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12章 她心怀激动的对着陆巡行礼:妾身见过陆大人!这是我的小女儿

第12章 她心怀激动的对着陆巡行礼:妾身见过陆大人!这是我的小女儿

多大关系,但是跟朝堂关系很大的事件:“大人可知道杨椒山大人的事迹?!”

陆巡顿了顿问道:“直谏重臣,嫉恶如仇,谁人不知道杨椒山?我虽年轻却也敬畏他的一片丹心!”

杨椒山本来不算什么大人物,自幼家贫,继母苛待,但他本人十分善学刻苦,一边放牛一边当旁听生,一旁听就是十年,他的执着感动了他的父亲,这才有了上学的机会,然后他考取进士在翰林院任最轻微的官员。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自小吃尽苦头,性格有些内向毫无靠山的一个瘦弱文人,在目睹严宗和边防大臣勾结弃百姓于不顾之后,义愤填膺开始死谏。

文人弹劾大臣是十分平常的事,风闻奏事,这是皇帝给读书人的权利。

但是弹劾也分很多种,有的就是履行义务跟跟风,还有一种就是杨椒山这样的死谏。

钱锦棠点头道:“杨大人写《请诛贼臣疏》弹劾严宗,历数其“五奸十大罪”,被严宗记恨,严宗一直想让他死!说起来还是有指挥使大人保全,杨椒山才能活到现在!”

也不算祖父一人保全。

但是祖父确实出了很多力。

严宗和其子严东楼无德无行,心胸狭窄,骂过他们的人都要到掉层皮,何况是这种死谏。

这封奏疏已经是两年前写的了,当时严宗就要杀掉杨椒山,为此严宗和严东楼父子还特意去找过祖父,让祖父找机会把杨椒山给杀了。

因为当时杨椒山就在昭狱,是祖父的地盘。

祖父明面上答应,可是一直没有动手,严东楼就知道祖父的立场,再也没有求过祖父,他们动用关系又把杨椒山提到刑部,让刑部侍郎杀掉杨椒山,不想刑部尚书也是个正直的人,不肯为严党陷害忠良,最后被严宗记恨,丢官罢职。

即便如此兴师动众,严家父子还是没有放弃杀害杨椒山的想法,他们把刑部尚书提上自己人,准备对杨椒山动手,而这时候皇帝下命,不准杨椒山死。

可是不死也不放人,杨椒山就一直关在牢中,如今已经有两年时间。

“怎么严家父子还没死心?!”陆巡说完,自己也觉得这话问的可笑,严家父子那样心胸狭窄的人,哪怕二十年也不会死心。

他们继续会对杨椒山穷追猛打。

“可是这是皇上的圣令!”陆巡道:“两年前皇帝都没让人杀了杨大人,这都过了两年了,怎么会,怎么会旧事重提?!”

第三十二章拍马屁的高手

钱锦棠有所犹豫,欲言又止。

陆巡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心里暗骂真是个鬼丫头。

宁可冒着得罪他的风险,宁可告诉他她可以未卜先知也不想说到底怎么回事,那她的秘密一定很大,很为难吧?

算了,当做好人了吧!

陆巡顿了顿,声音放缓道:“只要你说的事情能得到验证,我就不追问你!”

真的?

她一个后宅女子,哪怕祖父娇惯,也实在不应该知道这么多朝廷秘辛。

可又不能隐瞒陆巡总要说的,那么她得给自己求个保障。

之所以犹豫,不过就是希望听到陆巡说不会追究她这句话。

这年头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何况她只是他的一条狗。

尽管陆巡说的是暂时,但是她不怕,她对陆巡说的消息都是准确无误的,不会有一点掺假,只要事情发生了,陆巡就会来找她,哪里还舍得杀了她?

当然,也怕万一。

钱锦棠喜笑颜开的蹭蹭脚背,道:“小叔叔不放过我也行,但是您就是要弄死我也千万别自己动手。”

为什么?她怕疼?

钱锦棠狗腿的抱住两只小手在陆巡面前轻轻的拜:“是我愿意做您的狗,哪有主人自己勒死狗的,多残忍!”

那动作有趣的让人忍俊不禁。

陆巡哈哈笑。

不远处男孩听见笑声问萧逸尘:“大人就这么被拿下了是吧?钱也不要了,宅子也不要了,还得陪着钱二小姐玩,是不是?”

萧逸尘心想可不是,这丫头贼啊!

太阳快要下山了,陆巡道:“今日不早了,你说的事情我会考虑,如果是真的我再来找你!”

钱锦棠听他没有再问为什么嘉丰帝会又让杨椒山死,知道是有萧逸尘在场这些话不好说。

她也不用着急说,就算陆巡不在锦衣卫还有陆昂呢,这消息迟早会传到陆家。

只要传到了陆家陆巡就会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往后陆巡就会相信她,她全是搭上了陆巡这条线,以后不怕轻易被人欺负了。

“小叔叔!”钱锦棠心情很好,用手挠挠柔美的下巴,鼓足勇气道:“我能不能请您帮个忙,刑部的人不让我们去见祖父,您能不能帮忙通融下我想去探监!”

就说她接近他目的不纯!

看陆巡眸子深沉了些,钱锦棠好看的小脸变得尴尬,裙子底下脚背不自然的蹭着小腿肚,请安自然是真心不带目的的。

想看祖父是她临时起意,可是这话说出去她自己都会怀疑,易地而处,将心比心,陆巡没有理由不怀疑她。

算了,她暗暗叹气,有目的就有目的吧,能见祖父一面比真心要重要得多。

不过陆巡没有让她难受很久,他语气仗义道“简单,你祖父又不是犯了什么大事,只是小人作祟而已,你拿着我的条子去看就行。”

钱锦棠大喜过望,果然答应了。

“谢谢小叔叔!”

说完,心中到底有些惆怅,她求人是求人,但是之前是没有这个想法的,不想陆巡误会。

陆巡看她小脚绷着,皱眉道:“怎么?你还不开心?骗我钱,还可以见你爷爷,你还能活着,在我这里,你是头一份,别得寸进尺了!”

说完愤愤不平转头,他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

钱锦棠看陆巡别扭的样子,忍不住笑。

陆巡微微回首,就看见傻丫头笑,就跟满园的春花一样灿烂,大眼睛又是那么的惹人怜爱,比旺财还要可爱几倍。

他感觉有一丝异样的情愫从眼底跃上心头,甜滋滋细润润,又痒痒的躁动,千回百转,悸动莫名,好多年都忘不掉了。

陆巡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就现在这个时长都可能会成为新闻,给旁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忍着不舍不去看钱锦棠,提步子往前走。

钱锦棠感觉到了小叔叔的疏离,莫名其妙,用脚背在小腿肚上蹭了蹭,急忙去送客,在花径处却迎到了何氏和钱美宜。

第三十三章歹毒心思

母女俩都换了新鲜靓丽的衣裙,钱美宜头上戴了红宝石的新头面,对着陆巡羞涩的笑,跟刚熟的水蜜桃一样甜。

那种欲语还休欲拒还迎的讨好示意,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一点不对劲。

钱锦棠目光一沉,蹭蹭脚,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钱美宜。

钱美宜还嫉妒钱锦棠能站在陆巡身边呢。

她现在来到这可都是为了陆大人。

方才他们家院子里来了锦衣卫,她看父亲大伯他们都去前院接待人了,她也偷偷跑过去看锦衣卫到底是怎么样的三头六臂!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怎么会吓到呢,真的是让人惊艳。

那锦衣卫头目不光不会面目可憎,他长着一张英俊非凡的玉面,是每个女孩子都不会忽视的容颜,除了不爱笑很严肃之外,几乎没有缺点。

比冠绝京华的父亲还要更上一层。

看的她心砰砰乱跳,立即就回房换了衣服,不然以那半旧的衣服示人真是丢死人了。

“大人!”钱美宜娇滴滴的叫着陆巡,给陆巡行礼。

何氏看女儿娇花一样,心中满是期待,这陆巡可是陆家三代,虽然名声不太好,但是是嫡子正统,掌管着陆家的家世和财产!如果能成为姑爷,那珠珠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再看珠珠和陆巡两个人,真是郎才女貌,陆巡傻了才会看不上女儿!

她心怀激动的对着陆巡行礼:“妾身见过陆大人!这是我的小女儿,大人叫她珠珠就好了!”

一个男人为什么要知道女孩家的乳名?!

陆巡深深的皱眉,他还不知道小丫头的名字,都没好意思问呢好不好?!

何氏早就耳闻陆巡不会笑,不在意的没话找话:“大人这是要走了吗?家中虽落魄,但是这么晚了也应该留饭啊!”

陆巡用眼睛扫了一眼何氏母女,再看钱锦棠身上的半旧袄子,大宅门里长大的男人,还有什么事情是看不透的,他冰块脸越发不好看。

语气不善问何氏:“你们家的饭菜很好吃吗?如今举家等着钱老爷子出来,都到了卖房子卖人的地步,你能有什么好吃好喝招待我吗?如果有你们为什么不救老爷子?如果没有,那你是骗我吗?!”

老天爷,那不过是客套的搭讪开场白,陆大人为什么问的这么认真?

何氏嗓子里好像有面糊堵住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钱锦棠忍不住傻笑,在她的面前拉拢她的主人,想屁吃呢。

陆巡一转身就对上小傻瓜,心就软了道:“别忘了去看钱大人!”

钱锦棠乖乖的说嗯,他这才放心。

再回过头眼皮都没垂,越过何氏母女直接走了。

留下何氏和钱美宜一个字的回答都没捞到,尴尬的要死。

回到房间,钱美宜扯掉钗环首饰,新鲜的衣服拿着剪刀剪干净,之后就伏在床上痛哭!

何氏怎么劝慰都劝不好,她只大哭大喊说:“我没脸见人了,我不想活了!”

在陆巡面前丢了脸,正是青春少艾的年纪,刚萌动出爱意就被人当头一棒,怕是以后都不想嫁人了!

桂嬷嬷心疼的就很何氏说:“这陆大人也太不解风情,我们家小姐哪里不好,要他这么给没脸!”

何氏抬起头想着陆巡和钱锦棠站一起时候的样子,心里多上浮上嫉妒的酸涩,当年她也这样看过安庆和钱渊,凭什么她的女儿还要受这种罪?

陆巡没有什么不好,都是钱锦棠狐媚子会勾引人引得陆巡帮她出头,既然这么讨人厌,就弄死她吧!

亏她还让钱锦棠活了这么多年,还让钱守业给钱锦棠订了那么好的婚事,人家都不领情呢!

何氏再也无法忍受钱锦棠可以那么得意,但是摧残钱锦棠的方法她也试过了,用是会被钱守业识破而以失败告终。

钱渊也经常出来捣乱,不过钱渊很好骗,就算杀了钱锦棠只要找到合适的理由,钱渊也会相信而不再追究。

所以解决钱锦棠的关键是钱守业。

想到这里,何氏很后悔自己太冲动了跟钱锦棠说了实话,不然钱锦棠就算再不听话,她不让她和陆巡来往她也得听,她还可以让钱锦棠给珠珠拉线,现在都泡汤了。

后悔已经来不及,既然利用不到了,就毁掉吧。

何氏突然问向钱美宜,钱美宜被看了害怕,抖着身体问题:“怎么了娘?”

何氏妙目微眯着道:“珠珠,你说你二姐的依仗是什么?”

“是祖父啊!”钱美宜脱口而出:“二姐姐真的能把祖父救出来吗?”

搭上了陆巡,宅子都收回来了,还有什么不能的?

何氏点头:“所以你祖父要是没了呢?”

说完这话,笑容从何氏都嘴脸扩大了!

第三十四章被陆巡发现

陆巡先回到衙门,问了关系杨椒山的事情,虽然没说人会死,但是听说严家父子真的过问了!

陆巡感觉皇上出关后可能就会有动静!

那这么说,小丫头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可她一个内宅女子,到底哪里来的消息呢!

他也不相信是钱守业给的

陆巡甩甩头,他答应钱锦棠不刨根问底的!

很快天就要黑了,陆巡看看钱玉峰可能要在钱家过夜了,他失望的垂下眼皮,回头拿起披风穿上,准备回家!

到了衙门口上马,却看见了钱玉峰像个叫花子一样跑着朝他扑过来,陆巡没有高兴内心反而急躁不安!

他让钱玉峰监视钱家人,如果钱家人没事钱玉峰不会这么快出来,可是钱家又能有什么事?

小丫头是不是出事了?

听说严家要落井下石,他当时竟然都没问一问,真是太不应该了!

陆巡自己都没发现,他对这个刚认识的小姑娘有些关心的过了头!

从看见钱玉峰到钱玉峰到他面前不过十几步的距离,陆巡却从未有过的焦急,觉得钱玉峰功夫不好太慢了!

于是钱玉峰一过来,他捏着鼻子硬挺着没后退,迫不及待的问:“出了什么事?”

钱玉峰这次没废话:“钱家二夫人鬼鬼祟祟单独派人去给钱守业送食盒,可是您分明让钱小姐去探视老爷子的,钱小姐约了钱家大老爷等人一起,先去救丫鬟云鬟,再一起去看钱守业,所以何氏完全没有必要单独去给钱守业送餐,而且用的还是钱家大老爷的心腹,我怀疑这里面有事!”

下毒!

这是陆巡听到消息后的第一想法,拿着食盒去牢房,不是探监的就是下毒的,何氏完全没必要让一个下人去看钱守业,那只能是下毒!

这种事他们锦衣卫见多了,至于何氏为什么这么做,陆巡想到他打听到的关于钱家丫头内部的一些消息,这个何氏已经确认不是丫头亲娘,钱守业却对丫头很好,这不就是最大的矛盾和动机吗?

杀了钱守业,丫头就没指望了!

而且用的是钱泽的人,钱守业就算是有防备也可能中招,陆巡一想到那丫头失去亲人会哭的昏天暗地,他这心就跟醋泡了一样酸涩难忍,她如阳光般积极向上,她应该把笑容常常挂在脸上而不是眼泪!

这样想着,陆巡心急如焚,叫上萧逸尘:“去刑部,阻止别人暗杀钱守业!”

又问钱玉峰:“钱小姐他们去了严家?大约到哪了?!”

钱玉峰一听大人这是要亲自行动去找钱小姐啊,哪里还敢藏着掖着,直接把不能说的也说了:“钱小姐遇到了钱渊耍无赖耽搁了,出门又遇到了张相公家的青梅竹马,路才有一半!”

青梅竹马!!

陆巡严肃的俊脸瞬间蒙上一层冰霜,显然不开心!

原来她还有青梅竹马,她一副大脚还喜欢女扮男装,是不是可以经常和男孩子玩在一起?

可真是让人生气!

岂止?钱玉峰还发现陆大人好像嘟嘟嘴了!啧啧!

第三十五章青梅竹马

钱宅附近住的都是达官贵人,街道青石板铺就,下雨都不沾泥。

此时被火红的阳光铺上一层金黄,两边杨柳吹枝,一个行人都没有,静谧的好似一幅画。

钱锦棠就在这样的地方遇见了她的小竹马,张相公家的老三张修行。

夕阳下,张修行一身宝石蓝松江布直裰,带着满身书卷气,骑着马而来!

提起张修行,钱锦棠就会想到张家上辈子对自己的恩情!

钱锦棠热情的打招呼:“小修,三哥!”

张修行定睛一看是老钱家那个无赖,吓得急忙从马上跳下来,握紧了缰绳道:“棠棠我最近忙着读书,今日替爹爹探望亲戚,并没有时间说你坏话,你如果听了什么谗言也不要相信,我家教森严,是不会多嘴多舌的!”

钱锦棠反应好久才知道张修行这是什么意思。

都是她年少无知惹的祸。

张修行和她是邻居,因为张相公管得严,不怎么出来玩,偶尔出来一次也都有奴仆跟着,还不会放下身段打打闹闹,顶对别人玩蛐蛐他在一边看着,没一会又回去了。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他觉得钱锦棠一个女孩子很不斯文,就悄悄跟另外的玩伴说了,另外的玩伴告诉了钱锦棠,钱锦棠自然不会让人失望把张修行给打了。

可怜见的,张相公如今已经入阁,儿子还要被侍郎的孙女欺负,真是没天理。

好在张相公家教森严,并没有去钱家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