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迷糊水晶 > 第1章 「你……你好……狠毒

第1章 「你……你好……狠毒

《迷糊水晶》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朗朗晴空中连一小片的白云都不见,照理来说这该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日子,但是绿家的祖先们却担心不已。

「该怎么办才好?」一位穿着旗袍的老妇皱着眉。

「这是劫数呀!」着马挂的中年男子没法子的摇头。

「你这个死老头。绿丫头不姓紫,你倒是在一旁说风涼话。」

「你才是死老太婆。她是紫丫头的亲姐姐,再怎么不济也是我的后代子孙。」

「老祖宗们请先别吵,现在该想个办法帮绿丫头渡过这个劫鸡。」绿父来回在诸位祖宗面前蹋步。

「现身去警告他如何?」绿母天真的说。

「来不及了,她已经上飞机了。」

蓦然,诸位先贤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倏然汇成一道巨大的光线直上云霄……

在城市另一角,豪华巨宅的书房裹,一道黑色的影子手上正拿着一杯红色液体一仰而尽,嘴角泛着一丝残忍阴森的诡譎笑容,看着时针停留在凌晨三点。

「李老头,这笔債该是到了偿还的时候。」

一阵扰人的铃声响个不停,床上的人儿转个身缓缓睡她的大头觉,丝毫不受它的影响,令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摆个闹钟在房裹?

隔壁传来低咒声,接着是拖鞋劈哩啪啦的重踩声,謎底揭晓了——原来是怕自己睡过了头,错过了排机时刻,所以才狠心的买下令人厌恶的闹钟,好吵醒浅眠的「怪物妹」。

只见一位穿着胸前有着「我是鬼,请迴避」字样的长罩衫女孩,披散着一头像被鬼爬过的乱发,红腫着两颗核桃眼,怒气沖沖的举起右腿一踢,房门砰的好大一声打开了,只见闹钟不停的响着,床上的「死蟑螂」依旧躺在上面动也不动。

紫琥珀先按掉闹翻天的铃声,再一把掀开丝被,只见姐姐缩着身子,手环抱着大腿酣睡,真像一条冬眠的青竹丝。

紫琥珀看到这情景,狠狠的用她的玉腿往她小屁股一踹,床上的人连枕头带被子滚下床,冰冷的磁磚冻醒了她的意识,她闪闪扇般的睫毛。

「哇!天亮了,哈——睡得好舒服。」绿水晶坐在床底下打着呵欠伸懒腰。

一个不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是哦!你睡得可好.可怜你年幼无辜的小妹,得饱受你无情的摧残。」

绿水晶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站起来,伸手拉拉身上的大t恤,这是小妹送给她的避邪圣品,上面印着「我不是鬼,请往生之人勿打扰」。

「别这样啦!琥珀,你明知道大姐只要头一碰床就起不了身,请多多包涵。」她露出一丝羞赧的抱歉。

紫琥珀一双火眼快吞了她,两条修长的腿抖动着,「你睡得还不够多吗?从伦敦回来之后,你一共睡掉了七十二个小时,七十二个小时耶!」

绿水晶讪讪的玩着指头说:「人家……人家还有起来吃饭、洗澡啦!」

「是的!吃饭、洗澡,好伟大的壯举,一闻到香味就从昏死状态爬起来吃光我精心料理的食物,然后再侧头继续睡,你是无尾熊呀﹖除了吃就是抱着枕头安息。」

「安息?好恐怖的说法,老姐我还没断气。」绿水晶一接触到小妹凌厉的杀人目光,惭愧的低下头。

由于父母早死,两姐妹从小相依为命,虽然父母留下的遗产不多,但足够两人唸完大学,再加上两姐妹争气。从中学到大学都是靠奖学金完成学业,所以根本投动用到父母的遗产。

至于两姐妹会有不同的姓氏,那是因为一个从父姓,一个从母姓。

「你没断气,我先掐死你算了,现在是早上五点耶!我才倒下睡不到三个钟头。」紫琥珀五根手指头成鹰爪型的叫着。

绿水晶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对不起啦!人家六点半有一班飞机要到巴黎,所以……就……嘿……」

「少来这一套,做了你二十几年的妹妹还不了解你那一点小把戏,存心要让我变成熊猫。」紫琥珀快被她逼疯了。

「琥珀,你昨晚又熬夜了,这工作真不是人做的,你干脆辞掉算了。」绿水晶满同情小妹,她一向与电脑无缘,视它如仇敌。

紫琥珀斜睨她,「空服员才不是人干的,一天到晚在天上飞,小心皱纹提早来报到。」她踏着三七步斜睨着眼前的女人。

紫琥珀是个电脑奇才,尤其热爱她的工作——程式设计。电脑是她的情人、丈夫,不容他人污衊、糟蹋它。

「别担心,我用欧蕾。」绿水晶幽默的学着电视的广告词。

「就算你用胎盘素也补不回逝去的肌肤光泽,还不如回到地球表面较长寿。」她一向不赞成姐姐飞来飞去。

「你才小心别中电脑的毒太深,我今年才二十四岁,正值青春貌美的花样年华。」绿水晶在镜前搔首弄姿。

「快步入中年期了吧!」紫琥珀嘲笑着。

「嫉妒我比你有人缘就说一声。」

「是吗?」紫琥珀冷哼了一声。

绿水晶从镜子中看到老妹铁青的脸,不由得气燄缩了几分。虽说她比紫琥珀年长了两成,外表看起来的确是较为成熟娇媚,但是一遇到冷傲淡漠的妹子,她还是抱着「尊敬」的态度。而且她一向没什么理财观念,遇着了事反而慌慌张张。这类小儿科的芝麻小事用不着她这把鋼刀,所以……这个呢……有事妹子服其劳,谁教她有个厉害的天才老妹呢!

「生气会快老。笑一个嘛!」绿水晶谄媚着。试图平息妹妹的怒气。

「如果你一大早被人从床上吵醒,相信你绝不会生气,只会拿刀追杀扰梦之人。」紫琥珀面无血色的说着。

全天下大概只有紫琥珀制得了绿水晶。绿水晶在工作时,可以不眠不休的连续七十二小时服务机上乘客,可是相反的,一旦休假就是她的冬眠期。

从来没有人敢在她睡觉时吵她,嗯——正确的说法是没人在试过之后还能全身而退,个个都佩服她的睡功一流,只除了她那个不像妹妹的魔鬼妹妹。

「对不起啦!那你再回到床上安息……不……是安睡。」绿水晶小心的陪着笑脸,态度非常谦恭。

紫琥珀瞪了她一眼,抓抓及腰的散发,步履蹣跚的拖着疲累的身躯,在房门口回头撂下一句话,「再敢吵醒我,小心我让你暂时停止呼吸。」双手还做出掐颈状。

绿水晶露出我好怕的表情,「知道了,晚安。呃!不对,是早安,也不对,应该是……」

「再见!」紫琥珀潇洒的甩上门。

「对哦!应该是再见。」绿水晶喃喃自语着。她从衣櫥裹拿出一套粉红色的制服,走到浴室梳洗打理好一切,细细的在镜子前描绘她那张令人心醉的俏脸。

绿水晶的容貌说美也不是顶美,只能算得上普通姿色,幸好她父母遗传了一对晶瑩慧黠的双眸给她,弥补了她外表的遗憾。

磨蹭了一会儿,她才想起忘了整理行李,这下可糟了,再加上收拾行李的时间。她一定会误点,所以只好昧着良心去敲隔壁的门。

「你又想干什么?」紫琥珀半瞇着一张阴寒的脸。在忍受不住的情況下拉开房门,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随时要扁人的样子。

绿水晶吸了一口气说:「你……你……可不可以送我去机……机场?」

「你不——知——道——路——吗?」紫琥珀真想拆了她的骨头。

「来……来不……及。」绿水晶没胆子大声说,只好缩头缩头,像个小媳妇。

紫琥珀在心里默背唐诗三百首里的诗,藉以平息心中窜起的火气,过了一会儿,在她关上房门前说了这么一句话。「十分钟后。红色保时捷见。」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绿水晶立刻欢喜的回房把行李整理好,妹子话里的意思是要她先发动车子,十分钟后出发。

※※※

在桃园中正国际机场內的停车场。有位空姐脸色苍白差点腿软跪在水泥地,旁边站着一位穿着襯衫下摆打个结,一条泛白的牛仔裤女郎,正用着恶毒的眼神瞧着她。

「还不走,打算老死在这块『不毛』之地?」

「你……你好……狠毒,用……用这种方法……来凌虐我……我……我……我……」她我了半天,找不出一句威胁的话。

「别你呀我的,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连天都饶不了你,这是现世报。」女郎倚着车头跷起二郎腿。

「煮豆燃箕豆,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她摸着胸中哀叹着。

「我不是曹丕,你也不是满腹诗赋的曹植,少来这一套,反省自己的罪行吧!」

「我身犯何罪之有?须受此残忍不道的对待!天理何在呀!我是无辜的,嗚……」她假意哭泣,以博取同情。

「无辜这两个字,你一辈子也用不上,还是认命一点少装一副弃妇状,有够噁心。」

她昂然站立着,一脸不屑的数落着那个半蹲在地上的小女人。幸好天色尚早,来往停车场的人群不多,要不然还真令人同情那位可怜的空姐。

「你一定要这样无情吗?帮人家提一下行李会死呀?又不远。」绿水晶嘟着嘴抱怨。

「就知不远,又何必劳驾小女子我的金足,你真当我是菲佣还是泰劳?」紫琥珀推推鼻梁上的眼镜。

「琥珀小甜心,水晶姐姐知道你最善良了,为善从不落人后。」绿水晶扬着虚伪的大笑脸拍拍马腿。

紫琥珀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尤其是听了没营养的屁话,幸亏早餐没来得及吃,不然非吐个小水窪不成。

她露出一丝冷笑,「你忘了我的外号是冰魔女吗?善良是不存在我的世界。」她这冰魔女还是拜老姐所御封。

绿水晶拿她没法子,苦命的提起看似小巧,却重得要命的旅行袋,两手卖力的拖着小步走,忽然手上的重量变轻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不用拍马屁,我是怕你丟人,明明是一个小小的旅行袋,你却好像在拖尸体似的。」

「真难听,要不是你车开得太快,我哪会脚软手软。」绿水晶满没义气的推卸责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辟,是谁说她快迟到了一直催,还拼命叫我闯红灯?」紫琥珀觉得选错了姐妹投胎。

「好嘛!是我不对啦!对了,你的退隐龟居找到了没,别忘了留下地址。」她怕回家找不到免费挑夫。

「退隐龟居?真亏你想得到,我只不过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放松一下。」退隐龟居﹖!紫琥珀翻了个白眼,不过这个名字倒是挺可爱,可以一用。

「放松还攜带你那台烂电脑?别唬了,八成又是什么高档机密。」绿水晶一副早看透的表情。

紫琥珀板着脸说:「不许污辱我的爱人一号。」

「电脑痴。」绿水晶甩甩头不予置评。

「目前我选定一座老屋暂居,那地方没有电话和新式电器,所以你有事找我可以去问胖嘟嘟。」

「知道了,那我先走了。」绿水晶摆摆手消失在紫琥珀眼前。

紫琥珀走过几位旅客身旁,一种天生的灵感力促使她回头,她集中力量看见其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肩上的生命火花快熄滅了。

从小她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久而久之学会控制自己不去于涉他人的生命。天命不可违,她可不敢逆天而行,也懒得去插手别人的人生。

紫琥珀走过之后,身后的老者也没多去注意她,只是一味的叮囑着儿子。

「宇軒呀!在商场要比狠,千万不要心软,決定了就奋力去冲。」

「老伴,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还不放心呀!一大把年纪还学不会放下。」他身边的妇人劝他要放宽心。

「女人家懂什么?男人在谈事业,女人不要插嘴。」老者严厉的扫了妻子一眼。

「爸!放心吧!我会把天宇集团带向更大的市场,绝不会令你失望。」季宇軒沉稳的说着。

季天很满意的点头。「你年纪也不小了,别忘了该结婚,辰阳企业的柳飞絮挺不错。」

「我会考虑的。」美丽、能干、优雅,季宇軒心目中的妻子人选就是这般。

「那爱呢?你爱她吧!」季母丁玉兰关心的提出,她不想儿子如她无爱的过一生。

季天嗤之以鼻的说:「都什么时代了还谈爱,辰阳企业和天宇集团联姻可是商界大事,还能带来不少利益。」这才是他的目的。

「没有爱的婚姻很辛苦。」丁玉兰心有戚戚焉的说着。

「清闲日子过多了是不是,现在的男人是事业最重要,女人算什么,有钱还怕买不到爱情。」

在季天眼里,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用金钱买到的,像她的妻子当年可是名噪一时的校花,结果还不到毕业就下嫁给大她十来岁的自己,还不是因为他有钱。

「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到。」丁玉兰沉重的说着。

「你真罗唆!」季天不耐烦的推开妻子。

「爸,你别生气。妈,爱情对我来说是个负担,但是我不否认对柳飞絮有好感,所以不用为我担心。」

「前往法国的旅客请登机。」登机的广播声响起,甜美的声音以好几种不同的语言重复的播送。

「董事长,该登机了。」身侧的特别助理提着行李。

季天和儿子没聊几句就走了,留下季宇軒眺望飞机上升的英姿。

「张秘书,打个电话帮我约柳飞絮。」季宇軒不带感情的下命令。

「是的,总裁。」张雅雯恭敬的将指令记在笔记本。

季宇軒戴上太阳眼镜走出机场,心里打算着如何和柳飞絮打交道,毕竟辰阳企业值得他用心,至于婚姻嘛!没人要求他婚后不能拥有其他女人。

「水晶,你的精神可真好呀!」美沙羨慕绿水晶精神奕奕的在飞机上为旅客服务。

绿水晶拢拢缉起的发髻非常神气的说:「精神当然好,我一放假就连睡了七十二小时。」

「你哦,比猪还好养。」茱蒂好笑的摇摇头。

「七十二小时!我连睡满十个小时的机会都没有。」美沙不经意的打了个哈欠。

「谁教你交那么多男朋友,比送快递的小弟还忙着要赶场。」茱蒂就不懂她一颗心要分成几份?

美沙俏皮的动动鼻子说:「没办法,我人缘好嘛!总不好叫那些可爱的男人失望。」

「小心吃太多撑着。」绿水晶可不敢苟同她的恋爱观。

「对了,水晶,上次那位英国紳士邀请你去他的城堡一敘,结果如何?」美沙好奇的问。

「别提了,咱们这位大小姐一到了饭店房间,就倒头呼呼大睡,把自己的约会给误了。」茱蒂相当佩服她的睡功。天塌下来也不怕压到。

「天呀!真浪费。」美沙觉得好可惜。

「反正我对他不来电。」绿水晶无所谓的晃晃手。

「一等一的帅哥你还不要?像上次那个法国男人多浪漫。」美沙眼中濛上一层闪烁的霓彩。

「还有那个追着她唱情歌的西班牙王子。」茱蒂莞尔的回想着。

「哦——饶了我吧!他们对我只有一个目的——上床。」绿水晶无法领受他们的热情。

美沙用着看世界奇观的眼神瞅着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