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拜师
    “方老师曾经跟我说,好人死了之后会飞往天堂,而坏人死了以后则会堕入地狱……”

    “但是有时候我在想,有多少人因为这些所谓的垃圾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些所谓的垃圾妻离子散,如果就这么放过这些垃圾的话,那么对于那些受到伤害的人,太不公平了一点。”

    “后来我想啊想,想啊想……”

    “我终于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无论这些人死后是否会下地狱,这些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要做的是,让这些人生前体验一下地狱的感觉。”

    胡闹平静的言语之中却充斥着强烈的杀意,这让一旁静静聆听的霍羽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可是……你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霍羽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便感觉了一些不对劲,这句话在某些残酷事实面前,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那些垃圾在犯罪的时候,可曾有人告诉他们,这样做很残忍?”胡闹耸了耸肩道,随后眼睛直视着霍羽道:“你站在黑暗之中寻找光明,所以你看到的都是光明。”

    “而我,则与你恰恰相反。”

    听着胡闹的话,霍羽整个人都静了下来,所谓黑暗的事情他遭遇的并不少,如果不是陶姨,如果不是老师,如果不是三年二班……或许,此时的他应该成为了一个为了复仇而不折手段的人了吧!

    但是也正因如此,他才更不应该放弃,就是因为在黑暗之中待久了,所以更明白光明的可贵。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肮脏,但是这个世界有黑暗,同样存在着光明。”霍羽看着面前的胡闹继续道:“我不能判断你到底是对是错,但是……如果哪一天你也变得跟你嘴里的那些垃圾一样的时候,我会亲手抓住你。”

    “一言为定!”胡闹对着霍羽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的。”

    “啪!”

    另一只手掌拍了上来。

    微风吹拂着稻田,路边的树上开始往下丢着自己的不要的旧衣服,干枯的树叶一片一片的从两人的身边飘过。

    只是,在两只手掌击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脑海里都莫名想起了一个身影。

    ……

    “阿嚏!”

    远在圣灵大陆的某个邋遢男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喃喃道:“没有夫子服的温度调节功能,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啊!”

    随后将自己的手插进了口袋里。

    “师父,你在嘀嘀咕咕些啥呢?”

    一旁勤勤恳恳切着菜的小布丁听着耳边呢喃的声音,不由好奇的问道。

    “没啥,好好切你的菜。”

    方白摆了摆手道,随后浑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感觉自己的脊背有点凉飕飕的感觉。

    “师父,你感冒啦?”小布丁放下手中的菜刀关心道。

    “咳咳……好好切你的菜!”方白忍不住严厉的说道,“这都切了多久的菜了,刀功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听着师父的唠叨,小布丁忍不住吐了吐小舌头:“人家已经进步很多了好不好……”

    “对,现在戴上手套不会切到手了是吧!”方白翻了翻白眼道,这个圣灵大陆的炼器技术要比五行大陆强上无数倍,这里到处都是科技和炼器结合存在。

    比如说,小布丁同学开始切菜还会切到手,然后……恼羞成怒的小布丁同学竟然去炼器坊定制了一双‘毫无卵用’的防切手套,薄如蝉翼,完美契合,唯一的作用就是一般的武器都砍不坏这双手套。

    “嘻嘻!”小布丁笑了笑,对着自己的师父做了一个鬼脸,“略略略。”

    “咚咚咚!”

    就在方白和小布丁说话之际,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肯定又是王凡那个讨厌鬼来了!”小布丁嘟囔道。

    “怎么能这么说别人,快去开门!”方白摆了摆手道。

    小布丁有些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菜刀,随后一幅没精打采的样子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前辈!”在门口踌躇许久终于鼓起勇气的王凡以为开门的是方白,听到开门声便恭敬的说道。

    “哼哼,果然又是你这个讨厌鬼!”小布丁双手叉着腰怒视着面前的这个王凡。

    “额……”看见面前的人并不是前辈,搞了个大乌龙的王凡也忍不住尴尬的挠了挠头。

    “进来吧。”

    方白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小布丁非常不满的怒视着面前的王凡,如果不是因为这该死的王凡,师父早就答应她给她做好吃的了,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王凡,三番五次跑过来搅局。

    “见过前辈。”进入屋内之后,王凡毕恭毕敬的对着方白行了一礼。

    “嗯!”方白点了点头。

    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小布丁翻了翻白眼,继续踩在了自己的小板凳上,拿起了菜刀,将面前的食材当成是王凡一样,疯狂的砍切了起来,边砍还边发出不满的哼哼声,就如同抢不到食物的小猪崽一样……

    看着身高还没有做饭的台子高的小布丁,脚下踩着一个小板凳,在那里疯狂发泄着自己的怒火,方白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当时怎么就收了这么个人小脾气不小的徒弟呢?

    如果自己的戒尺还在的话……

    方白随手一掏,看着手里这根被雷劈的只剩下一根牙签大小的戒尺,就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么小的牙签……咳咳……这么小的戒尺,就算是拿来扎人估计也没小萝卜头会害怕的吧!

    “前辈,我……”

    在屋子里停留了好一会儿,但是气氛极其尴尬,旁边的小布丁不停的剁着砧板上的食材,前辈看着手里的书,只有王凡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所以尴尬了一下下后,王凡终于鼓起了勇气。

    “嗯?”

    方白的视线从手中的书籍上转移到了王凡的脸上,随后开口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前…前辈…我…我…我能拜你为师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