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离去
    “方老师!”

    “大魔头!”

    “呜呜……”

    “老师,你这样不值得的!”

    当方白答应用自己的命换这些小萝卜头的命的时候,整个洛水城的人都惊住了。

    看着面前的这二十多个小萝卜头,方白并没有责怪他们,而是笑着一个个摸着他们的小脑袋道:“哪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用老师一条命,换你们二十四条命,怎么能说不值得呢!”

    “老师……您是大夏的守护神……我们只是……一群学生……真的不值得的!”张子弘哽咽的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水道。

    “呜呜呜……方老师……”洛雪紧紧的抱住了方老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方老师竟然答应了那个魔族。

    “方老师……”

    “方老师……”

    “大魔头……”

    每个小萝卜头都是泪流满面,无尽的悔恨,自责,让他们忍不住哭泣了起来,在当方老师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触动最大的便是这些小萝卜头,尽管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大魔头会是方神。

    但是再见到大魔头的那一刻,一切的一切的不相信,都变成了虚幻。

    “方老师,你这样做,真的不值得!”陈伯歌声音微颤的摇头道:“哪怕而整个洛水城,都没有您重要!”

    方白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夸张,我一个人始终只是一个人罢了!”

    “我答应魔族要求的事情别传出去了,对这些孩子不好!”

    “唉……”陈伯歌除了叹气便是叹气,而一旁的洛方和洛飞虎也是唉声叹气。

    “走吧,带你们回去!”方白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小萝卜头,随后将这些小萝卜头领下了城墙,他换了一套衣服,取下了自己的面罩,除了城墙上的士兵,便再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小萝卜头们脸上写满了自责两个字,懊悔的跟在方白的身后,哪怕是和洛雪,此时也是泪流不止。

    当他们回到三年二班那个熟悉的教室,看着黑板上大魔头写的那些字,每个人都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有什么好哭的,好了好了,都别哭啦!”看着下面哭成一团的小萝卜头,方白的心情倒是很坦然。

    他的生命原本便没有几天了,能够在最后的日子里,用他的命换小萝卜头的命,也算是尽他这个老师的最后一点职责吧!

    “方老师……呜呜呜……你能不能……明天不要去……”陈月哽咽的看着大魔头。

    “对呀对呀,反正对方是魔族,咱们不去也不要紧的吧!”阿布小声道。

    “就是就是!老师你不是说过,生命要比大义重要吗?!”叶沉也附和道。

    方白看着面前的小萝卜头,轻摇了摇头:“有些东西,只有当你真正遇见的时候,你才会明白,生命,其实……并不是你最宝贵的东西。”

    “生命的意义有很多很多,而老师生命的意义,便是守护你们!”

    “狗屁意义……我们才不要你守护……呜呜……我们不需要你守护……我们……呜呜呜!”王月怡突然站起了愤怒的反驳了起来,只是说着说着,便大声痛哭了起来。

    “李子成哪去了?”方白知道,这些小萝卜头暂时无法接受,但是,只要他们能够好好的活着,活着便还有希望。

    “不知道,刚刚还看见他!”

    “他好像走在最后面!”

    “不知道他去哪了!”

    小萝卜头们纷纷摇头道。

    ……

    “狗屁方神,狗屁大魔头,都是骗人的,骗人的!”在洛水城的某个角落里,李子成擦拭着自己的泪水。

    只是无论他怎么擦,眼睛始终像打开了的水龙头,止不住往外流泪水。

    “呜呜……都是假的!”在看到大魔头同意用自己的命换取他们的命的时候,李子成整个人都崩溃了。

    用方神的命,换他的命……

    值得吗?

    不值得!

    李子成紧紧握住了颈间的项链,再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一滴一滴顺着脸颊往下流,打湿地面。

    “今天放学之后,每一个人写一篇不少于四百字的五子棋感悟,这就是今天的家庭作业!明天交给我!”

    “不写,哼,别人都没有要求写,我们为什么要写!”

    “既然如此,事情就简单了,不想写作业的站我左手边,想写作业的站我右手边。”

    ……

    “都站起来让老师看看,老师很民主,你们放心,只要你们站出来,我绝对不会背着你们的父母欺负你们!”

    “怎么样?除了维吉同学?难道全班就没有一个有勇气的站出来吗?”

    “哦?还有李子成同学?”

    ……

    “李子成同学呀,绝望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爽到飞起?”

    ……

    “小家伙,这次比赛要是你没有拿到前十名,老师保证让你重新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木乃伊少年的滋味!”

    脑海里回想起大魔头在这三年里,对自己的殴打,李子成狠狠的锤了一下地面,“假的,骗子,骗子……呜呜!”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无数的困难和挫折,人生的轨迹不一定会按照你喜欢的方式运转,当遇到那些自己不喜欢却又无力改变的事情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

    “忍过寂寞的黑夜,天就亮了,耐过寒冷的冬天,春天就到了,虽然在大魔头手下很辛苦,但是每忍耐一天,距离你的梦想就更进一步对不对?”

    方神的问话回荡在李子成的脑海里,他想起自己曾经的发过的誓言,他不要再哭,这辈子都不要再哭!

    李子成狠狠的揉起了自己的眼睛,他不要再哭,不要再哭,他不要再在那个男人面前哭泣,自己答应过他的啊!

    “不许哭,不许哭,不要哭了……李子成……你不要再哭……呜呜……”李子成依旧忍不住哭泣了起来,他的手紧紧的握住那枚墨色的挂坠,那是大魔头送给他的。

    当李子成从沉睡之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他看着天空之上那个耀眼的太阳,心中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第二天……第二天……大魔头要走了吗?”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不行,等等我,等等我!”

    李子成咬着牙从地上撑了起来,他手里紧紧的握着大魔头曾经送给他的木字挂坠,他已经不再去怀疑大魔头是否是方神,他此时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再去看一眼大魔头。

    等…等等我!

    多日没有进食的李子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虚弱的他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朝着城门口走去。

    “不许哭……不许哭……李子成,你答应过他的,你不能哭!”李子成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巴掌,强忍着泪水,扶着墙慢慢朝着走去。

    “呜呜……”李子成感觉自己每一次眨眼都是一种煎熬,只是他依旧朝着面前走去,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话,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说到感情深的话,整个三年二班或许没有人会有李子成对方白的感情深,也许平日里并没有表现,看起来好像大魔头一直在针对自己,但是也只有李子成自己知道,其实他很爱很爱大魔头。

    当大魔头消失的那一段日子,他拼命的训练,他用高强度的训练麻痹自己,每一次当有人问到大魔头的时候,他都会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他会故意用说大话的方式掩盖自己内心的弱小,他每次都想要跟大魔头做对,只不过是因为他想要在大魔头心里留下更多的印象而已。

    “等…等等我!”

    “不要……不要走!”

    “让我…让我再见你一面!”

    李子成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越靠近城门,他内心便越惶恐不安,他想见,但是又不敢见,他害怕他再看到大魔头的时候,他会忍不住哭出来,但是他答应大魔头,以后都不会哭。

    ……

    当方白在小萝卜头以及一些知情人的目送之下,一步一步走出城门的时候,小萝卜头们便再也忍不住哭成了一团。

    “都是因为我们太没用,太弱,我们太没用!”阿布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脑袋,这种无力感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看着大魔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李霸道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人狠狠的捅进了一柄剑,怎么拔也拔不出来,自责、懊悔、无力纷纷涌上他的心头,“老子发誓,此生不杀尽魔族,誓不为人!”

    这种无力感让每个小萝卜头都感觉到无尽的压抑,那些女孩子早已经哭泣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要……不要走……方老师……不要走!”

    就在方白即将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时候,从城墙上传来了一阵呼喊声。

    只见李子成手里握着那枚木字挂坠,朝着方白大声喊道。

    “方老师……不要走……求求你……我以后会努力的,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不会再哭!我真的不会再哭的!”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

    李子成无力的跪倒在了城墙之上,只是那个黑色的身影再没有回头,留给的李子成,只剩下了一个背影,以及过去的记忆。

    ……

    有些事情并不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会来一场惊天决战,然后打上几天几夜,就好像半魔族攻占五行大陆唯一的目的就是救出他们的魔主,而五行大陆上的人类生存的意义就是阻止这些半魔族。

    “果然守信!”

    早已经退出洛水城外的第六魔王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方白,忍不住赞叹道。

    “其实你不来也没有关系,因为现在我族已经占了上风了。”希特对着天空指了指道。

    方白抬头望去,便看到天空上的星空战场之中,人类已经渐渐败退,只能缩成一团抱守。

    “嗯!”方白点了点头,“但是我还是得来,就好像我曾经答应你,放过你一样。”

    “听说你很会弄吃食,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享受一顿?”希特将方白请进了半魔族的大营之中,并不像阶下囚那样,反而像招待贵客一般。

    “好!”方白点了点头。

    方白来到这个世界里,其实最喜欢的食物是红烧肉以及煲仔饭,煲仔饭的锅巴配上一锅红烧肉,是人世间最为美妙的搭配。

    砂锅加水加米,然后用慢火慢慢的蒸熟一锅米饭,火一定不能太大,这样的米粒才饱满,而且锅底有一层金黄的锅巴,这一层锅巴配上红烧肉,味道人间绝品。

    希特看着面前忙碌的方白,面对方白带着浓重仪式感的下厨,哪怕是杀人不眨眼的希特,也忍不住去休整了一下自己的边幅,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宽松的衣裳,静静的坐在方白的面前。

    红褐色的红烧肉在锅里来回翻滚,在撒下一些辣椒和配料之后,一股辛辣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半魔族大营。

    这是西南方的做法,西南方并不喜欢吃甜的,但是对于红烧肉这种肥而不腻的食材还是很喜欢的,西南方所有的菜都喜欢放辣,因为辣下饭,尤其是配上一锅美美的煲仔饭。

    方白做的饭菜很简单,就是一锅饭,一锅肉,一碗汤,还有一盘油炸花生米。

    数量并不多,刚好够他们两个是用。

    “有酒吗?”当方白将这一切都准备好之后,轻声询问着希特。

    “有,圣灵大陆的好酒!”希特随手取出一坛酒,“酒名过往。”

    一碗酒下肚,方白忍不住点了点头,吐了口酒气:“好酒!”

    两人便就着花生米、红烧肉喝了起来。

    “你身上应该已经有了五道了吧?”希特叹了口气询问道。

    “嗯,还差最后的恶鬼道。”方白点了点头。

    “恶鬼道,哪怕是我魔族,都没有记载。”希特摇了摇头道,“你想要补全六道,太难了点。”

    “我已经知道恶鬼道的获取方式了。”方白顿了顿,叹了口气:“记得跟你姐说一句抱歉,我辜负了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