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一十章 人血馒头
    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馒头,想要沾一沾别人的血来治病,而这种病,叫做‘服从’。

    他们用一个烧红的圆圈刀在你充满菱角的身体上切来切去,将你不一样的血肉切掉,随后灼焦,不再流血,你便忘记了你最初的样子。

    他们也看到了他们想要的你,一个连脑袋都没有剩下的侏儒。

    你本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和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你拥有自己的生活,拥有自己的梦想,你原本可以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有一点不一样,但你的不一样,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刺……

    寂静的‘宿舍’,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被扔进来的女孩子也从开始毫无知觉,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她的全身都在痛,尤其是脑袋,‘恩赐’的后遗症还在,就像是可怕的感染病一样,从脑袋,一直感染了整个身体。

    小四看着被扔进来的这个人,并没有任何的一丝怜悯,甚至连去说话的想法都没有,她知道,她脑袋上的那个监控一直在看着她,在这里,不能说悄悄话,不能交头接耳……你想做的一切事情都不能做。

    一旦被鬼卫看到了,他们就会觉得你还有其他的想法,为了扼制你的想法,甚至消灭你的想法,他们便会对你进行‘雷神的恩赐’。

    “我…我不能留在这里…我不能留在这里!”当邱末恢复了一些知觉之后,她眼睛哗啦的流出了泪水,在被‘恩赐’的时候,连哭都是一种奢求,整个脑袋都不受她控制。

    小四稍稍抬起自己的头,看了一眼地上呻吟的邱末,有些怜悯,曾几何时,她也这么想过,她尝试过逃跑,但是……

    “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只要家长不满意,我就有能力把你抓回来!”记得她被抓回来的那一天,羊老师脸上带着仁慈的微笑,那个微笑像天使一样,和蔼可亲。

    后来她听一个小哥哥说,第一个被改变的人,是羊老师他的亲生儿子,而他亲生儿子从光暗城跑了数千公里,逃到了大秦皇朝的边境,但最后还是把人给抓了回来。

    他的亲生儿子便成了他第一个学生,而整座光暗城,像光明学院这样的存在并不在少数,所有的院长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造福全人类的事情,他们拥有崇高的情怀,他们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他们觉得所有送进自己学院的孩子都是社会的毒瘤……

    在光明学院,为了不被‘恩赐’,尊严早已经不存在了,在羊老师上课的时候,尤其是上到动情地方的时候,无数早已经准备好的学生就会冲到羊老师的脚下,跪倒匍匐,大声喊羊老师救救我。

    为什么要冲呢!

    因为一旦速度慢一点,就抢不到位置,而抢不到位置的学生,就会被拖走。

    而羊老师的话,也成为了无数家长的信仰。

    家长沉迷在‘我是在为你好’的虚幻亲情之中无法自拔,他们满足了自己可怕的控制欲,欲罢不能。

    在这里,学生的年龄阶段有很大的跨度,从七八岁到三十七八岁都有,而这些学生进来的理由有很多,但是大多数都是因为在别人看来是不务正业。

    所有把孩子送进光明学院的家长都认为,孩子属于自己,自己可以任意支配他们的人生。

    小四也曾想要和别人一起逃跑,她找到了光明学院的一个下水道,可以通往外界,她想要逃走,她想找一个盟友,却永远想不到,原本是同一个阵营里的人,却成为了他人的走狗。

    在这里,你并不用担心你会死掉,因为羊老师身后有很多医术高超的大医师,所以你并不需要担心自己会死掉,你要考虑的是,如何好好的活下去。

    尊严并不值钱,最起码,在这里不值钱。

    小四曾经看到很多很多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为了能够不被‘恩赐’,主动去引诱羊老师,而且每天晚上的时候,都会有‘宿舍’门被打开的声音……

    在这里,除了服从,你连你自己都不是。

    在这里,你连离开的时候,都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兴奋,你应该恋恋不舍,这样你的耳朵才不会被人割下来。

    在这里,你连死都是一种奢望。

    ……

    “你听说了吗?据说在光明教廷那边发生了一件超恐怖的惨案!”

    “怎么回事?!”

    “你还不知道?”

    “据说在光明教廷那边,有一个女孩子杀了她父母!”

    “额,杀父弑母?这样的事情不是黑暗教廷那边发生的比较多吗?”

    “那个场面那是相当的惨烈,啧啧啧,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说说,有多恐怖?”

    “听我老表的舅舅的爸爸的孙子的邻居的二姑妈的三大爷说,那个小女孩其实非常喜欢小动物,非常有爱心,在他们那边都是一个谁都喜欢的女孩子!”

    “那怎么就?”

    “谁知道呢,据说那个女孩子买了很多的昏迷药,亲自做饭给她父母吃,然后当她父母都昏迷过去之后,把她父母的双手双脚都给砍了,在她父母醒来之后,不停的用电电击她父母的脑袋!”

    “然后呢?”

    “一边电还一边问,还喜不喜欢小动物?”

    “她不是疯了吧?!”

    “谁知道呢,她父母是活生生被她用电电死的,场面,唉……不说了不说了,想起来就觉得可怕。”

    这一场杀父弑母的风波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压了下来,而女孩的事情也越传越邪乎,说是什么被黑暗蛊惑,杀父弑母以转修黑暗。

    听着旁边桌子上议论的声音,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端起自己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眼眸之中显露着淡淡的好奇。

    “暗黑,你说我们会不遇见那个你口中那个虚伪的家伙?”少年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

    “你是说神光吗?”在少年内心之中,一个骷髅头‘桀桀’的阴笑了起来,“他可是说自己,代表着光明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