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121章 小徐氏道:我不是做贼心虚现在反悔了我

第121章 小徐氏道:我不是做贼心虚现在反悔了我

么阴损的人?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爹诶给攒嫁妆她也要管。”

钱美宜想了想,让看门的人叫钱渊来。

如今她虽然定亲了,但是在钱家依然没有自由。

但是好像没人阻止她和钱渊见面。

钱渊不多时就过了,穿着秋香色的常服,外面扶着一件青色披风,神色失魂落魄,却为他英俊帅气的面容增添了一些岁月的稳重感,别有一番韵味。

钱美宜之前对这个爹有点畏惧的,后来发现他特别的天真,也就是蠢,她就不怕了。

“爹您怎么了?”钱美宜义愤填膺道:“是不是姐又欺负你了?我听说她把你书房给砸了。”

她扁着嘴,好像是替钱渊抱不平一样道:“她太过分了,到底还没有为人子女该有的教养,怎么能砸了自己爹的屋子呢,爹,如果你去顺天府告状,她都可能被腰斩。”

明明是挑拨离间的话,可钱渊却完全理解差了,他愣愣的看着前方,心里生出恐惧来,本来他还想把女儿做的恶跟别人诉苦一番,可是会将女儿腰斩啊。

他虽然也恨钱锦棠不尊重他,但是亲手要女儿的命他可做不到。

“你姐正在气头上,人生气了什么事干不出来啊,我不是在跟她生气,我是气自己没用。”

钱美宜差点呕吐血,钱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在帮着钱锦棠说话吗?他疯了不成。

钱美宜继续挑拨离间:“我是替您不值啊,祖父把她惯的没边际了,你是爹,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她生气成那样?有她生气的份吗?”

钱渊坐在椅子上看着前方不断的反思自己。

其实当时他也是小女儿这种想法,棠姐到底凭什么生气呢?

她有家里给的嫁妆,郑家陪的,她自己还有那么多产业,陆巡也不会亏待她。

珠珠就可怜多了,跟棠棠一比较像是个讨饭的。

拿他作为父亲,给小女儿补贴一点怎么了?

别人家的家长不也都这样吗,谁少了,就贴补点,根本涉及不到什么偏心不偏心的。

可大女儿当时愤怒他全都记在心里,脑中如看戏一样一幕幕的回忆着,他琢磨她说过的话,感受着她的愤怒。

渐渐的,他好像想通了一些东西。

大女儿虽然富有,但是没有一样是他给的,他到底算什么爹呢?

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强出头呢,还惹女儿伤心。

“我对不起你姐姐。”钱渊捧着脸,声线中尽是无尽的忏悔。

钱美宜惊呆了。

这钱老二到底怎么了?

他不会是有受虐倾向,钱锦棠骂他两句他反而心疼钱锦棠了吧?

那可不行。

爹就一个,如果这个爹偏向钱锦棠了,她没有母亲的孤儿,还指望谁啊?

钱美宜半跪在钱渊面前,讨好给钱渊捶腿。

钱渊把她扶起来道:“这是下人做的事,你还是好好的整理你的喜服吧。”

想了想他又道:“珠珠,你姐姐虽然行为做事让人难以接受,可是她有句话说的是对的,江家之前就跟你姐姐作对,那是咱们家的仇人,你非要嫁给仇人,这不是在打你姐姐的脸,家族之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你打了你姐姐的脸,未来他们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的。”

钱美宜确定了,钱渊真的是疯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江家厌恶钱锦棠和她钱美宜什么关系?

未来他就是侯夫人,比钱锦棠一个小小经历的妻子地位高多了。

也不担心陆巡会袭爵,陆家爵位不是世袭罔替的。

就爽皇帝开恩,让他们后代继承,那陆家还有二房挡着三房,总不能直接越过二房把居委给三房。

就算给三房,陆巡前面还有陆远。

总是陆巡是不可能成为勋贵,钱锦棠永远也越不过她去。

这么好的人家她为什么要放弃?

钱美宜真的是强忍着词没把眼珠子翻出来。

她道:“姐姐当然不希望我嫁给江家,她跟江家有仇啊,可她自己不想嫁难道还不准我嫁?”

钱渊忙道:“最重要的是怕影响你的终身幸福,毕竟外面传言江玉郎好男风,万一是真的,你这辈子不是毁掉了吗?”

“那都是假的,是姐姐故意报复长青候府呢,她有陆巡帮忙什么都不是难事。”钱美宜说着站起来个推着钱渊的大腿撒娇:“爹爹,你是不是要后悔啊,您可不能出尔反尔,你抓我回去我又能做什么呢?”

她小巧玲珑,肌肤胜雪,正是得老太太们喜欢的年纪,用眼泪汪汪的眼睛看着

“你确定这是大姐!?对,你是中馈夫人,大姐也才死了两天,远远没到认不清的地步,所以你能确定她是大姐是吧!?”赵婕逼迫道:“那如果她不是,就是你有问题,你敢说她真的是大姐吗!?”

她……

小徐氏看着徐氏。“真千金允诺我,只要让这个鸠占鹊巢的贱人身败名裂,赵家的家产就归我,到时候我就把你接出去,吃香的喝辣的,你说好不好?”

后花园假山后,男人捏着婢女柔软的下巴一脸猥琐相。

婢女道:“不把她娶回去,你怎么把我弄出去?我可是她的贴身丫鬟。”

“娶?玩都玩了,最多是个妾,又不怕她不答应,到时候我也抬你做姨娘当当,现在你伺候她,到时候就是平起平坐。”

婢女噗嗤一笑:“我比她大,到时候她岂不是要叫我姐姐?好歹也是侯府养大的,生母家再不济也是个小地主,却要给你当妾给我做妹妹,啧啧,想想咱们那位真千金可真够狠的,把人往死里踩。”

“是啊,谁让冒牌货鸠占鹊巢这么多年,她那个蠢货,站着侯府这么好的资源还能养的这么蠢,只能说活该!”男人不由分说把婢女抱到山洞里,接着就是不可描述的画面。

赵昼瞬间惊醒,以为梦里的画面她恶心的攥紧了被子,她这是做春梦了?

衣锦华棠

第三百一十六章成品准备

(不要订阅啊,写着写着睡着了,就凑了一章,大家不要订阅,看不懂的。)那要多久?”李氏却知道赵润是无的放矢,这种事他就能做主,她道:“如果五房行的正当,开馆瞻仰仪容就可,用这么费事?”

“妹子你不在其位,不知道族长的辛苦,怕人怪罪啊!”

“我一力担当,不就是钱吗?因为开棺谁出了事,我出钱负责!”李氏眼睛一立,看向众人,十分英武。

众人默不作声,赵润摸着脖子依然犹犹豫豫。

赵昼就不解了,明显徐氏和小徐氏都做好了善后,看样子族长也是得了好处的,他们并不怕开馆,现在李氏都跳坑了,那为什么还如此犹豫?

他们是在等什么呢?

这时候之赵昼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了,他道:“如果五婶子不够,那么加上我,分量应该够了吧?!

如果出事了,让族人来找我,但是尸体,今日必须要验!”

是赵婕!

他们在等龟缩不出的赵婕?!

别说赵家湾,就说松江县百年也难出一个状元,而且赵婕的岳父是首辅,那些地方官当然不是来拜祭赵泽的,都是奔着赵婕来的。

赵婕在赵家的分量可能比族长还重,毕竟大家都要科举,好多赵氏子弟还等着赵婕提携呢。

那他们这么算计赵婕,让赵婕跳坑是为了什么?

大家都看着赵婕,赵婕将怀里的珍姐交给刘氏,随后走到新棺材前面,看是两幅红松板棺材,可能因为时间紧急,还来上漆,板子博后相当,葬个没成年的小姐和婢女到也说不出什么不行。

周围没什么人守孝,毕竟没有后人,都太小了!

可赵婕还是黑了脸。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京官还是知道的,五叔买卖做的大,家底少说二十万两,一共就两个女儿,嫡女就算死,也不能死的这么寒碜。

他看向赵润道:“大哥这下可以开棺了吗!”

赵润道:“大家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来两个赵,真的没必要闹到这个份上,真没必要!”

“不过既然婕哥你都说要开棺,五房婶子又同意,那就开吧!”

赵婕对五房管事道:“取工具,开棺!”

棺材在四个角两个帮订了六个大铁钉,很快就取出来了。

眼看可以开棺,小徐氏突然叫道:“等等!”众人都不解。

小徐氏道:“我不是做贼心虚现在反悔了我,没只是想问,如果大姐是自己死的,和我毫无关系,你们怎么说!?”

她看向李氏问道。

就说吗,害死继女只装无辜怎么样,还得发绝户财才行吧!?

赵昼自然静静的看着她装逼!

李氏道:“如果你是被冤枉的,我愿意给你磕头认错,今后再也不会多管闲事!”

小徐氏满意的看着赵婕:“状元公呢?我一个妇道人家,死了丈夫,你们不能这么污蔑我啊!”

赵婕一脸深沉道:“我和五婶娘一样,不会再过问五房任何事,会给你认错!

不过这个想法你很多余,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到底对大姐做了什么!

现在交代清楚还来得及,可能我看在八叔的面子上,还能留你一条性命,如若不然,国法难逃!”

李氏还只是持怀疑态度,赵婕直接给小徐氏定罪了!

小徐氏做贼心虚,心想难道赵婕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赵婕守孝很规矩,都不与地方官往来,因为记恨赵家,他和族人都淡淡的,这种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家大姐的事!

赵昼不解,难道他们给赵婕挖坑只是为了赵婕别管五房闲事?不太可能吧!?

小徐氏看徐氏没有指示,没有指示就是继续,她很受伤的冷笑道:“如果是我害死大姐,我愿意天打雷劈,可如果和我无关,状元公也不能只动动嘴道歉,我要状元公给我贞节牌坊,昭告天下,还我清白!”

贞节牌坊还能庇佑女儿,起码赵艳的婚事会很好找,官府留名,也不怕有人欺负孤儿寡母。

如果小徐氏自己请,她没人脉没贡献,八百年也不能成。

小徐氏为了这个?赵昼凝眸看着赵婕,只是为了这个东西就给状元公挖坑!?

赵婕冷笑道:“原来心存这样的妄想,可以答应你,可惜你拿不到!”

说着看着下人:“开棺吧!”

他说的这样斩钉截铁,李氏又说听到过哭声,众人以为棺材里躺着的尸体一定残缺不堪,全是创伤呢,可棺材真的打开,只是一具泡了水的尸体。

泡水尸体的特点就是全身浮肿,面目全非,不成人形。

可是没有伤。

“不像被打过啊!”

“是啊,挨打会有淤青,这个没有!”

“另一个也没有呢!”

“就是尸体有些大呢?大姐长这么大了!?”

“可能泡大的……”

“但真的不是打的!”

“可也不能说不是别人害的!”

那可不,推下水也是害死,就是没有人证说不清了。

小徐氏看尸体还是徐氏准备的那个,没有变,她放心问赵婕:“还是状元公也以为是我推了大姐!?那可要报官了,看大姐是自己跳的,还是我推的!”

赵润道:“弟妹说气话,报什么官,难道赵家还不嫌丢人吗?婕哥还要当官呢,不能报官。”

赵家湾是当地豪绅,官府都不惹的,这都是明确带来的好处,所以绝对不能贪官司坏了自家名声。

赵婕摇头道:“这个尸体怎么死的与我何干!?她根本就不是大姐,真正的大姐不在棺材里!”

“不是大姐!?”

“怎么不是大姐!?”

“那是谁!?”

“就是,谁啊!?”

李氏震惊与赵婕的话,问道:“不是大姐那大姐人呢!!”

赵婕表情严肃道;“兴许问问八夫人能知道,是不是八夫人把人藏起来了?”

为什么要隐藏!?

只有做了坏事才要掩盖真相藏匿尸体。

小徐氏帮大家想了赵婕话语的言外之意,她做贼心虚,拼命不承认道:“别以为你是状元就能胡说,我哪里藏了大姐?这就是大姐!”

衣锦华棠

第三百一十七章嫁衣

萧逸尘打着哈欠询问;“大人,您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把刚钻进被窝的我们叫出来?您可知道那是温暖的被窝啊。”

陆巡让元宝进来,给每人发了纸和笔。

然后他像是监考的考官一样道:“把你们知道的婚礼禁忌都写出来。”

众人:“?”

大晚上不让人睡觉就为了写这个?

陆巡挑眉道:“再过一个月我就成亲了。”

是啊,那不还一个月吗?

你现在就开始不让人睡觉了?

陆巡对兄弟们的诉苦不以为意,他一辈子就成亲这么一次,当然要事事都准备的完美。

萧逸尘理解大人的心情,他写完后交给陆巡,一脸担忧道:“问题是我们未来的六少夫人啊,您这么费心,嫂子迷迷糊糊的,那天别给您搞砸了。”

陆巡回头看着萧逸尘,神色透着一种担心的恍然。

钱锦棠哪有萧逸尘说的那么不靠谱。

婚期临近,她也在紧张准备婚礼所需的物品。

最让她满意的是她的嫁衣绣成了。

是她亲手裁的图,然后绣了几针,剩下的祖父从蜀地请的大家来做。

因为江南发达,京城多流行苏绣等以江南为主的刺绣,蜀绣没那么有名气。

可祖父对这方面了解,蜀绣复杂精巧,配色鲜艳,却正好适合这种喜庆日子。

钱锦棠的嫁衣一出炉,就被当成范本广为流传。

这却惹怒了另外一个也要嫁人的女子,不是钱美宜,是慕云县主。

她的嫁衣是宫里尚宫局裁定的,一开始大家都说好看,款式新颖秀工好,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尚宫局给钱锦棠做的朝服,怕皇帝要见她他们来不及做,后来皇上并没有见钱家任何人,她的婚事决定的仓促,那帮人就拿别人的衣服敷衍她。

“这帮狗东西。”慕云县主一拳拳的打着枕头,很的咬牙切齿。

安宁公主正好进门,见了就把眉头皱的深深的,告诫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改改你的坏毛病,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自从上次去慕云被钱锦棠摆了一道,慕云的名声一落千丈,想挽回都挽回不了的那种。

安宁公主都有点受够她了,她只盼着事情消停一些日子,她的女儿把坏毛病改了,然后大家把这件事遗忘。

不曾性,女儿并没有更改坏毛病,看着枕头的损坏程度,应该是变本加厉了。

慕云丢掉枕头,跺着脚耍赖:“我要钱锦棠的嫁衣,您想办法把那件嫁衣给我弄到手,不然这婚事我不参见了。”

结婚新娘子不参加婚礼?

这门婚事安宁公主本来就不赞同,以前还是看在陆家人的面子上她答应的婚事,县主陆远和三房已经被陆昂赶出来了,陆运的生活习惯又有那么差,人品不好,她怎么舍得女儿去跳那种火坑。

可是女儿自己同意,她刀都放在脖子上,女儿也没回心转意。

无法阻止,那只能支持。

如今婚期都订了,谁都不能反悔了,现在说不参加婚礼是不是晚了点?

去安宁公主不耐烦道:“你又发的什么风?嫁衣都穿自己的,怎么能穿别人的?”

“可是别人多好看,而且这个别人跟我同一天出嫁。”慕云县主一脸委屈的争辩:“娘你难道心甘情愿我输给钱锦棠吗?”

“我还是正牌的县主,难道比不过她一直野鸡?

是因为她是真正的安庆公主的女儿,所以您才偏向她,却不顾自己的亲生女儿吗?”

这话说得看似没有道理,可其中蕴含很多生层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