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恋爱的目的 > 第5章 弘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本能地抽搐

第5章 弘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本能地抽搐

么事情,一个个低垂着头。国语老师买了杯咖啡,就转身出去了。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都忙着做与环境美化相关的展览品,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午休铃声刚响,燕珍就站起来说道:“啊,怪不得我的肚子咕咕叫……快去食堂吧。”

“什么?难道我们到这里实习,就是为了做这些东西吗?太过分了。”

实习教师们停下手中的活儿,大发牢骚。弘在心里暗笑,因她也和他们有着同样的心情。整整一个上午,他们就在实习室里戴着手套干活儿,现在肚子也饿了。“姐姐不去吗?”

燕珍看了看弘,问道。弘把自己做的镶板拿给燕珍看,面带尴尬。一边已经干了,如果中途离开的话,又得重新开始。燕珍和其他实习教师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们先去吧,反正也没什么好菜。”

听弘这么说,燕珍也就不感觉内疚了,只是叫弘快点儿过去,就离开了实习室。弘静静地坐着,等待镶板干透。实习室位于半地下空间,正午的阳光照射进来。阳光下,能看见飞舞的灰尘。弘像是被催了眠,感觉有点儿困。好久没有这么平静而舒适的感觉了。尽管做实习教师只有几天的时间,然而弘却感觉已经过了好几年。这并不是因为她在学校里的处境困难,也不是因为要做的事情太麻烦。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摆脱不掉尴尬和紧张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弘像说梦话似的自言自语。灰尘就像烟雾。她突然想起昨天在自己面前抽烟的友林。想到友林,弘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生气才对。“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会更舒服些……”如果没有友林,她在学校里就不用这么紧张了。“不过,也不会这么有意思了吧?”

弘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她觉得友林厚颜无耻、胡说八道的样子非常下流,可是与此同时,她却又在等他继续说下去。她摇了摇头,想要摆脱困意。“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不和他接触。”

弘用手摸了摸那个镶板,站起身来。想起昨天的事情,她觉得一大早就在这里干活儿实在是太幸运了。只要下午也能避开,今天就可以不用见他了。

食堂里很冷清。早早跑来吃午饭的孩子们几乎都走光了,只有几名老师坐在里面,还有像弘这样晚来的几名老师端着餐盘站在供餐台前。弘习惯性地点了点头,把饭菜夹进自己的餐盘。“昨天回家还顺利吧?”

弘刚夹起鸡蛋卷,听见有人说话,赶紧回过头去,原来是友林。他也来晚了,餐盘上装满了饭。“是的。”

说完,弘就避开自己的身体,让友林先走。友林高高兴兴地笑着走到弘的面前,盛了很多菜。弘慢慢地盛了菜,然后看了看食堂里面。友林坐在靠窗的座位,正冲她挥手。弘没有理睬,而是坐到了门旁边的座位。这时,友林端着自己的餐盘,朝弘的座位走过来。还没等友林坐定,弘就站了起来,说道:“我去那边吃。”

“一起吃吧,一个人吃饭多寂寞呀。”

友林没有掩饰自己的郁闷心情,说得有点儿不耐烦。他没有再对弘说什么,坐了下来。没办法,弘也只好坐到了座位上。“昨天睡得好吗?”

友林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爽快地问道。“是的……不是。”

友林摇了摇头。“到底是睡得好呢,还是不好?”

“我有点儿失眠,所以……”“真的吗?”

友林惊讶地看了看弘。不过,他的神情不像是担心,更像是好奇。“失眠……那你每天能睡几个小时呢?”

“每天……几乎不睡觉。”

“那怎么行呢?”

“我习惯了。”

“啊……是的……应该很疲劳吧……”友林的声音模糊了,好像在想应该说什么。弘默不作声地吃着饭,虽然她认真回答友林的问题,可是昨天晚上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了。友林甚至怀疑昨天弘的笑容是他的幻觉,他一边想着,一边咀嚼饭粒。“那也总得吃饭呀。下午课程那么多,要不是靠吃饭支撑,恐怕就得崩溃了。”

食堂的门开了,国语老师叽叽喳喳的声音让食堂瞬间变得吵闹。弘正在舀汤,往门口看了看,正好与国语老师目光相对。弘立刻放下勺子,站了起来。“我先走了。”

弘站起来,友林低头看了看她的餐盘,连一半都没吃完。“你吃完了吗?什么都没吃呢……”弘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慌里慌张地站起来,她只是不愿让国语老师看到自己和友林在一起的情景,这种想法在强烈地催促她。“没什么胃口……你慢慢吃吧。”

弘拿着餐盘,往剩饭桶旁边走去。“啊……我的胃也不大舒服,那我也不吃了?我们一起走吧,去喝杯咖啡。”

友林站起来,椅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弘在心里埋怨友林不会看眼色。她加快脚步,逃跑似的离开了食堂。“我们一起走吧。”

食堂的门开了,她听见友林的声音,却没有停下脚步。“崔老师,你先到那里等我。”

那里?他说的是哪里?弘有些疑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友林正在拼命冲她做手势。他的手指向教学楼。弘往那边看了看。友林以为她没听懂,就把手放在嘴边,撑起喇叭的形状,像是冲她喊什么。“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弘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又不能大声呼喊,叫他不要说话。为了阻止他大喊,弘只好赶快冲他点头,表示知道友林所说的地方。友林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像个孩子似的跳起来,跑回了教学楼。“他还记得那些箱子掉落的事情吗?他还记得当时我的眼神吗?啊啊……不会的,他不像那么敏感的人。”

走着走着,弘突然停住了脚步,好像凝固了似的。她想起第一天做实习教师那天早晨的事情,那个阻止箱子掉落的男人……现在每一件事都让她不知所措的男人……弘陷入了沉思。虽然她点头同意去那里,可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去的理由,反正这只是友林一厢情愿的提议……弘的内心深处感到很好奇,她想知道友林究竟想说什么。“对,我要告诉他,以后不要再这样了,直截了当地跟他说。”

弘朝着教学楼后面的空地走去。“跟那天……不大一样啊?”

弘惊讶地望着友林。“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上次你穿的高跟鞋怎么那么大?”

“……”“那次我就喜欢上你了。你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你那双总往下掉的高跟鞋的时候……我真想吻你的脚后跟。”

弘把脚挪到椅子后面,想要藏起那双鞋。友林静静地注视着弘,低声说道:“你对我失望了吧?”

“哦,不是的。”

友林的声音有些反常,显得无精打采。弘不由自主地回答了他。听了她的回答,友林眨了眨眼睛。弘没有理会他的眼神,窃窃私语地说道:“我觉得……你的下巴……很好看……”弘没有继续往下说。友林的嘴唇突然压住了她的嘴唇。弘看见了眼前的书桌和椅子,远处传来孩子们吵吵嚷嚷的声音。弘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他的嘴唇。虽然这只是短暂的吻,她的呼吸却变得急促起来。为了不让友林发现自己呼吸急促,弘拼命屏住呼吸,瞪着友林。友林仿佛看透了弘的心思,冲着弘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他的手缓缓滑向弘的裙子。她悄悄地低下头,看着裙子上的那只手,仿佛在等待肉麻的虫子从身上经过。可是友林却大胆地把手伸进了弘的裙子下面。弘大吃一惊,慌忙推开友林的手,轻轻地坐在椅子角上,好像随时都可能站起来。友林的手继续在弘的裙子上徘徊。弘的思维仿佛停止了,一动也不动了。“下面湿了吗?”

弘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本能地抽搐,于是使劲瞪了友林一眼。“你说什么?”

笑嘻嘻的友林突然低下头,往弘的裙子里看。弘条件反射般站了起来。正在这时,上课铃响了。弘终于得以转身离开。向左拐了个弯儿,从大路上驶出来的时候,弘看见了那些熟悉的建筑物。她的单居室就在这个小区里,入口处有几座路标似的建筑物。她惊讶地看了看延浩,而延浩却笑嘻嘻地盯着前方。弘独自沉思片刻,把头转到了旁边。延浩的车穿过几条胡同,停在了她家门口。弘拿起手提包,过去开车门,然而车门却打不开。弘看着延浩,让他帮自己把车门打开,可是延浩并没有开车门,而是抚摸着弘的脖子。“我可不可以在这里过夜?”

“你怎么了?你明明知道……”弘微笑着说。虽然她的表情很温柔,不过延浩还是从她的表情背后看出了弘的拒绝。那是绝对不可能妥协的表情。延浩已经厌倦了弘的这副表情,但他还是拗不过她。“哎呀,我们已经好久没做了。”

“……”面对延浩的恳求,弘的微笑依然不变。她冷冷的表情就像是标本,脸上写着“拒绝”,可是今天延浩也很固执。“我是觉得我应该睡觉了,才跟你这么说。我以前什么时候纠缠过你?每天都乖乖地走。今天为了请你吃好东西,我开了三个小时的车,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吗?我现在没有心情去医院……”延浩死磨硬泡,弘看了看他,系紧安全带,简短地说道:“去旅馆吧。”

“还得花钱,去什么旅馆呢?”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正文第二章探戈(2)

延浩想看看弘的表情,可是弘的眼睛盯着前面的窗户,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的手伸向弘的乳房,中途却停了下来。他突然有些不耐烦了。“哎呀,我服了你了,服了。”

延浩把车启动起来,气呼呼地说道。弘仍然盯着前面的玻璃。“喂……我们已经交往三年了,你怎么从来都不让我进你家门呢?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怪丢人的。”

延浩越想越生气,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弘看着延浩,点了点头。她紧绷的脸渐渐舒展开了。延浩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到了旅馆,延浩想和弘一起洗澡,不料弘坚决地推开了延浩。“如果一起洗澡,还能节省时间,不是很好吗?唉,真搞不懂你,不洗了。”

疲惫不堪的延浩不耐烦地脱掉衣服,爬上了床。不一会儿,弘穿着衬裙走出了浴室。她用毛巾擦头发,看着延浩。“你不洗澡吗?”

“过来吧。”

弘默默地坐在延浩躺着的床上。延浩伸出胳膊,揽住了弘的腰。“快去洗澡吧。”

“你洗过就行了。你和我一体同心。不信你看看我的身体有多干净?”

延浩把头钻进弘的衬裙。弘静静地坐着不动,任由延浩钻进她的裙子。延浩把脸贴在弘的小腹,一边抚摸着弘的腹部,一边把她的衬裙往上提。弘乖乖地顺从他,躺到了床上。延浩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弘身上的衬裙被他脱掉了。延浩把头埋在弘的胸前,伸手去剥她的文胸。弘感觉到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延浩还像往常那样,使出吃奶的劲儿去解她文胸的带子。他的手很笨,花了半天工夫,终于把带子解开了。尽管如此,延浩每次都固执地使用原来的方法。至于脱内裤,每次都由弘来完成。延浩脱掉她的文胸的时候,弘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等到彻底变得赤裸,她反而安静下来了。“呵呵……你喜欢吧?弘啊,喜欢吧?”

不知道又过了几分钟,延浩的鼾声充斥了旅馆的房间。弘呆呆地注视着黑暗。她赤裸的肩膀冷冰冰的。“什么学术旅行?非得把实习教师也带上?”

延浩大发牢骚

自从几天前那次像模像样的约会之后,延浩来找弘的次数突然增加了。他尽量赶在弘下班时间去学校。如果他去不了,就想方设法让弘到医院来找他。“今天我很累,我们周末再见面行吗?”

如果弘这样说,延浩的脸上就会露出失望的神情。他像刚认识她不久,疯狂地想念她,想和她上床。也许那次久违的约会给他带来了新鲜的感觉。真的是一次久违的约会。那天,延浩赶在弘下班时间送她回家,固执地要去水原,说那里的鳟鱼片最好吃。弘坚持要去近的地方,延浩笑着说道:“你们学校里的老师谁会请你吃好东西?我自己的女朋友,当然要我来照顾。天天吃食堂里的饭菜,要是乳房变小了,吃亏的可是我自己。”

延浩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很幽默,于是哈哈大笑。弘只觉得延浩很难缠。“也许慧媛她?……”弘想起了慧媛。睡不着的时候,弘偶尔会给慧媛打电话,跟她唠叨个没完。弘的话题大部分都是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有时也会提到友林。“我想见见你的指导教师,我总觉得他好像很可爱。”

慧媛曾经这样说过。当时弘大吃一惊,胡乱敷衍了过去。从那之后,她就尽量不在慧媛面前提起有关友林的话题。其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不过最亲密的朋友慧媛好像看出了她对友林怀有的隐秘的好感。弘不免有些担心。不过,延浩对她倒是没有丝毫怀疑。虽然他看起来有些疲劳,但是他的头脑却总是那么清醒。弘回想着自己对慧媛说过的话,突然,她决定不再想下去了。她也想像延浩那样高高兴兴地沉浸在二人世界里。

弘呆呆地望着窗外。学术旅行的汽车在旁边车道上飞速行驶。弘希望回去的时候,还是像从前那样忙碌和疲劳。这几天弘根本睡不着觉,在家里她只要闭上眼睛休息两个小时,就可以去学校了。可是坐在友林身边,她一直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你好像很疲惫?”

坐在旁边的友林问她。清点人数之后,友林和弘坐在相邻的座位上,他一直盯着弘。“失眠了,总是睡不着……”友林的表情暗淡下来。最后,他还是调皮地说道:“崔老师,你像只兔子。”

“什么?”

“你的眼睛红红的,哈哈哈,真的很可爱,你知道吗?”

弘笑着把视线转到窗外。友林似乎也无话可说了,呆呆地坐着,眼睛注视前方。旅游汽车前面巨大的玻璃就像电影银幕,贴有“善林高中学术旅行团”条幅的旅游汽车你追我赶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有的孩子把脸紧贴在车厢后面,就像鱿鱼。他们心里高兴,所以搞恶作剧……友林知道自己班的孩子也没什么两样。汽车里乱糟糟的,就像有无数块小石头在里面蹦来蹦去。友林很想让他们安静下来,自己好好睡一觉,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就随便他们吧。“老师,我要上厕所!”有个小家伙大声对友林说道。其他孩子们也都笑了。“刚才到休息站的时候,不是让你们去解决问题吗?要么忍着,要么撒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友林头也不回地说。孩子们笑得更开心了。他叹了口气,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看来觉是睡不成了。正在这时,突然有什么东西落上他的肩膀。友林悄悄转头打量自己的肩膀。原来是弘把头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怪不得她这么安静,原来她早就打盹了。

“这个样子还说失眠?”

在这种集市般乱糟糟的场合竟然能睡得着觉,友林感到不可思议。他静静地低头看着弘的脸。弘不像醒着时那么紧张,看起来很恬静。友林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弘可以舒舒服服地靠着自己。弘发出平静的喘息声。旅游车载着孩子们按照预定路线在各古代遗址之间转了一圈,瞻星台、天马塚、庆州博物馆……弘感觉整个庆州市都用传送带连结起来了。几年前她参加过一次学术旅行,和这次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模一样。孩子们蜂拥下车,就像当年的她,对古迹没什么兴趣。虽然服装和发型多少有些不同,但是孩子们叽叽喳喳、不亦乐乎的样子并无两样。其他负责带领学生的教师也和弘抱着同样的想法,漫不经心地在古迹里转悠。“崔老师,你知道我们班的学生最擅长什么吗?”

友林在博物馆停车场里让孩子们都上了车,问弘。“不知道。”

弘拿着名单和上车的孩子做着比较。友林悄悄地看了看名单,上了车。“现在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

“什么事情?孩子们的拿手好戏?”

友林没有回答弘的问题。他们两个刚上车,司机就把车开走了。不一会儿,他们看见了住宿的地方。隔着窗户看到自己住宿的建筑,孩子们欢天喜地。友林静静地望着窗外,突然迫不及待地趴在弘的耳边,窃窃私语。“集中搜查!”

“崔老师?”

弘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