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如愿 > 第2章 她爬起来

第2章 她爬起来

方是‘优质男’,我妈妈一定喜欢的!”

老太太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也不管一旁亲孙子瞬时黑下来的脸,兴致勃勃的问前任孙媳:“对方什么样的条件?真的好吗?丫头,要不今晚你带我一起去,奶奶看过的人多,给你把把关!”

司徒徐徐的腰都快被某人捏碎了,哼哼唧唧的应付老太太说:“我也不清楚啊,是我妈安排的……还没定去不去呢!”

“你!”老太太看出猫腻来,颐指气使的冲徐承骁抬了抬下巴,“你把手给我挪开!”她强行将司徒徐徐从徐承骁怀里□,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细细的盘问:“你妈安排的?嗯……你妈眼光好,当初你和这小子啊,大家都赞成,就我和你妈不看好,你看现在,果然应验了吧!所以你妈相中的、再有奶奶给你看了,要是也说好,那就准没错了……”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叮嘱,司徒徐徐不时的“嗯”一声。

云起捧着妈妈平时不让吃的薯片跑到爸爸面前,开开心心的“咔嚓咔嚓”,还天真无邪的问他:“爸爸,你脸怎么都僵掉了啦?!”一二小说 www.12xs.com

3第三章

**

在徐家吃过午饭,奶奶就一个劲的催司徒徐徐快回去,催得徐承骁那表情都快站起来掀桌子了。可老太太才不理他呢,一个劲的告诉司徒徐徐快回家去:“你回去,睡个午觉,起来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捯饬捯饬!”说着还从自己手上褪下个满绿玻璃种的圆镯,“这个戴着!别戴其他首饰,乱七八糟的值什么!再大的什么克拉的也没这个尊贵体面!你好好的,真相中了,你嫁个好人,奶奶到时候陪嫁给你一整套的!”

徐承骁的脸色已经阴郁的像暴风雨之前的天气了,司徒徐徐心想老太太再这么作下去倒霉的还是自己不是?昨天顶嘴几句被他整的差点散架,这再来一遍可就真散了。她催老太太到点睡午觉了,可老太太把手一挥,“我今天不午睡,我给你带云起,你安安心心的去相亲!”

徐承骁“忽”的站了起来,老太太沉下脸来立刻手指着他:“你干什么?!你别走,你下午老实待这儿带你儿子!当真管生不管养啊?!”

“我开车送她去。”徐承骁阴阳怪气的,“外面天热。”

“再热的天你不在她都拉扯着儿子过来了,轮不着你这个时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太太压根不给孙子留面子,“你别想去搞破坏!耽误她这么几年,还不够?你难道还想耽误她一辈子?!”

老太太说话是真冲,徐承骁脾气也上来了,拽了司徒徐徐的手,冷笑着的撂话说:“我可已经耽误她一辈子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直冷笑,语句慢慢的说:“你小子知道一辈子有多长么?你拿什么耽误?你耽误得起么!怂样!”

徐承骁猛的往前一步,司徒徐徐吓的心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急忙拦住他,推着他不让他过去。

可老太太一辈子火爆脾气万夫莫敌,哪能经得这么激?看小孙子胆敢瞪着眼睛要冲过来,抬起拐杖就要揍,中气足、声音响:“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了?!我老人家有十七个孙子、外孙呢!打死你还剩十六个!我才不怕断子绝孙没人送终呢!”

徐承骁把脑袋直往她跟前凑,“你打!你照着这儿打!用力打!”

司徒徐徐整个人抱住他贴在他心口,老太太的拐杖就往徐承骁脸上招呼,司徒徐徐忙伸手去护他眼睛,胳膊不慎给拐杖敲了一记,一声闷响,她疼的叫起来,徐承骁听在耳里一个寒颤,忙捏了她胳膊收在怀里,转身护了她。m4xs.

这么大空门露在老太太前面,立刻的徐承骁背上臀上就被结结实实抽了好几下。

老太太越战越勇,拐杖落下去都带着“呼呼”风声,云起和徐妈妈一个抱着老太太腿,一个挡在徐承骁前面,老太太大骂,徐承骁趁机连滚带爬的抱着司徒徐徐逃了出去。

**

逃出门外,气还没喘匀,徐承骁拽过她胳膊看伤着骨头没有,他心里着急又窝着火,动作就大了些,司徒徐徐被他捏疼了,“嘶”的一声,徐承骁一听心里一疼,更加恼火,拎过她不客气的问:“你相什么亲?!我这还没死呢!你至于着急改嫁么?”

司徒徐徐手上疼,心里生气,丝毫不客气的回敬他:“你没死,但你已经被我休了。”

徐承骁气的头发昏,扭过脸去闭着眼睛深呼吸。

要换了以前,两个人这就该打起来了,可司徒徐徐这两年教养儿子,自己脾气也收敛了许多,看他忍得脖子上青筋直冒,心下不忍,缓和了语气对他说:“你别这样……云起看我们闹成这样,该吓坏了。”

她提起儿子,徐承骁脸色明显的缓了缓,司徒徐徐心里一轻,就说:“我不去相亲了,你进去把云起领出来,我要带他回家。”

徐承骁斜眼看了她一眼,“我不进去!”

司徒徐徐急了推了他一把:“你拉着我就这么跑了,奶奶还生着气呢,云起一个人在里面多害怕!徐承骁你去不去?!”

“要进去你自己去!”他表情不善的摔下这句,转身大步往车库那边去了,走了几步回头冲她吼:“站那儿!别动!”

司徒徐徐在那儿站着,攥着拳头,气得眼眶都发涨,想追上去和他打一架,挠花他那张欠揍的脸,可她顾念着云起,恨恨的跺跺脚,只好转头独自回去。

等徐承骁开了车出来,在大门口等老久也不见他们娘俩,他按按喇叭,把大门口站岗的叫过来一问,说是刚走了啊,家里的车送的!这下把徐承骁给气得,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

闹成这样,司徒徐徐自然也没有心情去相亲了。送云起去上了游泳课,晚上接他回来,给他烤了个鸡肉披萨吃。

小家伙的吃相和他爸简直一模一样,慢条斯理的,挑眉看那披萨两眼,才吃一口,看起来就是一副挑剔难搞的样子。司徒徐徐想起他爸那张欠揍的臭脸,气不打一处来,用叉子敲敲他面前的盘子,说:“好好吃饭,别学你爸爸一吃饭就挑眉毛,看得我手痒!早上不是你吵着要吃披萨的么,快吃!”

“我吃饱了。”云起慢吞吞的放下叉子,“妈妈你不能因为我像爸爸就迁怒我。还有啊,今晚的披萨真难吃。”

司徒徐徐自己也觉得难吃,站起来说:“我去煮馄饨,等着。”

“不吃了。”云起用一种意兴阑珊的口吻说,“今天心情不好,食欲欠佳。”看他妈脸色不妙,他也并不收敛,反而歪着头和她对视,问:“妈妈,你会和爸爸复婚吗?”

“……”家里只有母子两个人,司徒徐徐沉默了一下,反问儿子:“云起,你希望爸爸妈妈复婚吗?”

司徒云起想了想,说:“我希望:爸爸妈妈开心。”

司徒徐徐不自觉的挑了挑眉,点点头说:“妈妈有你,每一天都很开心。”云起就笑了,一向淡定优雅的小男孩,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似地。

**

晚上临睡,徐承骁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司徒徐徐把手机重重反扣在桌上,对自己说你司徒徐徐你再抱有期待你就是二百五!二十四k纯的!

可惜睡到半夜醒过来,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还是想起那个混蛋了。在空着半边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司徒徐徐心里颠来倒去,把自己鄙视了一万遍。

徐承骁……还是她第一眼见到时断定的那样:热烈、磊落、勇往直前、率性妄为。这么多年了,他们结婚又离婚,儿子都有了,他一点也没有改变。

可其实她不是也一点没变么?从当初的一见钟情,到现在的……情根深种。

外面黑夜里,风雨越来越大,司徒徐徐烦恼的扯被子蒙上了头。刚要睡着,却听着那风声呼啸里有异响从客厅传来,刚才惊醒她的也是这声音,司徒徐徐凝神侧耳仔细听,再细一回想,该是客厅那扇前几天坏掉的窗户,被风吹开了,拍在窗框上呢。

她爬起来,脚刚伸进拖鞋里,就听见“哐当”一声响,然后玻璃碎地的声音纷纷传来,她心里想糟糕了,急忙跑出去,果然一打开卧室的门,已扑面满室是风雨的味道。

原本代替锁扣固定窗户的布条已经断了,窗户被风高高吹起,狠狠推拍在窗框上,整扇窗户的玻璃都震碎了,破成了一个大洞,狂风卷着雨点涌进来,简直像海上的风暴一样,吹得司徒徐徐窒息了倒退一步。她顶着风雨满屋子找,胡乱找了个拆平了的纸箱子,挡在那扇窗户上。风太大了,她整个人靠在纸板上顶着,时不时被风掀得摇摇欲坠。

雨点“啪啪啪”打在纸板那侧,隔着两层的硬纸板箱,仿佛打在她心上一样让司徒徐徐觉得慌、不知所措。风顶进来,掀得她一摇一摇的,脑中跟着一晃一晃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忽然听到云起大喊“妈妈!”,司徒徐徐一转头,儿子光着脚站在房间门口,手里攥着个手机,她着急的喊:“云起别过来,地上都是碎玻璃!”

“云起,快打电话给物管叔叔!”司徒徐徐告诉自己千万要镇定,孩子看着她呢!

云起拨了电话,半晌却摊摊手,说:“妈妈,没有人接。”

司徒徐徐心里恶狠狠骂了句脏话,儿子还眼巴巴的看着她,她脑袋乱的没有想法,扯了扯嘴角安慰小人儿说:“没事没事,很快就会过去的,雷阵雨嘛!你回去睡觉吧,这里妈妈来处理,不要担心。”

云起的表情却更忧心忡忡,巴在门框上歪着头给她科普说:“雷阵雨是大规模的云层运动,伴有放电现象。这是台风,妈妈!”

司徒徐徐原本精神高度紧张,被小家伙逗笑了,一松气,背后风雨顶着的纸板猛的压向她,她脚下一滑,脚后踩在玻璃渣上划破了一长道,血立刻从伤口淌出来的感觉极其清晰。

伤口沾上了木地板上的雨水,那个瞬间蜇人的疼,简直像被心上被人咬了一口似地。

司徒徐徐默然低头去看自己的脚。顶着纸板翘脚的姿势真的很艰难,湿的睡衣贴在她的身上,一动就冰冰的一凉。

这风雨不知什么时候能停,儿子还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司徒徐徐放下淌血的脚,踩在泡了雨水的地板上,觉得这每一秒都难熬极了。这样的时刻让她觉得艰难,甚至有些难堪。

几乎就在她难过难堪的的这一秒,门被人“咚咚咚”的捶响,急切又热烈的节奏,徐承骁的声音,隔着门着急万分:“司徒!开门!”一二小说 www.12xs.com

4第四章

“我爸爸来了!”云起大叫一声,飞快的扑出来,踮着小脚一溜跑过去开了门。m4xs.

门一开,空气对流,堵着破窗户的纸板狠狠一掀,把司徒徐徐掀的彻底跌坐在地上。

那纸板掉下来盖在她背上,吸饱了水,湿湿重重的,像一记大锤隔着背重重敲在心上。望向门口深夜忽然出现的人,司徒徐徐开口时声音居然还能镇定自若:“你怎么来了?”

徐承骁接了电话心急火燎,电梯都等不得,一气翻上三楼,又爬了五层楼梯上来的,站在门口望着她时,他胸膛还在微微急促起伏着,那目光深深、深深的。

命定出现的人,他怎么会不来?

徐承骁一只手利落的抱起儿子夹在胳膊下,反脚踢上门,大步的向她走过去。

他越走越近,客厅的小灯照亮他的五官眉眼,那么熟悉。司徒徐徐一身狼狈的坐在碎玻璃渣的湿地板上,仰着头看着越来越高大的他,只觉得明明他的影子遮住光亮越来越多,她却依旧觉得那灯光刺眼无比,举手遮住眼睛,她终于难以自已的痛哭出声。

**

徐承骁把娘俩拿大浴巾裹了安顿在房间里,他出去转了一圈,拆了厨门里的一扇隔板,简单粗暴又行之有效的封了整扇窗户。然后从柜子里翻出了急救包,把司徒徐徐抱到梳妆台上,他坐下,将她双脚放在自己膝盖上,低头处理她流血的脚。

她的脚踩在雨水里这么久,脚底板泡得发白发皱,又湿又凉,徐承骁一碰就直皱眉,用双手握着捂,司徒徐徐嫌自己脚脏不肯,被他叱了句:“老实点!”。

沙发上正笑眯眯喝着热奶茶的云起缩了缩脖子。司徒徐徐就蹬了徐承骁一下,她力气不小,他坐着的梳妆凳又不稳,差点就往后摔了一跤,手里还托着她的脚,徐承骁抬头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徐承骁在军队这么多年,处理这些简单外伤比医院里一般的急诊大夫还要干净利落,细致的清理包扎好之后,还给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她脚上有伤不方便洗澡,徐承骁拧了个热毛巾,过来伸手就解她的衣服,司徒徐徐推着他手不肯,徐承骁转头对沙发里目不转睛看着他们俩的司徒云起说:“儿子,你把头转过去。”

云起耸耸肩,整个脑袋都缩进了毯子里。

“你睡觉前也不检查窗户的吗?怎么搞的?”软玉温香在眼前,上头昨晚他留的痕迹还没消,徐承骁看了难免呼吸急促,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找话和她聊。

司徒徐徐也有些不自在,接过热毛巾自己擦了擦,掩了上衣说:“上个礼拜辛辰他们来家里玩,谨欢不小心把衣架推倒在窗户上了,玻璃裂了、锁也坏了。”徐承骁一听皱了眉,她连忙解释说:“我看那玻璃裂的不大,就暂时拿布条把锁系牢,本来约好了明天物管就来修的!没想到会有台风……”

“司徒,”他手放在她膝盖上,抬起眼睛看着她的,忽然说:“去年年初我打了报告申请转业,前几个月批下来了,这次我回来,就不会再走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声音有点不稳的问。

徐承骁解开她无意识紧紧攥着衣领的手指,抽了一边的干净睡衣替她换上,动作温柔又坚定,低声的对她说:“我们复婚吧。”

司徒徐徐静默的看着他,他也不避,坦坦让她看进自己眼底。

从他们离婚到现在,有五年多了吧?他第一次对她说复婚。

这样恳切、认真、言辞简烈。

这几年从没断过纠缠,司徒徐徐不是没有想过复婚,但在她对徐承骁的了解、对自己的了解,还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谁先低头开口的。

“云起一天天长大了,我们都不再年轻,不要再闹了。”扣好最后一个扣子,徐承骁眷恋的手放在她肩膀上,手指抚着她曲线动人的后颈,细细的摩挲。看她好像一时之间不能接受他如此温言软语,只怔怔的看着他,他忍不住低头去吻她。

时间仿佛凝滞住的安静的时刻里,司徒云起忽然从毛毯里冒出小脑袋:“你们好了吗?我实在憋不住气了!”

顿时司徒徐徐仿佛从梦境中醒过来一样回过了神,推开他的脑袋,向一边扭开脸。徐承骁吸了口气,回头很凶的瞪了儿子一眼。

**

云起的头发被雨打湿了一些,徐承骁反正自己要洗澡,就把他剥光了丢在脚边冲热水。云起蹲在那里玩,抠抠爸爸的脚趾甲,又把自己的小脚丫放在爸爸脚上踩着玩,徐承骁洗好了自己,把他拎起来揉沐浴乳。

云起浑身打满了白色泡泡,看起来像某样可口的小食物,偏偏抬着脸表情很严肃,问爸爸:“你有信心娶到妈妈吗?要是妈妈不答应嫁给你,你有什么计划吗?”

“把你拐走关起来。你妈为了见你也得答应跟我复婚。”徐承骁给他冲水,脑袋上的泡沫冲下来,冲进他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巴里,小家伙方才如梦初醒,“呸呸呸”的往外吐口水。

“爸爸!”司徒云起很不满意的叫。

徐承骁嘿嘿嘿的笑,偶尔整一整这少年老成的儿子,他觉得好玩极了,

抱出来的时候徐承骁把儿子裹在浴巾里,小小的孩子刚洗了热水澡,像只刚出壳的小鸡子,白白粉粉。徐承骁给他吹头发,小家伙一直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有一会儿在爸爸温柔的大手和电吹风的热风里支撑不住,头一点一点像小鸡啄米,徐承骁停下吹风机的时候他睁了睁眼睛困顿的恳求:“我不要做花童……拍婚纱照的更不要……”

徐承骁愣了愣才明白他在说什么,笑得不行,揉揉他乌黑柔亮的头发,说:“要你操什么心!你给我多吃饭、快长大,早点自立门户,留你妈给我过二人世界吧!”

“那你发誓:不把我入赘给言峻叔叔家!”小朋友临睡前总是最脆弱的,少年老成如司徒云起也不例外,终于说出了心底里一直以来的最大隐患担心。然后得到了他爹郑重的点头相许,他才放心的歪脑袋昏睡过去。

徐承骁抱着才上幼儿园就已经操心终身大事的儿子,越想越好笑,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