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29章 他这个大哥上辈子可从来没主动来找过她

第29章 他这个大哥上辈子可从来没主动来找过她

陆巡自己穿,别看现在是春天,但是晚上很冷,陆巡又经常晚上行走,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讲,倭缎是好东西,陆巡肯定是看不上眼的!

“我还想问您要一下您的尺码,给您做两双鞋!这个我不是吹,我有很多鞋样子,高帮的,低帮的,圆头的,尖头的……你像我祖父就喜欢穿硬底鞋,他最讨厌的是鹿皮鞋,他说鹿皮太软了,靴子会往下堆,哪怕里衬做的再好,皮子和里衬也会分离,这玩意还不能穿一次就扔,鞋子肯定是越旧越不磨脚的,所以还是牛皮的好!”

怎么就说到这了?

陆巡感觉自己只是稍微留了下神,小丫头已经说到别处了。

这丫头叽叽喳喳真的太能说了,没有烦恼的人都这样吧?

他之前不喜欢话多的人,可是她说的话却不让他反感,反而听了很轻松,因为只要听着就行了,不需要他没话找话,更不用担心尴尬!

陆巡回过神来道:“一会去露华浓量尺寸吧,你自己也做两件!”

他冷不丁的插话,让钱锦棠一愣:“给我做衣服?!不是,是我想给你做衣服!”

陆巡道:“我跟誉王说了,王爷想见你,四月中旬寿宁伯李伟过五十大寿,届时誉王会过去,他会让李家给你下帖子,倒时候你别忘了去!”

钱锦棠既兴奋又很担心:“可我没什么好礼物送给寿宁伯啊!”

寿宁伯是个贪得无厌的人,誉王登基后,他仗着是太子的外公肆意敛财,但为了省钱,给边疆战士用发霉棉花做棉袄,冻死了十多个人。

虽然现在誉王还没登基,寿宁伯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但是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变的,这种人你给他送礼只能送好的,不然捞不到好处不说还会惹他生气!

钱家现在这样,她也不好意思管祖父要很多钱去送礼!

而且祖父知道他给李伟送礼会气死的!

陆巡语气意外道:“你连寿宁伯是个什么人都知道啊,看来我一直小瞧了你!”

这话听着不像什么好话!

可是钱锦棠不知道怎么接!

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因为不知道说什么而冷场。

陆巡非常后悔,他不是要讥讽她,是觉得她身上很多秘密他想知道而已,顺口说的!

那现在怎么办?

看着钱锦棠无辜的眼神充满懵懂和委屈,陆巡心头一软,就要跟她说我不生气了,这时萧逸尘带着毛孩进来了。

两个人是送大消息来的。

“金明玉死了!”

陆巡摆弄着玉版纸的食指一动,倏然抬头看向萧逸尘。

萧逸尘对于他的意外一点也不意外,谁能想到昨天还偷偷跟尼姑喝酒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呢?

“大夫说是喝酒喝的,他本来体质弱,又那么胖,酒色掏空了身子,早就有所迹象!”

陆巡道:“我还以为是郑家失手干的好事呢!”

提到郑家,萧逸尘幸灾乐祸道:“郑家恨不得金明月能起死回生,怎么会害死金明月呢?大人您不知道,这金家人真是嚣张啊,什么底蕴都没有,就凭着一个姨娘要让郑新颖抱着排位嫁给金明月,让郑新颖去受望门寡,金家已经行动了,郑家有得闹心了!”

郑锦纶好歹是两榜进士,户部郎中令,如果操作的当入阁拜相也有可能,这金家怎么这么无法无天!

陆巡想郑锦纶是不会这么坐以待毙把女儿送出去的,但他怎么闹?小阁老会管吗?

心里想着,忽然觉得缺点儿什么,看向钱锦棠,果然这丫头安静的听着,一点意外的神色都没有。

竟然比他这个常年见识各种奇闻异事的人还镇定,可她七情上脸,是喜怒形于色的人,只能说明,她早就知道!

早就知道金明月会死吗?

陆巡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笑到了,她一不是神仙,二不是神医,怎么可能断人生死?

“你好像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陆巡问道。

钱锦棠没多想,但也没解释,道:“我只是在想,如果不是我爷爷说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要抱着排位嫁给金明月的人岂不是我了?郑家狠毒至斯,真是不给人就活路啊!”

把郑新颖绑了的人其实是钱守业,如果郑家不对钱锦棠出手,他就不会动郑新颖,可惜郑家并没有给别人留有余地!

陆巡想到自己过去不过是想保护钱二的安全而已,根本没有想到后续,他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钱守业老谋深算,这件事真的难以善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第八十一章跑家里行贿

钱锦棠要回去了。

郑家肯定不会愿意交出郑新颖,会走关系,凭借祖父的性格,他肯定要趁火打劫给郑家制造困难,让郑家焦头烂额,这样郑家倒霉就没时间对付她家了!

她想知道祖父的方向对不对。

也就不能哄陆巡了!

陆巡等钱锦棠提出要回去的时候看钱锦棠脸色没有来时活泼,一想到她遇见金明月时的危机样子,他叮咛道:“有什么事找我……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我自然不会让自己人吃亏!”

钱锦棠把生意告诉给陆巡一是为了感谢陆巡,第二个自然就是像现在一样,跟陆巡绑定一起。

她以为她要很费劲才能得到陆巡的信任,没想到这么容易。

大喜过望,钱锦棠得寸进尺的问道:“您还生我气吗?”

她微微嘟着嘴瞪大眼睛看他,嘴角带着一点委屈,好像他说生气,她就会哭出来一样。

这么黏人,还让人怎么生气?

正好不开眼的萧逸尘惊讶道:“大人您生钱小姐的气了?”

可别啊,好不容易大人肯跟女人来往。

陆巡语气淡淡道:“我一个大男人生什么气?!”

叫着钱锦棠道:“钱二,不要诋毁我的形象,我根本就没生气!”

怕她不信,他语气重重的强调!

钱锦棠卸下一块心病,心里的狗子在转圈圈。

想想不对,既然没生气,那她这一上午的努力是努力个寂寞吗?!

陆巡怕金家知道钱锦棠跟金明月接触过节外生枝,所以他亲自把钱锦棠送到钱家门口。

看钱锦棠要进去了,那背影窈窕好看,让人忍不住想吹口哨!

想到着,陆巡自己都笑了,叫住钱锦棠:“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

钱锦棠脱口问道:“什么事?”

陆巡想敲她的脑袋:“做衣服!”

哦,参加寿昌伯寿宴!

人家心里想的都是金家和郑家的事,哪有心思想这个。

钱锦棠忽然心下一动,陆巡不善言辞,那言下之意是不是要安慰她不用怕呢?

她一下子就眉开眼笑,轻轻点头:“我知道了,我才不会害怕呢,我也没往心里去!”

真是的,谁说她害怕的事情了!

陆巡嘴角勾着笑,心下感叹,这个钱二也太聪明了些!

钱锦棠回到卧室先换了衣服,听说祖父没在家,那就先不用去请安,想了想,让桃桃帮她找一些纸币,她想画衣服样子。

她不是什么才女,但是活得次数比别人多,知道往后流行什么样式的衣服,正好画出来适合倭缎的款式,好给倭缎做宣传!

桃桃走到门口的时候遇到了钱谦益:“大爷!”

钱谦益问道:“妹妹干什么呢?!”

“奴婢正好要找大爷要一些纸笔,我们房里没有了!”

钱谦益挥挥手:“你去找元宝要吧!”

桃桃出去了,钱谦益同时也到了钱锦棠的炕边,钱锦棠擦好了小几,让钱谦益坐:“大哥您怎么过来了?”

他这个大哥上辈子可从来没主动来找过她。

钱谦益犹豫一下才开口:“我是听爷爷说的,金明月死了,那天你受委屈了吧?!”

大哥上上辈子其实也关心过她,在她被大嫂赶出家门的时候,大哥偷偷给了她五两银子,就是靠这五两银子,她活下来的。

可能是家里这辈子到现在为止都很平安,钱锦棠突然感觉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一家人如果能心往一处使是最好的。

她承认:“当时肯定会害怕,害怕计划失败,不过人生除死无大事,我一直这么安慰自己,也就不害怕了!”

钱锦棠感觉她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大堂哥神色不同往常有些震动,她静静等着他的发言,最后等到钱谦益释然一笑,道:“我们都会好好的!”

只有他们经历了不好,才会希望好好的!

人在给自己打气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深陷困境,大堂哥的感慨从何而来?

真的只是因为家里的这次变故吗?

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脑海,钱锦棠却怎么抓也抓不住。

梨梨掀开帘子探进头:“小姐,郑家夫人过来了,鬼鬼祟祟的,说是找二老爷,可二老爷不在,外面的人觉得事情有蹊跷,太爷也吩咐了,如果是找大老爷和二老爷的,他们不在家就告诉您!”

这个时候他们家跟郑家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等等,是她跟郑家人没什么好说的!

郑家人跟他们家一些人却有很多东西可以讨论!

比如邓氏觉得给钱渊和钱泽一大笔钱,是不是就可以鬼推磨的让这哥俩把她送给死了的金明月?!

那邓氏也太看不起钱家人了!

大伯父为了爷爷可以散尽家财,那个老爹虽然不靠谱一些,但是也不会卖女儿,上辈子把她卖掉的人是何氏,跟哥俩可没什么关系。

大堂哥道:“估计是觉得二叔不靠谱,会出卖你,可是他们也不想想,那是亲爹,怎么可能呢?还不如找我爹!”

他这话说的跟钱锦棠想的一样,本没什么,可奇怪在大堂哥上辈子并不是这么爱动脑的人,他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

钱锦棠抿了抿嘴唇,故意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钱谦益站起来道:“自然是要会会她了,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听,我去见她!”

钱锦棠从来没想过,有一天钱家人中大堂哥能独当一面,还是为了她!

兄妹二人从钱守业院子后门进去,钱谦益去了厅堂,钱锦棠躲在后面落地罩后。

她听大堂哥和邓氏打招呼,还有郑聪的声音,他跟邓氏来的!

钱锦棠很好奇,邓氏能说出什么话来劝钱家人。

还真没什么高明的,邓氏本来是想游说钱渊把钱锦棠交给金家,她可以给钱美宜保媒云阳后家的世孙。

跟永清伯家外强中干不同,云阳侯是皇后的娘家,真正的勋贵。

外加五千两银子。

费尽心思的安排了人家女儿的婚事,还贴心的给银子,等于让钱渊有个除了钱锦棠之外的完整的家。

她觉得钱渊会答应的可能性有六成。

但是钱渊没出现,钱家大房的人出现了,这比钱渊那个亲爹更好操作。

邓氏对钱谦益许诺道:“只要钱大老爷能想到办法帮我女儿度过这个难关,我就有办法帮大少爷您上县主!”

第八十二章大堂哥的闪光点

钱锦棠听了想笑,可能是因为皇帝没有适龄的女儿,不然邓氏会答应大堂哥尚公主!

本朝太祖规定,怕外戚做大,皇族婚事都由太监操办,这就会让很多人有机可乘。

但是本朝地位尊贵又跟钱谦益年纪相当的县主只有三位。

他们分别是永宁公主的小女儿,昭华公主的大女儿和小女儿。

昭华公主为人低调却很精明,她的女婿可不是花钱就能做的,钱家现在这样的家庭情况肯定没戏。

剩下就是永宁公主家的慕云县主了,永宁公主是罪妃曹贵妃所生,邓氏定然以为永宁宫主好欺负女儿可以随意拿捏,可是别忘了,还有誉王这个嗡嗡呢,上上辈子人家慕云县主嫁的是金吾卫指挥使的儿子,嗡嗡说的媒。

邓氏到底哪来的底气觉得自己可以大包大揽承包皇室成员婚姻?

钱谦益一点都不热情,有点清心寡欲的意思道:“这点好处就想收买我爹和我?我是要考进士的,为什么要尚主?”

尚郡主到是没规定不可以考进士,可有裙带关系名声不好听。

读书人还是很排斥的。

邓氏被噎的很意外,郑聪却讥讽的笑出来,那微微仰着下巴的傲慢姿态,分明在说钱谦益怎么可能考得上。

可他刚被人抓了和女子私会,郑家的破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真是不知道他凭什么有这种看不起别人的优越感!

钱谦益眨眨眼睛不解的问道:“是因为你是举人读书好吗?!”

这是郑聪最为得意的地方。

他明知道这时候不该承认但是脸上依然有些洋洋得意:“读书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你不如尚主,起码能混个差事当当,也好过在家里混吃等死。”

同龄人之间却用长辈的姿态对人指点江上,一般人都会气的控制不住。

钱谦益却笑着站起来,勾着手叫道:“子房你过来,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郑聪从来都当钱谦益是草包,钱家人除了钱守业都是草包,他撩开袍子走到钱谦益面前,居高临下的问:“是关于学问的事吗,那好说,如果我知道的,不妨就告诉你!”

钱谦益跳起来,抬手就给了郑聪一巴掌!

那响声十分清脆,冷不得的惊的钱锦棠一跳,险些出声被发现了。

邓氏怒火中烧站起来,呵斥道:“谁给你的胆子,你怎么敢打我儿子?!”

而钱谦益那个力度,郑聪已经被打懵了!

钱谦益甩甩手,凶态毕露道:“我之前确实佩服郑聪你小小年纪就能高中举人,我曾逢人就说我有个聪明的妹夫,我甚至可以毫不遮掩的看诉你,我确实嫉妒过你,可是现在,我只有看不起你而已!”

“你个阴险小人不知廉耻的东西凭什么在我面前居高临下?”

“我钱家将最善良美丽的女孩子许配给你,那是你爹苦苦给你求来的,不是我们钱家上赶着给你家的,你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她却敢陷害她,还与别的女子私会来让她颜面无存?”

“你明明就不喜欢她,却非要利用她,预感利用不上就像甩掉,你们是人吗?郑聪你是人吗?”

“你这种货色,就算读书读到入阁拜相也只是个败类,你成不了治国能吏,奸臣佞人的标注薄上倒是会有你的名字!”

郑聪或者说郑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入阁拜相的人。

钱谦益的诅咒无疑让郑聪名字和耻辱两个字挂上钩,这要是传出去……

邓氏急的要过来打人。

钱谦益抓住她的胳膊把人往后一推道;“疯婆子,这里是钱家不是你们郑家,更不是邓家,我不是你能打的存在懂吗?”

“你敢骂我!?”

“骂你怎样?你儿女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教子无方所赐,你竟然还不所以跑到我们家挑拨离间?我钱家兄友弟恭家庭和睦,谁会喜欢你的保媒和一点破钱就手足相残?这点见识都没有,还想培养好儿女,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邓氏很少受人忤逆,恨不得将钱谦益生吞活剥了:“我要撕烂你的嘴,你家才做春秋大梦呢!”

钱谦益后退一步道:“我说的有错吗?现在你儿子还没成婚就有了红颜知己,风流成性,渝满京城,你觉得就算他以后高中进士,皇上和那些文武大臣会其中他重用他吗?

还有你的女儿,要不上你的隐拉狠毒,她怎么会遇到金明月?如今还要给金明月守望门寡,能有什么前程?

辛辛苦苦养了十多年,都是因为你两个人都废了,你怎么还不做反思,竟然还能想出这么愚蠢的主意来,我都替你着急!”

不得不说,他的每句话都踩在邓氏的痛觉上,攻击性不高,但是侮辱性很强。

邓氏想到家里的糟乱,险些站不稳。

郑聪急忙扶住母亲,随即怒目而是钱谦益,可他一介书生,也不知道钱谦益什么力量,想着刚才的一巴掌,不敢轻举妄动。

钱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