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忏悔
    越是光明的地方,罪恶才显得更加的明显。

    正所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越是接近光明的地方,黑暗才显得更真实。

    “暗黑,你说为什么人性总是那样经不起拷问呢?”

    胡闹走在光明教廷的街道上,从外表上看,胡闹不过只是一个信仰正义的少年,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一个成为维护正义的好苗子,因为胡闹的身形挺拔,看起来非常的专注,恰是一位好少年,像这样的少年在光明教廷的城市中,到处都有,他们将会成为正义最忠诚的骑士。

    “你老师不是说过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暗黑的声音在胡闹脑海里响起。

    “那为什么方老师他自己就不能自私一回呢?!”胡闹低声问道,想起方老师留在记忆中最后的那一面,胡闹的心就忍不住作痛,来圣灵大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混迹在黑暗中,他早已经明白方老师的所作所为,老师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还为了整个五行大陆上的人。

    “也许是因为,他是英雄吧……”暗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他看来,人类是最不值得同情的群体,他们自私自利、勾心斗角、口是心非,仿佛所有的贬义词都能用来形容人类。

    但是在某些事后,暗黑也不得不承认,在人类之中,也会出现那么一些浑身散发着淡淡光亮的人,这种人,被称为英雄。

    ……

    在和胡闹分别之后,霍羽便来到了明光城最大的监狱之中,在被神光选中成为光明神使之后,霍羽便开始跟着神光修行光明之道,而光明之道有两种修炼方法,第一种,引渡罪人忏悔,这个就是所谓的劝人向善。

    引渡的人越多,那么霍羽体内的光明法则便会越凝实,自然实力也便会越强,而这所谓的引渡,也是一种修炼。

    在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接触越多内心黑暗的人,那么也会不可避免的沾染一些黑暗,克服这些黑暗,也会获得更多的光明力量。

    第二种,就是杀掉信仰黑暗的人。

    而第二种修炼之道的人,也有一个固定的称呼:光明仲裁者。

    意志不坚定的人是不允许进行第二种修炼的,因为随着杀戮的越多,越容易堕入黑暗,而意志坚定的人,则会在杀戮之中提升自己。

    而黑暗就简单的多,黑暗教廷的人也有两种修炼方式,第一种就是引诱他人释放内心的**,引诱的人越多,信仰黑暗的人便会获得越多的力量。

    而第二种就是掠夺,也就是所谓的吞噬,但是这个吞噬会有极强的副作用,吞噬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会让凶恨之意充斥大脑,而吞噬那些**满身的人,则满脑子都是那些**……

    **是信仰黑暗之人的修炼之本。

    “霍殿!”

    守卫监狱的侍卫看着霍羽的到来,赶紧对着霍羽恭敬的行礼道。

    “免礼!”

    霍羽抬了抬手,面对这些人的恭敬,霍羽从最开始的不习惯,再到适应,现在已经坦然接受了。

    “霍殿,今天有一名刚送进来的未成年。”领头的侍卫在霍羽面前带路道,在光明教廷,他们这些侍卫的地位其实并不是很高,相比霍殿这种走忏悔之道的祭司,他们这些侍卫必须在监狱熬上几年,然后再去执行各种任务,最后才能转职成为仲裁者。

    “好的,谢谢!”霍羽点了点头致谢道。

    侍卫受宠若惊赶紧摆了摆手:“霍殿不必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眼前的这位霍殿,乃是光明大祭司为教廷寻找的光明候选人,也就是所谓的圣子候选人之一,但是在成为候选圣子之后,这位霍殿依旧不骄不躁,待人依旧,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高人一等,哪怕是面对他们这些侍卫,依旧那样的平易近人。

    每个星期,霍羽都会前往监狱,去引渡一个犯罪的人,使其忏悔。

    像霍羽这种刚接触忏悔之道的新人,一般来说,引渡未成年的罪犯是最为容易的。

    霍羽静静的坐在监狱之中,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整个忏悔室之中,只剩下了他轻微的呼吸声。

    慢慢的,传来了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侍卫领着戴着脚链和手铐的犯人缓缓的走了进来。

    这个犯人并不大,看起来还没有霍羽大,仅仅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侍卫关上了忏悔室沉重的铁门,已经习惯了的霍羽双手交叉着撑在座子上,并没有因为铁门关上时的沉重声响而有异象。

    霍羽很快就调整了自己,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在侍卫带这个少年出来的时候,霍羽便已经看过了他的资料了。

    眼前这个霍羽所要‘引渡’的对象,是一名姓韦的少年,他在短短的两年内,犯下了四宗案,第一件将一名年仅七岁的男童推下冰冷的河水之中,最后男童连抢救都没来得及。

    第二件将一个六岁的男童推入废井之中。

    第三件将毒药掺入果汁之中,骗一个小男孩喝掉。

    第四件将一个小男孩带到没人的地掐死,扒光了男孩所有的衣服,最后还毫无顾忌的在仲裁所的人面前承认都是自己干的。

    但是这些案件都因为‘他还只是个孩子’,而且未满十四岁而不了了之。

    霍羽深呼吸了两次,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不停的暗示自己,将眼前的这个少年当成一个普通人看待。

    这是引导人忏悔的第一步,必须以平常心去看待他人,这样才能让对方更好的信任你。

    ……

    当霍羽走出监狱的时候,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起来。

    “神光,我想杀人怎么办!”

    霍羽喃喃自语道。

    “控制住自己,这是修行的必要经历!”神光淡漠的声音在霍羽心中响起,“眼前的这一切,都不过是业障。”

    “可是我忍不下去了怎么办!”霍羽的内心依旧有些难以平静。

    “那就杀了他!”神光冷声道。

    霍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