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人心
    “神光,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

    在对一个死刑犯进行了最后的忏悔的引渡之后,霍羽躲在墙角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的额头上流淌着冷汗。

    他的青筋暴起,他心中的杀意有些止不住的往外溢,他无法想象自己在忏悔室多待一秒钟之后自己会不会拿起手中的剑杀掉那个死刑犯,所以他走了出来。

    “你想净化黑暗,黑暗也想侵蚀你。”神光冷漠的话语让霍羽陷入了冷静之中,霍羽慢慢的靠着墙角往下滑去,直到坐在地上,他双手抱着头,脑袋里满是暴虐的情绪。

    “忏悔之道并不是引导他人忏悔,而是考验你自己,看你能不能坚守住自己的本心,当你的本心越坚强,你的力量才越强大!”神光说道。

    霍羽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便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当他和往常一样,静静的坐在忏悔室之中。

    听着外面走廊嘈杂的声音。

    侍卫领着戴着脚铐和链子的死刑犯从远而近的走过来,脚步声在走廊之中回荡着。

    随着侍卫将忏悔室的大门打开。

    死刑犯坐在了霍羽的面前。

    霍羽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看着面前这个秃头死刑犯,随着侍卫将忏悔室的门关上,霍羽努力的平复心情,开始进行有步骤的‘心理引导’……

    因为已经进行了无数次对于未成年的引渡,所以霍羽凭借自己的职业经验,渐渐的以为和眼前的死刑犯建立了信任感。

    死刑犯开始一步步的对着霍羽吐露自己的心声,这个死刑犯叫做胡特,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灭门杀手,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随即进入一户人家,然后慢慢将别人全家都折磨而死。

    胡特是大概十年前轰动整个光明教廷的连环杀手。

    据统计,从十年前到五年前的五年时间,光在光明教廷,胡特就杀了近二十户人,数百人死在他的手上,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双性恋,杀害了至少二十一名男孩和青少年,并且女干尸……

    胡特犯罪的对象基本上都是刚成年的男孩,然后以做客的名义进入男孩的家中,在男孩的父母面前,慢慢折磨男孩,甚至最为恐怖的一次,胡特将一个男孩活生生的剥皮。

    由于被害人数过多,而且手段极其残忍,胡特被认为光明教廷最为邪恶凶残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如果不忏悔的话,会被判处死刑的。”在加深信任之后,霍羽慢慢的劝诫着胡特。

    “我知道啊!”胡特打了个哈欠,但是双手被拷在椅子上,他并没有办法做出其他的动作。

    “你难道不想活下去吗?”霍羽疑惑道。

    “活下去?”胡特有些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霍羽,这一眼看的霍羽有些毛骨悚然。

    “哇哦,没想到我杀掉那么多人之后,竟然还能活下去!”胡特嘻笑了一声,“如果我能活下去的话,我一定要再多杀几个像你一样的男孩子!”

    “你……”霍羽深吸了一口气,“你杀害那些男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当那些男孩子哭着向你求饶的时候,你就没有怜悯过他们吗?”

    胡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平静的回答道:“感觉吧,很舒服呀,当剥光那些小羔羊的时候,用刀刺入他们的身体之后,非常的畅快,我除了爽之外,没有想过其他的东西!”

    说完之后,胡特开始微笑,那种非常平静的笑容,让霍羽顿时有些不寒而栗,就好像那一种不把生命当回事一样的感觉,不仅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也不把别人的生命当一回事。

    “我跟你说,我最刺激的一次,就是当着那个小男孩的父母,然后把那个小男孩吊起来,用小刀从那个小男孩的双脚开始削,把所有的血肉都削掉……”

    “那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看着他父母那种无能为力的表情,真的是太爽了!”

    “还有一次,我让一个男孩跟他母亲交合,不然就我就杀掉他们,然后还在让他父亲在一旁看着,哈哈哈哈,我就像神一样,他们不做,我就杀掉他们……”

    对于胡特的引渡,霍羽坚持了三天。

    而这三天,他又套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比如说胡特不仅喜欢虐杀男孩,还喜欢虐杀鸡女,他杀害鸡的手法比杀害男童的手法更加的残忍和变态,他喜欢一刀捅进鸡的心脏,然后对鸡进行女干尸,再把头砍下来,放进冷藏柜,再把剩下的尸体剁碎……

    霍羽本以为自己跟这个胡特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哟,小祭司,你今天看起来有些不对劲,要不要听我说一说以前的故事?”胡特在看到霍羽之后,会时不时来上一句关心的话。

    在第三天的时候,霍羽以为火候到了,然后亲自前往胡特的房间里对胡特进行引导。

    只是和胡特聊天聊了一会之后,胡特突然径直走了过来,慢慢蹲在了霍羽的身边,然后眯起眼睛开始微笑,眼眸里满是欣赏的表情。

    那一刻,霍羽有了一种被野兽盯上的危险感。

    霍羽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己跟这个所谓的胡特虐杀的那些男孩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小……

    霍羽觉得自己的心理好像越来越扭曲,在对这些罪犯引渡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身边无时无刻都有黑暗等着侵蚀自己,每天晚上都必须神光在一旁守护,他才能够安然入睡。

    他无法想象,为什么那些罪犯能把杀人这一件事说的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而且他们的手法连普通人想都想不到,肢解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把人肉做成食物更是普遍。

    还有一些罪犯喜欢收藏人类的肢体,这些事情听起来就让人无法接受。

    霍羽第一次感觉到人是如此可怕,有些人已经无法称之为人了,他们比深渊底下的魔鬼还要让人恐惧。

    霍羽突然想起了胡说说过的一句话:“鬼有什么可怕的,人心才最可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