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爱上八德 > 第1章 好吃的炸鸡块、霜淇淋和特大杯的可乐

第1章 好吃的炸鸡块、霜淇淋和特大杯的可乐

《爱上八德》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一间占地二十坪的私人办公室里,挂着一幅手执杨柳枝戏水的天使画像。雪白晶莹如风似的薄翼在阳光下显得有些空幻,好像肉眼错把白羽看成金光,而头上的光圈也被淡化了。

他站在画前细细端详这幅陪伴了自己近五年的画像,每次一有忧心烦躁之事,只需抬头望着她那无邪纯净的笑容,仿佛一切的思绪都不再是灰色。

她很美,但这不是他喜欢这幅天使画像的原因,更不是因为她柔若薄柳的风情,而是眼底的那份真,那份属于人间儿女的爱嗔娇斥。

这让他感动,因为人间不只有情,也有坠尘天使。

仔细凝睇,天使纯真的笑容里,有一抹轻掩的慧黠。

第一章

铃……铃……

清晨的闹钟在空旷无垠的教练场响起,惯于早起习武的方家七德正精神抖擞的喝拳踢腿,不畏破晓时分的寒气。

“八德死到哪去了?”方井生宏亮粗哑的声音高吼着。

“还能到哪里去,一定还赖在床上爬‘枕头山’。”七德——方天和好笑的消遣着方家老么。

“错了,她在和周公的女儿比赛谁比较会睡。”六德——方天义一表正经的摇着头纠正。

“你们可不可以少说两句,小心咱们家的小火球爆炸。”四德很有同胞爱的提醒他们。

壮硕结实的方家大家长方井生不耐烦地挥挥拳头说:“你们这些做兄弟的是怎么教妹妹的,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了,还不知道起床。”

七个方家兄弟很有默契的抬头一望天,他们心里一致怀疑父亲是否犯了老年痴呆症,现在明明是太阳初升之际,是正常人才刚要起床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是别人刚刚下班的时刻。

“爸,八德刚放暑假难免贪睡,你就让她多睡一下。”二德——方天孝知道这小妮子发誓要睡“过”暑假。

“二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早睡早起身体好,况且咱们家开的是国术馆又不是养猪场。”五德——方天信一早被挖起来很不爽,理所当然的想拖个人下水。

四德——方天爱打了个哈欠抓抓头皮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八德’理应要同心。”他心里咕咕着,好不容易放个假回来,本想好好的补眠,睡他个三天三夜,谁晓得老头子哪根筋不对,一大早便吹起床号,害他顶了两个“乌青眼”,活像稀有动物——熊猫。

“我也认为该叫她起床。”三德——方天仁一脸奸笑,谁教那小鬼偷玩电脑游戏,害他的电脑差点被她玩到当机。

方并生看看像七棵高耸大树的儿子们,眼睛半眯着问:“谁要去叫八德起床?”至少他这个父亲还想多活几年。

“大哥。”兄弟们用一副很“尊敬”的眼神瞄向一旁正要练拳的方家老大——方天忠,异口同声的说。

方天忠感到背脊一凉的瞅着不怀好意的弟弟们。“你们还算是兄弟吗?这种要命的差事居然叫我去做。”

方家八德分别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中间一律以天字为名,而且每个孩子都是相差两岁,而“八德”只是他们之间亲昵的称谓而已。也许有人会问,这是否是方井生故意设计好的,其实不然,一切都是巧合,巧合而已。

“你是大哥嘛!”只有这个时候,他们眼中才有大哥的存在。

“你们少打哈哈,想推我入火坑,门都没有。”你们算盘打得可如意,我只有一条命而已,方天忠在心里的啼咕着。

“什么推入火坑,多难听呀!”为什么不干脆就说逼良为娼,方无信在心里嘟囔着。

“大哥呀大哥,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认命吧!”方天仁很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谁教你要早投胎。”方天爱没有手足之情的推他上断头台。

拨开一群猴子手,方天忠脸一扒。“既然我是大哥,那么我命令……”他在兄弟群中扫了一下。“三德去叫八德起床。”

方天仁恐慌的连连挥手。“大哥,你这是在迁怒吧?大不了我把你的磁片还你就是了。”方天仁前几天使了个小计策,把方天忠研发中的游戏磁片骗上手,害他无法及时推出上市,差点挨老板刮一顿,幸好他脑筋动得快,临时拐了一个弯复制了一张磁片,不然可得绞尽脑汁再设计一个新游戏。

“你留着哄八德吧!”他双手抱胸,一点也不同情方天仁的处境。

“既然如此,就让三哥去。”方天义自觉此等重责他无力担负。

“我也赞成三哥去叫八德。”总比自个死得好,方天和暗忖道。

“没错,三德是最好的人选。”方天孝的眼中有抹窃笑。

“三哥,能者多劳,你就为方家下一次地狱吧:“方天爱一开口就挨了个爆票子。

“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兄弟,我今天算是认清你们的真面目。”方天仁根得牙痒痒的,死瞅着这群倒戈的兄弟看。

“三德,就你去唤八德起床。”方井生怕儿子们推来推去会推到他头上,赶紧把这替死鬼儿子推出去。

“老爸,你不公平。”他不服气的望向方井生,埋怨大家推他当炮灰。

“哦,老爸的话你敢不听?”方井生板出一张威严的脸令人生畏。

“是,老爸。”方天仁只好垂头丧气的走向“火药库”。

“三德,祝你幸运中奖。”逃过一劫的方天忠,在他背后扬起手。

“三哥,小心她的无影脚。”同情,无限的同情,方天信幸灾乐祸的说着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保重,三德。”身为父亲的方井生也只能说出这一句话。

方天仁回头狠瞪了他们一眼,遂爬上二楼的“军事重地”。

“希望三哥能全尸而返。”方天义同情的说。

他的话正是大家的心声,不过,“轰!”的一声兄弟们纷纷赶紧做鸟兽散,各自在教练场一角拉筋疏骨,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般继续他们一早的功课,完全不顾兄弟的死活。

☆☆☆

二楼向南的小阁楼里,窝着一具圆滚滚的不明物体,无头无足只有一团“棉被饺”,若不是棉被上还轻微的起伏着,简直没人知道这“棉被饺”里还活有生物。

一只小小丑不拉几的狗儿,和它的主人一样,窝在小小的碎布堆里,完全不知道有条黑影摸了进来,安然自得的打呼着,狗真的会打呼,而且方家的贱践更是一绝。

“天呀!好命的狗,跟你的主人一样。”方天仁小心的跨过翻肚仰躺在地板上的小黑犬贱贱。

床上的“小山丘”依旧故我,丝毫不曾察觉有外敌侵入,仍维持着一贯的睡姿。

“八德、八德,该起床了。”方天仁隔着一脚之遥,轻轻的唤着床上的小懒猪。

好吃的炸鸡块、霜淇淋和特大杯的可乐,外加一块刚烤好的奶油蛋糕……八德——方天平在梦中舔着舌头微笑,两只手正考虑要从哪样美食开始下手时,一只蚊子不停的在她耳边嗡嗡飞着,扰得她心烦,小手在床头上一摸一扔,顿时一阵哀号声吵得她想揍人,而就在一瞬间好吃的东西全消失在她眼前,为此她更火了。抱着棉被半醒着下床,朝哀号声的方向狠踢了数下,直到恢复宁静后,她才满意的抱着棉被倒床而睡,看能不能再大吃一顿。

“好……好狠的八德,存心要我的命。”方天仁揉揉乌青的手脚,幸好他从小练武,要不然正常的人哪堪她这要命一踢。

“三……三哥,你还好吧?”方天和掩着嘴忍笑,他是倒霉被点到名来看战况惨烈到何种地步。

小说-

page2

“还没死,不过快了。”他没好气的瞥了这个看热闹的小弟一眼,突然心生一计。“七德,去拿盆水来。”

“水?!三哥,你不会想以水来攻她吧!”他口中虽不赞同,但身子却自动到浴室里端来一盆凉飕飕的水。

“嘿……这叫报复,谁教她出手那么重。”搞不好得了内伤,等会儿要找老爸看看,他在心中忖道。“喏!拿去,小弟我不想当帮凶。”八德悍得要命,活脱脱是母老虎转世,方天和可不想惹到她。

方天仁以兄长的口吻命令小弟。“等会儿,我一掀开棉被,你立刻就把水当头浇下去。”有事弟弟服其劳,他暗自佩服自己的计策。

“浇?我?三哥,小弟年纪尚轻难堪大任,这等大事还是你自个儿来吧!”方天和赶紧把脸盆交给满脸“豆花”的三哥。

“胆小鬼,你怎么当人家七哥?一点担当也没有。”方天仁看着没啥重量的水,但双手竟有如千斤重。

“八德从来没当我是她七哥,而且上有六位兄长,还轮不到我担当。”方天和自认辈小言轻。

“你……哼,孬种,我自个儿来,你负责把棉被拉开。”他在心中骂,这该死的小鬼。

“这……这……好吧!”考虑良久,方天和决定一掀开棉被就逃难去也,他估量着床和门的距离。

方天仁等着他把棉被掀开之际,准备一头把水浇下去,然后将此等滔天大罪栽赃给小弟,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一个不小心踩到贱贱的尾巴。

一时之间鬼哭神号,方天和才刚摸到棉被掀开一角,露出个方天平黑色小脑袋,方天仁却连人带盆被贱贱吓到,趴在床上,忽然一记有力的上勾拳挥至,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人已经贴在墙壁上。

“三……哥,你还活着吗?”方天和小心翼翼的绕过呲牙咧嘴的恐怖践贱,在方天仁眼前挥动着手。

“哎……哟……我的肋骨。”这是现世报吗?警告人不能心存恶念,方天仁勉强挺直身子。

方天平坐起身揉揉眼睛,没睡饱的她火气可不小。“三德、七德,吃撑了没事干不会去死呀!我这里有条尼龙绳可以借你们上吊。”

“这事和我无关,你一定要找对仇人。”方天和连忙撇清罪嫌。

“三德,那你怎么说?”方天平狼狈的甩甩头,半湿的头发正滴着水。

“那……那是老爸的错,是他唤……命令我来叫你晨起练武。”方天仁把一切推给老爸,反正全是他的错。

“老爸叫你用水泼醒我吗?”她不相信父亲这么“恶质”。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会赖床,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方法呀。”他把一张“释迦脸”移近方天平,盼能唤起她一丝怜悯之心,表示他已受到责罚。

“现在是放暑假耶,老爸他脑袋坏掉了?而且现在才……”她斜瞄了眼手上的表。“中原标准时间六点二十五分零七秒整。”

以一个正常人的标准来说,的确是太早了,但如果是以一个习武者的标准那就太晚了,他们一向是五点起床,不过那是多年前的规矩,现在他们“八德”能在早晨六点起床已是天大的奇迹了。“难得咱们‘八德’到齐,老爸八成是想重温旧梦。”方天仁说道。

方天平目前就读中部一所女子中学,平时只有放假才会回家一聚;而方天义、方天和分别是大四和大二学生,每天忙得几乎连暑假都见不到人;方天信正在服兵役;方天爱是模特儿,目前正在发行他的第一张唱片,风评不错;方天仁是一所高中的体育教师兼国术教练;方天孝在自家武馆当教练,在地方上颇受好评。

而方天忠是某家电脑公司幕后的股东之一兼程式设计师,专门研发时下流行的游戏磁卡。虽然名为股东,但实际上常受好友兼老板“压榨”,苦哈哈的窝在电脑前吃泡面;至于方家大家长方井生,当然是方氏国术馆的馆主,桃李可谓满天下,可说是人见人畏的大人物,偏偏他自个儿生的八个孩子却没有一个怕他。

“老爸他昏了头,你们干么瞎起哄?”早晨的风带点寒意,方天平说完无可奈何的下床换掉湿衣服。

“没办法,他是老爸嘛!”方天和倚在门边看着小老么换衣服,丝毫不觉得不妥,心想,她的裸身倒是挺有看头的。

方天平简单地套上衬衫、短裤,回头看见两位兄弟兴味的眼神,不由得恼怒起来,“你们看够了没?”

“啧啧啧,八德,你真的长大了。”方天仁摇着头说,心中却遗憾的想,身材、外貌虽是长大了,可是脾气……

“去你的,三德,把你的邪笑给我收起来。”她不在意的在他的淤青处再补上一拳。

“你想谋杀亲兄呀!一点也不像女孩子。”方天仁抱着伤处轻呼。

“她哪里像个女孩子,除了颈部以下的身子。”方天和以不可救药的眼神扫描方天平全身。

“我同意。”方天仁和他站在同一边。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本小组可是荣获全校最受欢迎的偶像榜首耶!”真是狗眼看人低,她暗骂了句。

方天仁很不屑的说:“那是因为你们学校是女校,难得有个‘男生’在里面。”

“谁教你把罗密欧给演活了,害得她们心儿怦怦跳。”方天和不怕死的补充这致命的一点。

“你们……太可恶了,我要宣布和你们脱离手足关系。”暴力的方天平不忘一人各送一拳。

“请便,那正是我们的心声。”方天仁说道。

两兄弟敏锐的接住她挥来的一拳,他们身上的伤处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添上新伤。

“哼!不与虫蛆蚁蛇为伍。”方天平潇洒的撩撩短又薄的长发,她两道英气迫人的浓眉和略带阳刚气的个性,常被人误会是个俊俏的小男生,连她的七个兄弟都当她是小弟,没人当她是妹妹;再加上她在学校里一向作风豪爽、不拘小节及常常保护弱小的形象,所以每当校内有戏剧表演时,就常被同学选作男主角。像高一只演了一场罗密欧与茉丽叶的戏,她马上就成为全校女生迷恋的偶像,每天光收情书、巧克力和零零碎碎的礼物,就教她头大。

“很不幸的,咱们是同根生,小蛆虫。”方天仁不客气的往她背上一拍,丝毫不因为她是女孩子而放轻力道。

“哦!原来咱们是虫蛆蚁蛇类,难怪尽往朽木、枯叶堆里窜。”方天和搭上方天平的肩膀故作恍然大悟状。

“啊——两个疯子。”方天平仰天大吼一声,甩开方天和的手,“贱贱,下楼了。”她不再理会那两个缺德哥哥。

“汪汪!”贱贱似乎听得懂人话,朝方天平低吠了两声,随即跟从她的脚步下楼,仰着头的姿态就和它的主人一样嚣张。

☆☆☆

看教练场一排早课的学生正跟着方天孝,练习者前些日子教的招式,个个声音宏亮不畏寒,方天平不由得佩服他们的好耐性,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舞刀弄枪。

“小师姑,早呀!放假了。”一位七旬老者,笑容满面的对她打着招呼。

“是呀!刚放暑假。”方天平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礼,毕竟他的年纪老得可以做她阿公了,居然还称呼她小师姑。

“师公的福气,八个孩子都长得这么‘将才’。”老者对着方井生说,觉得教人好生羡慕。

“哪里、哪里,随便生生而已。”方井生虽是笑在心里,但脸上却装着一副没什么的表情。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3

八个兄妹一听差点跌倒,什么叫随便生生,明明暗爽在心中,还假惺惺的把他们当成好像随手一捡就有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