偷偷备轿子。

轿子到了昭华公主府停下,慕云进去后直接找到思思县主。

一进屋,就放下房间地面上都是瓷器渣渣,乱七八糟的。

幕云装作很关心的问道:“思思,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还能有谁?那个该死的舅舅。”思思气的坐在罗汉堂上道:“他竟然给我娘说我年级不小,应该给我找个婆家,关键找的是我不喜欢的人,谁要他多管闲事的保媒啊。”

幕云挑了挑眉头。

这就是思思和昭华愚蠢的地方。

冯氏一门心思要给长子撒花姑娘主,合适的人选只有她和思思两个。

那思思竟然不抓紧机会还想着她不该痴心妄想的陆巡,把陆远完全抛在脑后,这下子好了,就算是誉王介绍的能比得过陆家吗?

她都听说了,不过是龙镶卫的一个总旗而已,给陆家提鞋都不配。

“舅舅是被李侧妃给吹迷糊了。”慕云坐下来安慰思思。

她时常做思思的跟班,思思对她的恭维当做理所当然,并没有很感激的样子,并且越发愤愤不平。

慕云趁机道:“我们都长大了,你说怎么都到了订婚的年级了呢?就连陆巡,之前觉得跟班不会成亲的人现在也在讨论婚事。”

思思那天回来的早,可是也听说陆巡当中表白钱锦棠了。

“他们真的要订婚了?”思思声音尖利,气的浑身发抖。

第一百八十章搅屎棍

“可不是。”慕云一副替思思担心的样子道:“我们两家离的那么近我当然知道,陆巡这几天一直催促陆昂去说亲。

你知道的,指挥室大人亲自出马,这事还能不成?”

“我不准。”思思又气又急,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慕云拉着她坐下,实则安慰,其实是火上浇油道:“你也别生气了,我们终归要长大的,你不是也要定亲了吗?总不能不让陆经历定亲了。

虽然你我都觉得那个钱锦棠配不上陆经历,可是陆经历自己选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你别说,真的搞不懂,陆经历为什么就看上姓钱的呢?”

“那个姓钱的就是狐狸精。”思思直接拍了桌子:“我都打听过了,他爷爷入狱之后她就开始攀上陆经历,知道陆经历喜欢狗她就装人家的狗,简直没有底线。

像我们这种金尊玉贵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举动?

陆经历那么单纯自然就被她表面的讨好给迷惑了。”

“说这些也完了啊。”慕云道:“终止人家要定亲了。”

“我不准我不准!”思思要急疯了,推着慕云的肩膀道:“平时你主意最多,这时候怎么就不灵了,你赶紧给我想办法啊。”

她是她的下人吗?

她是她的门客吗?

慕云对思思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烦透了。

她心中冷笑,面上认真的思考道:“感觉能阻止这个婚事的,只有三夫人冯氏了。”

思思一脸委屈道:“既然是指挥使大人出面,三夫人能有什么办法呢?三夫人也是指挥使大人的儿媳妇啊。”

慕云早就想好了,低声道:“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可能没听说,三夫人想给她外甥向钱家提亲,你可以这么做”

钱家。

陆巡定着一家人的冷漠目光进了钱守业的花厅。

按照以往钱守业一定会让他落座的,但是今天,老头子也没坐,背着手就一直看他。

直到把陆巡看的发毛,感觉下一刻老头要跳起来骂人,他急忙道:“我知道老大人要问我街上的事,我就是来说明此事的,我想娶钱二小姐为妻,请老大人成全。”

钱守业一愣道:“你不是在开玩笑,不是权宜之计,是真的想娶棠姐为妻?”

原来钱二叫棠姐啊!

陆巡心想我一直都没好意思问呢。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开玩笑呢,我知道二小姐还没定亲,所以就自作主张单方面宣布了,还请老大人莫怪,将二小姐许配给我。”

钱守业本来打算要带儿孙去陆家找鹿家人算账,让陆家人负责呢,可是陆巡自己就找上门来了说负责。

脾气都不太好发出来,

钱守业指着客人的位置道:“你先坐。”

陆巡松口气,这一关应该是过了。

随着陆巡的落座,钱家其他男人也都坐下来。

钱守业看了儿孙们一眼,然后道:“你也看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