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凶手
    在光明教廷的行刑场。

    这里围满了来自世界各地前来看热闹的人们。

    他们对着行刑场中的小四指指点点,他们嬉闹着,议论着,责骂着,却没有谁露出同情怜悯的表情,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憎恨的面容,因为,在他们的面前,跪着的是一个杀父弑母的‘畜生’。

    “去死吧,杀人凶手!”

    “连自己的父母都杀,这样的人进入社会之后,也只会成为杀人凶手!”

    “垃圾,畜生都不如!”

    “简直就是垃圾,社会渣滓,猪狗不如的垃圾!”

    “亏她还长了一副这么好看的皮囊,依我看,就应该让她被奴隶玩弄致死!”

    “凌迟处死都不为过!”

    听着周围的咒骂声,行刑场中的小四静静的跪在那里,并没有做声,甚至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她的眼睛里,死寂一般的灰雾在弥漫,人们就是这样,会用最大的恶意去诋毁一个人,他们并不需要了解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只需要觉得自己是对的,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那就够了。

    小四抬起自己的头,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

    不知道有多久,她没有像这样静静的看着天空了,没有白云的蔚蓝色的天空依旧那样的美丽,只是透过灰蒙蒙的眼眸,看什么都像是在看黑白电视,或许,早点死掉,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吧……

    “你爸爸妈妈为什么送你到这里来,你知道吗?”

    “不知道。”

    “那好吧,咱们再继续学习吧!”

    “知道为什么了吗?”

    “因为我喜欢小动物。”

    “不对!你爹娘把你送到这里来,你认为他们错了吗?你觉得委屈吗?”

    “不认为,也不觉得委屈!”

    “那你能不能继续呆在这里学习呢?”

    “嗯!”

    ……

    “小四,你安安心心在这里学习,老师无论有什么安排,你都听老师的!”

    “娘……”

    “你放心,光明学院的所有资料娘都看了,娘是为你好!”

    “娘……”

    “娘也舍不得你,只要你好好学习,娘很快就接你回去!”

    ……

    “你们好好想想,如果不是我,他们会乖乖听话吗?每治好一个学生,就代表着拯救了一个家庭!”

    “孩子是什么,孩子就是我们的希望,怎么能看着他们误入歧途,我们必须拯救他们,他们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了,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

    “一个好孩子肯定要听父母的话,我们的眼光比他们要长远的多,他们什么都不懂,但我们懂!年少不懂事,这是情有可原的,来这里学习学习就好了!”

    “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学会服从,这是孩子的天性!”

    ……

    “小四现在真的学乖了很多,每天看见我都会问好了,也不会顶嘴了,也不喜欢小动物了!”

    “那是自然,毕竟是从光明学院毕业的!”

    “我们家的小四终于变成我们想要的好孩子了!谢天谢地!”

    “哪怕是养的狗也不会有这么听话!”

    “也多亏了羊老师啊!”

    ……

    她亲手杀死了自己养了两三年的小动物,两只小狗,一只小猫咪,因为她的父母说,必须看她亲手杀死她养的小动物,才能确认她是真的不喜欢小动物了。

    她还记得小咪死的时候,用那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小黑和小白也是,哪怕自己想要杀它们,它们也未曾离开一步,她多想大声让它们滚,滚的越远越好,只是她不敢,她害怕再被送到光明学院去,她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些许微笑的看着自己养了好几年的小动物,然后杀死了它们……

    【我学会了怎么微笑,学会了如何成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学会了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她其实很想告诉自己的父母,在光明学院其实她早已经被羊老师侵犯,而且次数不止一次,而且参与的人也不止羊老师一个人,她知道,一旦说出来,她的父母肯定会认为这是假的,而且还会把她送回光明学院。

    (羊老师那么光明磊落,充满正能量的一个老师,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对啊,那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出门的时候都必须要数十名强者守在身边,而且永远只呆在光暗城中,根本不离开光明学院的范围……

    小四凄惨的笑了笑,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咬掉羊老师的一块肉,她只杀掉了悲剧的编剧,却没有杀掉悲剧的导演。

    她就像杀死她的那几只可爱的宠物一样,把药下在编剧的饭菜里,编剧还嬉笑着夸奖她懂事了。

    对啊,懂事了……

    我懂事了……

    她手里拿着杀死小咪的那把刀,剁掉了编剧的四肢,将它们捆绑在了椅子上,然后不停的用电击打着它们的头部,它们非常痛苦,眼神之中带着迷茫和不可置信。

    我只是把我身上的一些痛楚加在你们身上,你们为什么就接受不了了呢!

    这些痛苦,可是你们亲手赋予我的呢!

    小四的眼神慢慢灰暗了起来,她犹如解脱一般,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想开了,还是想不开。

    她知道,其实她在那张精神病鉴定书上签个字,按下手印,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一切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只是,她不想在面对这个让她觉得可怕的世界了,她没有那么坚强,她斗不过这个世界。

    送进光明学院的,未必都是坏人,而出来的,也未必都是好人。

    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哥哥,他母亲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搂着他,因为他交了女朋友,他娘就送他进去。

    有一个小女孩,多次被她亲生父亲侵犯,要报警,被送了进去,出来后,她成了自己父亲的奴隶。

    有一个小男孩,因为出来的时候多看了一眼学院,他父母说既然你喜欢这里,就让你多待几天。

    ……

    铡刀斩去了我们的菱角,

    城外的人欢声笑语的看着血迹斑斑的我们,

    凶手撬开我们的头盖骨,抽走了灵魂,

    我们戴上了项圈,他们拍手称快。

    罪恶戴上了王冠,上面的钻石闪闪发光。

    流浪狗也在怜悯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