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赌局
    小四死了。

    死在了世人冷漠的注视下。

    当她人头落地的那一刻,刽子手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但她没有,她死死的看着周围的那些丑陋的面孔,脑袋在半空中翻转几下,落地,然后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周围的人看着这个凶手终于死掉,每个人都兴奋的叫唤了起来。

    因为她杀死了自己的父母,所以连一个给她收尸的人都没有,或许最后她会被扔到城外的乱葬岗,成为尘土中的一员。

    而这一件事,也随着小四的死亡,告一段落。

    人们多了一个谈资,在很久很久以后,他们可以告诉自己的下一代,曾经他们见证了一个杀人魔的死亡,然后在添油加醋,将自己莫须有的经历加进去,以收获其他人的崇拜。

    而这围观的人群,也随着小四的死亡而散去。

    只剩下一个穿着黑袍站立在场外的少年。

    少年一步一步走进了刑场之中,将少女的脑袋慢慢拿起,一只手抚上了她的眼睛,遮住其憎恨世界的眼眸。

    这是一双对这个世界毫无留念的眼睛,哪怕已经死去多时,却依旧能感受到那一股不甘的怨气。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肮脏,所有人都认为你有错,但是却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过什么。”少年喃喃自语道,轻轻的将她的脑袋放在了她的身边,“所有人都在说你有错,只是针不扎在他们身上,他们又怎会疼!”

    原本逐渐晴空万里的天空,慢慢变得灰蒙蒙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小雨滴从天而降。

    整个刑场都笼罩在烟雨之中。

    “真是美味的灵魂呢!”

    一个虚无的骷髅头慢慢从少年的背上移动到他的肩膀上,吧唧了一下自己的嘴,“充满了憎恨!”

    “愿她来生不再为人。”少年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道。

    “你果然在这里。”就在此时,少年身后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神圣袍的少年,这两个人一黑一白,看起来应该认识。

    “嗯!”黑衣少年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你也来了。”

    黑衣少年慢慢揭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那一张面无表情的冷漠脸孔。

    “霍羽,好久不见!”胡闹看着面前的白衣少年,微微一笑。

    “是啊,好久不见!”霍羽同样回以微笑,“看来神光嘴里的暗黑使者,就是你咯?”

    胡闹并未点头,也未摇头。

    “她只是一个悲惨的牺牲品而已,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这么的不公平呢!”

    胡闹的话,让霍羽沉默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尸体,霍羽当然明白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离开了刑场。

    对于小四的死亡,他们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这和那个所谓的羊老师并没多大关系,这和小四其实也没多大关系,这一切,源于社会的畸形需要。

    没有这个羊老师,也会出现猪老师,狗老师。

    这一切存在的原因,是源自于那些满怀恨意的父母。

    不管是羊老师还是那些父母,这么往死里去整治自己的孩子,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失败,因为自己的无能,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找到了理所当然的理由去发泄自己的恨意。

    攻击自己的孩子,是最无能,但却是最安全的事情,因为孩子没有反抗能力。

    从家庭教育的失败、学校教育的失败、再到社会教育的失败。

    人们不可能会承认自己的失败,所以这个时候必须有一个合理存在的理由,而这个合理存在的理由就成为了他们发泄心中恨意的宣泄口。

    作为孩子,最可悲的事情就在于,父母有权利选择把你生出来还是不生出来,但是你却没有权利选择出不出生。

    “其实我现在很喜欢方老师以前说过的一个故事,还有一句话!”

    走在这条宽敞的街道上,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的往前走着,天空飘着丝丝细雨,有些凉意。

    “苏格兰黑山羊!”霍羽笑了笑道,“我也很喜欢。”

    “那你能不能猜到我喜欢方老师说的哪句话?”胡闹问道。

    “方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很让人深思,每一句话,我都很喜欢。”霍羽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针不扎在自己身上,你永远不会感觉到疼!”胡闹淡淡道。

    所谓的苏格兰黑山羊,说的是三个科学家去苏格兰参加一个会议,然后看到了一只黑山羊,第一个人说,苏格兰的山羊都是黑色的,第二个说,只能认为他们眼前的这只山羊是黑色的,而第三个说,只能说在这个时间,这个点,他们看的这个角度,这只山羊是黑色的。

    这个故事的寓意,便是当你执着于某一个点的时候,你的看法就会片面。

    “所有人都只看到了那个女孩子杀父弑母,却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他们认为这里有一只黑山羊,就认为这里所有的山羊都是黑的。”胡闹有些叹息的摇了摇头,随后有些玩味的问道:“你说,我把羊老师给宰了怎么样?”

    “你杀不掉他的!”霍羽摇头道:“想要他死的人太多了!”

    “暗黑,你说,我们要不要把那只羊给宰了?”胡闹冷笑着问道,一股暴虐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上透散而出,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将胡闹整个人一口吞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恐怖骷髅盔甲战士,白骨累累的死神盔甲,燃烧着火焰的骷髅脑袋。

    “好主意!”火焰骷髅头狞笑了一声。

    “在我眼皮子底下讨论杀人,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霍羽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胡闹。

    从霍羽的身后伸出四只巨型洁白翅膀,将其裹住。

    仅仅眨眼的时间,当翅膀散开。

    一把洁白光刃从翅膀中穿刺而出,圣洁的光明羽翼,身着神圣战衣,霍羽手中的剑尖笔直的指着胡闹的喉咙。

    “神光,看来你又想阻止我!”暗黑冷笑了一声道。

    “我的使命,便是驱除黑暗。”神光面色严肃道。

    “看来,这一场未完成的赌局,得继续进行下去了。”胡闹对着霍羽挑了挑眉道。

    “乐意奉陪!”霍羽同样点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