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零一章 死
    五行大陆在回归圣灵大陆之后,便慢慢和外界取得了一些联系。

    随后,五行大陆上的大多数种族在明白自己的根在圣灵大陆后,开始了举族迁徙,比如说半兽人族,他们开始将自己的部落从五行大陆上迁徙到了圣灵大陆兽族所在的北大陆。

    而信仰光明的落日帝国也准备回归光明教廷所在的南大陆。

    只有雷神帝国以及大夏帝国以及一部分不想离开的人留在了五行大陆上。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五行之地,早已经被一群人给盯上了。

    一个一身贵族气息的黑发蓝眼年轻人一脸冷酷的看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冷声道:“布诺萨,你确定五行之地就在这边?不会搞错吧!”

    布诺萨惶恐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他们从西大陆出发,好不容易来到了五行大陆,却在这个鬼地方转了一个多月,本来一千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近七十多个人。

    除了实力超强的人之外,其他本事略低的人,都已经被这该死的山脉之中的魔兽给夺取了生命,尤其是在森林深处的那只恐怖白虎,仅仅只是一爪,便要去了近四百人的性命。

    “三王子殿下,我布诺萨以生命保证,只要走出这森林,一定能够找到当初消失的夏族!”布诺萨恭敬道。

    爱休尔王子冷笑了一声,只要找到当初消失的夏族,那么一定能够找到夏族的宝藏,拥有夏族的宝藏,他便能够在圣灵大陆东山再起,哪怕是他那个夺走自己王位的王兄,也可以不放在眼里。

    不过话也说回来,如果没有找到夏族的话,那么他也别想着什么东山再起了,回不回得去还是另一回事。

    冷漠的看了一眼布诺萨,道:“我姑且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今天还找不到有关夏族的任何线索的话,你会活的生不如死!”

    布诺萨唯唯诺诺的点着头,不敢再有任何动静。

    而就在这些人穿过魔兽森林,便看到了屹立在魔兽森林之外的洛水城。当布诺萨看到面前的这一座城池,不由惊喜的吼了起来:“三王子殿下……这竟然有一座城池,而且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守护者的样子。”

    一听到面前有一座没有守护者的城池,所有人不由精神大振,不用三王子爱休尔命令,所有人都自觉的加快递了速度这一个月来,他们实在是厌烦了野外的生活,现在……他们只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染鲜血。

    作为西方黑暗教廷的人,这些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在西方大陆,所有人都是阴险狡诈无恶不作之徒,在那里,并没有所谓的法律可言,讲究的是谁的拳头大,便听谁的。

    而西方大陆的城池一般都会有一个最强者担任守护者,为的就是防止有人进攻城池,造成无边的杀戮,而为了那一丁点的安宁,城池中生活的人,便会上供整个城池的大部分收入。

    相当于,这个城池便是守护者圈养的奴隶,实在遇见不可匹敌的的人,守护者便会弃城而去。

    “没想到杀神竟然会为了整个大陆,而牺牲自己。”

    “开始我只是以为他只是一个后起之辈,没想到……”

    “他是我们五行大陆的骄傲!”

    “恭送杀神!”

    “恭送……杀神!”

    在城墙之上,数十位大战留下来的心魔境后期的强者纷纷缅怀道,在战争结束后,他们便知道了方白所做的一切。

    有些事应当被人永远铭记,我们之所以能够享受和平的安宁,是因为有人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竭尽全力默默背负着一切。

    就好像,面对战争的先烈,我们永远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永远不要谈起你能够原谅敌人的后代,因为我们没有资格……

    站在最前面的紫竹音心里有些苦涩的看着面前的灵牌,他甚至连一点让人留念的东西都没有留下,因为补全六道,身体和六道合为一体……

    杀神方白之位。

    看着上面那六个字,紫竹音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是你的儿子吗?”

    就在紫竹音伤神心哀的时候,从一旁传来了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声音浑厚,略显霸道。

    紫竹音微微一愣,转头看去。

    一位身穿着紫白相间的神袍,模样颇为英俊的中年男子站在她的不远处,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着,连眼眸都是紫色的,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瞳孔之中却是淡淡的忧伤。

    整个人的气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与其直视,他的目光仿佛两把利剑。

    “你是谁。”紫竹音淡淡的语气,仿佛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一般。

    “真像……跟你娘真像!”看着面前的紫竹音,紫天帝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九黎的墓在哪里,能带我去吗?”

    “哈哈哈哈……老天果然不负我爱休尔,终于找到人类城池了,哈哈哈哈……看来夏族的宝藏指日可待!”

    就在紫天帝轻声问着紫竹音的时候,从城墙之下跳上来了几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杀意的盗贼。

    还把城墙上方白的灵位给踢倒了……

    “所有人给我听好了,越残暴越好,让这些土著……”就在爱休尔跳上城墙的那一刻,便看到数十位心魔境后期的强者,以及紫竹音和紫天帝都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杀了他!”紫竹音寒声道,语气犹如九幽之下的寒冰,她的双手紧握,死咬的牙关显示她此时异常的愤怒。

    “她说你们该死,你们便全该死!”

    紫天帝向前踏了一步,语气极其平静,仿佛就在述说一件事实一般,紫天帝的话音刚刚落下,一股巨大的空间波动从四周挤压而来,将这数十名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的人,全部泯灭成为粉末,连惨叫都未曾来得及发出,便消失在这片天空之下。

    那个爱休尔王子的实力大约在心魔境中期的样子,在紫天帝的面前,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仅仅只是一句话的功夫而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