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官运之一飞冲天 > 第2章 我在武县月亮湾酒店

第2章 我在武县月亮湾酒店

给县公安局局长高远打去电话。“曹公子有什么事情找老哥啊,老哥一定照办。”电话接通后,高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

“高局长说笑了,兄弟是有件事情请您帮忙。”曹金笑呵呵的说道。曹金把化工厂门前发生的事情对高远说道。

高远在电话里说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呢,这小事一桩,我这就打电话命令许强放人,你放心。”“那就谢谢高局长了,今天晚上兄弟做东,请高局长在县城的红房子吃饭。”曹金说道。

客气了曹公子,你找老哥办事,老哥高兴还来不及呢。晚上见面再说,我现在就给许强打电话叫他放人。”高远笑呵呵的说道。

刘天正在办公室处理些公文,许强进来了,对着刘天说:“刘乡长,刚才县局的高局长打来电话说叫我把那人放了,被我拒绝了,高局不高兴的挂了电话。”刘天看向许强说:“许所长,你这回压力大了,怎么顶不住压力了?”

许强立马大声说:“放心刘乡长,您说不放人,就是曹书记来了我照样不放。”刘天见许强如此大大咧咧的说。

“你就不怕高局长给你穿小鞋啊。”刘天笑的说道。“怕他个球,老子当初在战场上什么情况没遇见过,这点小事还不放在心上”许强说道。

刘天看着许强带着匪气的说道,顿时对许强的好感增加不少,心里想着要不要给常大亮打个电话。对许强说道:“许所长你放心,不会叫老实人吃亏的,市局治安队常大队长是我大学里的师哥。”许强惊讶的看着刘天,治安大队大队长常大亮他是知道这个人的,在上岛市是没人敢惹的角色。到不是说治安大队大队长这个职务多厉害,是常大亮的身份,常大亮的父亲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常国,是本省的暴力机关的一哥,而且还是省委常委,一般人很少愿意得罪而且也得罪不起。当即许强说道:“刘乡长没您的条子,我是不会放人的,您先忙我就先回去了。”

刘天的电话响起来了,拿起手机一看就笑了,接起电话说道:“祝大公子您有什么指示啊。”“你小子当了几天的乡长,说话都带官腔了,我马上到武县我和大亮哥一块过来的,你晚上来县城咱们好好聚聚。”祝豹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和大亮师哥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们”刘天激动的说道。祝豹跟刘天是大学同学而且一个宿舍的,祝豹的父亲是省委的副书记,名副其实的三把手,在大学的时候祝豹、刘天、常大亮他们三个关系非常的好。祝豹和常大亮做为官二代,身上没有一点蛮横不讲理的身影,反而对待朋友那是特别的真诚。因为刘天的关系,祝豹和常大亮不在一个年级的人也玩到一起去,而且他们的父亲也乐意小哥两在一块玩。

到了县城的以后,刘天见到祝豹和常大亮以后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拥抱,高兴的说道:“两位哥哥欢迎你们过来看小弟,小弟非常的高兴。”祝豹撇了撇嘴表情非常夸张的说道:“当官了就是不一样啊,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哈哈。”

“行了你就别在这逗小天了,我们哥三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啊”常大亮大声的说道。

三人到了月亮湾酒店,这家酒店是武县最豪华的酒店,集住宿、娱乐吃饭一条龙。要了个包间后,点好菜,几个人开始吃喝起来。几人正聊得开心,包间的门打开了,就见曹金领着几个人进来。“刘乡长你老弟来到县城,我的一亩三分地上,怎么着也要给我打个电话,我要好好招待招待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曹金很嚣张的说道,扭头看到祝豹和常大亮,也没把两人当回事,只以为是刘天的普通朋友。

祝豹和常大亮看到此情景,知道这是来找麻烦的。祝豹看了看曹金,扭头对常大亮说道:“大亮哥,这家酒店的管理太不到位了,什么阿猫阿狗的人都能放进来。”常大亮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两人的对话,把曹金气的够呛,曹金身后一年轻人顿时瞪起眼睛叫骂:“你们两个sb,是不是皮肉痒痒了,哥们在武县专治各种不服。”常大亮站起来就是一脚,把骂他的人给踹飞出去,祝豹在常大亮动手之前已经做好动手的准备,看常大亮动起手来,他也不含糊,拿起啤酒瓶就朝那人扔去。常大亮对刘天低声说道:“此事你别管,你以后还要在这里发展呢,看我和祝豹的。”刘天见常大亮如此为他找想,内心非常的感动。

曹金见祝豹和常大亮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非常的气氛感觉没了面子,在武县这地方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如此不给他面子的事情。他看向刘天冷冷的问道:“刘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朋友打了我的朋友不给个说法似乎说不过去。”刘天见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也没必要给曹金面子说道:“面子都是互相的,有些人就是太自认清高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着习惯可不好啊。”曹金气的说不出来话,用手指了指刘天。

祝豹和常大亮见曹金还赖着不走,也就不管他,几个人坐下就吃喝起来。曹金跟来的几个人,都扭头看向曹金,曹金也不多话,拿起手机就给城区派出所所长赵林打电话。

;

第五章书记服软上

刘天见曹金打电话叫人过来,也不着急,他知道祝豹和常大亮的身份也不怕他们吃亏,就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些人就是挑梁小丑啊,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阅读”曹金见刘天在那影射话语骂他,非常的气氛,心想一会来人了非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不可。但是曹金也不是笨蛋,他看祝豹和常大亮胸有成竹的在那坐着,一个念头冒出来莫非这两人大有来头。曹金走过去看向祝豹和常大亮问道:“两位看的有些眼声,两位在哪里发财啊。”

祝豹看了看曹金说道:“就你还不够资格知道,你不是有能耐啊,把你能叫的人都叫过来。”祝豹这话可是把曹金气的不轻,曹金一想自己也是多虑了,在武县这底盘上还真没有他害怕的事情。

赵林其实是非常不想过来,但是曹金他是得罪不起的。赵林带着派出所几名干警来到,当即冲曹金说道:“曹少,您打电话有什么事情。”曹金见赵林来到,当即大声说:“他们两个人把我朋友打伤了,你们带回去要严格审问。”赵林听曹金说道,心里有些微微的不舒服,心里想到就算你老子是武县书记你也不能直接命令抓人啊。

赵林看向祝豹和常大亮说道:“两位先生,你们和我们县里曹书记的公子发生了什么矛盾,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向曹公子道个歉就算了。阅读”赵林看祝豹和常大亮两个人应该不是等闲之辈,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把曹金的身份告诉他们,叫他们知难而退。

曹金看赵林在磨磨唧唧的同祝豹和常大亮说话,顿时有些不高兴,对赵林说道:“老赵怎么着,我是用不动你?需要高局给你打个电话,才可以抓人是吗。”“你们几个把他们两个人抓回派出所严格审问,我怀疑他们是逃犯。”赵林身后的派出所副所长高亮说道。赵林听高亮如此说话,顿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还是没有多说话,高亮平常在所里仗着是局长高远的堂弟,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

几民干警顿时为难起来,赵林平常对他们非常的好就像老大哥一样的照顾他们,这个副所长高亮在所里是非常嚣张跋扈,对他们也经常骂骂咧咧的。高亮见几个民警不听他的,顿时感觉没有面子,他为了在曹金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就对几民干警说道:“你们几个是不是不想干了。”赵林此时见高亮把矛头对向这几名干警,也知道不说话是不行了。

扭头皱着眉头说道:“咱们要讲求证据,没有证据怎么抓人啊高副所长。”赵林把副所长这几个字说的非常重,就是提醒高亮,你只是个副所长,不要越权别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高亮平常就不把赵林放在眼里,现在就更别说了,看也不看赵林就说:“你们几个动手还是不动手,要我自己动手了,回去就打报告处分你们几个。”

常大亮见这个派出所所长赵林还是比较好的,有心帮他一把,对高亮说道:“你怀疑我们是逃犯,你有什么证据。”高亮见常大亮跟他说话这般嚣张,直接说道:“我说你们是逃犯,你们就是逃犯。”常大亮见高亮如此不讲理,也不多说什么,对祝豹说道:“豹子,你看这事情我来解决,还是你来解决。”

祝豹从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那边电话接通后说道:“杜叔叔你好,我是祝豹,我现在在武县,准备明天去市里拜访您呢,不过看来明天估计去看不了您了,我被人当成逃犯要抓回派出所审查。”电话那边的主人是上岛市一把手杜传鹏,他听祝豹说道,当即知道有人在找祝豹的麻烦,当即勃然大怒。省委副书记的公子被人当成逃犯抓起来,这还了得,对祝豹问道:“祝少你在那里啊。”

“我在武县月亮湾酒店,曹书记的公子好威风啊,都能指示民警抓人了,对大亮哥也在这里。”祝豹看了看曹金,对电话里说道。杜传鹏当即感觉不好,两个省委常委的公子,在武县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对祝豹说道:“你们两个要保护好自己,我马上给曹达打电话。”

曹金听到祝豹如此轻松的和电话里的人说话,当时感觉就不好,正要说话。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就听到他老爹的咆哮声音:“小兔崽子,你是不是闲你爹的官太大了,净找麻烦,你现在赶紧向祝公子和常公子道歉,必须叫他们满意,不然老子饶不了你。”曹金听他老爹这样说道,知道惹了麻烦了,马上对祝豹和常大亮说道:“两位公子对不起了,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你们。”

祝豹很不给面子的说道:“曹少你可别这么说,这是你的地盘,我们可是很害怕的呀。”话是这么说,但是祝豹脸上哪里有害怕的表情,这根本就是在调侃曹金。

曹金听到祝豹这样说话,非常的生气,但是想起自己老爹之前的警告,尴尬的笑了笑。

赵林见情形急转,有点反应不过来,当即明白曹金这是踢到铁板上了,人家比他的背景还要高。高亮见到曹金竟然服软,他在笨蛋,也知道对方比曹金地位高,一脸笑容的来到祝豹跟前说着:“这位公子,我刚才鲁莽了,请你原谅,把我当个屁放了。”

祝豹见高亮如此不要脸,理也不理他,对赵林说道:“赵所,你执法文明没有无故冤枉人,像你这样的警察不多了。”赵林见祝豹如此评价,非常高兴的说道:“祝少,您过奖了,我们人民警察队伍大多数同志还是有素质的,只是极个别人没素质,仗着自己有关系,胡乱指挥。”赵林见有如此机会,哪能放过给高亮上眼药的机会。

祝豹见刚才赵林没有偏向曹金,对赵林就非常有好感,再说自己的兄弟刘天还要在武县发展呢,给他多结交个人总是没坏处的,就邀请赵林和他们一块吃饭。赵林转身把几个跟来的派出所干警给打发走了,因为派出所要有人值班,这里没事了,自然要叫他们回去。

;

第六章书记服软下

常大亮由于也是公安系统的人,所以对赵林刚才的表现非常的满意,见赵林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抓人,对赵林也非常的热情。阅读曹金和高亮见刘天他们根本就不搭理自己,想走又不敢走,站在那里异常的尴尬。

包厢的门再次打开,就见曹达走了进来,看也不看曹金,对着祝豹和常大亮说道:“两位公子来到武县,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呀,我接到杜书记的电话,知道两位公子来到武县,非常的高兴。”由于常大亮在上岛市局上班,有些话不方便说,但是祝豹不一样,祝豹在省纪委上班,顾忌不是很多,对曹达说道:“曹书记下回在来的话,一定是要给你打电话了,要不一不小心得罪人,就要被当成逃犯抓起来了。”曹达见祝豹说话带刺,知道这次想要过关,不是那么容易了,想要得到祝豹的原谅还是要从刘天这边下手。

曹金见祝豹连他父亲的面子也不给,知道这次真的是有眼无珠了,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关。曹达这是第一次见到道刘天,知道刘天是土山乡的副乡长,前段时间曹金因为化工厂的事情给曹达说过,曹达就叫秘书把刘天的资料拿来看了看。曹达对刘天说道:“刘乡长,你刚来土山乡工作,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向我说,我很看好你啊。”

刘天见曹达把目标对准他,他在不说也不行了,立马站起来恭敬的对曹达说道:“谢谢曹书记的关心,希望曹书记以后对土山乡大力支持,曹书记您快请坐。”曹达坐下后,心里在思考怎么才能取得祝豹和常大亮的原谅,组织了组织语言开口说道:“刘乡长,听说你们乡里因为化工厂的事情成立了领导小组,你在负责这项工作。县里对化工厂的态度是该整改整改,该赔偿赔偿。”

曹金听父亲如此说道,心里非常的别扭,化工厂是他的金鸡蛋,但是此刻他还必须要叫刘天满意才行。也不废话走上前来对刘天恭敬的说:“刘乡长,您前些天说的对,村民们是靠土地吃饭的,化工厂应该对污染的土地进行赔偿,而且也应该对环保设施进行升级整改。”说完这句话后,曹金的心里在滴血,赔偿款以及升级设施这是一大笔钱,但是不这么做今天这关恐怕是不好过。

刘天见曹金如此说道,刘天也不太想把曹达得罪的太狠,思索片刻就说道:“谢谢曹书记对乡里的支持,我们乡里会认真落实曹书记的指示的,曹总你也别站着了,赶紧过来坐下我们边吃边聊。”曹金听刘天说道,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关算是过去了。

高亮见刘天对曹金发出邀请,但是没有邀请他,顿时非常的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祝豹此时说道:“曹书记你们的公安队伍应该加强素质教育了,有些人就是优越感太强了。”曹达知道祝豹是有所指,当即表态说道:“祝公子放心。”曹达对赵林说:“赵所长,回去后对高副所长要严格处理,把处理意见上报县里,全县通报。”赵林非常高兴,知道这回高亮是翻不了身了,立马站起来对曹达表态说道:“请曹书记放心,回去后就马上落实您的指示。”

曹达见祝豹和常大亮都不追究此事了,就对祝豹说道:“祝少,那杜书记那你请你多多解释,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祝豹慢慢悠悠的说道:“杜书记那里我会打电话说的,还请曹书记以后要多多照顾我的小兄弟刘天。”常大亮也接着说道:“曹书记,刘天是我大学的师弟,跟我关系是非常的好,希望你要多多照顾了。”

曹达见祝豹和常大亮两位公子都这样说道,当即表态说道:“两位大少放心。”此时心里想,等这件事多去以后,找机会在收拾刘天,只要刘天在武县工作什么时候收拾他都行。曹达说完后,就带着曹金走了。

赵林此时对高亮说道:“高副所长,你回去后等候处理。”高亮见赵林如此说道,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赵林拿起桌上的酒杯端起来,对刘天他们说道:“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我先干为敬希望大家见谅啊。”

刘天笑呵呵的说道:“赵所长,人员素质不齐也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要在自责了。”赵林听到刘天这样说道,感激的冲他笑了笑。

刘天也端起酒杯对大家说道:“祝我们大家都好事连连,事业顺心,来干杯。”

在刘天的带动下,大家是越聊越开心。

;

第七章李强的试探

曹金主动服软,化工厂事件得以圆满解决,震惊了乡里,曹金还是原来那个嚣张跋扈的那个曹公子吗?竟然接受乡里的处罚,并且把工厂关掉。而且刘天被任命为乡长,原乡长南飞因刘天的缘故高升为县司法局局长。

李强在办公室看着刘天的任命书,思考到刘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