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衣锦华棠 > 第101章 你们没有车子

第101章 你们没有车子

来诅咒我们家的?”

她声色俱厉。

扭曲的五官和平时美艳的样子判若两人。

小厮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陈夫人神色尴尬道:“少夫人找去看看大人们怎么说,跟这种下人发脾气不值当,再气坏了身子。”

严少夫人一甩袖子,急匆匆离去,严家下人亦步亦趋的跟过去。

人都走了,陈夫人回头看一眼目光淡然的钱锦棠,以为她是怕了,安慰道:“不用担心,现在只是说免职,兴许是皇上一时兴起,过几天离不开严阁老,又把他找回去了。”

如果是那样,还玩个姥姥?

钱锦棠道:“我家有过类似经历,我不怕。”

她小小一个人,说这个话的时候一点伤感都没有,挺直的身子见过大风大浪的样子。

陈夫人更加喜欢她了。

钱锦棠和陈夫人分开,吴清许就急匆匆的找过来,她担心的拉住钱锦棠的双手道:“棠棠你没事吧,这是个全套,他们叫我走就是为了让你落单,我知道后赶紧跑过来。”

忽然她一笑,喘口气道:“看我急的,看你这个样子就是没什么事了。”

钱锦棠在她耳边低声道:“严阁老被罢官了。”

吴清许眼睛一亮道:“难怪,我看严家下人一个个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原来真的出事了,棠棠,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她肯定想去等顾旭的消息。

那还有点早,如今严阁老刚回家,下面人都不敢动呢。

吴清许又难过的问道:“不会只是皇上一时兴起,过两天又会把严阁老官复原职吧?”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这个疑问有人期望有人担心。

钱锦棠对着吴清许神秘一笑道:“我觉得有心事比我们更担心这件事发生,朝廷又多得是聪明的人,严阁老既然离开了,想再回来,没那么容易了。”

也是钱锦棠说的严家会倒霉,果然就真的倒霉了。

现在钱锦棠说严阁老不会再回来了,那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吴清许心里急切,忍不住摇动着钱锦棠的胳膊:“这要多长时间能确定下来啊。”

上辈子,忙乎了一年半呢,皇帝虽然不再重用严阁老,可朝廷还是严党在把持,严家在老家继续作威作福。

所以这辈子,她得把这件事提前,让事情早早定下来,早早铲除严党。

这样一想,钱锦棠道:“我也说不准,男人们肯定比我们消息灵通,我回去听我祖父怎么说。”

吴清许呆不下去了,道:”我也听听我爹的口风。“

来的时候钱锦棠和吴清许坐一辆马车,回去时候,她看吴清许神态中无时无刻都透着焦急,她眼珠一转,让吴清许不用等她,自己先回去吧。

吴请许很为难道:”那怎么行,那你怎么办,我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怎么也不能把你让在这里。

她家也来了车,不是正好她来坐吗?

钱多多和钱美宜加何芍药本来躲在严家的无人院子里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围静的可怕,他们站起来出了房门,外面除了他们三个加一起一共八个下人,再没有其他人了。

“人呢?严家的人呢?”钱多多语气略微惊讶的问道。

他们在这里是严少夫人安排的,安排他们看钱锦棠的好戏。

本来外面有几个婆子伺候着,怎么全都不见了?

是不是有好戏不加他们啊?

几个下人都低着头不说话。

正在这时,钱渊留给钱美宜和钱多多的一个王婆子急匆匆走进来,道:“小姐不好了,二小姐把车叫走回去了,咱们没有马车回不去了。”

那马车是钱渊安排的。

钱美宜顿时就气血上涌,缠着手道:“她是不是有病?她把车子赶走了,我们怎么回去?”

王婆子急道:“二小姐肯定是不想让咱们回去啊,所以把咱们丢在这了。”

所以这个答案十分简单。

“她简直有病。”钱美宜攥紧了拳头,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本来他们早点回去钱守业就算生气应该也不会罚的太重,可是如果晚上都回不去,就算有钱渊求情她和钱多多也会倒霉。

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钱美宜冷静下来,问道:“你说钱锦棠回去了?”

钱多多“啊”的一声叫道:“是啊,钱锦棠怎么回去了呢?她怎么回去的?方才没有关于她的什么传闻吗?”

王婆子摇着头。

钱美宜眉头深皱,思考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严少夫人的计划没有得逞?”

具体是什么计划他们不知道,严少夫人只是派人跟她说,她不想钱锦棠嫁给陆巡,那就让钱锦棠做陆巡的妾。

虽然在她心里,做妾都便宜了钱锦棠,可毕竟成了任人宰割的妾了,钱美宜还是十分想看见钱锦棠苦闹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也想看看祖父到时候还怎么给他亲爱的孙女撑腰。

因此她想都不想就答应严少夫人的条件,制造一些假象,让钱锦棠觉得他们想害她,其实他们只不过是要转移她的注意力。

严少夫人说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难道现在这个计划有了纰漏?

钱多多怒气冲冲道:“我不管不了那么多了,是严少夫人要我们来帮忙的,现在钱锦棠把车弄走了,那就得严少夫人把我们送回去。”

对,钱锦棠的事情得先放在一边,如今怎么回去才是他们应该着急的事。

钱多多和钱美宜让何芍药等着,他们两个一起去找严少夫人。

一路走过,根本没看见严家什么下人,有也是慌慌张站的在奔跑,好像除了什么事的样子。

钱美宜是经过家里被搬空的,心跳的厉害,难道严家出事了?

可是皇帝最器重严阁老,小阁老又是个智多星转世,严家能出什么事?

钱多多抓了一个人问道:“你们少夫人在那里?我们要见你家少夫人。”

那小丫头指着后院的一处十分繁华的院子道:“少夫人刚回去了。”

说完就匆匆跑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我不想再见到姓钱的

“严家的下人也这么没规矩。”钱多多讥讽一句,回头叫着钱美宜:“我们只能自己找了。”

钱美宜点点头。

二人到了严少夫人的院子。

相比较外面乱糟糟的,这里安静的多。

下人们各司其职,都保持着大户人家下人应该有的稳重和端庄。

就是一个个脸上都没有笑容,话也不说一句,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到了坟墓。

还是所有人都欠了严家人的钱?

钱美宜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抓了上引他们在门口等着的婢女问道:“你们家出了什么事?”

那婢女冷冰冰道:“有人去通报夫人了,见与不见都是夫人说了算,背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们也不要问我。”

吃了个闭门羹。

钱美宜心更像是提了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

钱多多天生就畏惧强权,使劲捅了钱美宜的胳膊一下,警告道:“你别乱说话。”

钱美宜没出声,不一会的功夫,他们前门就走出一个居高临下的女人。

正是严少夫人。

不过严少夫人不似上午刚见面时那么雍容华贵,仪态万千,此时的她沉着一双眼睛,脸黑的好似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钱多多被吓得一哆嗦,微微退后一步,一脸赔笑的道:“少夫人好,使我们打扰少夫人休息了,可是实在是没办法,我们回去没有车子了。”

“你们没有车子,那是怎么来的?”严少夫人柳眉上挑,语气凌厉的反问。

钱多多义愤填膺道:“我们来的时间家里给准备车了,钱锦棠那贱婢没有车,这会儿把车给叫走了。”

“所以你们家人把车弄走了,我就要给你们安排车?我请你们白吃白喝我还要给你们安排车?我养你得了呗,贪得无厌,你们钱家人是不是都这么不要脸?”严少夫人陡然间发火,根本没预兆的,一点都不给人余地的那种。

别人都不知道哪里局惹到她了。

钱美宜脸皮薄,被骂面红耳赤。

钱多多十分委屈道:“您怎么能这么说?不是您让我们来的吗,县主我们遇到困难,您如果不帮忙我们谁帮我们呢?”

顿了下小心翼翼的道:“是不是钱锦棠又给逃脱了?那您也不能生我们的气啊,那贱婢就是诡计多端的,我和三妹妹都不是她的对手。到不了下次咱们再想个天衣无缝的法子算了。”

“还有下次?你们还想再坑我一次,做梦去吧。”严少夫人叫着下人道:“把这两个贱婢给我丢出去,今天后钱家人我一个都不要见到,来一个打一个,给我滚。”

何芍药听说钱多多和钱美宜被严少夫人给赶了出去,她赶紧来到二门,看两个人都衣衫不整的,何芍药震惊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严少夫人为什么这么对你们?”

钱多多气的哭道:“我怎么知道她发什么风?”

钱美宜目光深沉的看着前方的虚空,心里想着都是她无意间听到的话。

严阁老被罢官免职了,严少夫人觉得这件事于钱锦棠有关。

她一个少女,被严家人丢出来何其丢脸,这种狼狈都是拜钱锦棠所赐。

钱美宜看向何芍药道:“表姐,我们把大姐送回家,然后我跟你回何家。”

何芍药内心是拒绝的,何氏已经死了,钱家虽然出了驸马爷但是越来越抠门了,对何家一点帮衬和补贴都没有,带走钱美宜钱美宜要去何家吃白饭不说,可能还要惹钱家的嫌气,道:“不跟姨外祖父说一声能行吗?”

钱美宜一肚子怒气道:“为什么要跟他说,他根本不把我当家人,我为什么呀敬她是长辈?是她逼我有家不能回,我就算死在外面都是他们害死的。”

钱多多急了,道:“你不回去那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挨骂?”

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不行不行,我也不回去了,我跟你们去何家。”

“你也去?”何芍药嘴角抽了抽,那岂不是要两张嘴了?

吃谁的,他们何家也在闹内讧呢,可别削减了她的那一份。

钱多多沉下脸道:“怎么,我不能去吗?虽然二婶才是你的亲姑母,但是你别忘了,我祖母和你祖父母是亲姐妹,老三是你的表妹难道我不是你表姐?大家都是亲戚好不好?”

何芍药道;“哪有,我就是问问,去救去吧。”

钱美宜转着眼珠一想,是,去就去吧。

她是何家的亲外孙女,不回家钱家已经很丢人了,如果脸钱多多都被逼的不回家,也不知道外面人会怎么想钱家,怎么想那个老不死的。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钱守业和钱美宜着急去吧。

钱锦棠回到家的时候钱守业正好给钱泽和钱谦益放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加上钱渊,四个光棍在花厅中喝茶。

见钱锦棠进来,钱守业道:“回来的挺早。”

钱渊一直看向钱锦棠身后,等了一会后她问道:“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钱锦棠走到钱守业旁边,看了一眼钱谦益道:“严阁老被罢官免职了。”

“啊?真的被罢官免职了?”钱守业放下茶杯,诧异的看向钱锦棠。

在别人眼中,他既不是严党也不是别的党,其实不是的,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油才华的人很多,但是不见得人人都会功成名就,所以古人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他纵然是千里马,可如果没有夏首辅的暗暗提携,也不会坐上小九卿的位置。

严阁老和陆昂联手害死了夏首辅,他其实一直都想给夏首辅报仇。

不过陆昂那个人是皇帝的奶兄弟,他一辈子都没希望弄死陆昂。

他把目标转移道严阁老头上,一边大隐于世,一边琢磨如何搬到严阁老,后来他发现比弄到陆昂还难。

因为严阁老有个好儿子,小阁老。

小阁老因一只眼睛是瞎的,所以不能参加科举,但是他的才华比某些进士要出众得多。

皇帝修道,需要写青词。

这东西之前能写的只有严阁老一人,后来人家说那是小阁老代笔写的。

第二百六十五章看吧这就是陆家人

青词就是祭天时候烧给老天的愿望之类的文章,皇帝要求高,写给老天的不光要真诚,还要锦绣华章,免得玷污神灵。

能给皇帝写青词的人只有小阁老和于阁老,别人都不够资格,皇帝根本离不开写青瓷的人,怎么可能罢官严阁老呢?

“是真的,棠姐带回来的消息千真万确。”

门口突出出现一个声音,猩红门帘被人掀开,外面细密的金线如潮水一般涌进来。

陆巡白净的侧脸都被度上一层暖色。

钱锦棠热情的叫道;“大人,您过来了?”

钱渊在椅子上拉下来,心想这个闺女也太不矜持了,就算他们两情相悦也应该端着一点啊,女人太热情就会显得不值钱。

钱守业急忙招着手道:“六郎你过来了?快来坐。”

因为夏首辅的事情,钱守业很看不起陆昂,自然对陆昂直系的孙子陆巡很有意见。

但是陆巡对钱锦棠很好,送吃送穿还送瓜,简直跳不出错来。

要不怎么说,喜欢花钱是孙女婿是最英俊的呢。

总之他被陆巡的人品打动了,歹竹出好笋,现在他一点也不讨厌陆巡。

陆巡乖乖的坐道祖父给找的位置,眉梢眼角都带着少许他之前从未有过的兴奋道:“千真万确的,小阁老虽然能写青词,于阁老不是也能写吗?只要有一人可以写,其实皇帝离开谁都可以。”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严阁老被赶回家这个消息还是太令人震惊了。

钱守业很快静下来,想着这件事对他的影响,他应该怎么做。

他不属于严党,但是也从来不跟严党作对,因此才能干到这么大的年级。

但其实他苦于严党的专横很久了。

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网升级巨星,为万世开天平。

他也是读书人,难道他不想吗?

身为凤阳人,他深深的知道老家那些穷苦人是怎么生活的。

他知道天下富人皆不纳税,他还知道天下穷人纳天下人之税。

他更知道,这些赋税国家人民能涌上四成都是好的,还有六成以上都进了富人的腰包。

难道他不想改变现状吗?

难道他不想为这个不正常的社会做一低昂贡献吗?

可是他不行,也不能做。

贪墨最多的人就是严党,你要么跟他们同流合污,不然给他们开方便之门,其余的你什么都做不了。

不然杨大人就是这些人的下场。

还有夏首辅,时至今日,他都没能帮老人家报仇。

如今却来了一个天上掉馅饼的机会,严宗自己找死,皇上既然罢免了他,就不能再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

这些想法也就在一瞬间,钱守业很快做了决定,抬起头看着陆巡一睁眼四的问道:“严家是你家的姻亲,这件事你祖父肯定需要表态,他是哥什么态度我都不会觉得惊讶,倒是你,我想知道你真的能一直站在严家的对立面吗?”

钱锦棠让陆巡给严阁老下药的时候钱守业,严阁老这么快的倒霉,他知道跟陆巡有关。

可是陆昂是严党啊。

他们跟陆巡再亲,能亲过血亲吗?

陆巡语气很淡然道:“我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钱守业几乎要跳起来,这就是陆家人。

这一家子狗东西,有劣根性的奸诈小人,别人都做好了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了,他们却要飞虎掏心反口就要当内奸。

没人性的畜生,呵,陆家人。

“不知道你想怎么样?你别忘了,这件事是你起的头。”

想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