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如愿 > 第1章 司徒徐徐打开门用脚抵着

第1章 司徒徐徐打开门用脚抵着

《如愿》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1第一章

《如愿》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著

我们终究如愿以偿,但彼此都不是当初约好的模样。

第一章、

g市,七月。

今天上门取件的快递来晚了,把货发完,司徒徐徐急匆匆抱着儿子奔到小区门口,辛辰的车已经经等在那里了。

一打开车门,冷气从车里流出来,像凉水浇在腿上,每个毛孔都舒适的张开。司徒徐徐把呼呼大睡的儿子塞进后座,赶紧自己坐到前面去凉快凉快。

辛辰给她递纸巾擦擦满脸的汗,问她:“怎么你又一个人带他吗?你爸妈呢?”

“他们局里组织旅游,去云南了,要下个月才回来呢。”司徒徐徐摊在座位上,一边擦汗一边喘粗气:“哎?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你们家小公主呢?”

她只是这样不经意问一句,却让辛辰正调试出风口的手顿了一顿,“呃”了一声,辛辰才回答说:“她爸带着她……先过去了。”

司徒徐徐敏锐的感觉到好友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奇怪,可是她刚眉头一动,辛辰立刻像是怕被追问什么似地,急忙的发动车子:“走了走了!我们快出发吧!他们在等着我们呢!”

**

到了小朋友们上课的游泳馆,司徒徐徐才明白辛辰刚才那个表情就叫做“心虚”——更衣室的大厅里,言家父女的身旁,长腿舒展坐着着她一个半月未见到的人。

头发长了,皮肤倒是比上一次回来时白了些,浅蓝色的衬衫很合身,衬得他宽肩窄腰,甚是俊朗。

以前他在特种部队当头的时候司徒徐徐去探亲,有个军嫂抱怨自家老公不是迷彩就是黑白灰t,十年夫妻下来,她都快变黑白灰色盲了。当时徐徐深以为戒,再给他买衣服就紧着亮色挑,起先他拿着果绿、嫩粉、浅蓝也嘀咕,不过那时两人新婚,感情好,他什么都肯顺着她。

想着想着,恍惚间走的离他越来越近,他从她们进门起就盯着她和儿子看,越近那目光越亮,司徒徐徐转头避开,摇肩膀上昏睡了一路的儿子:“快醒醒!你爸出现了!”

嗜睡的小朋友闭着眼睛,压根不相信。眼见徐承骁已经站起来向他们这边走过来了,司徒徐徐把儿子放在一旁椅子里,转身拉了辛辰去女更衣间。

徐承骁望着她背影,有心加快几步追上去逮住她,可多日未见的儿子一小坨坐在那里揉着眼睛,他又着实迈不动步子。

“儿子!”他想这小子想得厉害,一把举起来像以前一样抛高接住玩,很高兴的问他:“想爸爸没有?!”

小家伙被失重感吓得彻底清醒,抓着他爹的脖子直皱眉头:“爸爸,您有没有比较安静的见面问候方式?”

徐承骁把儿子放下来,抱在臂弯里喜滋滋的看了又看。这可急坏了言家的小公主,跳着脚在父子俩脚边提醒:“云起云起!换裤裤啦!老师要开始上课啦!”

言峻把急着看小男孩换泳裤的女儿抱起来,笑着说:“今天老师不来上课,爸爸和承骁叔叔亲自教你们两个!”

**

等司徒徐徐和辛辰换了泳衣出来,远远就看见两个男人各占据游泳池一角,一人手里倒提着一个哇哇乱叫的小孩练憋气。两个人身高差不多,都是结实胸肌两块,规规矩矩的腹肌、整整齐齐六格,黑色泳裤短小精悍,裹着结实的臀,一个是壮而不肥,另一个瘦而不弱。

辛辰啧啧有声,眼睛都移不开了,用手肘捅了捅身边司徒徐徐:“司徒,你确定要去相亲?你看看徐承骁那身肌肉!你真确定吗?!”

司徒徐徐在游泳池旁的地上铺了浴巾,拉筋热身,看都不看那边一眼,“我妈出发前定下的。你知道的,我妈虽然没肌肉,但发狂的时候比这家伙可怕多了。”

这个辛辰也同意,可是:“可你家徐承骁那性子……你想想孟青城!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怎么忍心再去祸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相亲男呢?”

司徒徐徐面无表情的回头说:“我妈做事很周全的——她这回特意挑了一个跆拳道黑带。”

“那也不够挨徐承骁一个旋风腿的吧……”

那边两个男人绷着肌肉却迟迟得不到女士们爱慕的关注,两人互看了一眼,丢了手里各自的儿女在游泳圈里,然后长吸了口气,双双没入水中,几息的功夫,就消无声息的潜到了她们这头。

“哗啦”一声,两人同时从池中站了起来,吓得正八卦的辛辰大叫一声,司徒徐徐离池更近,受惊一侧身滑了下去。

机不可失!徐承骁扑入水中把人紧紧抱进怀里。

司徒徐徐呛了口水就镇定下来了,推推他示意自己没事,徐承骁却哪里肯松手?抱着她往回游,贴在她耳边轻声问:“上个礼拜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这一阵网店里又很忙吗?”

儿子在离得不远的浅水区,一边和谨欢玩水,一边眼角余光直往这边瞥,徐徐就忍着不耐向前夫汇报:“那天云起感冒发烧,我带他去医院吊水,没带手机。后来他好了我忘了给你回个电话了。”

徐承骁托着她腰手紧了紧,沉默了几秒,说:“我这次回来要待很久,要不给云起换个地方上游泳课吧,这里离家也太远了。咱小区里不是有个游泳馆?我来教他。”

“你可以把他接到你家去住一阵,你出任务要走了随时再送回我那里。”徐徐干脆利落的建议。

徐承骁低头看怀里垂着眼睛答自己话的女人,顿了顿,忽然沉声问她:“这么多天你想我没有?”

他眼神炙热,司徒徐徐抬了抬眼睛,平静又直接的告诉他:“你不回来的话,我都不记得有你这么个存在。”

徐承骁看着就一下子脸色变难看,可徐徐丝毫没有变化,从他手臂中滑开,滑进水里,游到孩子们那边去了。

**

从游泳馆出来徐承骁背了她的包、抱了儿子,徐徐两手空空,只得跟着他走,他停车的那一片灯坏了,她稍稍行动迟疑,手就被他给牵了。

“小心看路,跟着我走。”他当着儿子面友善的叮嘱。小朋友看着被爸爸牵了手的妈妈一脸隐忍,趴在爸爸肩膀上直闷笑。

吃饭的时候徐徐去洗手间,徐承骁就问儿子:“你刚才跟你妈挤眉弄眼的什么意思?”

司徒云起眼观鼻鼻观心:“我没有。”

“儿子,有情报交换吗?”徐承骁很不上路子的诱供小朋友,“我带了一比一的枪械模型给你!”

“我看起来像那种喜欢喊打喊杀的小朋友吗?”司徒云起很淡定很有气质的问。

“不像。”徐承骁嘴角弯弯的角度透出一分狡黠,“所以我特意找回来一套三十二册的《大英百科全书》,九三年第十五版。”

小家伙挑起了长得和徐承骁一模一样的剑眉,毫不犹豫的昂头说:“就算你给我带了我非常、非常中意的礼物,我也不会告诉你外婆给妈妈安排了相亲的。”顿了顿,“你也别想知道时间是明晚六点半,地点是外公外婆家隔壁、婷婷姨妈家里。”

徐承骁吸了一口气,伸手揉揉儿子的脑袋,“到底是我亲儿子。”

**

吃完饭回到徐徐和儿子的小公寓,一出电梯司徒徐徐就看见自家门口堵着个大行李箱,她面色不善的回头看向徐承骁。

可那家伙自从吃饭时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神色异样,竟然都不管她的眼神暗示,抱着儿子理直气壮的等在门边。

司徒徐徐打开门用脚抵着,回身来抱儿子,不想让徐承骁进门的样子。可他一只手护着肩上的小家伙,腾出一只手来轻松扭了她的手。司徒徐徐怕吵醒孩子,没敢太过挣扎,他就大摇大摆的进了屋,走进儿子卧室前还回头低喝:“把我箱子打开收拾好……给你买的东西在最下面那层。”

司徒徐徐直冲他冷笑,就这么开着门不管,坐在客厅沙发里等着他。

一会儿徐承骁轻轻带上小房间的门出来,看了眼敞开着的大门和门外纹丝不动的箱子,走到司徒徐徐面前弯下腰,伸手捏了她双颊,逼得她抬头看他。

火气“蹭”一下子窜上来,司徒徐徐抬脚就踹,徐承骁放了手后退了一步,仍用那种深潭般幽寒的眼神看着她,司徒徐徐白他一眼,可他反倒笑了,回身自己把箱子拖进来,关了门反锁好。

“徐承骁!你这样子是想赖着不走吗?这是我家!”司徒徐徐冷声开口,问。

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反问:“你赶我走,是急着腾出位置给新人吗?”

“你的位置?徐承骁,你以为你在我这里、还有需要腾出来的位置吗?”

他高大,极近的站在她面前时遮住了大片灯光,阴影完整的笼罩了整个她,司徒徐徐坐在这整片的阴影里冷声反问,鄙视而不屑。

徐承骁低着头静静看着她,眼神渐渐燃了起来。

她的伶牙俐齿,徐承骁讨教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经历了多少人事磨难心志,可依然轻而易举的被她激怒。

时光在他身上留下那么多、带走那么多,但是对司徒徐徐这个女人的感觉、无论情爱或者愤怒,都该死的一如既往的浓烈。

“司徒徐徐,”他俯下身去,“你、活、腻、了!”一二小说 www.12xs.com

2第二章

**

两个人从客厅一路缠斗到主卧,一个拼尽全力,上蹿下跳、抓挠踢咬,恨不得把他踢飞到墙角去;另一个却只守不攻,只顾把她往卧房里引。

到了卧室门口徐承骁发力,立刻司徒徐徐双手被他一只手捏了,她动脚踹他,他手只轻轻一收,顿时她整个人都被他牢牢控住。

司徒徐徐听到他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蔑轻哼,她心头恼火,当真生气起来,回头去狠狠瞪他。

主卧里只亮着一盏壁灯,她一双春水涟涟的眼睛,比朦朦胧胧的灯光亮出去多少倍,徐承骁鬼迷心窍,情不自禁的低头去吻她眼睛,徐徐等到了这机会,张嘴便咬他。

“嘶……”徐承骁低声呼疼,手里一松,司徒徐徐脱身出来往外就跑。可刚跑到门边,就被他追上来逮了,捏着肩膀“嘭”的一声按在门后。

徐承骁单手,轻而易举的扯光了她。

“跑啊!你再跑!”他捏着她,重重咬着她耳垂,紧压着她白嫩赤|裸的身体,声音又低又哑:“就这样跑出去,给云起看看爸爸妈妈在干什么?怎么不跑?!来,我来抱你出去!”

他当真打开了门,司徒徐徐急了,反用力的将他往回推——这下倒成了她拼命要把他弄进房里去。徐承骁从善如流,一挥手用力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他整个人扑了上去。

司徒徐徐无声却用力挣扎,不配合的很,可徐承骁习惯了,更何况这么多天没见她了,憋得实在厉害,一边霸王硬上弓、恶狠狠的弄着她,一边还要得理不饶人的逼问:“这样够不够有存在感了?想不想我?想不想嗯……说想!快说!”

司徒徐徐不肯服软,流眼泪哭得眼睛都肿了,还是倔强的一声不吭的挣扎。可徐承骁多蛮横的性子,她越是不吭声他越是来劲,不肯结束,断断续续,结结实实的折腾了她三回。

第四次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了,徐承骁却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精神抖擞,搂着她坐起来,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按在怀里,死死往下按去。司徒徐徐抵不住这样的,抽搐着小死过去,人没知觉一般仰着头往后倒,好在有他接着……抱回来,心肝宝贝似地亲,在她耳边低笑着调戏她,这个时候真是要他多柔情四溢都做得出来。

可司徒徐徐丝毫不消受,稍缓过来了一些,二话不说,用力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被他轻巧截了,手放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

折腾到后半夜,总算徐承骁尽兴了,云收雨歇,一身是汗的压着她喘粗气。

看她已经被折腾的半分力气都没有,软在自己身下,样子看起来要多乖巧就有多么乖巧,哪里还像之前的张牙舞爪。徐承骁捏捏她脸,恨恨的咬牙切齿:“我|他|妈就是脑子有病才对你低声下气……下回再敢跟我顶嘴,弄不死你!”

这家伙放开手脚一呈兽|欲,完事舒服了居然还敢哼哼唧唧、唧唧歪歪的,司徒徐徐心里恨得简直想把他捶扁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可这眼下她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这家伙一百六十斤,生生放松了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密密实实的,像床加厚的大棉被,盖得她又热、又闷……又踏实。

前一秒想把他揍扁,这一刻又觉得其实挺舒服。

再下一秒,她就沉沉昏睡过去了。

**

第二天早上全家起得最早的是司徒云起小朋友。

看到他爹裸着肌肉偾张的上身、只穿着一条子弹内裤从他娘房间里走出来,云起清秀小脸上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喝着牛奶吃着面包,淡定的和他爹打招呼:“爸爸早安!今天妈妈是不是睡很晚、不做饭了?”

徐承骁点了点头,小家伙丢下面包欢呼了一声:“太好了!那么为了不饿肚子、不耽误我长高,我们叫外卖吃吧!我要吃必胜客!爸爸你喜欢鸡肉披萨还是海鲜的?”

徐承骁伸手擦了擦他嘴唇上的牛奶胡子,有些犹豫的问说:“我记得你妈好像不让你吃这些东西的吧?”

司徒云起点点头:“对啊,爸爸你不在家的时候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妈妈不让我吃。”

这话说得点到即止,徐承骁立刻就听明白了。可是司徒徐徐管教儿子一向有原则,宽严并济,他要是这会儿为了讨好儿子答允了,回头她醒了就会把他剁碎了做披萨的。

昨晚背上被挠出来的几道血印子还辣乎乎的疼着呢,徐承骁揉揉儿子的脑袋,说:“你先吃面包垫垫,我去给你煎个鸡蛋出来。一会儿等妈妈起床了,我们一起去爷爷奶奶家吃饭。”

云起还想争辩,徐承骁抬了抬眉毛表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小男孩默默皱了皱眉,忽然问:“那今天下午的游泳课我还去吗?”

徐承骁也正想和儿子商量这事儿,就坐下和他讨论:“爸爸这回在家待挺久的,你的游泳课改到咱们小区的健身房上怎么样?爸爸教你,不用教练教。”

小家伙这回明确的摇了头,徐承骁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小家伙垂了垂眼睛,长而卷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投了一小片阴影,格外的招人怜爱。

“我要和谨欢在一起上课,这样等你又有任务、又要走了,我妈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辛辰阿姨会照顾我。”

徐承骁听了当即愣在了那里,心上疼的感觉像是一下子□了十几把匕首似地。他看着儿子,沉默着,说不出一个字来。

可司徒云起片刻却抬头狡黠一笑,开心的说:“爸爸!我跟你开玩笑的!妈妈哪有那么忙?外婆和奶奶也常常照顾我的。”

徐承骁稍稍喘了口气,心上感觉缓和了些。

“不过我还是不要换游泳课——言峻叔叔懂很多,我很崇拜他,我要和谨欢一起当他的孩子!”说完司徒云起溜下椅子跑回房间去了。

这下,徐承骁心上的匕首是□了……可是又换了一排机枪来,突突突的扫射啊!

**

徐家是g市最枝繁叶茂的红色望族,徐承骁的爷爷是著名开国将军,徐家几个儿子从军从政,都已位高权重,徐承骁的爸爸眼下就正是g市的一把手。

徐家地位最高的是徐承骁的奶奶,老太太十岁的时候就是女八路了,当年还是徐承骁爷爷的入党介绍人。徐承骁的名字有幸是由言峻父亲取的,首长当年取名时亲口说的:这一个“骁”承的可不单纯是徐承骁爷爷的英勇善战,还有老太太青史留名的骁勇强悍。

云起一进门就被老太太拢在怀里,连徐妈妈想抱一抱都不行,老太太叫人拿了一堆零食过来,都是云起爱吃、司徒徐徐平常不给吃的,她小孩过家家一样,一样一样摆开在曾孙面前,铺了小半桌。

“你吃!喜欢哪样吃哪样!别看你妈,太奶奶在呢,你妈敢说你?!”老太太豪迈的挥手,说着还瞪了徐徐一眼,可这一眼她却立刻看出了不同来,说:“丫头,你今天脸色比平常要好,滋滋润润的。”

一旁徐承骁骄傲的心想能不滋润吗,老子昨晚卖力浇灌了她一夜!

他得意,伸手去搂她,司徒徐徐将他手打开,却反被他折了手指捏住,两人正暗暗较劲,就听云起童声清脆的说:“因为我妈妈晚上要去相亲!我外婆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