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52章 本来退婚的女人就不好说亲

第52章 本来退婚的女人就不好说亲

量如何对付梁嬷嬷时说道。

苹苹道:“那要看梁嬷嬷有什么软肋了。”

人都有软肋,通常都是子女钱财。

钱锦棠也是这么想的,梁嬷嬷丈夫死的早,只有一个儿子,儿子吃喝嫖赌和人打架又伤了身体,现在她只有一个孙子是她的命根子。

但是这个孙子掌握在何老太太手里,应该说梁嬷嬷一家是何家的家生子,很难让他们背叛。

只能来强的。

问题就在这里,他们没有人手。

桃桃有点不明白钱锦棠了:“为什么不跟老太爷求助呢?别的事老太爷不管,这件事老太爷肯定管啊。”

可是钱锦棠不想打草惊蛇。

她一直是无条件的相信祖父,可是在母亲这件事上,祖父太伤她的心了。

祖父虽不至于参与何氏的谋害行动,可为什么还让何氏进门?

母亲年幼无知。

钱渊优柔寡断。

祖父是可以阻止何氏进门的最后一道屏障。

可他没有。

明知道何氏不靠谱却依然让何氏坐上了钱家二夫人的位置。

明知道何氏对她不仁还让她叫仇人母亲。

有些事她不说出来并不代表她不懂,不计较。

“我们去找大人吧。”钱锦棠说着,就站起来。

苹苹和梨梨无所谓,可是桃桃很在乎小姐的后半辈子:“裴家快要下定了,再去找大人好吗?”

不然裴绍行能帮她解决梁嬷嬷吗?

她还是更信任陆巡。

钱锦棠目光坚毅道:“如果裴公子在意,那只能对不起她了,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谁能帮我报仇我就是谁的狗,还管那许多?”

桃桃:“……”

钱锦棠换了衣服先出门了,桃桃依然一脸担心,苹苹等梨梨走远了回头道:“桃桃,咱们做奴婢的,当然是主人高兴什么就顺着她什么,你担心的对,可是主子不喜欢。”

桃桃恍然大悟,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事不就是开心吗?

哪怕小姐是红杏出墙呢,只要她开心,她要做的是帮她遮掩,而不是让她扫兴。

“我知道了。”桃桃郑重点头。

以后要跟苹苹姐多学着点。

钱锦棠先去跟钱守业请假,可钱守业既要忙着裴家人来下订时的接待工作,又要督促儿孙好好学习,忙得很。

他根本没时间管钱锦棠。

钱锦棠叫上家里的车直接出门。

不过没去陆家,先去回春堂。

她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的,不曾想顾旭真的在。

不是都考上进士了嘛,怎么这么不务正业呢?

“顾大夫。”钱锦棠看屋子里只有两个抓药的人,拱手跟顾旭问好。

顾旭抬头一看是她,点头道:“我记得你,不用请我吃饭了,你的银子我收了,但是那个患者不需要我看。”

所以银子抵饭钱了。

“大人没让您看病啊?”钱锦棠紧张起来。

萧逸尘说陆巡没事,可没说顾旭没见到陆巡啊。

上辈子顾旭治好过不少人,在五年后成名,可钱锦棠知道他现在的医术就很高,没出名是因为太年轻,别人不信任他。

她本打算给顾旭介绍给陆巡,好让顾旭帮忙清除陆昂身上的毒素。

当然,眼前是让顾旭看病,只有顾旭看过了她才安心。

“顾大夫,不然您再跟我走一趟吧,我只相信您的医术。”

顾旭用一只眼睛斜着她:“如果不是看着这上面的面子上我现在就赶你出去,我是不会去第二遍的,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这顾旭虽然医术高明,但是性格很倔,很快就会得罪严宗父子而离开官场,让他低头实在不容易。

钱锦棠拿出一沓银票,放在柜台上一张:“请您。”

“哼,这不是钱的事儿。”

钱锦棠又放了一张:“再请。”

“我说了不是钱的事。”

钱锦棠放了十张后道:“车钱我也出。”

顾旭将二百两银票收起来道:“我真的只是看在你心诚的面子上,等我明日有空就去。”

钱锦棠又拿出两张银票:“下午。”

顾旭这人虽然刚正不阿,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凭本事赚钱才不会不要呢。

“马上就去!”

顾旭去后堂拿医药箱。

钱锦棠手指无聊的弹着柜台上的实木,一边等着。

突然闻到熟悉的味道,还是两种混合的,她倏然回头,眉毛因为好奇又有点不满而拧的紧紧的。

不一会的功夫,就见裴绍行身边跟着郑新颖一起走进来。

二人保持安全距离,注视的目光很客气,但是显然是认识的。

裴绍行仿佛知道有目光看着他,一抬头就对上钱锦棠好看的脸。

他喜出望外,打拱行礼道:“二妹妹?”

直起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好巧啊。”

钱锦棠道:“我帮我的主人请大夫,您呢?”

裴绍行以为钱锦棠叫父亲主人,她人俏皮可能喜欢说俏皮话,没有多想,问道:“他老人家没什么事吧?昨天看着还好好的呢。”

钱锦棠道:“可不是,还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就是人有些反常,所以我想让大夫给他看看。”

“那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情志上的问题?不然不能突然反常。”

钱锦棠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反问道:“您来干什么?”

裴绍行道:“明日我们要在沙场练兵,提前买些跌打损伤药,这家店的秘方很好,我们头点名要的。”

那还真是巧了。

正好顾旭出来了,钱锦棠点点头道;“那您忙着,我先走了。”

还没定亲,裴绍行也不好送她,目送着她迈步。

突然一只胳膊拦住钱锦棠的去路:“这不是钱二吗?怎么,装作不认识我,好歹我是你的小姑子,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你到底有没有家教?”

看裴绍行神色很惊讶。

郑新颖眼里又有种报了仇的得意。

两个人还认识,这不得不让钱锦棠猜想,是不是郑新颖知道她要和裴绍行订婚了所以故意的,那裴绍行和郑新颖是什么关系呢?

第一百三十九章裴绍行和郑新颖相亲过

钱锦棠微微后仰像是嫌弃一样离开郑新颖。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大哥在跟我有婚约的时候又和别的小姐私定终身,还被很多人抓包了,因此你爹和你大哥跟我道歉,还陪了我钱,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是你钱家人使的手段。”郑新颖一脸不忿道。

钱锦棠才不顺着她的话走,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郑小姐下次见面的时候不要凑上来,多谢。”

郑新颖看她要走,冷笑道:“怎么?怕人说啊,就是你钱家人陷害的我大哥。”

说着看向裴绍行道:“裴公子您不会是要跟钱二订婚吧,那你可小心点,别被她陷害了,反过来讹诈你的银子。”

本来退婚的女人就不好说亲。

如果被扣上讹诈的帽子钱锦棠一辈子都砸手里了。

桃桃听的气愤不已道:“你别乱说话,誉王和李侧妃都帮我家小姐澄清了,那高小姐因为你大哥上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说我钱家人陷害你你也看看你家人什么德行,难道誉王和侧妃娘娘还能撒谎?”

“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说话?”郑新颖恼羞成怒看向钱锦棠道:“我大哥不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没教养,看看吧,哪有主子说话下人插嘴的份,果然你就没教养。”

这话说的,退婚还成了钱锦棠的错。

桃桃那么护主的人哪能受得了,道:“主子说话确实没用下人插嘴的份,可是你是谁的主子?跟我们小姐说话你配吗?你最多也就跟我说两句的货色。”

“你敢骂我是奴才?”

郑新颖抬手就要打桃桃,被钱锦棠一巴掌就给打到了。

郑新颖气的眼睛突出,好像要吃人,看见了什么,她突然变得委委屈屈的哭。

钱锦棠懒得理她耍什么花样,冷笑道:“别说你,就算你娘在我面前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你别忘了金家的事,如果你再骚扰我,诋毁我的名声,我就让你再经历一次。”

不知道是提到了邓氏还是金家使得郑新颖害怕,郑新颖无言的瞪着钱锦棠,像是一条毒舌恨不得食其肉。

钱锦棠回头看一眼裴绍行,见他神色懵懂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的样子,她一弹裙子,转身就走。

裴绍行本来要跟上去的,被郑新颖的腿给横住了。

郑新颖抬头委屈的道:“裴公子,您都看见了,这钱锦棠小小年纪就是一个泼妇,你如果娶了她那真是要家宅不宁,你会后悔的。”

裴绍行本来糊涂的神色变得清明,不客气道:“郑小姐我跟你非亲非故不怎么熟,我的婚事自然不用你来操心,还有钱二妹妹,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她将会是我的未婚妻,我今后不想听见有人诋毁她,不然我将对他不客气。”

裴绍行也走了。

郑新颖气的喊丫鬟:“还不滚过来扶着我?”

她以为裴绍行不喜欢粗鲁的女人,所以逼着钱锦棠打她,就是想让他知道钱锦棠是个泼妇,想不到裴绍行年纪轻轻就瞎了,真是可恶。

钱锦棠感觉裴绍行追了上来,她微微侧目,裴绍行语气紧张道:“二妹妹,你没事吧?不要跟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钱锦棠抿了抿嘴唇问道:“本来我不该问的,但是这郑家实在跟我渊源很深,我想问裴二哥,您和郑新颖是怎么认识的?你们有亲戚吗?”

裴绍行脸颊发红神色惭愧道:“我说了你别生气,在跟你相亲之前,有人也介绍过郑小姐给我,可我们没缘分,就跟媒人说清楚了。”

钱锦棠冷笑道:“那我呢?你想跟我怎么样?”

裴绍行忙道:“都订好了两日后去你家提亲的,我自然会履行诺言,这种事怎么可能是儿戏呢,难道二妹妹你后悔了?”

钱锦棠笑了,道:“既然你说这话,我就不客气了,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脾气,小气的很,我跟郑新颖是敌人,我讨厌她烦她,所以一点都听不得关于她的好话,中性词都不行,我再问你一次,你们到底为何没成?”

裴绍行因为她这刁蛮样子先是一愣,可见她蛮横的如此理直气壮,简直可爱,他也跟着笑了:“我没看上她!”

钱锦棠抿着嘴乐,然后挥挥手道:“不用送了,我回家了,两日后见。”

看着她的背影,裴绍行露出六颗小白牙,在阳光下十分耀眼好看。

两日很快就过去了,这期间钱锦棠并没有听到关于陆巡的任何消息。

包括顾旭最后去没去她都不知道。

回家后她很快忙起来。

虽然抬头嫁女,可祖父对这门婚事很重视,早早就开始布局,要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深怕未来的亲家觉得他家邋遢。

可他们才搬家没多久。

钱氏男丁全部停课,还发了新衣服要等客人上门那天穿。

酒席是外面订的。

因此钱锦棠和钱守业还起了争执。

钱锦棠要定王记的,他们家的酱鸭子很出名。

钱守业一定要定春风楼的。

春风楼是去年年前才兴起的酒楼,钱锦棠都没吃过,她不信任。

钱守业却跟他打包票:“虽然单拎出来没有什么出名的菜色,但是每一样做的都很好吃,是真的好吃。”

“你怎么会知道好吃?”钱锦棠道:“去年年底您最忙的时候,一直都在衙门里用餐的我知道,过了年没多久您就进去了,放出来也没去吃过,难道你在牢里品尝的?牢里怎么会有酒楼的菜色?”

钱守业暗暗心惊,差点露馅了。

他理直气壮道:“你大伯说好吃,好了,就订这个,我说了算。”

酒楼也订好了,钱守业又特别把何氏和钱美宜叫来:“你们两个坏心眼的东西就别出面了,我怕好好的婚事被你们给搅黄了。”

本来准备老实两天的何氏听了差点没吐血。

总之一起准备就绪,钱守业甚至找出一块心爱的玉佩准备送裴绍行当做见面礼,虽然京城订婚没有这个规矩,可他就是喜欢。

大早上钱家这些人更是早早的起床,在钱守业的命令下都打扮的精精神神的,准备迎亲家。

第一百四十章真正的横刀夺爱

到了巳时,裴家人还没来。

钱泽没见过裴家人,不放心道:“爹,别是耍戏咱们根本就不想提亲吧?”

钱守业心里很不平静,可是他还是信任裴家人:“可能出了什么事耽搁了。”

钱谦益看他们着急,道:“我已经让彪叔派元宝去问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钱渊道:“对对对,大兴离咱们有点远,兴许路上耽搁了,再等等,再等等!”

钱锦棠虽然在后院,但是有桃桃,她很快就听到消息了。

桃桃无不担心道:“裴家会不会不来了,那样二夫人可要笑掉大牙了。”

苹苹怕钱锦棠心烦,安慰道:“裴二公子看着一身正气,不像是那种会背信弃义的人,应该是路远耽搁了。”

钱锦棠点头:“无妨,总会有消息的。”

直到中午,裴家夫妇带着媒人却没有带聘礼来。

可人到底是来了。

钱家人松口气,钱守业看二人风尘仆仆的,也不好太为难他们,把人先让到屋子里坐下。

刚坐下,裴夫人就神色不自然的道:“临时有事耽搁了,老大人对不住了,让你们久等了。”

钱守业道:“等一等倒是无妨,可是你们家还想订亲吗?”

“想,想,怎么不想呢。”裴氏夫妇异口同声道:“二小姐是我们重视的女孩子,我们认定二小姐了。”

难道他们还有别的选择?

钱守业变得谨慎起来,没搭话,等着裴氏夫妇自己说。

可裴氏夫妇欲言又止,

突然裴绍行闯进来:“爹,娘,你们不能直接做主,到底要不要订婚,要听二小姐的。”

裴氏夫妇神色窘迫的看向他,没反驳。

钱守业看裴绍行疲惫的脸上眼里是恐怖的红血丝,像是一夜没睡。

“出了什么事了?”钱守业有种不好的预感。

钱渊站起来道:“你们家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女儿也没说不订婚啊,都没出门,怎么又扯到她身上?”

裴绍行就差哭出来的样子看向钱守业:“老太爷,求您让我见二小姐一面吧,我有话要对二小姐说,如果我说了,她还想嫁给我,我这辈子对她至死不渝。”

怎么这么严重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

钱守业不太同意裴绍行的提议,可是裴家夫妇也跟着求情:“老太爷,就让他这个混账见一见二小姐吧。”

裴夫人又道:“您若是不放心,我们都跟着,但是请您让二郎把他想说的话说出来,不然他不会甘心的。”

钱守业看着有些心灰意冷样子的裴绍行想到自己年前时候独自闯荡京城的时候。

起初少年意气没人提携,只因为发年节礼差点让武官给打死。

人,谁都有年轻迷茫的时候。

这时候如果没人提醒提携,可能会毁掉一生。

钱守业叫了一个婆子过来:“去把二小姐请过来。”

钱锦棠死都没想到裴绍行要跟她说的事是他被郑新颖给设计了,昨晚他的长官说带他们去吃饭他没回家。

不知道怎么的他就人事不知,是郑新颖冒充他的妻子把他接走,半夜醒来他和郑欣宜躺在一个床上,还被郑家人和一名御史给看见了。

现在郑家让他对郑新颖负责,他的父母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才来晚了。

“二妹妹,我不喜欢姓郑的,我……我当然可以什么都不说跟你订婚,但是我怕你心里有疙瘩,可我是被设计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