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小萝莉
    “酒……”

    “酒……”

    睡梦之中的大汉突然闻道了一阵酒香,肚中的酒虫顿时造反了起来,随后不由自主的呢喃道。

    伸出手朝着那散发着酒香的地方抓去,一个翻身……

    “嘭!”

    看着面前这个突然从石头上脸朝地摔下来的大汉,王凡一脸的纠结,就眼前这个跟废物一样的男人,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

    “酒……”

    或许是摔疼了,大汉从地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渴望的看着王凡手中的那坛酒。

    王凡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坛酒,这可是自己花了三千圣灵币买的稀有级别的美酒,要知道五百圣灵币就足够自己在东海城好好生活上一个月了。

    自己稀里糊涂的买下了这坛酒,以为能够换来一句指点,但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大汉……

    “我真特么的煞笔!”

    王凡怒骂了自己一句,有些烦躁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酒……”

    大汉依旧看着王凡手中的酒,他的眼神之中满是痛苦,仿佛一切事物在他的眼里都蒙上了一层灰雾一般,王凡从未看到过这么一双眼睛,纯净,却让人感觉到心疼。

    “给…给你。”

    王凡咬了咬牙,尽管很是不舍,却还是将手中的千岁酒递给了大汉。

    大汉接过去一句谢谢都没说,对着嘴巴便狼吞虎咽的灌了起来,就像是沾染了上了毒瘾一样,那般疯狂。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直到半坛子下肚,大汉才得到解脱一般,整个人呆呆的靠在石头上,酒坛子放在了一旁,双目无神的静静的看着前方。

    酒液顺着他的胡须一滴一滴的滑落,看起那样的颓废,酒液滴落在他身上那件破烂的衣服上,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看着面前这个发着呆的大汉,王凡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三千圣灵币,就当被人偷了算了……

    尽管有些心痛,但是还算善良的他,也不准备在纠缠这些钱了,收起放在一旁的长枪,默默的转身离开。

    “你的枪法,华而不实,浪费太多的灵力在表面了。”

    等到他转身走了数十步之后,大汉略带嘶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王凡一愣,原本抬起来的脚步也收了回来。

    “气转九重,劲破苍穹,心境合一,气禁外放,凝收于心,收发自如……”随后一段口诀传了过来。

    随着这段口诀,王凡身体内的灵力也随之运转了起来,从丹田处运转至五脏六腑,随后集中在了心脏处,五行心属火,一股巨大的火系灵力波动从王凡的身体中传了出来。

    王凡的双眼传出了一道精光,好似燃烧起了一道火焰一般。

    只是这道火焰随即又熄灭了,因为……

    “剩下的口诀呢?!”

    王凡转头看向坐在地上的那个大汉。

    却只见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了自己的呼呼大睡,呼噜声震天一般,他身边多了一个喝空的酒坛子。

    “卧槽……”

    王凡整个人顿时炸毛了,看着面前的这个大汉,甚至生出了一种拿枪戳他的冲动,这半截口诀是源于自己的《火龙枪法》的基础上修改的,但是,王凡却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体内的灵力更好调动,并且……

    但是也就是这半截口诀,搞的王凡差点没走火入魔。

    平复了一下体内躁动的灵力,王凡深呼吸了好几次,看着面前这个醉醺醺的大汉,走到了大汉的面前。

    “喂……大叔……喂……大叔,后半截的口诀是什么?”

    王凡企图摇醒大汉,但很明显,他在做无用功。

    无论他怎么摇晃面前的这个大汉,大汉都是一幅瘫痪了的模样,简单的说就是,你摇任你摇,我睡我的觉……

    三千圣灵币,换了半截口诀,王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赚还是亏,最后只能无奈悻悻离开,毕竟这么一个醉成二百五的人,你再怎么叫也是叫不醒的。

    不过他觉得这个大汉嘴里念的那几句话还是蛮不错的,听起来挺有韵味的。

    ……

    当夜幕降临,大汉从睡梦之中清醒,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熟悉的陈设,看着窗外那片纯净的星空,房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统统,你说,能不能扛得住这天雷?!”

    “你抗的住个狗腿,你真当你是天命之子了!”

    “管他是不是,老子已经站在这里了!”

    “是生是死,本系统也豁出去了!”

    想起自己昏迷之前最后的那段对话,床上的大汉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他原本以为自己在那一道天雷之下会死无葬身之地。

    却始终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活下来了。

    只是……代价有点让他接受不了,全身的筋骨尽断,体内没有任何的灵力,失去了所有的修为,连……系统都没有了。

    他尝试呼唤体内的系统,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那一刻,他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

    “大叔,你醒了嘛?!”

    一个稚嫩甜美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随后敲了敲方白的房门。

    “嗯!”

    方白应了一声。

    一个小luoli伸手打开了方白的房门,随后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

    “大叔,你今天又喝酒了?!”

    小luoli一幅气呼呼的样子,有些责备的说道。

    “那个……哈哈……”方白企图蒙混过关,最后只能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又跑出去喝酒了是不是!”小luoli气愤的叉着腰,嘟着小嘴看着方白。

    “这个……”方白无奈,悻悻的点了点头。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喝酒,喝酒伤身体的!”小luoli一字一句的对着方白说教道,这要是让他以前的那些学生看见的话……

    “好啦好啦,大叔以后不喝了就是了。”方白习惯性的伸出手拍了拍小luoli的脑袋。

    这一下,不禁小luoli愣在了原地,连方白也愣在了原地。

    他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小luoli,那样的不习惯,不是洛雪那个爱哭鼻子的小淘气,也不是陈月那个傲娇的小luoli,甚至不是王月怡那个爱喝酒的小酒鬼,不是敖小小,也不是白紫兰……

    是一个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小女孩。

    (笔趣库 www.biquku.com)