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轮回王
    小时候总想着能够早一天长大,觉得长大之后,生活就容易了。

    小女孩慢慢将母亲的眼睛闭上,她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她以为只要攒够了钱,就能够将把妈妈的并治好。

    就好像我们也总是以为,只要把病人送进医院,病就一定能治好一样。

    “妈妈,去了天堂吗?”小西喃喃道,眼睛里满是泪光。

    “是…是的,她去了天堂。”霍羽低声道。

    “就像爸爸一样,所以……他们又在一起了是吗?”小西勉强的笑了笑,笑容在她干瘦的脸上那般让人心疼。

    霍羽沉默了一小会,开口道:“嗯……他们又在一起了。”

    这个小女孩坚强的让霍羽有些难受,父亲早年走了,留下了一个患病的母亲,依靠着父亲留下的一些钱财,好不容易支撑到了现在,每天上街捡一些破烂,想要存够两千圣灵币为母亲治病……

    穷,是一个刺眼的字,刺眼到很多人都不敢睁眼看着这个字。穷,又是无法直视的现实,他会把你剥光**裸的安放在繁华的十字路口。

    穷,连说话的音量都会比别人小,贫穷,有时候连呼吸都带着罪恶感。

    对于很多人来说,两千块钱也许只不过是出入高档餐厅的一次饭钱,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两千块钱,有时候就是救命的钱。

    穷,如同天堑,将人划分出了三六九等。

    她让霍羽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亲眼看着自己所有的亲人被人杀害,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因为陶姨,如果不是因为方老师……

    “以后,小西就没有爸爸妈妈了。”小女孩看着床上已经没有生息的母亲,声音有些小,却坚强的让人心疼。

    就好像能够心中支撑她活下去的支柱轰然崩塌,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了,以前想着把妈妈的病治好,然后和妈妈一起生活下去。

    现在,妈妈已经走了,她突然不知道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在两位大哥哥的帮助下,小西将她妈妈安葬在了城外的一座小山上。

    “你说,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看着小西跪在她妈妈的坟前,霍羽有些触动,看着身边的胡闹问道。

    “你这个问题,以前问过方老师吧?”胡闹思索了一下,反问道。

    “嗯!”霍羽点点头。

    “人活着本就毫无意义,但是活下去,就会找到有意义的事情。”胡闹歪着头不确定的说道。

    “方老师曾经说,他以前也觉得自己活着没有意义,他也曾经有过迷茫的时候,后来……”霍羽低声道。

    “他遇见了我们,他说,我们就是他活着的意义。”胡闹的声音同样有些低落。

    “嗯……”霍羽点点头。

    ……

    当紫天帝重新进入魔界。

    来到魔界中央地带的地狱之门处,一只巨大的地狱三头犬正在地狱之门门前歇息。

    感受到生人的气息,地狱三头犬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只是,他感受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

    “来者何人?”地狱三头犬声音略带威严,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紫天帝。

    “紫玉阳!”紫天帝傲然站在地狱三头犬面前,作为大秦皇朝数一数二的强者,他有自傲的本钱。

    “想要前往轮回六道?”地狱三头犬仿佛也明白了紫天帝的来意,毕竟人界的强者来地狱之门的唯一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找寻故人的灵魂。

    “还请地狱使者放行,紫玉阳定当厚报。”紫天帝对着地狱三头犬拱了拱手道,帝释天告诉过他,地狱之门的出现必定会有伴生神兽地狱三头犬守护,想要进入地狱之门,必须得到地狱三头犬的同意。

    “你得想清楚,一旦进入地狱,想要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地狱三头犬嘴角咧起淡淡的笑容,他能感受到面前这个人和方白有莫大的关联……嘿嘿,本狗爷要吃好几顿大餐!

    “不劳使者费心。”紫天帝点头道。

    地狱三头犬爪子一挥,一旁阴森森的地狱之门便慢慢打开,紫天帝慢慢的走进了地狱之门。

    只是刚踏进的那一刻,他便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身体完全失重的往下落,全身的力量无法使用,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在拉着他往下坠。

    “嘭!”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天帝落入了一座幽深的潭水之中。

    刺骨的潭水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地狱之门的深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水潭?

    而在这幽暗的潭水之中,有着无数蓝绿色的光点。

    “咕咕……”

    潭底有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在不停的拉扯着他,这些蓝绿色的光点也在不停的往下坠,紫天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是以他的修为,哪怕在水中一直闭气也不是问题。

    身体根本控制不住,一直在往下坠。

    这到底是通向哪里的?

    “嘭!”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过去了一个瞬间。

    紫天帝的脑袋浮出了水面,整个世界仿佛颠倒了一般,原本自己是在往下坠落的,只是在出水面的那一刻,竟然又变得正常了起来。

    而所有的光点在破出水面的那一刻,全部浮向天空,成群结队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紫天帝慢慢的从水中出来,只是比较奇怪的是,尽管从水中出来,但是他的身上却看不见任何一滴水。

    “这莫不成就是地狱?”紫天帝看着这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一丝生人的气息,看向远处,竟然是黑漆漆的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之下,却是一片漆黑无比的世界,显的那样的寂静。

    “是鲜活的生命气息啊……可以分一点给我吗?”

    “我也想要……求求你了!”

    “好痛苦啊……分一点给我吧!”

    “呃……”

    就在此时,紫天帝周围响起了数声异响,从他的周围慢慢爬出了无数道干枯的身体,空洞干瘪的眼眶,没有任何生气的**,尽管还穿着人类的衣服,却长着獠牙。

    “地狱的恶鬼?”紫天帝眉头微皱,来之前他已经跟帝释天打听了所有关于地狱的事情,至于帝释天骗他,他还没有这个胆子,因为在离开之前他又在五行法阵之外加了一道封印,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在圣灵大陆想要解开这道封印的人,几乎没有。

    等于说是,他和帝释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他紫天帝死了,那么他帝释天永生永世都别想离开那个鬼地方。

    “滚!”

    紫天帝轻喝一声,眉头一凝。

    一股巨大的气浪从他的周围发出,将周围所有靠近过来的恶鬼全部震退数百米,但是让紫天帝有些诧异的是,竟然没有将这些恶鬼给震死。

    “看来帝释天说的没错,地狱中的恶鬼不死不灭,和他们纠缠只能浪费我的时间。”紫天帝摇了摇头道。

    “分享你的生气给我吧……”

    “我的灵魂要融化了……”

    “跟我们融合在一起吧……”

    这些恶鬼毫发无损的继续朝着紫天帝爬了过来。

    而就在此时,在地狱中央正在憩息的六道轮回王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静静的盘坐在一樽王座之上,在他的身边悬浮着六把剑,这六把剑形态各异,分别以骷髅头、羊头等装饰,看起来极其阴森。

    他身着黑白相间的盔甲,灰白色的头发散落于肩膀之上,看起来并不是那种凶恶的模样,反而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睁开的眼眸里,却有着淡淡的漠视。

    “来了一位客人。”轮回王嘴角轻轻上扬,头轻轻靠着手,无聊了近万年时光,终于有新的玩具送上门了。

    “接引使,把客人带过来吧!”轮回王声音回荡在这阴冷的地狱之中,突然空气之中闪过一道蓝绿色的火焰,随后消失不见。

    紫天帝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空荡荡的地狱之中,他也不知道六道轮回到底在哪里,因为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找不到任何有标志性的东西找方位。

    “尊贵的客人,请勿再在地狱之中闲游,伟大的轮回王已经在等着您了。”

    “踏踏……”

    在紫天帝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提着灯笼的人影。

    随着这道人影慢慢接近紫天帝,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脸上带着白色的笑脸面具,白色的头发,手里拿着一个木制的灯笼,灯笼的光在这漆黑的地狱之中显得那么的刺眼。

    只是这光芒的出现,地狱之中那些想要接近紫天帝的恶鬼竟纷纷退散,仿佛在害怕这火光一般。

    “你是谁?”紫天帝问道。

    “你可以叫我白无常,也可以叫我接引使,我的工作就是引导亡魂前往六道转世,免得他们在地狱乱逛,而错过转世时间,成为你眼前的恶鬼。”白无常回答道,只是他的声音毫无生息,让人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乱逛?为什么?”紫天帝皱眉道。

    “来到地狱的亡魂很多贪恋尘世,还有一些不相信自己已经死掉的,慢慢的只能被地狱的气息感染而沦为恶鬼,这些恶鬼必须获得生命的气息或者被打入十八层炼狱历经无数磨难才能重新转世。”白无常依旧不急不慢的回答道。

    “你说,轮回王已经在等我了?”紫天帝终于把话题引到了正路上来了,这让白无常也松了口气。

    “是的,伟大的轮回王已经知晓您来的目的,所以,请您前去一叙。”白无常点头道。

    “带路!”紫天帝点头道。

    既然这里的主人已经知晓了他的目的,紫天帝也不想再绕弯子,干脆直接过去见一见这里的主人。

    跟着白无常没过多久,紫天帝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王座,而在王座之上,一个白发人正用一种玩味的眼神打量着他。

    “紫玉阳?”轮回王嘴唇微张,看着紫天帝道。

    一股淡淡的威压从轮回王的身传出,紫天帝也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是!”只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紫天帝,哪怕曾经面对天界最强的释天帝也未曾卑躬屈膝,尽管紫天帝知道自己死后也会成为面前这位手中的玩物,但最起码,现在紫天帝不会弯下自己的腰。

    轮回王颇有些玩味的看着紫天帝,“轮回之事乃由天定,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你喊我过来,不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吧。”紫天帝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轮回王。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轮回王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你想要从我这里带走一个,就必须补上一个,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想杀谁?”紫天帝淡淡的问道。

    “不不不,不是杀谁,这是个交易!”轮回王伸出手指摇了摇道:“万年前,你们人界的文帝也和我做了一笔交易,他用你们人族的神器躲过了轮回,这是六道所不允许的事情,你若是想要带走你要带走的人,就把文帝给我带过来。”轮回王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交易的内容。

    “文帝?孔秋?”紫天帝眉头轻皱:“他还未死?”

    “他已经死了,只是他的灵魂还未转世!”轮回王摇头道,“他不该再留在人界,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该怎么找他!”紫天帝问道。

    “这不是我操心的事情,我只看结果。”轮回王道,“当然,我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紫九黎的灵魂你可以先带回去,但是孔秋的灵魂你必须在十年内给我送过来。”

    轮回王的话带着淡淡不容置疑的意味,他玩味的看着紫天帝,他就喜欢看着人类痛苦,尽管他曾经也是一个人。

    “多谢轮回王!”紫天帝对着轮回王拱了拱手。

    当紫天帝带着紫九黎的灵魂离开地狱,黑白无常看着远去的紫天帝,有些疑惑的问道:“王,为何要对这个人类如此?”

    轮回王手指轻轻敲打着王座的扶手:“我只是想找点乐子罢了……”

    “整个地狱空荡荡的,多无聊!”

    “连那只死狗都去了人界,而我却要孤独的守着这六道。”

    “我选定的接班人,你啥时候才能死掉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