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47章 但是她还是选了一套很规矩兰草绿对襟团花褙子和一条石榴裙

第47章 但是她还是选了一套很规矩兰草绿对襟团花褙子和一条石榴裙

有武官官职,还是实缺,是他自己考的武状元。”

那……

陆续没好气道:“既然条件这么好,怎么还不定亲?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钱玉峰根本没看出来老大生气,摆着手道:“没有没有,大人啊,您不能因为别人没订婚就说人家有问题啊,那您也没订婚,您什么问题?”

“……”陆续用你是不是找死的目光看着钱玉峰。

钱玉峰却已经坐在钱锦棠身边跟钱锦棠细聊了:“二表哥之所以没有订婚是因为眼光有点挑剔,他说想找个读书人家的姑娘,还要长得好看性格好,所以一直没碰到合适的。”

陆巡没等钱锦棠开口,先道:“那钱二小姐就能符合条件?她可是大脚。”

钱锦棠点头看着钱玉峰:“我是大脚!”别的方面她还是挺自信的。

钱玉峰笑道:“大脚没关系,我姨妈就是大脚,表哥肯定不会在意的,不然我怎么敢说这门亲事呢?”

钱锦棠放心了,她最在意的就是这双脚,她自己倒是很喜欢大脚,可是身边的人除了祖父以外,都替她犯愁。

有人不在意她的脚那肯定是好人,她就直接嫁了。

他们两个人好像把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陆巡心情很烦躁,鸡蛋里挑骨头都不知道怎么挑,只能指着钱玉峰对钱锦棠道:“这小子不太靠谱,你好好想一想。”

钱锦棠以为陆巡是谦虚,她道:“您都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不靠谱?”

随后看向钱玉峰道:“您也不要嘲笑我自己给自己说亲,您如果真的想帮忙,就跟我祖父说一声,只要能过我祖父那一关,我就没什么问题。”

陆巡再次用警告的目光看向钱玉峰。

钱玉峰心想一定要保成,不能给大人丢脸。

他再次拍着胸脯道:“放心,包在我身上,一会我就去问我母亲。”

真的就这么定了?

陆巡:“……”

自此后陆巡觉得钱玉峰特别不顺眼,总要找他麻烦,萧逸尘都看不过去了,给钱玉峰提醒:“你是不是哪里得罪大人了?”

钱玉峰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大人这不是为难我,这是考验我呢,他想对我委以重任。”

萧逸尘:“……”

知道真相的他必须要问一句:“何以见得?”

钱玉峰道:“自然是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啊,难道你没听过?那你应该多读一些书。”

萧逸尘觉得有必要在往后的年节,给这个同僚送点补脑的东西。

但是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在于陆巡。

萧逸尘想问一问大人,您自己又不娶,总不能让钱二小姐一辈子不嫁人吧?

但他不敢。

钱玉峰真的把这事当事办了,转天钱三夫人就上门找钱守业说媒。

说起来钱玉峰家是京城世袭的千户总,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日子一直过的很富足。

钱守业虽然一直跟文官打交道,可是也听过这个本家的一些事,知道钱三夫人说的话是靠谱的。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不会跟乡绅人家做亲家,可是经过宦海浮沉,他觉得武官人家也不错,起码不用像他们家这样,一个人倒台了就要重新读书,子孙都跟着劳累,不然没出路。

而且钱锦棠很可能会认回安庆公主,万一被封为县主婚事就要那些太监给拿主意了,他怕别人陷害他家,故意难为钱锦棠。

反正太监给皇家看婚事裴家都够格,他为什么不帮孙女看一看呢?万一这位裴二少爷是个好的,错过了多可惜。

钱守业就答应了,跟钱三夫人约定,正好他们家要去白云观打蘸,就约在三日后的白云观相看,给两个孩子制造机会,看合不合眼缘。

第一百二十七章相亲

钱三夫人走后,钱守业让人把何氏叫过来。

相亲这种事没有女眷陪着不行,何氏现在还是钱锦棠名义上的母亲,只能让她带着。

何氏心里有所准备,她能回来就是为了钱锦棠服务的。

可是听闻钱锦棠的相亲对象年纪轻轻就有差事,她嫉妒的酸水在脑子里又开始泛滥了。

“爹,是不是这户人家不怎么样啊,不然怎么会想看棠姐呢?棠姐一副大脚,琴棋书画又全都不会,是不是奔着郑家给的银子来的?”不然娶了钱锦棠回去吃干饭吗?

钱守业冷笑道:“只有无知的女人才会喜欢小脚,那小脚不过是为了束缚女人听话的,包的跟个猪蹄子一样,有什么好看的,他们如果喜欢小脚的,我孙女还不嫁呢,剩下的时候不用你管了,你就跟着棠姐后面就行,好好招待好那边的女眷,剩下的事情不用你做,如果让我知道你偷偷搞小动作的话,我就把二奎交给官府。”

脚被包成猪蹄子,听了这些话很受伤的何氏只能委屈的答应:“是。”

回房后何氏想摔东西,又怕被钱守业知道了收拾她,她坐在榻上生闷气。

这次回来,何老太太怕她出错,把梁嬷嬷给她派过来了。

梁嬷嬷是何老太太的心腹,最重要的,安庆公主就是梁嬷嬷亲手弄死的,谁都会出卖何氏唯有梁嬷嬷不会,梁嬷嬷跟他们是一条船上的。

除了梁嬷嬷何氏还带回来不少人,人手才是后宅站稳脚跟的关键。

当然,钱守业是不同意何氏带人回来的,他也想控制何氏,何氏拿了八千两银子出来,这件事就变得可以商量了。

总之,梁嬷嬷现在在伺候何氏。

看何氏不高兴,她给何氏上了一碗绿茶,并劝道:“二小姐嫁的出去这是好事啊,到底和三小姐是亲姐妹,二小姐嫁的好了也能帮衬三小姐,夫人您还年轻,当务之急应该夺得老爷子的欢心再安抚好二老爷,生个儿子才是关键。”

钱守业入狱花了不少钱,出来后却能换宅子并且依然能在京城站稳脚跟而没有官吏落井下石,这让何老太太对钱守业的财力很感兴趣。

不说别的,就钱家现在这个宅子也得值三万两,难道都不要了?都给钱谦益吗?

梁嬷嬷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帮助何氏生个儿子。

何氏什么都懂,却不认同梁嬷嬷的话。

钱渊不喜欢和她在一起,生钱美宜都是她要死要活逼迫的。

这个男人没见对安庆多么深情,可是也不愿意碰她,估计是让安庆公主的死给吓废了。

总之他对生活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颓废态度,一点力都不想出,生孩子无疑要出力的。

这些事她是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免得让人感觉她无能。

她也不是不想勉强钱渊,只是她有女儿了,钱渊又不找别的女人,她就认了。

“钱锦棠不会帮衬珠珠的,指望她不如指望一条狼,别人出息还是不如自己出息的好。钱锦棠这门婚事说起来只是个土财主家的儿子,可我觉得此人有些前途,现在的钱家能找到这样的就不错了。”

梁嬷嬷听出何氏话语里的意思,笑道:“既然如此夫人就更不用生气了,既然是打蘸,咱们三小姐不可能去吗?都去了之前,人家裴公子能考上谁,那就不是咱们说的算了,您说是吧?”

何氏听的眼睛一亮,站起来道:“去把三小姐叫来,既然要出门,总要预备几件好衣服才是。”

梁嬷嬷笑道:“二小姐的也应该准备。”

对对对,不然好像她有亏待钱锦棠一样,当然要给钱锦棠准备衣服了,至于准备什么,可就是她说了算了。

钱锦棠自己有衣服穿,不说陆巡送给她的,还有邓氏送给她的,祖父也给她做了衣服。

暂时还用不着何氏来控制她穿什么。

但是她还是选了一套很规矩兰草绿对襟团花褙子和一条石榴裙。

桃桃可是打听到了钱美宜也要去,还穿了大红色,她有心要让钱锦棠跟钱美宜打擂台,就对钱锦棠的打扮不太满意。

“小姐今日才是主角,为什么穿的这么单调呢?就怕二夫人和三小姐没安好心啊。”

钱锦棠最服气何氏的地方就在于此,连桃桃都能看出来他们有猫腻,何氏竟然还觉得可以瞒天过海。

她为什么可以这么蠢?

竟然这么蠢到现在还活着。

这也是个谜团了。

不过这次钱锦棠确实想要纵容一下何氏,虽然说感情是经不起考验的,但是人品可以考验,钱美宜就是她的试金石,如果那裴二就因为钱美宜衣着艳丽富贵就开始心猿意马,这个婚事他们也不用定了。

很快三日就到了,钱守业让钱渊请假,他身为父亲也得去看一看,钱泽和钱谦益也想去,被钱守业给骂了:“你俩又不是穆桂英,阵阵拉不下,好好在家读书。”

因此钱守业带着二房四口出发的。

也快到端午节了,去白云观上香的善男信女多了起来。

白云观因为丘处机而声名远播,后来不知怎么闹的,有人说丘处机为了修道自宫了,丘处机就成了太监的祖师爷,白云观成了太监们朝拜的地方,一来二去,这里成了皇家的势力范围,就算是贵族打蘸,也不能包场。

人来的多,寺庙门口的道路旁有各种小摊贩在叫卖,都是一些零食和小玩意,可五花八门的看起来十分热闹。

钱守业和钱三夫人约定的地点就是白云观的殿前假山旁的凉亭。

钱守业的意思是就跟普通老百姓一样,两家在一起好好谈谈,了解下,本来他们现在也是普通老百姓了,就没那么多顾虑。

裴家那边也想看看钱家其他人什么样,很痛快的答应了。

等他们一家人到的时候,裴家人早早就到了,来的有裴员外夫妇,裴大的妻子邢氏,裴员外夫妇很有夫妻相,都是眼睛特别大,大圆脸,一派和气的土财主样貌,邢氏看起来二十多岁,长脸,不算特别漂亮,但一白遮百丑,让人觉得她一定是娇养大的富贵小姐出身,他们之中,要数一个高个子的青年最为打眼。

第一百二十九章一见钟情裴二郎

少年穿着绛色圆领春衫,一条青色滚绛色边的腰封,腰间压着一块牌形碧玉,继承了裴员外夫妇的大眼睛,剑眉入鬓,看起来特别阳光精神。

要不上钱玉峰那个老实人事先说了裴二是大兴长大的,名副其实员外财主家的二儿子,钱锦棠还以为碰见了什么勋贵人家的公子哥。

这少年长得真不赖。

钱三夫人这个媒人也在,给大家引导介绍,两家人相互见礼。

钱美宜就算不被何氏告知要抢一抢钱锦棠的风头,在看见裴绍行长得这样出众之后自己也会动心,她为了让裴绍行先入为主,抢先一步给裴绍行行礼:“见过裴家哥哥。”

裴绍行以为她是今日的相亲对象,见她弱不胜衣般柔弱,心中惊讶,三夫人明明告诉他钱二小姐建康活泼,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惊讶大于害羞,裴绍行忘了脸红,急忙后退一步行礼。

然后变忙着给钱守业和钱渊行礼。

虽然对钱美宜不反感,但是眼珠并不乱看,反而在这种场合知道尊敬长辈,是个靠谱的人。

钱锦棠观察过后才迈出一步,叫道:“钱二问裴家二哥好。”

裴绍行一听就知道自己方才搞错了,他垂下目光看一眼钱锦棠,肤白貌美,大眼睛水溜溜的透着一股机灵劲,再看裙子底下,一双粉色牡丹花头鞋已经露出来,是一副大脚。

这个肯定没错了。

只听钱三夫人说二小姐相貌好,他没想到会这样好看,像是珍珠一般让人不敢鄙视,他顿时红了耳朵,手心全是紧张的汗,下意识的垂下头不敢做什么动作,深怕哪里失礼惹得眼前的姑娘不高兴就不跟他相看了。

大家都是明白人,见他如此造作起来,还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这是一见钟情。

裴家夫人高兴的笑出来,他们家孩子眼眶子高,看过好多姑娘都没成,眼看着要过二十了,都愁死他们了,这下好了,他们都是开明的家长,只要孩子同意他们就没问题。

裴夫人和邢氏心里都开始盘算起聘礼怎么下了。

何氏和钱美宜则气的要死。

尤其是何氏,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些人看不上她的珠珠却要高看钱锦棠一眼,他们都是瞎子吗?

于是在接下来的对话中,何氏处处透露着钱锦棠的一些基本条件,比如年龄,爱好,衣着之类,甚至连钱锦棠的大脚都提了,是想让裴家人找出不足来。

裴家人确实好奇起来,他们也给儿子做过亲,抬头嫁女,别人家的娘家人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夸上天,就算说几句不足,也都是客气话,这位侍郎的儿媳妇倒是实在人,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裴员外连忙道:“无妨无妨,脚大没什么不好,我们那边宅子不大,但是风景却不少,脚大一些不用人扶,想上山就上山了,我家有好几片果园,到了季节硕果累累,如果不能进去摘果子却只能在一旁瞧,那多遗憾啊。”

何氏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大男人能支持女人不裹脚,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然后她听裵太太道:“是啊,我也是一副大脚,二小姐若是喜欢,我亲自带你去山上摘果子。”

何氏:“……”

原来是怕老婆啊。

她看向钱渊,希望钱渊能帮她训斥对方几句,毕竟钱渊可是读书人。

可钱渊也喜欢大脚,还记得安庆公主有一副玲珑泛着粉红的玉足,十分好看,当然,是看过何氏的猪蹄对比过后的。

不过他一直没跟何氏说,怕她受不了再要死要活。

此时钱渊对裴绍行也有点满意,裴家人满意他的女儿,他只有高兴的份。

“想不到裴员外还有这样的见识,自从我家出过事后我也觉得女人还是不裹脚更方便。”

棠姐可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甚至能和当铺的下人抢银项圈,何氏和珠珠就什么都做不了,这如果是抄家,请等着被人宰割的份。

何氏因为钱渊这一番话有被人背叛的挫败感,顿时怒意上脸。

裴家人都感觉到了,有些莫名其妙,这位二夫人是不是实在过了头啊,怎么人家喜欢他们家姑娘大脚还不行。

钱守业突然道:“我家棠姐是后娘,她母亲早死,是钱二的原配。”

这就好解释了。

后娘亏待前妻的孩子,自然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裴太太有个外甥女就是因为后娘虐待,她接在身边养着的,虽然她没有女儿,但是更疼爱这种女孩子,心里已经认定何氏不贤,心想等二小姐过门了她要像亲生母亲一样对待二小姐,弥补二小姐缺失的母爱。

何氏没想到钱守业在外人面前会揭她的短,不服气的看向钱守业。

钱守业用冰冷的目光瞟了何氏一眼,警告过她不要搞小动作,还是不听话,那就只能把她的面子放在地上踩了。

气氛有一瞬间尴尬,但是钱守业很会聊天,很快就和裴员外说到今年的春播上。

钱三夫人作为媒人,也开始邀请裵太太和何氏等人去上香。

这样男人和女眷就分开了。

钱锦棠上完香后想去外面走走。

其实选择白云观是她的主意,祖父说她母亲就是死在白云观,她想来看看父亲给母亲供奉的牌位,还渴望有个意外,知道父母恋爱的知情人没有走干净,遇见她,给她透漏什么。

这样想着,她就把前面的话说了出来:“裴伯母,大嫂,我想去看看我娘,给她上柱香。”

之前钱守业已经说了原由,裴太太和邢氏自然就不惊讶了,也觉得是人之常情,本来裴太太怕钱锦棠孤独想让邢氏陪你去,可钱锦棠自己没提议,她就知道丫头是要单独和母亲说说心里话。

全是因为有可待孩子的后娘才把孩子逼迫成这样的,她理解,什么都没说让钱锦棠去了。

何氏对上裴太太那种鄙夷讥笑的目光却气炸了,还没娶钱锦棠过门呢,他们也不知道经过,姓裴的立马就向着起来了,简直有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