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章 更要命的是他才十三岁

第1章 更要命的是他才十三岁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李逵的逆袭之路》

作者:水鬼游魂

内容简介:

百丈村的二傻子站在村口的老槐树下,对着全村老少爷们大言不惭的说着自己的志向:“爷们要上进,要读书,要科举,将来金水河上游船,御街上放马,光宗耀祖,进士及第……”

老族长豁开一张臭气熏天的大嘴,傻呼呼地瞪着李逵,然后很不厚道的带头笑起来……

(这是一个属于莽撞的小人物在北宋末年奋斗的故事)

第001章李二

冬日的晨曦透过稀薄的雾气,吝啬的洒在了这片鲁南的丘陵之中。

从远处望去,连绵起伏的山峦之中,时不时传来野兽一声高过一声被饥饿折磨的咆哮,闹的人心绪不宁的担心不已。夏日里每一个清晨叽叽喳喳闹腾个不停的鸟儿,到了冬天,脑袋蜷缩在厚厚的羽毛下,躲在干草堆里,树洞之中,眨巴着黑漆漆的小眼珠,看着冬日里没有色彩的景色,一片茫然,感慨着鸟生的不易。

乌鸦倒是不吝啬他独特的嗓音,这家伙最不怕人,还特别爱显摆。因为别的鸟吃谷子,它像是一个贵族一样吃肉。吃肉就要有吃肉的气度和胆魄,就算是最冷的日子里,它也会像是一个站在供宫殿的高台上威风凛凛的国君,穿着一身玄色的袍子,居高临下,时不时的来那么一嗓子,似乎想要突出自己的优越感。但是回应他们骄傲的叫声的往往不是臣民们热烈的欢呼,而是恼怒的人们用石头的回击,引起这位大老爷老大不满,骂骂咧咧的飞走了。

败兴的乌鸦总是将山村的宁静打破,显得很突兀,还能勾起人心头无比的厌烦。荣登为冬日里最不受欢迎的动物。

没有人会想到吃乌鸦,首先这玩意很不吉利,一身黑,长相忒丧气,还专吃腐肉,这就给人一种这种鸟的肉如同腐肉一般腥臭,同时还带有无数的瘟疫病毒。

大地一片萧索,阳光也毫无生气的干冷。

在蒙山边上有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村子很小,只有三十来户人家,但是整个村子却有一道高高的寨墙,将房屋围在其保护的羽翼之下,免受野兽和歹人的偷袭。

从破败的寨门进入村子,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棵十几丈高的老槐树,树下有碾子,石头堆砌起来的台子,这应该是夏日里乘凉的好去处。从村口的大树边上一直往前走,是贯穿整个村子的道路,不太规整的房屋错落在道路的两边。有的人家地基高,有的人家地基矮,显得很杂乱。

屋子大都低矮,破烂,很多人的院墙都塌了,随意插上几根木棍,拦住鸡鸭敷衍了事,照样不在乎的住着人。

但要说在村子里最破落的一户人家,就要数村子最西面的一户人家,别人家穷,最多也就是院墙塌了,至少也修整过。这家倒好,四间屋子,竟然有两间屋子没有房顶。穷到这个份上,基本上也用不上什么院墙了,连门似乎都显得多余。因为家里头还有什么值得贼惦记的呢?

可就是这么一户人家,却很不检点的天天吃肉,引起村子里很多人的嫉妒。

而始作俑者就是这家的二小子,李二。

黑黢黢的墙壁,烟熏火燎的痕迹太明显了,和白皑皑的屋顶积雪倒是能呼应起来。冬日里,鸡鸣的时间也晚了一些,屋子里只有轻声的呼吸声,还有漆黑一片的宁静。夏屋里会冷一些,家徒四壁的屋子里唯一的细软就是一条乌漆麻黑的被子,盖在一个少年的身上。

少年的胸口缓慢的起伏着,正在熟睡之中。

“铁牛!”

“铁牛!”

耳畔传来的是金戈铁马的厮杀声,还有仿佛在遥远的远方传来的呼唤声。少年的眉头皱了起来,手脚僵硬的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徒然的无功而返。

喔喔喔

鸡鸣声从邻家的院墙上传来,炕上突然有些了反应。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也不是睁开眼,谁能知道为什么自己穿越之后,睡觉也会睁着眼?这个习惯太让他无语了,万一房顶上掉落了灰尘进入眼睛里,岂不难受?

这也不过是小问题罢了。

最让少年气愤的是李逵,他穿越的对象竟然是李逵。

少年每一次睡醒之后睁眼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他堂堂一个中系毕业生,在社会上闯荡多年。虽然工作一塌糊涂,混的也很落魄,出车祸也没办法,只能说自己运气不好。

时来运转,能运气很好的穿越,可为什么不能成为皇子王子,再不济也是个世家子弟,富贵人家。可是他竟然成了李逵,一个可爱的傻子,就算是个普通人,总比变成一个傻子好吧?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自打重生之后,他连照镜子的胆子都没有,你说糟心不糟心?

又傻又穷又丑,人要是混到这个地步,生活的信心不过是浮云,有没有都已经不重要了。可这还不是最大的麻烦。还有一个阴魂不散的麻烦一直困扰着他,让他难以忍受。

倒不是他对家徒四壁的贫穷有什么抱怨,穷一点也没什么,毕竟还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他挺满足的。作为穿越者,难道还能一直受穷下去?

穿越而来的几个月时间里,虽然李逵没有专心去寻找致富的办法,因为他还需要熟悉的过程,但李家已经悄然的改变着。

他用各种后世得到的打下套子的知识,结合村子周围的山林,让连饭都吃不饱的李家,混上了顿顿吃肉的托底棺材,按照穷人的想法,打的物,应该都用来还钱,才是持家的道理。

可是李逵是这么做的呢?除了少部分不得不去集市上换取盐和必须品,都让他和他老娘两口子给吃了。这等败家行径,在百丈村人眼中,又嫉妒,又痛恨。

嫉妒的是,谁也不敢像老五家这样顿顿吃肉。而痛恨的原因也跟吃肉有关,百丈村有一家算一家,都比老五家富有,但是他们就舍不得吃肉,闻着肉香,无比的糟心。

屋檐下挂着的满满当当的熏肉,让整个村子的老少爷们都对李逵有了全新的认识。但在村民的印象之中,李逵还是一个憨厚的坏小子。说他憨厚,是因为李逵性格很直,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带拐弯。说他坏,是因为村子里的小子都怕他,基本上每一家的半大小子都被李逵用拳头给教训过做人。

来到百丈村数月,他竟然还能窝在山村之中,也是有难言的苦衷。他竟然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熟悉李逵的身体,这就让他难受了。

身体基础太好,力量大到不受控制,平日里一个人也就罢了,但是和人接触的时候,很容易伤人。他就像是一个巨人一般,站在了小人国之中,一不小心就会将人打死。

这话说起来有点夸张,他背地偷偷试过自己的力量,单手能够将两指厚的石板劈断,一腿能够踢断比大腿还要粗的枣树,村口大树下的六七百斤的石碾子他都能搬动,虽然费力一点,可哪里是人该有的力气?

更要命的是他才十三岁。还是个未成年,却长成了一副野兽般的身体,这是要闹哪样?

他真担心一个不小心,在他面前的人被他无法控制的力量给打死,岂不是要吃上人命官司?

他可不想按照原本李逵的轨迹做一个强人。因为一不小心打死了人,不得不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流落江州。他更不愿意落草成为一个反贼。只要有一线生活的希望,谁会愿意走到这一步呢?

另外他梦中的那个呼唤他铁牛的声音,虽然他不敢肯定,但多半有点猜测,很可能是那个叫宋江的黒厮喊他,这让他更生气了。李逵当年赤胆忠心对宋江,最终还被宋江给害死了。而自己根本就不是李逵,宋江你这个黒厮还敢招惹小爷!

太气人了,李逵撑起身体,坐在冷冰冰的炕上,咬着牙咒骂道:“宋江,小太爷和你没完!”

第002章俩傻子

李逵从炕上爬起来,走到了洗漱的水盆边上,用手按了按,发现木盆中的水竟然被冻住了,轻轻一按,将冰块戳了个窟窿。随后将整片冰块捏碎,用面巾在冰水里洗了几下,胡乱在脸上抹了几把。才将面巾丢在一边。

吱呀推开了房门。

李逵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似的,茫然地站在了院子里。

身上胡乱套着短褂,下身是短纨,其实就是盖过膝盖的大裤衩子,一双草鞋将十个脚趾头露在了外面,黑黢黢的像是煤堆里扒拉出来的煤瘤子。天地良心,不是他不洗,根本洗不白,就问忧伤不忧伤?

以至于,他根本就不敢在河边看自己的倒影,这要丑到什么样子,才能是个底线?

在没有完全的心里准备之前,他不愿受这份刺激。

唯一让他感到惊叹的是,他不怕冷。他重生的时候是夏天,天气热,是这副打扮。等到了入冬了,下雪了,他还是这副打扮,也不觉得冷。晚上睡觉也是如此,冰冷的土炕上就一张破破烂烂的草席,他就这么躺在草席上,脑袋挨在石头做成的枕头上就能睡着。连炕都不用烧,盖上被子还能出一脑袋的热汗。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这是病。

后来也没有发现其他的症状,看着不像是病,反而是逆天体质的霸气显露,让他小得意了一把。

天寒地冻的清晨,李逵在院子里练起了功,两个白十来斤的石锁轻如无物一般的上下翻飞,伴随着拳脚的进出,拳影如同狂风一般呼呼作声,飞转腾挪之际,跳跃在他头顶上空的石锁却丝毫不受影响。拳是太祖长拳,是入门的功夫,但不看招式就看那份气势,确实有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彪悍和狂野。

铛铛脆响,两个石锁竟然头顶头的立在了李逵的胳膊上,忽然间,只见他腰部轻轻发力,石锁宛如弹开一般飞起,再次落下的时候,换了一个胳膊立着,如此往来百十个来回,李逵这才感觉到了手臂的酸胀感。但是不要紧,距离疼痛还早着呢?

这也是李逵为了控制自己身体力量的一种锻炼方式,不见得很有用,但长期修行,可以唤醒肌肉记忆,是个控制力量的的办法。

“二哥,今儿去收套子吗?”

问话的这位憨憨的站在不远处院墙的位置,为什么说是院墙的位置,只是李家太穷了,院墙都塌了,唯独墙基还在。说话的这位是李逵在百丈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叫李全,也是唯一的朋友,其他同龄人看他的眼神如同看野兽一般畏惧,就差落荒而逃了,怎么交朋友?可李逵真不愿意和李全成为朋友,因为对方是个傻子,真正的傻子。

李全的个头很高,比全村人都要高上不少,李逵目测,大概在两米左右。膀大腰圆,给人一种彪悍的气息。如果不看眼神面相的话,这位绝对是一个虎啸山林的绿林好汉。长相不耐看,甚至有点丑,这对于强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伪装。可是唯唯诺诺的小眼神,憨态可掬的笑容,还有傻乎乎的木讷表情,都将他归到了人畜无害的一类之中。

李全变傻子,也是近几年才如此的,之前李全是村子里武艺最好的好小伙,拳脚功夫了得,人虽然憨了一些,但也不傻。听人说是几年前一场大病,脑子烧坏掉了。

甚至有好事者传言,李全和李逵得的都是同一种病,就是高烧不退,然后李全傻了,变得如今这副傻样子。而李逵呢?从鬼门关挺过来了。但是真相只有一个人清楚,也就是李逵本人,他直接是换了一个灵魂,被穿越了。

对于李全,李逵的感觉很奇怪。他总觉得这个人和他有联系,不是那种乡里乡亲的联系,而是李全的病似乎和他都是如出同源。两人之间有种天然的亲近感。再者就是,李全拥有全村人最强壮的体魄,李逵甚至认为这家伙的身体素质比他都要好。

李全也是全村之中唯一一个能够承受住李逵拳脚的家伙,甚至李逵有时候对力量失去控制之下,也无法伤到李全。

经常李全挨打之后,脸上笑嘻嘻的喊着:“好痛,好痛!”

可是看他的表情,哪里有受伤的痛苦,反而是一个孤独的孩子,有了玩伴的欢喜,让人无语。不过很快李全就会画风一转,幽怨的小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李逵,如同小猪一样哼哼唧唧道:“二哥,我饿了!”

其实李全比李逵还大几岁,叫李逵二哥,纯粹是跟着村子里的小孩子一起瞎叫,当然更重要的是李逵这家伙能到肉食,李全跟着李奎能吃肉。

李逵呼出一口热气,将短褂套上身,全身笼罩在了白色的雾气之中,他也不在意,沉声道:“去!”

李逵扭头看了一眼,随即眼神之中露出精光之色,双臂猛地发力,在肩膀上立着的石锁如同离弦的箭矢,射了出去。啪啪,整整齐齐的掉落在墙角的空地上,仿佛是人故意如此对齐摆放似的,而不是人从数丈外抬抬胳膊就甩过去的一样。

“吃肉啦!”

李全高兴的又蹦又跳,高兴的如同是个过节的小孩子。

李逵可受不了这位的欢呼,论起年纪,李全要比李逵大三四岁,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尤其是个快两米的成年人,在他面前又蹦又跳的做着小孩子般的事情,是个人都难以忍受。李逵径直往村子尽头的断崖走去,一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了眼前。

迎面而来的是飞快从眼前划过的山石和灌木,眼疾手快,瞅准了时机,在断崖的绝壁上抓一把,飞快下坠的身子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获得了短暂的停止。然后继续滑落,或是用脚轻点绝逼上突兀的石头,或是在灌木或者凸起的石头上抓一把,不一而会儿的功夫,他就滑落到了崖底。

说是断崖,但高度也就七八丈而已,一开始李逵是不敢从断崖上跳下来的,但是一次意外让他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凭借强悍的身体,即便在绝壁上,利用绝壁凹凸不平的特点,缓解速度。不久之后,这就成了他出村子的招牌,整个过程虽快,但透着利索华丽,一股子豪放的味道。

尤其是那种飞快下落给人的刺激感,让他大呼过瘾。

至于李全,这家伙如同一只壁虎一般,灵巧的贴在了绝壁上,虽比不过李逵的洒脱,但也是反应异常的敏捷。

这让李逵不由得高看这位同村的族兄,如果李全的脑子没有烧坏掉,恐怕江湖上要就要多这么一号人了。

黄脸瘟神李全。

想到此处,李逵就有种从心底里冒起来的喜感,让他忍不住的想笑。

两人落在崖底之后,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开始顺着山林之中的小道跑起来,等到他们顶着一头热汗回到家里,李逵看着李母,抱歉道:“娘,今日没有收获。”

“没有就没有,打也不能天天指着有物。对了,刚才族长来让为娘转告于你,村子里快成年的年轻人该准备将来的营生,大伙准备筹一笔钱给年轻人趟一条做捕快的路子,但是只有一个名额。你也去,不仅要去,还要把这份差事给为娘抢下来!让十里八乡的老少爷们看看,老五家要发达了。”

做捕快就算是发达?

李逵可不这么认为。他不仅对做捕快没多少心思,反而很鄙视这个行当。因为这个县衙之中为数不多可以有罪犯充当的衙役,身份着实卑贱。

李逵的母亲张氏不过是个山间村妇,远的看不到,但是做捕快的风光在乡间还是非常让人羡慕的,于是怂恿李逵一定要夺取这个名额。

可是李逵去皱眉道:“娘,我不想去!”

“什么,你个倒霉孩子,捕快都不想当,你到底想要给自己找个什么营生?”张氏气地延伸左右踅摸似乎想要找一个称手的家伙什,好好教训一番李逵。

然后边上的李全傻呵呵的将手中把玩的铁钎子给递过去了,张氏刚想要夸李全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