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女子
    接鸡毛掸子!

    方白以前还喜欢边说边教学,现在却改变了自己的风格,奉行一种直来直来的风格,说打就打,一声呼啸的风声中,鸡毛掸子便对着李霸道横扫而去。

    袁默老师的这一鸡毛掸子,瞬间吸引了李霸道全部的心神,面对这平淡无奇的一下,李霸道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完全不可抗拒的无力感,就像是面对大魔头的戒尺一样。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次攻击,就好像你所有的防御都没有任何的用处,你无法防御,也无处逃避……

    方白的攻击非常的霸道,应该说这具六道之体非常的变态,可以模拟整个五行六道中所有的法则之力,完全不管李霸道用什么技巧,这霸道的鸡毛掸子直接笼罩了李霸道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甚至……连李霸道方圆十米内,所有的方位都笼罩了进去。

    李霸道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袁默老师手中的鸡毛掸子,这个时候,无论他会什么技巧,会什么防御,都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无论李霸道的脑袋里怎么想,都避免不了最终的结果……

    啪!

    火辣辣的疼痛再一次从屁股上传来。

    李霸道再也坚持不住,跪倒了下去,双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屁股,这种感觉跟大魔头的戒尺完全不一样,大魔头的戒尺是一种由内而外无法抵御的疼痛,而且伴随的就是一股酸疼。

    眼前这个袁默老师的鸡毛掸子,完全就是痛,没有任何理由的痛。

    李霸道死死的看着面前的袁默,疼的忍不住龇牙咧嘴。

    “看到没有,就这么简单,就算你知道我要打你,但是你能改变结果吗?战斗的结果会有不同吗?你能逃避吗?你方老师揍了你那么多次,你还没明白你要走什么路吗?”方白手里拿着鸡毛掸子,一脸冷漠的看着李霸道。

    李霸道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心里充满了思索与震撼,想起曾经大魔头对自己的殴……咳咳……教育,教育,李霸道只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明亮。

    大魔头的攻击就是那么简单明了,说打瘸你就打瘸你,永远不会跟你废话。

    对啊,这不就是老子所追求的道路嘛!

    方白继续道:“等你到更高的境界的时候,法则和法则的运用才是最关键的,真正高手的对决,那是绝对不会打很久,你一定要明白自己要走的路,你可以领悟无数的法则,但是你要明白,无论你领悟多少法则,这些法则都不过只是你手中的刀而已,怎么用这把刀,还是得看你自己。”

    “我……我明白了!”李霸道虚心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就好,既然如此,为了让你更加深刻的明白,老师就交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霸道!”方白冷笑一声,继续道:“鸡毛掸子是老师的看家本领,凭借此鸡毛掸子,在我出道教书以来,未尝一败,所以……我把这鸡毛掸子叫**霸……意思是鸡毛掸子天地唯我独霸之意!”

    听着袁默老师的话,李霸道不禁动容,天地唯我独霸?鸡霸……鸡……霸……鸡……

    这霸气的名字让李霸道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看着被自己忽悠的傻不拉唧的二百五李霸道,方白强忍住笑意,为了不让李霸道反应过来,方白紧接着说道:“老师的鸡毛掸子重意不重形,想要明白什么叫**霸……咳咳…你就必须充分理解这个霸字,同时,也要学会让自己的全身上下充满霸气,你要仔细体会鸡毛掸子里的霸气!”

    深吸一口气,方白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鸡毛掸子……

    “鸡霸一出,天地臣服!”

    “鸡霸一甩,纵横四海!”

    看着无力躺在地上只剩下呼吸的李霸道,方白满意的收起了手中的鸡毛掸子。

    “不要担心,你想要快速学会霸道显然还是有些不太可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你不断的取得胜利,你自然会积累起属于自己的霸气,当你可以藐视所有人的时候,你的霸道自然而然也就修炼而成了!”

    方白微微叹息一声,继续到:“想当年……那么多的师兄弟,却只有我和他修练成了这天地唯我独霸之术,没有想到,他竟然先走一步!唉,天妒英才!”

    “你以后每天早晚都跟我来这里,你需要做的,不是学习招式,而是不断的朝着我攻击,如果你面对我,都能够自信的攻击时,那么……你的霸道基本上也就学会了。”

    “如果他还在的话,那么他应该会是你修炼霸道最好的老师,只可惜……”

    躺在地上,屁股和两条腿都被打肿的李霸道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袁默老师,袁默老师……和大魔头是同门师兄弟吗?

    所以,他其实是来替大魔头来教导我们的吗?

    看着若有所思的李霸道,方白并没有去解释,这不过是他故意抛出来的谎言罢了,想来想去,反正这些孩子并不了解他的过去,所以对于袁默这个身份,用同门师兄弟去解释的话,基本上是最完美的,可以掩盖袁默和方白为什么那么相似的问题,也不怕暴露。

    别人问起来,完全可以说一句,因为是师兄弟的原因,关系很好,所以有点相似也情有可原。

    ……

    西大陆。

    某座城池的城主府内。

    一个面若秋月的女子静静的坐在城主的位置上,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一身轻盈的白色纱衣,白肩轻露,**着双脚,在她的眉心,淡淡的思愁微显。

    “你说过会回来娶我的,现在却毁约了。”

    说话声音很轻,却透露着淡淡的凉意。

    “天魔族女子终身独守一人,你若死了,那你未完成的事,便交于我。”

    “你说你这般回去,是为了你的学生。”

    “郎君,等妾身将你的学生教导成材,妾身便来寻你。”

    “前世未厮守,今生亦无缘。”

    “孟婆汤下红尘忘,唯盼来世不忘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