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零八章 少年
    在见识到方白的技巧之后,老者连钱都没收方白的,能够在一旁观看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机缘了,方白连续打造了三十枚重力手镯,随之才收手。

    当方白走后,老者有些失魂落魄,简单的说,方白那完美级别的技巧运用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反复。

    看着方白的背影,老者嘴里一直念叨着两个字:“技巧……技巧……”

    在无声无息中,时间悄悄流逝。

    天气越发炎热,夏季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一大半,人们身上的衣服也开始越来越少,男人袒胸露乳,而女人则是穿着各种诱人的衣服,优美的线条,随风飘动的裙摆……

    对于很多人来说,时间总是不够用,但是却也有人认为时间过得太慢。

    在这家叫做神火炼器铺中。

    老者正在以非常快速的频率敲打着手中的金属,金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折叠,再折叠。

    在老者的身体周围,有非常明亮的九团火焰漂浮于半空中,每一团火焰之中都有着不同的材料,这便是炼器大师的本领,能够控制火焰单独熔化材料。

    锻造台中间的火焰迸发而出,老者的时机拿捏的非常完美,手中的铸造锤瞬间打出,十种材料瞬间叠在一起,借助锻造台中心的火焰熔为一体,却透露出各种杂乱的颜色。

    “差不多了!”高温火焰仅仅也就只能将材料融在一起,却并不能完美柔和,想要排除更多的杂质,要么利用捶打,要么找寻更高级的火焰。

    回想起当时那个年轻人的手法。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手臂上的筋脉如虬龙般暴起,巨锤随之疯狂的挥舞……

    一个时辰后。

    老者看着面前这堆废掉的材料,面生绝望。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实验了,花费的材料少说也有上万圣灵币了,他无数次想要模拟那个年轻人的锻造技巧,却始终却不得而成。

    “师父,师父,宗主已经到了。”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男子,恭恭敬敬的对着坐在地上的老者说道。

    “让他滚!别来烦老夫!”老者一挥手,语气十分冲。

    “哦!”男子立马退了出去,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一旦发怒,那是谁来都没用的那种。

    “等会!”老者的声音从炼器铺里传了出来,“让他立马滚过来见我!”

    不久,整个帝皇城就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

    神火宗在找寻一个年轻人,相貌不详,年龄不详,是个男的,会炼器,提供正确线索者,可领取一件完美级装备,若是将人带来,神火宗奖励一件史诗级装备,或者无偿帮忙打造一件装备。

    这个消息瞬间便轰动了整个帝皇城,要知道神火宗可谓是整个东大陆数一数二的炼器宗派,无数人上门求之都不得,而现在只要找到一个人,就能和神火宗拉上关系,这无疑是天上落馅饼的好事。

    这样的好事,连某些神王都心动不已……

    只是这跟方白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因为穷而展露出来的技巧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视线再一次拉回来。

    当三年二班的学生都起床的时候,他们发现袁默老师早已经在书院的院子里晨练了。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接受新的训练,想要报仇,你们就必须比别人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不想被被人嘲笑,你们就得拼尽全力,知道拼尽全力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只要练不死,就往死去练!”

    “现在,一个一个排队来我这里领取训练装备!”

    方白一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孩子,他时刻都板着脸,便是刻意的和以前划清界限,他不知道孔圣口中的‘我保不住你’到底是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但是为了能和这些孩子继续生活下去,他必须改变自己所有的生活习性。

    每个人在方白手里都拿了一个重力手镯,同时,方白也在这些孩子的体内凝聚了一枚弟子印,“你们体内的弟子印是为了更好的接受我的训练,等到以后,我们不再是师生时,这枚弟子印也可毁去。”

    “好了,将你们的灵力输入这枚手镯之中!”当所有人都拿了一枚重力手镯后,方白继续吩咐道。

    只是在他手中,还剩下了几枚重力手镯,阿布、霍羽、凯撒、胡闹……

    他们并没有在队伍之中,也不知道去哪了。

    随着灵力的输入,所有人凭空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强加于身上。

    “这枚手镯可以调整你们所受的重力,大概是一倍到五十倍重力之间调整。”方白冷漠道。

    听着可以调整重力,三年二班的成员纷纷颇有兴趣的将灵力输进了自己的手镯之中,最为大胆的便是李霸道,直接将重力调整到了十倍。

    以他六十公斤的体重来看,瞬间变成六百公斤,整个身体都被压的稍稍弯曲了下去,但是李霸道却并未显得难受,反而兴奋了起来。

    “手镯一旦开启,短时间内是不会关闭的,最起码得维持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你只能往上调重力!”看着面前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在那里颇有乐趣的玩弄的重力手镯,方白冷笑一声道。

    “啊?!不是吧!”

    “我调到六倍重力了!”

    “我都八倍了!”

    “狗屎,老子十五倍了!”

    三年二班的学生顿时气急败坏的看着方白,齐齐问道:“你不早说?!”

    “二黑,带他们去训练场!”

    方白对着身后打盹的死狗喊了一声。

    二黑眯着自己惺忪的狗眼,一步一步走到这些孩子的面前,傲慢的昂着自己的脑袋,“走!”

    屁股一扭一扭的带着这群孩子前往了神皇学府的训练场。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神皇学府的训练场,这个训练场足足能够容纳三万人同时训练,刚一进训练场,四周便传来了各种训练的声音,朝四周看去,神皇学府的学生都在刻苦的训练。

    二黑直起自己的身体,双爪交叉在胸前,嘴里叼着最爱的大雪茄:“小辣鸡们,现在开始,跑吧!”

    三年二班的大部分成员开始了新的训练,而在圣灵大陆的某座城中……

    “暗黑,你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会存在这么多让人作呕的事情呢!”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徐徐走在这座城市之中,在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用黑色的布包裹住,有点像一把断头刀。

    “因为……正义靠不住,人性被玷污!”一个极度嘶哑的声音,在少年的心中响起。

    “你说的很对!”少年嘴角扬起了冷笑,他的右手被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包裹住,仿佛在隐藏着什么,又仿佛是在限制着什么。

    “最肮脏的是人性,最无辜的也是人性。”少年的双眸之中燃烧着虚无隐约的黑色火焰,整座城市充满着**的气息,也充满着罪恶的欢声笑语。

    “她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就在此时,一个衣着不整的女子从一旁的房子里推了出来,她模样癫狂的挣扎了起来,冲进房子里,和房子里的男人扭打在一起。

    而周围的那些人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所有人只是看了几眼,便再也没有兴趣。

    在房子里的角落,还有一个半身赤果的少女双目无神的坐在角落里,她的头发散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子花钱供你们吃,供你们喝,还有房子给你们住,你给老子生了这么个赔钱货,老子玩一下怎么了?!”房子里的男人一巴掌将妇女扇倒在地,男人身材肥胖,**着上身,穿着一双拖鞋,一脸的淫邪。

    “她可是你女儿啊!”妇女绝望的捂着自己的脸。

    “谁知道是不是你跟别的汉子偷的!”男子对着妇女啐了一口,一脚踩在了妇女的手指上。

    “暗黑,你想吃这样的垃圾吗?”一个声音在房子内响起,房子的门‘哐’的一声关了起来。

    “不,这样的垃圾只会让我恶心!”少年背上的那把武器突然好似液体一样,慢慢的窜到了少年的肩膀上,形成了一个黑色的骷髅头,骷髅头的眼眶中燃烧着淡淡的蓝色火焰。

    “**是最让我恶心的食物……”骷髅头从少年的左肩窜到了右肩,看着面前的男人,随后伸到了男人的面前。

    此时的胖男人已经被完全吓懵,他脸上流着冷汗,看着面前的这个不知名的骷髅头,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

    “那就死吧!”

    少年直接伸出自己的右手,右手上的绷带瞬间解体,将面前的胖男人绞杀成血沫,他手上的绷带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发出了啃食的声音,仅仅只是一会儿,胖男人便被啃食的一干二净,连一滴血都不曾留下。

    “桀桀桀桀桀……这灵魂的味道还不错!”骷髅头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老师,应该也曾憎恨过这个世界对吧?”

    走出门外的少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眼中出现了一丝留念。

    “修罗之主吗?当然,他曾经无比的憎恨这个世界,他死之前,唯一的念头是就是解脱了……”骷髅头点头道。

    “我也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我得活着!”少年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走去,只留下一道孤寂的背影。

    ……

    在南大陆和西大陆交界处,这里有一座叫做光暗城的城市,也是整个圣灵大陆仅有的几座中立城市之一,而这一座光暗城比较出名的地方在于,这里被誉为教育之城,被送往这里的学生,出来之后,不仅顺从,而且听话懂事,并且‘成材率’还不错,基本上出来之后,送到这里的学生基本上出来之后,都是炼体境后期,上一个一般的学府差不多了。

    一架又一架的飞艇在教育之城上空来往。

    “娘,你真的让我在这里学乐道?”刚下飞艇的邱末看着身边的娘亲问道。

    “放心,你想学什么都行!”邱母神色有些不对劲的点头道。

    “走吧走吧,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邱父催促道。

    下了飞艇的站台,邱末和自己的父母搭上了前往新学院的出租车,看着这座名叫光暗城的城市,邱末的心情不由忐忑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他们开始是非常坚决的反对自己学乐的。

    坐在身边的母亲仿佛有心事一般,头一直盯着窗外。

    出租车司机一幅了然于心的模样,开着自己的这辆车,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道路仿佛通往地狱的阴阳路,路边的人都少得可怜。

    周围的建筑物仿佛一座座可怕的恐怖妖怪,在不停的朝着邱末招手,它们嬉笑着,跳着可怕的舞蹈……

    一直到下车,邱末都未曾从这可怕的幻想之中醒来。

    当邱末看着面前这座如同监狱的建筑物,光明学院,这四个字显得尤为刺眼,这座建筑物的外墙高达十米左右,就像是在防止凡人逃跑一样,在建筑物的四个角分别耸立着一座小型堡垒。

    “末儿,你在里面好好学习,我和你爹等放假了就来接你!”邱父邱母站在出租车的旁边,面带着微笑看着邱末,那笑容淡淡的,仿佛在向往着美好的未来。

    邱末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连最简单的入学工作都没做,父母是想将她丢在这里?还是说卖给人贩子?

    邱末的心中生出了无数个猜想,但是还未等她来得及反应,她的身边便出现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

    “羊老师,一切就麻烦您了!”邱父淡淡的对着邱末左边的白大褂说道。

    而这个被称为羊老师的人,对着邱父点了点头。

    这两个白大褂男子瞬间擒拿住了邱末,将其双手反扣与背后,他们带着白色面罩,就像是战争中用**实验的那些白衣恶魔,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感**彩。

    看邱末就像是在看畜牲一样,带着嗜血的目光。

    羊老师梳着大背头,带着金丝眼镜,一幅斯斯文文的样子,但是在这座光明学院之中,他被所有学生称之为‘魔鬼’。

    邱末乘着这两人不注意,挣脱了两个人的控制,立马朝着自己的父母跑去,她想起了网上了一些关于‘不良少年收容所’的传闻。

    “爹,娘,我以后再也不碰乐器了,我以后乖乖听话,我学武,我什么都学!”邱末十分慌张的跑到了自己父母的面前,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父亲的衣服。

    只是她身后的那两个白大褂并未有任何抓捕她的动作,反而双手抱胸,一幅玩味的样子看着逃走的她。

    她原以为自己抓住了希望的稻草,却不知,这是一根索命的绳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