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51章 我的银票呢

第51章 我的银票呢

何英俏就是何氏的大名。

钱锦棠听的前身的毛都炸起来,恨不得爆炸:“何氏?何氏害死了我娘?”

这个贱獠!

她一点都不怀疑,她要让何氏血债血偿。

可是钱锦棠还有几个小疑问。

“我祖父和我爹知不知道这件事?您既然看出来了,当时没告诉他们?”

邱也子一脸的内疚。

“是我胆小如鼠,是我对不起安庆公主。”

她本来是方外世人,并不想关注红尘之事。

可是安庆公主总喜欢找她说话,她就听着,公主还会问她意见,当时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公主说:“我们老祖讲究清静无为,既然有人能帮公主养孩子,又能保住公主的名声,那就答应她啊,不让公主敢告诉皇上吗?”

安庆不是不敢,是她根本见不到皇上的面。

她人也太年轻了,根本不会把人想的那么坏,于是就听从了她的意见,同意何氏的话,让钱渊娶了何氏,给他们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出身。

谁知道,就因为这句话葬送了一个十五岁的年轻生命。

邱也子怕死,她哪里敢说出安庆死亡的真相,她怕钱守业豁出去的查,她怕皇帝下旨怪罪,她怕死。

所以就算知道安庆公主死的不明不白,她什么都不敢说,人没救回来她当即收拾行李跑了。

这一跑就是十五年。

现在她时日不多了,每每病痛,她都会想起那个年轻可爱又活泼的公主。

宫里的人捧高踩低会苛待公主的用品,可每次誉王送来好吃的好用的公主都会拎着一个小柳筐给她送去。

公主还说她潜心修道,一定能位列仙班。

可她哪能啊?哪有脸成仙啊,她隐瞒了一个好人的死因。

等于助纣为虐。

她罪孽深重。

现在的病痛就是报应。

她必须说出来了,再不回来说出来,她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吧。

“大小姐,您如果想为殿下报仇我可以作证,我可以指正何英俏。”

当钱锦棠听说那些话是邱也子劝母亲的,钱锦棠恨不得杀了这个女道士,一个出家人管什么红尘事,多嘴多舌,简直罪该万死。

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

弄死何氏才是真的给母亲报仇。

当年的所有物证都找不全,指正根本定不了何氏的罪。

她只能用家法。

第一百三十六章何氏发现银票不见了

钱锦棠从老宅回去之后发现任何人都没有惊动。

很好。

她拿出十两银子给桃桃,让桃桃换成钱币发下去。

桃桃也伶俐,她发现家里的下人越来越多了,而且很多都是曾经的老面孔,她跟谁都熟。

“王嫂,给你一把,买糖吃。”

“张老太太,给你一把,给你孙子买糖吃。”

“小铃铛,给你的,多给小姐种几盆花木出来。”

“……”

家里主子好久没这么大方过了。

不管是厨房的,花园子的,还是前头喂马的,很快得到消息,大家都聚一起七嘴八舌的问:

“桃桃姑娘,今个儿有什么大喜事啊?”

“是啊,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间发起赏钱来了?”

“我知道,小姐相亲成了!”

最后大家都说跟相亲有关。

桃桃脸带微笑嗔怪道:“你们不要胡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可她这样高兴,谁信啊。

有人就问道:“姑爷子长得好吗?”

“家里什么样啊?”

桃桃道:“把你们所有人加一起也不如裴公子长得好。”

看何氏的下人在不远处探头探脑,桃桃声音更大了:“我看长得跟画一样,就跟咱们二老爷年轻时候差不多。”

“嚯,真的啊,咱们二老爷年轻时候可是这条街最帅的公子。”

“别瞎说,还有隔壁张相公呢。”

“那时候张相公没搬来嘛……”

听着大家纷纷议论,桃桃将钱币一撒,随后道:“你们可不许乱说啊,八字还没一撇呢……”

事情很快传到何氏耳朵里,何氏气的手攥成了拳头:“这还不叫乱说?八字没一撇就敢撒赏钱?我看人家如果变卦了她有什么脸。”

梁嬷嬷是个争强好胜的,想到之前他们的计划没成,颇有怨言:“可是那裴绍行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就看上二小姐了呢?”

提起这个何氏更生气,她的珠珠那么好,裴绍行竟然看不上。

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

脑子有病。

梁嬷嬷突然道:“是看上二小姐的嫁妆了吧?不可能真的看上一副大脚。”

这世上的男人不可能喜欢大脚的。

死都不可能。

她又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替嫁就好了。”

何氏之前也没觉得裴绍行那么好,可是钱守业竟然那么满意,这裴家肯定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得想办法给女儿争取过来。

可是到底有什么办法呢?

买通谁好呢。

何氏突然想起来什么,道:“我让你打听老宅被谁买了,你打听到了吗?”

梁嬷嬷为难道:“实在不知道,我感觉没人买,上午我还看见太爷的下人过去一趟呢。”

还能回去那说明还是钱家的宅子啊。

何氏看看日头的方向,时间还早,钱守业最近很忙也顾不上她,但现在依然不是行动的好时候。

傍晚吃过饭,何氏带上钱美宜和梁嬷嬷来到老宅。

侧门竟然没锁。

何氏喜出望外。

“快!去花园。”

后花园柳树已经成荫,何氏找到最粗壮的那一棵。

“掌灯!”

梁嬷嬷把风灯送到何氏面前。

何氏又叫道:“拿铲子。”

梁嬷嬷把铲子递给何氏。

何氏找到树底下做记号的地方,弯腰挖了起来。

只挖了半尺深厚,铲子触碰到坚硬的东西,发出不一样的响声。

找到了。

何氏丢掉铲子把匣子扒出来。

钱美宜和梁嬷嬷异口同声问道:“里面是什么啊?”

“是我藏的三千两银子。”

有了这笔银子,就可以买通裴太太,还能给女儿添一笔嫁妆,眼前的困境应该可以得到解决。

何氏迫不及待把匣子打开,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她傻了眼。

“我的银票呢?”

翻来覆去的找都没有,难道银票会不翼而飞。

“我的钱呢?我的钱!”

何氏急的额头冒汗,将匣子狠狠的摔在地上也没摔出钱来。

梁嬷嬷想了想急忙蹲下来继续挖,可是什么都没有。

眼看着月上中天,再不回去后院就要落匙了。

何氏头疼拄着柳树摇头:“没了,肯定是被人拿走了。”

梁嬷嬷猜想是钱锦棠,可是她不敢说,问道:“都谁知道?二小姐会不会知道?”

何氏狠狠的回忆,最后还是摇头:“她不可能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钱美宜怨怼道:“我都不知道,娘你到底告诉谁了,好好的钱怎么就没了,三千两啊!”

够给她办嫁妆了,怎么这么没用,钱还能丢了。

看着前方黑漆漆的夜,何氏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阿桂,当时跟我埋银子的只有她一个。”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去,就会疯狂的生根发芽,不结出果实不罢休。

何氏回去后觉都睡不着,辗转反侧想她的三千两银子。

不行,明日就要回家去找阿桂问个清楚。

第二日一早,何氏顶着黑眼圈去跟钱守业请假。

钱守业却不在房里,到了书轩附近一找,远远就看见他和钱锦棠站在窗外说话,里面有钱泽和钱渊朗朗读书声,附近刚好有一丛丛的丁香花,何氏躲在丁香花后悄悄挪过去。

就听钱锦棠道:“祖父这次想好了?”

钱守业道:“我已经给过她很多次机会了,去白云观之前我就告诉她,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可她当我的话是耳旁风,竟然在我眼皮子地下搞小动作,还想让珠珠取代你,这个女人不能留了,我宁可钱家身败名裂也得把她送到官府去。二奎在我们手上,还有他购买老鼠药的证据,她就算不死我也让她脱层皮。”

何氏听的大惊失色。

这两个狗东西竟然想暗算她,没门。

何氏不回去了,让梁嬷嬷给何老太太送信,当天上午,何老太太压着桂嬷嬷就到了钱守业的院子。

“姐夫,皇天不负有心人,毒害您的凶手我已经查清楚了,就是这个老东西。”

钱家子弟都在。

钱渊气的直接将桂嬷嬷踹翻:“竟然是你,你这个老毒妇,我爹平日里对下人那么好,你怎么下得去手?”

桂嬷嬷面如死灰跪在那里,任凭钱渊怎么打都不出声。

钱守业和钱锦棠相视一眼,后钱守业冷笑道:“何老太太,你这是偏谁呢?这下人不情不愿的,分明是在替别人顶缸,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

第一百三十七章桂嬷嬷之死

何老太太警告的看着桂嬷嬷:“你干的好事,嘴上说是为了二夫人好,可你将二夫人陷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你简直罪该万死,老太爷问你话呢,还不从实交代?”

桂嬷嬷泪如雨下,一头磕在地上道:“老太爷,是我,是我自作主张给您下的毒,不信您去查,那老鼠药是奴婢派人去买的,二奎是奴婢的姑爷子,如果不是奴婢指使他他怎么可能那么痛快答应?这事儿都是奴婢自作主张办的,不关二夫人的事。”

钱守业冷笑:“你就这么恨我?”

桂嬷嬷陡然间抬起头指向钱锦棠:“都是因为二小姐,您偏心二小姐,对三小姐不闻不问,因此还总是责骂夫人,奴婢看不下去了,奴婢想正好趁着您入狱把您毒死,二小姐失去依仗往后就不能压三小姐一头了。

奴婢说的都是实话,这件事都是奴婢自作主张一个人做的,夫人根本不知道,与夫人无关。”

钱守业冷下脸道:“死到临头你还敢攀扯二小姐?”

这话如果传出去,好像钱锦棠多嚣张跋扈一样。

桂嬷嬷委屈的磕头:“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不想您冤枉了二夫人。”

何氏是时候哭起来:“你这嬷嬷怎么能如此的胆大包天,现在就算你说不是我做的也没人信,你害得我在这个家都没脸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长脑子了吗?”

桂嬷嬷脸上青白一阵,嘴唇嗫喏,最后还是道:“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连累了二夫人。”

何氏道:“你简直罪该万死。”

桂嬷嬷都一一答应:“奴婢确实罪该万死,是奴婢对不起夫人。”

何氏擦干眼泪看向钱守业道:“爹,好在这件事都查清楚了,还不算晚,这贱婢以下犯上罪无可赦,您不管怎么惩罚她我都没有怨言。”

她当然没有怨言了,把别人推出来顶缸还要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真是蛇蝎心肠。

钱锦棠查过了,桂嬷嬷女儿兄弟的性命都捏在何老夫人手里,不然她那种老狐狸怎么可能乖乖认罪的。

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是她和祖父联手要剪除何氏的羽翼,桂嬷嬷跟了何氏二十多年,劳苦功高替何氏做了不少坏事,可这样的人何氏说舍弃就舍弃了,不知道今后还有什么人会对何氏忠心耿耿啊。

钱锦棠看梁嬷嬷站在门口牙关紧闭,她暗暗冷笑。

不然就算他们抓住何氏不放到了官府,何氏应该也会推出桂嬷嬷,现在让她表演下吧。

钱锦棠看向钱守业问道:“既然事情都查清楚了,这奴婢以下犯上想要谋人性命,祖父,咱们把她交给官府吧。”

桂嬷嬷身如筛糠,可是却没求情。

钱守业道:“送到衙门里岂不是便宜了她,拉出去乱棍打死。”

忍了很久的钱泽直接跳起来,对着门外大喊:“拉人,拖下去打死。”

乱棍打死也就直接死了,主人处置犯罪的下人别人也挑不出什么错。

送到官府却要审问过堂,就算判了死罪也要等到秋后。

桂嬷嬷看钱守业是来真的,这下是真的怕了,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啊,她不想现在就死。

“大人,大人饶命啊,奴婢这么大年纪了哪里受得了板子刑罚,您还是直接将奴婢交到官府去吧。”

何老太太也没想到钱守业会这么绝,虽然桂嬷嬷的家人捏在她手里,可是她跟桂嬷嬷保证了会留她性命。

“姐夫,这奴婢实在胆大包天,您惩罚她不是脏了您的手吗?不然您还是把她交给我吧。”

钱守业道:“她要害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帮我处置凶手?”

“这……”

家丁进来了,拖着桂嬷嬷就往外走。

桂嬷嬷吓的狼哭鬼嚎:“夫人,夫人救我啊,老太太您说好的会保住我的命的。”

何老太太看的着急,安抚她道:“你放心,我姐夫是吓唬你的,他现在也没什么事,怎么可能追究你呢。”

回头又对钱守业道:“您看您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就不能卖我一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那可是我家的下人。”

“你家下人所以她是你指使来害我的了?不然我处置你怎么样?”钱守业瞪着眼睛,没好气的道。

何老太太心中咯噔一下,如果她执意要护着阿桂,钱守业很可能会迁怒她。

白答应阿桂了。

她急的目光都幽怨了,好像在说钱守业很小气。

钱守业和钱锦棠同时心想他们就是小气怎么样?

何家人大方,可是又不想担罪名,现在连个下人的命都舍不得丢,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桂嬷嬷被打的奄奄一息钱守业的下人才停手。

钱锦棠走到桂嬷嬷面前,看着血肉模糊的一个人,她不认同的摇头:“可怜啊。”

桂嬷嬷眼睛都挣不开,却恨意慢慢的道:“都是你,是你……”

“呸!”钱锦棠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你要替人顶罪还能怨到我头上,冥顽不灵。”

钱锦棠骂完把桂嬷嬷被交还给何氏,那时候桂嬷嬷还没咽气。

何氏害怕她死在自己院子里晦气,让梁嬷嬷赶紧找席子把人丢出去。

听着何氏如此无情的话,桂嬷嬷泪如雨下大叫:“苍天无眼啊,苍天无眼,我对夫人忠心耿耿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太爷根本也没提这件事啊。”

何氏还生气呢,回头冷笑道:“为什么这么对你?你偷我埋在柳树下的银子,奴大背主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桂嬷嬷心里急的不行,却没力气喊冤:“我没有拿夫人的银票,我没拿啊!”

“不是你会是谁?我埋的银票只有你知道,难不成是钱锦棠拿了,那不是笑话吗?”

“我真的没,真的没……”

“你算了吧,没有你儿子在大兴买了五十亩田地是哪来的钱?你的月例银子吗?可笑。”

那钱是他们一家三代给人当下人攒的啊。

她三个儿子,还有一个跑药材生意的,难道还攒不下一千两银子吗?

那真的不是夫人的,她没偷,没偷。

何氏懒得听桂嬷嬷狡辩,叫着梁嬷嬷:“还等什么,拖走。”

二门口,钱锦棠注视着拉走桂嬷嬷尸体的板车,目光沉了沉,虽然是替死鬼,可是这老太太也没少做恶事,死有余辜她一点也不会心软。

下一个,就到何氏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遇见郑新颖

钱锦棠要弄死何氏,得先把梁嬷嬷制伏了,从道姑那里听说母亲是被何氏害死的,她就知道这件事和梁嬷嬷脱不了关系。

“梁嬷嬷是何老太太的心腹,跟桂嬷嬷一样,从梁嬷嬷身上下手,能挖出何氏和何老太太很多事。”钱锦棠和苹苹他们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