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零七章 铸造
    “想知道,就拿出你们当初在希望学院努力的样子来,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你们的方老师失望!”方白冷淡看着面前的这些逐渐长成的孩子,双手抱在胸前。

    听着这句话,三年二班所有的人面色都忍不住沉了下来,耳边的那些议论声仿佛不再刺耳,所有人都冷漠的跟在袁老师的身后,一步一步朝着神皇学府的餐厅走去。

    相比这一切的一切的屈辱,方老师的仇显然更加的重要。

    方白带着身后的这一群小…已经十四五岁的人了,再称为小萝卜头或许也也有些不合适了。

    带着三年二班的学生无视了周围那些人的白眼以及嘲笑,走进了餐厅之中,而神皇学府的学生也跟着后面进入了餐厅之中,看着懦弱不敢作声的这些孔圣学府的学生,更多的人参加进了讽刺的行列,而他们的每一句话都能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袁老师,我们走吧!”哪怕是脾气最好的洛雪都有些待不下去了,这比杀了她还要让她痛苦,那些人的话越说越难听,那些目光也越来越让她难受。

    方白微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平淡的说道:“享受痛苦,它会让你们成长,任何杀不死你的苦难都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可是,老师你不觉得很刺耳吗?”洛雪争执道。

    “那又如何,他们除了能在你们面前显摆一下优越感之外,还能干什么?能打倒你们吗?”方白瞥了一眼洛雪,缓缓端起桌子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小家伙,当你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些人不过只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二黑坐在了方白旁边的座椅上,后肢翘起了二郎腿,整个身体靠在了靠背上,非常悠哉的抽着雪茄。

    死狗的声音非常大,大的让周围所有的学生都听见。

    顿时,整个神皇学府的学生都怒视起了这条嚣张的狗。

    “看哈看,想找狗哥单条?”二黑用自己的爪子夹住了嘴上的雪茄,轻轻吐出长条状的烟气,轻蔑的看着周围的这些学生。

    一股心魔境巅峰的气势从二黑身上散发了出来,顿时让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瞠目,最后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去弄些吃的吧!”方白对着身边三年二班的学生说道,无论哪个世界都是这样,人总是喜欢踩着比自己弱的人来突显自己的优越,面对无尽的流言,我们只能变得足够强大,当你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同样还是这些人,他们便会开始赞美你。

    他们为什么会赞美你,无非是害怕你报复他们而已,当他们低下自己卑微的头时,世俗的道德便会站在他们那边,你一旦报复他们,那么所有人都会将流言的矛头再次指向你。

    但是世人却忘记了一件事,道德这东西,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不是用来攻击别人的武器。

    在神皇学府那些人的白眼以及嬉笑声中,三年二班的学生如坐针毡,但看到袁老师老神在在的享用属于自己的食物,他们的尊严在抗拒他们食用眼前的食物,但是尊严有时候却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次日。

    方白一大早便起来,由于已经收下了三年二班的学生,所以新东方学府也不用再招生,在这些学生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方白便去了帝皇城的炼器城区。

    帝皇城的城区分为很多块,生活区、战斗职业区、娱乐区等等。

    只是这一会天都还没亮,开门的炼器店也只有寥寥几家。

    “老板,你们这里有负重的器具吗?”

    方白走进一家距离自己最近的炼器铺中,里面仅仅只有一个守在火炉边的老者,一进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有!”老者惺忪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用苍老却有利的声音回答道:“你要哪一种,我这里什么都有,哪怕没有的,只要你不着急,我也可以专门给你定做。”

    “哪一种最好?”方白询问道。

    “重力手镯自然是最好的。”老者回答道,“只是,价格也是最贵的。”

    “多少?”方白道。

    “三万圣灵币一个。”老者淡淡道。

    “这么贵?!”方白皱着眉头,他环视了一下这间炼器铺,炼器铺的大厅右边,悬挂着各种各样打造好的铁器,在左边,还有各种各样的盔甲,这些装备都散发着淡淡的气息波动,让人能够感受它们的不凡。

    “材料贵,自然价格也就贵!”老者回答道。

    方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心中默问道:“统统,有没有什么办法来钱快?”

    “出门左转两条街,以你的姿色,绝对是帝皇城鸭王级的男人!”系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到时候别说买重力手镯了,你买下这个店铺都绰绰有余。”

    “老子一杆杆戳死你个垃圾系统!”方白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唉,人家告诉你捷径,你又说人家垃圾,行吧,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其他的选择吧,那就是你自己去打造炼制!”系统叹了口气道。

    “自己打造炼制?”方白眉头微皱,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无数关于阵法师、炼器师的知识,还有很多和老铁匠莫山一起打铁时候的感悟。

    “你还买不买?”老者看着面露窘迫的方白,打了个哈欠,询问道。

    “大叔,这样,我能借您这里的铸造台用一下不?”方白瞬间抬起了自己的头,作为全能选手,自己空有宝山却不懂得利用,这说明自己对于系统的利用还是不够。

    “你也是炼器师?”老者上下打量了方白几眼,随后笑道:“你还是不要闹了,看你这身打扮也不像是炼器师的样子,买不起贵的,可以买便宜的。”

    “这样,我租您的的铸造台,一个小时一百圣灵币,材料费另算如何?”方白商量道。

    听了方白的话,老者脸色顿时僵硬了起来,看来又是一个来玩闹的富家子弟,老者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但是别人愿意烧钱,他也乐的看热闹,“既然如此,那便按照你说的来!”

    方白走到了铸造台旁,随便挑了一把顺手的铁锤,炼器师说到本质依旧是铁匠,只是铸造的技术要更加的高深。

    看着方白随手就拿起了自己平常用的铸造锤,老者也是忍不住高看了方白一眼,这把铁锤好说也有百来斤,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还不错。

    方白双目灼灼的看着铸造台,随手抄起一旁的铁锭。

    “嘿哈!”

    脚下猛然发力,灵力输入铸造台中,一股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紧接着方白身体半转,铸造锤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重重的击打在了这铁锭之上。

    当的一声,方白手中的铁锤再一次转变了位置,铁锤七分发力,三分受力,面前的铁锭就像是战场上的敌人一般,每一次击打,既是以命相博,又是点到为止……

    仅仅只是十八次击打,方白面前的铁锭便完全祛除了杂志,体积也缩小了近三分之一。

    方白做的这些,老者自问也能做到,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看着丝毫没有慌乱的方白,老者暗道:“这小子莫不真的是个炼器师?”

    “三七技巧是一个均衡的技巧,七分锤力敲打目标,三分锤力准备下一次敲打,这个技巧的重点在于稳。”系统的声音在方白脑海里响起,“这个技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最大限度的去除杂质。”

    敲打金属的双臂停止了动作,方白轻轻缓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材料,果然系统灌输的知识还必须得实践,有些东西不花时间去练习,根本不是自己的。

    那是从海底提取出来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重金,可以非常好的融合其他材料,方白再一次从一边拿了三种材料,分别是陨石、黑铁、乌金。

    把几块重金置入铸造台之中,方白再一次催动灵力。

    老者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一言不发。

    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在炙热的高温烧烤下,重金慢慢软化,在软化的那一刻,方白没有犹豫,取出铁锭,融入重金之中,接下来,他并没有着急铸造,而是继续开始的祛除杂质的行为。

    每一种材料的融合,都会出现新的杂质。

    看到这一幕,老者心中暗自赞赏:“这小家伙不错,不骄不躁,确实是个炼器的好苗子。”

    随着几种材料的投入,方白已经去除了好几次杂质了,在系统的帮助下,时机的把握总算没出偏差。

    “铸造要开始了!”老者不知不觉集中了精神,连他自己都浑然不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方白在他心中地位已经开始提升了起来。

    “记得帮忙!”方白轻呼一声,对着系统说道。

    “放心!”系统答应道。

    前一刻,他平静如水,心神合一。

    后一刻,他快如闪电,狂风暴雨。

    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如缕,却不显得嘈杂,反而如同乐曲一般悦耳动听。

    “这么快?!”

    老者眼眸猛然一缩,以他的实力,他的眼力,差点没跟上方白的节奏。

    “叮叮叮!”

    方白的动作,一刻都未曾停下来过,他的手臂始终维持着高频率的挥动。

    各种各样的技巧应接不暇,在系统的帮助下,无数中铸造技巧被方白用在了眼前的铸造上。

    “竟然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使用了十八种铸造技巧?!”老者喃喃道,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多技巧,到底有什么用?

    方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各种技巧轮换着来,哪怕是铸造神器都用不了这么多的技巧,常人使用两三种技巧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这时方白的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他的实力并不足以支撑他如此高强度的铸造。

    他此时的动作熟练的可怕,应该说,在系统的修正下,各种技巧被他使用的炉火纯青……

    重点是,方白他失误不起!

    因为他穷!

    开始在五行大陆的时候还没感觉到,但是来到圣灵大陆之后,才感觉到钱的重要性。

    “他的灵力要用完了。”老者也看出来了,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叹。

    “叮!”

    随着最后一击,也便宣告这次铸造的结束,十八种锻造技巧,简直让人为之感叹。

    方白撒开巨锤,疲惫的坐在地上,从头到脚,都是汗水,他已经无力再去看自己铸造的东西是否成功了。

    老者此时看向方白铸造的东西,只见一枚圆圆的手镯,大众款式,平淡无奇的摆放在铸造台上。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简直暴殄天物,用了十八种极限技巧,你最后就锻造出一个重力手镯?!”老者气急败坏的看着方白道,随后老者却发现了不对劲。

    “不对,这竟然是融入阵法的手镯?!”

    老者用铁钳夹住手镯,浸入一旁的寒潭水中,随着滋滋滋的声音,老者赶紧将这枚手镯拿在了手中,细细打量。

    在打量的时候嘴里还发出不敢置信的啧啧声。

    “浑然天成的阵法打造,十八种锻造技巧,完美的将五种材料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因为材料太过于低级,这个手镯最起码得是史诗级的存在,现在却只能落得个完美级。”

    “坚固法阵、重力法阵相互重叠在一起,丝毫不冲突,简直就是大师级的手笔!”

    这时候,方白已经差不多缓过劲了,他站起身,笑道:“您过奖了!”

    老者此时双手激动的抓住了方白的双手:“你仅仅只用技巧以及一些薄弱的灵力就完成了完美级的铸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方白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系统的功劳全部拦了下来:“其实就是技巧的运用而已,只要技巧足够出色,便可以弥补其他的不足,当自身的技巧足够完美的时候,便可随心所欲的铸造东西了。”

    “你这么吹牛逼,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系统极其鄙夷的嘲讽道。

    “闭嘴!”方白哼道。

    闻言,老者呆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只要技巧运用的完美,便可以随心所欲的打造。

    在圣灵大陆,技巧一道早已经被人抛弃了,所有人觉得只要领悟几种技巧便足以,整个圣灵大陆的炼器师都不追求所谓的技巧,他们认为只要力量最够大,灵力最够强,材料足够好,两三种技巧也能打造出好东西。

    而在五行大陆上,因为**和灵力的限制,五行大陆上的顶级炼器师只能去追逐技巧,所以,老铁匠莫山教给方白的东西,可不只是一点半点,足够方白受用终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