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光暗体
    残破不堪的古老建筑群里,遗留着数个残垣断壁的房屋,旧无人居住,毫无生息,随风起舞的废纸片让人感觉到无尽的苍凉。

    不堪入目的破旧城墙,低矮不成形的破旧小房,杂乱的矗立在高楼大厦的旁边,和旁边的光鲜亮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瘦小的小女孩正背着一个和体形不相称的背篓,手里拿着一个简易的木钳在街上捡着别人不要的垃圾。

    她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看着脑袋上的太阳,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她感觉自己的嘴有些干,往自己的背篓里瞧了一眼,看着并没有装满的背篓有些失望,只能继续低着头前行。

    她只能走在沿着道路的角落里走,因为这里的废弃垃圾最多,而且……这里不会碰到那些脾气不好的人。

    她走到了免费喝水的池子边,用手捧着水,低着头喝了一口,她中午没有吃饭,因为家里只剩下一点米了,如果她吃了的话,那么妈妈就没得吃了。

    她饿的有些发慌,旁边走过去一个胖子,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鸡腿,她有些眼馋,随即又摇了摇头,她知道那不是她能吃的东西,突然,或许是胖子觉得手里的鸡腿不好吃了,随手扔在了地上。

    她的眼睛便一直盯在了那只鸡腿上,她吞了口唾沫,背着自己的背篓,赶紧朝着鸡腿走了过去,正当她准备拿起鸡腿的时候,一条流浪狗对着她狂叫了起来。

    她不由对着流浪狗龇牙咧嘴起来,她知道,如果她能抢下这只鸡腿的话,那么或许她可以好几天不吃饭,她拿着手里的木棍,一幅凶狠的样子看着流浪狗。

    “呜呜……”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凶狠的小女孩,流浪狗最后还是退缩了,因为它觉得这个小女孩身后还有其他人。

    看着流浪狗的退缩,小女孩欢呼雀跃的拿起了地上的鸡腿,然后跑到了水池旁,将上面的脏东西冲干净,已经饿了一天了她,觉得这鸡腿格外的好吃。

    “来,三…四个圣灵币,你拿好,下次再来!”收废品的叔叔将四个圣灵币递给了小女孩。

    “谢谢叔叔!”小女孩赶紧对着叔叔鞠躬谢道,背着小背篓的她手里死死的攥着这来之不易的四个圣灵币,跑回了自己的家里。

    她家住在这座城市的贫民窟,那种不要房租的地方,也没有人住的地方。

    “咳咳……咳咳……”

    还未进入房间,便听到了妈妈的咳嗽声。

    “妈,你吃药了没?”小女孩将背上的背篓放在了门边,背带在她的肩膀上留下了两道红红的血印,她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想要背起这么大的背篓,还要捡上一背篓的垃圾,负担太过于沉重。

    “吃……吃过了!”躺在床上的妇女挣扎的坐了起来,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小女孩点了点头。

    “嗯,我去做饭!”小女孩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圣灵币放进一旁的大盒子里,在大盒子旁边还有一张账单。

    2000-3=1997

    1997-5=1992

    1992-10=1982

    ……

    将四个圣灵币放进盒子里,她想要给妈妈治病,还要1900个圣灵币。

    她走到了一旁的柴房,这不仅是柴房,也是厨房。

    她拿起一旁的米桶,里面还剩下不到一小碗的米粒,她露出了有些失落的表情,她已经非常努力在节制自己少吃了,可是这米就是一天一天的减少。

    她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往米桶里掉,她赶紧擦干净了自己的泪水,她等下还要把饭端给妈妈吃,不能妈妈看见她哭了。

    她看见妈妈吃过了粥,又喝了一次药,睡下,才慢慢的拿着自己的盒子,走出了门外,她又数了一遍自己还有多少钱……

    我们总想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因为这幅小小的身躯好像好多事情都做不了,我们无奈的看着自己小小的手,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做。

    当第二天的太阳从东边升起,她将妈妈的药端到了床边,看着妈妈喝下这廉价的药之后,她才小心翼翼的从屋子里离开。

    尽管她认为自己能够做很多很多事情,但是那些老板却不要她,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看到别人在街上捡不要的废品卖,她也只能捡一些废品卖。

    她不知道两千圣灵币是什么概念,但是她觉得,只要她努力,每一天都可以积攒一些钱,迟早会有钱给妈妈治病。

    “小西呐,你妈妈的病了吗?对了,城西区听说那几个人贩子被放出来了,你可前往不要往城西去呐!”当小女孩捡完一天的废品,往家里走的时候,一个老妪对着小女孩叮嘱道。

    小女孩懂事的对着老妪点了点头。

    只是,这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街上的废物也越来越少,她妈妈的病好像越来越重,看着记账本上那一千八百多的数字,她仿佛看见了一个无法翻越的天堑。

    她多想快点长大,她多想赚钱给妈妈治病,她多想……

    夜里,听着妈妈的咳嗽声,小西不敢出声,只是小小的心灵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

    第二天,当她明白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后,她主动找到了老妪口中的那几个人贩子……

    “叔叔,你把我卖了吧,我还差一千八给我妈妈治病……”

    小西站在人贩子叔叔的背后,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哎呀妈呀,老感人啦,太感人了!怎么会有这么感人的事情发生……”背着一把巨大红黑色镰刀的胡闹,站在远处,注视着面前的这一切,只是看着面前这个哭的稀里哗啦的骷髅头,胡闹突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暗黑,你能不能冷酷一点?冷血一点?嗯哼?作为黑暗系的君主,你就这么容易被感动?”胡闹有些败给了这个骷髅头。

    “呜呜呜……实在是太感人了,人家被感动了难道不行嘛!”骷髅头有些傲娇的反驳道。

    “我特么……”胡闹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暗黑,他真想把镰刀抽出来,然后把这个骷髅头给劈烂。

    “不行,你必须收养这个小女孩!”暗黑严肃的看着胡闹道。

    “为什么?!”胡闹皱眉道。

    “你不觉得这个小女孩很可怜吗?”暗黑一本正经的询问道。

    “所以呢?”胡闹有些懵逼,有些自嘲的笑道:“天底下那么多可怜的人,难不成我还得一个一个去可怜他们?去拯救他们?”

    “可是你看见了她呀,其他人你又没看见对不对?”暗黑反问道。

    “你作为堕落的源泉,你觉得你这样散发你的爱心真的好吗?”胡闹有些冷漠的看着暗黑道。

    “我堕落虽然堕落,可是这并不耽误我有爱心呀!”暗黑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谁规定了黑暗君主就不能有爱心?而且……”

    暗黑顿了顿,将脑袋凑到了胡闹的脸边:“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光明君主呢?”

    暗黑的骷髅头突然隐入了黑暗之中,随后从黑暗之中慢慢浮现出了一座光明之门,从光明之门之中,走出了一个全身**的天使小人……

    “咦,老子的衣服呢?”天使小人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有些懵逼,挠了挠自己长满金黄色头发的后脑勺。

    天使小人从光明之门之中摸索了一阵子,然后从里面撤出来了一件裤衩子,穿在了身上。

    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胡闹,天使小人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那个,好久没转换形态了,习惯不穿衣服了……”

    “你?”胡闹这下瞬间就真的懵逼了。

    “光明和黑暗本来就是同源而生,不过就是转换个形态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暗黑撇了撇嘴道,随后慢慢的坐在了虚空之上,“至于那个神光,其实他也有黑暗形态,只是他变成黑暗形态没有我那么帅,所有的光暗体之中,我暗黑是最帅的!”

    “所以,他就是嫉妒老子的帅,想要干掉老子!”暗黑不屑的笑道。

    看着这个自恋的暗黑,胡闹突然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另一个非常不要脸的身影,如果他还在的话,如果把他和这个暗黑放在一块的话,他们会不会因为争论谁帅而打起来?

    “哎呀,不跟你说了,其实就是这个小女孩有一颗光明之心,如果送给你的小情人的话,指不定能够调教出一个光明神女!”好像变成天使形态之后,暗黑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什么?小情人?!谁?”胡闹有些震惊的看着暗黑。

    “不就是神光的选定者嘛,那个叫霍羽的小家伙,你敢说你不喜欢他?!”暗黑不怀好意的看着胡闹。

    “狗屁,老子是直男,正儿八经的直男,知不知道,直男!就是那种钢铁直男,每天都撸铁的直男!”胡闹怒声道。

    暗黑摆了摆手道:“这个我没兴趣知道,反正是你们之间的情情爱爱,跟我又没关系!”

    “所以,你喜欢神光?”胡闹突然不屑的冷笑一声,想要把话题转移,最好的方法就是转移到别人身上去。

    “狗屁,老子是直男,正儿八经的直男,老子会喜欢神光那个死人妖?!”暗黑如同炸毛的猫一样。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胡闹耸了耸肩道。

    “老子说的是真的,谁会喜欢神光那个喜欢遛鸟的遛鸟侠,你知不知道,以前在光暗学院上课的时候,他最喜欢偷女老师的丝袜,每天都找老子借卫生纸,搞的老子的卫生纸用的飞快,还有,他读书的时候从来不穿内裤……”暗黑一阵快速吐槽,极力想要撇清自己和神光的不正当关系。

    “哦?!”胡闹眼神微眯的看着暗黑,脑海里不由想起了李子成和阿布,也不知道这对基友怎么样了,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这对基友了?还有三年二班的那些小伙伴?

    “你放你妈的瘟狗屁,甘霖娘,你踏马才喜欢遛鸟,你特么在床上打飞机还把纸扔爸爸床上,特么的爸爸不仅要打扫自己的卫生纸,还要帮你收拾卫生纸,搞的整个学院都在传爸爸跟你有不正当关系,你个该死的暴露狂,每次上厕所都不关门,还喜欢把裤子拉下来,露你麻痹的光屁股蛋子……”就在此时,从旁边传来了一阵极其愤怒的反驳声。

    胡闹转头看去,只见霍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不远处,而一个天使小人手里拿着一把天使之刃对着只穿着裤衩的暗黑就冲了过去。

    “狗贼,受死!”神光手持天使之刃狠狠的劈向暗黑。

    看着正主出现了,暗黑顿时吓了一跳,随后跳到了一边,“你大爷的,老子每次买卫生纸还要给你分一半,哪一次你蹲坑纸掉厕所不是老子给你送的纸?你还有脸说?”

    “有脸说,呵呵!”神光仿佛被气乐了,“因为那些风言风语,原本爸爸都能脱单的,我喜欢的女孩都疏远了我!”

    神光手中的天使之刃笔直的对准了暗黑,他此刻恨不得和暗黑大战三百回合。

    “怪我咯,还不是因为你上课睡觉流口水!”暗黑怒道。

    “那也比你上课打飞机要好!”神光怒道。

    “老子擤鼻涕被你们传成打飞机,老子有说过什么?”暗黑手中多出了一把暗黑之镰,“就因为老子比你帅,所以老子活该背锅?”

    “如果不是因为你帅,你觉得谁会让你背锅!”神光不屑的哼道。

    “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今天总算说了句人话!”暗黑颇有些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其实我觉得你也挺帅的。”

    “彼此彼此!”神光也是一脸乐呵的看着暗黑,随后伸出双手和暗黑握在了一起。

    只是下一刻,神光和暗黑手中都多出了一把武器。

    “狗贼,老子就知道你要暗算爸爸!”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往后跳了一步,随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着这两个互相喷口水的天使,这一刻,胡闹和霍羽心中那仿若高楼大厦一般的形象,瞬间崩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