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67章 高思淼忙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第67章 高思淼忙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冷若冰霜。

钱谦益忍无可忍道:“我妹妹和郑聪已经退婚了,我们家和郑家毫无瓜葛,你再胡言乱语诋毁我妹妹,别怪我不客气。”

“那为什么郑聪还是不来娶我,还不是你妹妹从中作梗?”高思淼愤愤然狂吠。

可这明明应该问郑聪。

钱锦棠看郑聪并没有出头,他在享受两个女人因为他而起争执从而生出的自豪快感吧。

再这么下去,钱锦棠又和郑聪联系在一起了。

她有点怀疑,这件事除了慕云和高思淼是不是背后是郑聪策划的啊,毕竟他还希望拿到她的海王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这是金绍庭道:“钱二小姐,想想办法让人先下来吧。”

钱锦棠也发现了,孩子不哭了,这不见得是孩子适应了,兴许是吓晕过去了。

总之时间越长,孩子越微笑。

她喊道:“你下来吧,不就是让我不要和郑聪来往吗?我以我自己发誓,如果和对郑聪存有复合的念想,就让我天打雷劈,灯灭我灭!”

“妹妹!”钱谦益很心疼,不管誓言领不领,为了不相干的人发重誓,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郑聪黑了脸。

周围的人喊道:“人家都发誓了,你快下来吧。”

“下来吧,孩子受不了了,让郑公子答应娶你不就行了?”

郑聪突然道:“我不会娶这种疯婆子的。”

高思淼本来有所动摇的心又崩溃下去。

“你们都骗我,骗我,钱锦棠,除非你死了我才会信你,你要死在我面前才行。”高思淼说完这话,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握着高楼上栏杆卖出一条腿。

孩子妈大哭一声,晕过去了。

钱锦棠怒目而视郑聪:“这时候你还刺激她?我让你来干什么的?”

“可我心里只有你,我不想娶她。”

“可是那是小孩子的命!”钱锦棠忍无可忍,抬手给了郑聪一巴掌。

郑聪脾气还是很好的道:“就算别人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想娶的人也是你,别人的命是命,可我不想你受委屈。”

“真好啊!”钱锦棠气多的指甲发抖:“我看你就是想逼死高思淼吧?”

这样钱锦棠名声也不好了,名字会和郑聪绑在一起,根本分不开。

钱锦棠想到自己最开始的怀疑,果然幕后主使是郑家人,郑聪,他的目的就是想高思淼去死,

郑聪仰头看着上面疯疯癫癫的人,脸上的样子都不想做了。

“你还是下来吧,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你对我一往情深,可我从来没答应你啊,你怎么一直坏我名声呢?”

“你有,若不是你对我承诺一定会退婚娶我,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我是高家嫡女,本来我有很好的日子啊。”高思淼绝望极了。

可这还不是郑聪最很毒的时候,郑聪摇头道:“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啊,你这是赖上我了,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啊!?”

他把他们的过去全都否定了。

高思淼根本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她将婴孩往下一抛:“你们去死吧,都去死吧,同归于尽。”

钱锦棠没想到她能自己不死却开始谋杀。

真的往下扔啊?

下面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可是预感而来的惨案并没有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窜出四个大男人,他们兜着被罩和救火垫子,直接把孩子给接住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我真的要鸟铳了她

“接住了。”萧逸尘兴奋的喊道。

落在垫子上的孩子稳稳的坐着,用天真不容识错的目光看着周围,许是没看见母亲,许是才反应过来害怕,她哇一下哭了。

可这哭声清脆,听的有些女人喜极而泣。

晕过去的妇人此时也醒了,扑过去一把把孩子抱起来。

萧逸尘叫来毛孩:“先带这位娘子和孩子去休息,再把顾大夫叫来。”

“是。”

毛孩走了,萧逸尘带着拿垫子的几个锦衣卫收对。

可是上面还有一个人呢,高思淼有婢女和婆子跟着的,婢女从人群中冲过来道:“大人,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姐吧。”

萧逸尘冷笑道:“救她?她草菅人命不杀她都不错了。”

“陆大人,你这是要杀人啊?”萧逸尘话音刚落,他旁边不远处金绍庭就传来诧异的声音。

萧逸尘看过去,原来是陆巡拿着鸟铳,已经对准了高思淼。

小丫头吓的不行,仰头大叫:“小姐。”

钱锦棠那边钱谦益悄悄在她耳边问:“你是不是算准了陆巡会出现,我看你一点也不惊讶啊。”

当然了,又钱玉峰这个本家在,陆巡怎么可能不出现呢。

看着陆巡拿鸟铳的姿势比任何一少年都英俊,钱锦棠走到陆巡身边,问道:“大人您不会真的想杀了她吧?”

陆巡说过不要沾人血的。

陆巡眯着眼道:“伤害小孩子我绝对不能忍耐。”

所以他是不是真的杀了表弟?

表弟到底犯了什么错?

楼上的高思淼看陆巡来了,却用鸟铳对准她她,她又羞又恼。

京城闺女圈谁不认识陆巡,几乎都对陆巡存着一种不需要得到只要远远看着就行的喜欢,他们也知道谁都驾驭不了陆巡。

她想过有一天跟冰块一样的陆巡打个招呼,感觉就很满足了。

从没想过跟陆巡会有交集,但是这人却要杀她。

“你不能杀我,我是重臣之女。”

陆巡点燃了火捻子。

高思淼吓得抱住了头,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大喊:“陆大人手下留情。”

金绍庭见是高大人下轿子到了,心里松可一口气,这帮王八蛋,为什么挑在他地盘闹事。

他急忙把陆巡的火捻子给灭了,然后叫着陆巡;“陆大人,有话好好说。”

陆巡放下了枪,但是脸色很冷,并没有走过去。

高大人主动到了陆巡面前,他先是冲着门楼子喊道:“孽障,你给我下来,我们高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高思淼虽然害怕父亲,可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走下来了。

等高思淼到了高大人身边,高大人满脸都是威严的呵斥她:“还不给陆大人道歉?还有金大人,你今天惹了大祸,多亏二位大人不跟你计较你知道吗?”

金绍庭微微挑眉,没说什么。

陆巡抬起手道:“且慢,高大人什么意思?令嫒谋杀未遂,您这就帮她脱罪了?”

高思淼一下子清醒了。

祖母天天让父亲杀了他可是父亲也没有动手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她为什么要死?

方才她都做了什么蠢事?

“我没有,我没有杀人,陆大人您不能冤枉好人。”

陆巡那么冰冷的人都气笑了:“我冤枉好人?方才众目睽睽之,难道你把这么多百姓都当成傻子?”

高思淼深怕陆巡抓住不放吓哭了,拉着高大人的袖子道:“爹,我是不小心失手了,我没有想杀人,而且孩子不是好好的吗?”

高大人叫来随从,吩咐道:“那二百两银子给那位娘子,是小姐看他们家孩子太可爱了所以抱着玩,却让她误会,真是抱歉,这点钱给个他们小门小户的压压惊。”

说完这一切,他认真的看着陆巡:“陆经历现在满意了吗?”

钱锦棠不能把陆巡加在火上烤,她站出一步道:“高大人,令嫒方才可是口口声声要逼死本县主的,你当陆大人是那么爱多管闲事的人吗?他不过是在尽忠职守,保护本县主。”

听她报上封号,高思淼嫉妒的发狂。

凭什么好事都被这个贱人给占了,她竟然是要低她一头。

其实是高大人都要低县主一头。

高大人脸色很难看的瞪了高思淼一眼,随后叫道:“还不给县主大人认错?”

钱锦棠冷笑道:“认错就行了,那我直接杀了她行吗?”

高思淼忙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钱锦棠冷笑道:“你知道啊?杀人偿命,你却要杀本县主,看来你是明知故犯,那就是故意为难本县主了,你想对皇家不敬?”

她可是公主的女儿。

这个帽子太大了,高思淼真的怕了,目光惊慌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高大人不曾想这个女儿竟然这么蠢。

之前人人称颂,母亲尝尝夸奖的孩子真的是他亲生的吗?

“滚到一边去,我没让你说话谁让你多嘴,给公主跪下。”

“爹……”

“跪下!”

高思淼迫于父亲的威严,双目含泪的跪下,那狼狈的身形和武器的神色可真是忍辱负重啊。

钱锦棠却翻了个白眼,问道:“高大人,您不会以为这样令嫒就没错了吧?还是其实您藐视皇族,令嫒只是来打头阵的。”

“不敢!”

高大人比高思淼冷静多了。

他深深作揖,做足了低姿态,惹的旁边的人都说这我大人没架子,是个好官,就是被儿女连累了。

这就是要绑架舆论了。

钱锦棠心想你来跟我玩阴的,那我也不会跟你明着干。

她道:“其实这件事本县主也说不清到底要怎么了解,我们不如告知御史,让他们来裁定吧。”

当官的谁还没有死对头,告知御史就是把把柄放到了汪汪队的手里,高大人确定他那些死对头立马会给他来一个支教不严,教女无方的罪名,这玩意有可能影响升迁,严重的没脸在朝堂混,直接就得回家。

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小女孩姿态从容淡定,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心机。

他忙道:“其实小女也是被人引诱的,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郑公子,下官觉得要让郑公子给我们两家一个交代才对。”

第一百七十七章陆大人当众表白钱二是我的未婚妻

钱锦棠眼睛一亮。

不亏是官场老狐狸,上道啊。

高思淼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吗毛毛虫不咬人膈应人而已。

郑家才是祸害。

她其实也知道这次来不会有好事,但是找不到恰到好处的理由除掉郑家,她只能冒险。

果然让她猜着了,郑聪还是挖坑等着她跳,岂不知这是她给郑家挖的坑。

“是吗?”钱锦棠卷着鬓角的碎发,闲闲的问道:“怎么跟郑公子有关呢,您好好说说。”

她是不会亲口说出来的。

今天这个闹剧不好看,她还得把自己摘出来。

高大人一偏头,他的随从就把郑聪押解过来了。

这些日子高家人都敬着郑家人,郑聪哪里受得了明明踩在脚底下的人突然间对他不客气。

“高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高大人抬起手,突然间给他一大巴掌。

郑聪被打蒙了,回过头来眼睛淬了毒一样的看着高大人。

高大人冷声道:“庶子无德。你把我女儿当什么,你把我们本官当什么,你把我们高家当什么,是任你欺凌的人吗,你敢说不是你逼小女做出这种有悖道义的事吗?”

高思淼舍不得郑聪挨打,一脸的急切。

不过到底碍于父亲威严,她是不敢再求情的。

郑聪也不想得罪高大人,可是看钱锦棠用不阴不阳的目光看着他,她脸红脖子粗的反驳:“你女儿要缠上我,跟我无关。”

高大人又是一巴掌。

郑聪挣扎着要跟高大人评理。

高大人冷笑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本官也不需要你说什么了。本官比你还不想跟你家有任何瓜葛,因为你家不孝不悌,连欺君罔上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郑聪心头一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高大人却没放过他,拱手向西北皇城方向道:“你父亲杀死你母亲,至今没办丧事,你家兄妹没有一个人给你母亲守孝,明日我便会给内阁递弹劾你父亲的折子,我看你这庶子还怎么上蹿下跳的害人。”

完了!

郑聪第一想法就是这个,他喉咙发苦嘴巴发干,直接瘫软坐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明明父亲掩盖的天衣无缝,这件事怎么还会被曝光出来?

问题是如果他们主动给母亲办丧事这件事还来得及。

可是他们没有啊。

从来没想过高大人会揭穿这件事。

本来守孝三年就不能下场,他的人生就废掉了三年,如今如果皇上生气治罪,可能会剥夺他秀才的功名,拿他一辈子就完了。

“高大人,高……”郑聪跪起来,本来想求高大人的,可一想事情已经曝光了,求谁都没用。

他怒气攻心,指着高大人破口大骂:“姓高的你这个阴险小人,你女儿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了,我是不会要她这个破烂货的,你等着给她收尸吧。”

高思淼惊骇无比的看着郑聪,之前郑聪对她甜言蜜语,跟这个骂她的人判若两人。

高大人一脸的怒气,但是行为还算沉得住气,他冷声道:“我的女儿又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不孝不悌的畜生?你别痴心妄想了。”

“那怎么行,我觉得他们两个十分般配,我就是要高大人把女儿嫁给郑聪。”陆巡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高大人诧异的看着陆巡:“大人都这样了我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郑聪?”

叹口气道:“是,我女儿之前确实做了许多糊涂事,可子不教父之过,她自小没有母亲,是我对她疏于管教才让她误入歧途,这件事不怪她,怪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所以陆大人高抬贵手,放过我女儿吧。”

从今天开始,从此刻开始,郑锦纶的仕途到头了,郑聪的也别想科举,郑家完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曝光之后郑聪就要守孝,如今高思淼十五,如果要嫁给郑聪势必要等郑聪三年。

到时候十八岁的老姑娘嫁给一个无权无势的郑家。

还不如让高思淼去死好了。

高思淼从来没想过父亲会为了她说出这样一番话。

她泪盈于睫道:“爹,爹……”原来父亲是爱她的,难怪父亲一直不肯杀了她。

她不是没人疼没人要的孤儿,她有父亲。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高思淼踩着眼泪道:“爹,我今后都听你的,我不嫁给郑聪,我跟他势不两立。”

陆巡皱眉道:“你们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说,高思淼,必须嫁给郑聪。”

众人:??

高大人父女情深的戏码不够让人感动吗?

高大人气得要死,但是对付是陆昂的孙子,他忍着怒气很温和的道:“大人就放了小女一马吧,我们不想跟郑家有任何瓜葛。”

“不行。”郑聪斩钉截铁的道;“只有她和郑聪结婚了,才不会骚扰钱二,才没有舆论在说钱二,他们两个必须结婚把钱二摘出来。”

哦,竟然是为了那个便宜县主。

高大人不想牺牲自己的女儿,就语气商量的道:“还是要问一问县主的意见吧,毕竟这件事只跟县主有关。”

他又看向钱锦棠道:“县主,下官跟您是一条心的。”

钱锦棠还没说话,陆巡黑着脸道:“我说不行,钱二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哎呦,人家自己的事人家说了不算,你算老几啊。

高大人很想揪着陆巡的耳朵问一问,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巡背着手道:“因为她是我的未婚妻,她的事跟我有十分的关系,她的事,我,做,主!”

最后几个字,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十分认真坚定。

金绍庭:?

钱谦益:?

钱锦棠:?

众人:?

只有郑聪指着陆巡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早就有一腿。”

众人:?

钱谦益将钱锦棠匆匆忙忙带回家,长寿堂里没人,他有拉着钱锦棠去书轩。

外面,钱守业正满意的听着大儿子背文章,捋着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