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118章 他不满的呵斥道:让你给你就给

第118章 他不满的呵斥道:让你给你就给

了解她的,说她是修行过的公主都有人相信。

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如果能跟儿子生个孙子就好了。

苗氏想到接下来钱锦棠会发生的事,暗道可惜了。

她笑道:“不这么说县主大人怎么会亲自过来招待我们呢?”

“不过县主大人也不用生气,我们是真心要采买一批货物,只不过数量没那么多。”

钱锦棠问道:“多少?”

苗氏有些得意的伸出一只手道:“少说也有五百两银子的货物。”

钱锦棠想笑,她的胭脂水粉都是独一份的,每天买个七五百两不成问题。

遇到大主顾人家什么贵就买什么,上千两不在话下,因此他还有大主顾特别款限量款等。

五百两实在不放在眼里。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五百两确实不少了。

而且就算苗氏没有五百两,开门做生意,消费一个铜板都是客,怎么也不能怠慢。

钱锦棠点头道:“夫人想要什么方面的胭脂?是口脂,胭脂,螺子黛活着香粉?我们点种类齐全功能又不同,不然您随我下楼,我好好给您介绍一下。”

苗氏指着方氏道:“我年纪大了,不知道什么流行,县主大人可以给方姨娘介绍一下。”

钱锦棠站起来道;“可以,开门时刻,谁都行。”

她的意思自然是要下楼,方氏叫着她的女儿道:“欢欢,你陪着郡主一下下去吧。”

欢欢就坐在门口不远处,钱锦棠走路要路过她。

她嘴里含着茶水,呜呜的点了两下头,随后她放下茶碗站起来。

此时正好钱锦棠路过,她袖子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故意一带,整个茶碗全都扣在钱锦棠的左腿上。

她茜素红的石榴裙顿时有一块湿透了,颜色深的突兀,失礼不说还影响美观。

钱锦棠微微皱眉。

于四小姐慌张道:“对不住县主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钱锦棠看她的眼睛,脸上的神色可以装作慌张,眼神却不能骗人。

这位小姐目光可以坦然的迎接她,分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她是故意的。

苹苹看的清楚,皱眉道:“你分明是故意的,距离那么远的时候你不放茶碗,非要等我们家县主过来了你放下茶碗,这么拙劣的手段你还敢狡辩?”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啊?”于四小姐委屈至极的道:“我是你们家的客人,你们家就这么做生意的?是不是店大了就可以欺负客人了?”

“到底使我们欺负你还是你居心叵测?”

苹苹据理力争。

于四小姐看向方姨娘:“姨娘,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方姨娘沉着脸冷笑道:“县主大人,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下人不懂规矩您也不懂规矩吗?我们是来花钱的,不是来受气的。”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下丫头是护主心切,四小姐是无心之失,大家都相互体谅吧。”

苗氏语气心疼又歉意的看向钱锦棠道:“看吧,县主的裙子都湿了,先别说了,让县主大人找个地方缓一缓吧。”

方氏脸上突然带着歉意道:“是,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县主您先换衣服吧,别再着凉了。”

方氏是于大老爷最喜欢的妾室,仗着几分姿色被与大老爷宠上了天,估计跟于大夫人她都没说过抱歉。。

现在却跟她说抱歉了。

钱锦棠真的想笑出来说你们可别演戏了,这些人明里暗里想让她去换衣服,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呢。

就是这手段太拙劣了,都不能换点有新意的吗?

不过,确实有效啊。

第三百零八章蹬鼻子上脸

(我又用语音码字了,大家别订阅,不要订阅,你们看不懂的,等我明早修改,大家晚安,挺不住了。)钱锦棠没有笑,黑着脸道:“那我暂时失陪了,诸位轻便。”

说完转过身。

“那个骚货!”王婆子一想起王桂香让自己在村里抬不起头就气喘吁吁的,骂道:“她人呢?看我找到了打她那馋逼,怎么就那么馋,敢偷吃我的鸡蛋。”

李逆逆还是装作起不来炕的样子道:“我不知道,不过大嫂的奸情被撞破,想来怕被娘骂,她得回娘家搬救兵吧?!”

“她还有理了!”王婆子一听就信了:“我这就去找刘一水问问清楚,把一个破鞋嫁到我们家,他们老刘家作损,这个媳妇说什么都不能要了。”

王婆子是风风火火的人,马然拎着扫把就跑了。

李逆逆站在窗前看见她跑远了,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刘桂香家住下沟村,王婆子来来回回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够她准备了!

李逆逆先是换了一身的确良的半截袖和一条青色厚裤子。

没办法,虽然天气热,但是这已经是她最好的衣服了,还是上学的时候做的,她结婚何小眼睛收了王婆子三百块的彩礼,却什么都没给她买。

王婆子家既然都出了钱了,更不会给她任何东西。

婚礼时候穿的红半截袖和裤子结完婚都被王婆子拿回去了。

穿好衣服,李逆逆又洗了脸,对着水盆里的清水照了照,面黑肌瘦,除了一双眼睛还算明亮,其他的她真的一点也拿不出手。

但是她也很高兴,因为跟临死时才四十多岁就满脸皱纹的自己比起来,现在还很年轻。

李逆逆拍了拍脸,甩甩水直接就出了院子。

王秀芝家在王家下院,是三间一面青的新房子,很亮堂,如果不是离的近,想来张来顺和刘桂香还搞不到一起去呢!

因为夏天窗户都开着,李逆逆一进他们家大门就看见王秀芝和其弟弟王棍子坐在炕上说话。

王棍子今年二十,一脸横肉脸上还有伤疤,专门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人凶的狠。

上辈子李逆逆怕极了他,可是也没换来王棍子的一点点同情,在地里她差点被王棍子强奸,好在有村民路过救了她。

这辈子再看这个恶人她心里还是打颤的,但是死都死过了,她不能害怕。

而且生活经验告诉她,害怕不能让恶人收手。

她攒劲了拳头,直接开门走进去。

王秀芝一看她进来,就知道她干什么的,黑着脸道:“滚出去,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就算让全村的人欺负也还轮不到你李大妮,你算个什么东西给你钱!”

所以钱可以给,但是绝对不能给李逆逆,不然她被村里最雄的人给压住了,以后还有什么脸。

李逆逆淡笑道:“命几条我可不要,我只要钱!”

“想要钱啊,你有命拿吗?”王棍子捏着手中的两个大铁球,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李逆逆。

李逆逆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她迎上王棍子的目光道:“火葬场每天化那么多人,不知道哪个是你弄死的?!”

“你……”

“你少跟我耍横,我知道你现在要跟镇上郭会计家的女孩订婚,如果郭家知道你村里还处一个……”

她话还没说完,王棍子当时脸色就变了,脑袋像是有炮仗炸掉,轰的一声傻傻的看着李逆逆。

他被徐寡妇给缠住了,但是这事别人都不知道,李大妮怎么知道的?!

王秀芝主意到弟弟的样子,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上辈子这件事要再等两年王棍子打掉了徐寡妇肚子里的孩子才被人发现,但是那时候郭家姑娘已经嫁给王棍子,想离婚都来不及。

这个人渣害了很多女人。

王棍子现在扒着郭家不敢把徐寡妇的事情宣传出去,正好她用来要钱。

果然王秀芝说完,李逆逆并没有讨价还价,可王棍子还是说道:“姐,既然你打错了人,就得赔人家钱,非要等着人家告你啊,给钱吧!”

王秀芝心不甘情不愿的抱怨:“给她?她配吗?!”

王棍子看向除了要钱一直安安静静的李逆逆一眼,明明还是那个黑瘦的受气包样子,可是她松柏一样挺拔的样子,却让人不敢看不起他。

他心砰的一下乱跳,不知道对李大妮这种畏惧到底从何而来。

他不满的呵斥道:“让你给你就给,不然下次你打架别来找我!”

王秀芝就指望弟弟横行乡里了,听了这话哪敢不从,急忙去里屋,不一会摔了两百块钱到地上,都是花花绿绿的小票子,铺了一地。

“拿起当我给你买纸钱!”

李逆逆没有节外生枝,她一张一张捡起来,然后查够了拿着走了。

她走后,王秀芝朝着她的背后呸了声:“花我的钱,看看你有没有命花吧!”

对于王秀芝的咒骂李逆逆自然当成耳旁风,不是她怕王秀芝,而是现在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没有钱重要。

她要拿着钱去城里读书,要开启新的生活,自然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跟小人吵嘴上。

等她回到王家,王婆子还没回来了,老王头子可能要上厕所,躺在屋子里喊人没人应声,李逆逆也不管他,去黄瓜地把之前的鸡蛋鸭蛋跨在胳膊上,然后再次离开王家。

这次她的目标是后街李老蔫家,也就是她自己家。

孙小眼睛把她卖给王婆子的了三百块彩礼,那是她的卖身钱,她得拿走。

李老蔫之前是个窑匠,按说家里应该有钱,但是不知道钱都被孙小眼睛花哪里去了,反正现在还住着三间草房。

李逆逆没有直接进大门,她听见孙小眼睛在菜园子里跟村里的老婆舌们说话:“你家大妮要二百块,不知道到时候是给你还是给王婆子!”

“败家的玩意儿就要二百?那可不行,我得去看看……”

走了最好!

李逆逆不再听他们乱扯,知道孙小眼睛没在屋就行了,她沿着墙根猫着腰往屋里看,李老蔫也不在。

第三百零九章我没见过世面还不行

苗氏笑脸相迎道:“三夫人您过来了?”

思思县主如今没有人庇佑,什么都不是了,苗氏懒得应酬她。

冯氏带着一众人进来,笑道:“我就是出来闲逛,这些胭脂水粉什么都是他们小姑娘的最爱,我都老了。”

“小小年纪就胡说八道。你如果老了,我们这些老太婆不成了老妖妇了?”苗氏仗着年纪大和冯氏调侃。

实则是拍马屁。

冯氏十分受用,心花怒放道:“喜欢什么您随便挑剔,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产业。”

“对啊。”苗氏道:“这是您家的产业,我们都忘了。”

这明明是钱锦棠的产业,但是钱锦棠即将嫁给冯氏的儿子,众人也没觉得冯氏这话说得不对劲。

他们一起往屋子里走,楼上迟迟没有动静,苗氏急的给方氏使眼色,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声女子受到惊吓般的尖叫声。

苗氏和方氏暗暗吐口气,成了。

苗氏抬起头佯装意外的道:“什么声音,好事有人在喊叫呢?”

于小姐微微跺脚,一脸急切道:“我怎么听着像是云归县主的声音呢?好像真的是她啊,她不是去换衣服了吗?”

苗氏点头道:“对,她换衣服的房间就在楼上,肯定出事了。”

说着她指挥这长青候府的下人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么,是不是县主遇到了危险。”

方氏担心道:“我也去看看,县主大人可别出了什么意外。”

苗氏跟冯氏相视一眼,二人眼里都有种心知肚明的高兴,苗氏道:“等等,我也去看看能不能过你帮上什么忙。”

很多人上了楼,好戏要开演了。

冯氏嘴角勾着冷笑,钱二想嫁给她生的儿子?下辈子吧。

前面上楼的人守在门口,苗氏走过去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两个婢女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低着头小声道:“里面有男人。”

“有男人?”苗氏声音尖利叫道:“你在说什么疯话,县主的房里怎么会有男人?”

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声音低了道:“让开,我看那个登徒子单子这么大,敢轻薄县主。”

这是直接给这件事定了性,也把钱锦棠的名字给订住了。

但是没人有异议。

大家一进来,苗氏和方氏就看到了坐在地上哭的梨梨。

他们认识,这人不是钱锦棠的丫鬟吗?

苗氏心里更安稳了,语气却急切又责怪的道:“你哭哭哭的光哭有什么用?遇到事情就要解决,那个男人在那里?控制起来了吗?”

梨梨揉着眼睛指着床下。

那里背对着门口躺着一个赤裸的男人,正呼呼大睡还打呼噜。

方氏没等苗氏动作,直接喊道:“三郎,这是我家三郎啊,三郎你怎么在这?”

下人给于殿辉披上衣服,于殿辉懵懂的睁开眼。

方氏心疼的道:“你看你累成什么样了,你怎么能这么混账沾县主便宜呢,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县主的名声都被你毁掉了,你必须娶县主为妻,咱们家儿郎没有不负责任的人。”

冯氏已经进门,冷声道:“县主使我们陆家的儿媳妇,怎么能让你于家人负责?”

方氏回过头一脸歉意道:“可是事已至此,我也不知道原来县主喜欢的是我家三郎啊,如今生米都煮成了熟饭,我们家三郎如不负责,难道陆经历还会娶县主吗?”

钱锦棠就在门口,听了暗暗冷笑,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这个啊,那个男的原来是于家的于殿辉,难怪她觉得眼熟。

于家还是为了海王印?郑聪不行了于家人要亲自上阵了?

可为什么是于殿辉?当年郑聪为了海王印可是对她小意殷勤的很,根据于家人的内敛作风,如果真的想亲自下场也会派嫡子于殿臣。

梨梨这时候抬起头道:“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县主啊,县主在哪里?你们不要坏了女孩自的名声。”

苗氏道:“你这个丫头,都这时候了你想瞒瞒得住吗?县主不就在床上吗?”

是的,床上还有一个人露出雪白的肩膀和后背,那曲线美丽极了,惹得一中人妒忌的要死。

梨梨站起来怒道:“那不是我家县主,你们不要胡说八道,不信你们看。”

她直接把人拉到地上,床上昏睡的人清醒,抬起头露出莹白如玉的面容。

大家倒吸一口凉气,这人哪里是钱锦棠啊,男女他们还是分得清的,这人是跟钱锦棠长得不相上下,雌雄莫辨的江玉郎。

一个圈子的人,大家都认识好吧。

所以被于家少爷上了的是江玉郎不是钱锦棠。

“怎么会这样?”

“江大公子这些年不娶妻,原来是这个啊。”

“难怪我早就有所耳闻,长青伯府却从来不肯承认……”

“侯夫人,难怪那么多儿媳妇人选您都看不上,确实啊,谁家闺女能长于少爷这么孔武有力啊?你们说是不是。”

“噗嗤!”

周围七嘴八舌的,爆发出了哄笑声。

冯氏带了六部三寺多少人,如今江玉郎就被多少舆论反噬着。

苗氏耳朵嗡嗡的,胸口如被湿棉花堵住,脚下悬空般差点站不稳。

她抓住江玉郎的头发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你怎么会在这?你是否瞪了不成?”

搞男人搞到她的眼皮子底下,让她名声尽毁,这儿子简直就是有病,失心疯。

江玉郎药劲还没过,直勾勾的看着她不说话。

苗氏察觉除了不对劲,玉郎不会在这,那为什么偏偏只在这里呢?

钱锦棠那个贱婢却消失不见了。

突然她嘴巴发苦,喉咙腥甜,如果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和玉郎都被设计了她就真的傻透了。

这个钱锦棠,母后主使是于家,为什么那他们家开刀?

苗氏气不打一处来,去找梨梨算账:“这是圈套,你家陷害我家玉郎,不然不是钱锦棠你哭什么。”

梨梨摊摊手:“我一个未婚的妙龄少女,看见两个大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